来自祖先对原谅的视角
Blessings from the Ancestral Realms for Mastering Forgiveness
来自祖先王国对于掌握原谅的祝福
Translated by 流星似火 2010-4-2

Dear Beloved Ancestor in Present Time,
至爱的今日祖先,


我,Sara祖先,非常感激自己身为历史此刻的一名祖先。这或许是地球史上所曾有过的最关键时期。在此刻,我们祖先们正主要由于道的出现——一个当我们延展到这一经历来时所留下的自身一部分力量,而开始理解如此多的灵性课程。请不要将这一力量和此前在这里所出现过的其它任何事物相混淆,那些主要是虚假神和其它跟我们祖先一样迷失的意识。这一力量,由于在其150次扩展与收缩周期来所曾历经的浩瀚造物历程的缘故,正在给这里带来过去从未曾有过的深入理解。

我们正在学会的主要课程之一,是跟爱有关。爱在这里已被极大地遗忘和丢失,而不够充足的爱只带来了更大的遗忘及无能力爱的情况。正是缺乏原谅带来了遗忘,而原谅的缺失,根本上是和缺乏爱所息息相关的。爱是道中围绕在一切周围的主要振动。造物者汲取来爱以扩展到自身造物中,来理解、成长并最终收缩回到其发源的源头。每一个造物者都倚靠爱,来确保有足够的不扭曲以进化;而原谅所发生的超出最初策划或期待的任何事物,也是爱的一部分,以用爱来让扭曲再次回归健康,以便自我的所有部分都可以回家。

本周期的道,正在评测在这个小小地方所出现的问题,这里已跌入到如此巨大的致密和匮乏,以至于让道难以参与进来,如果没有由于所有这一切痛苦所带来的其它原因的话。在痛苦中,就有折磨、疾病、战争、匮乏以及我们身为人类在地球诸多跌落中所体验到的一切。然而即便如此,也正是这里,存在有让道来理解并原谅其自身未知的思想形态是怎样制造了这一经历的丰富课程。之前,道从未见识过故意的毁灭;而在这里,在人类形态中,有一群角色却用战争故意彼此毁灭、彼此刑罚,从而制造了巨大的折磨;而且还让彼此挨饿,从而造成了巨大的匮乏和痛苦;甚至还通过剥夺地球母亲的资源来饿死她。为什么会有一群造物者故意选择来摧毁呢?这是当我们的记录尤其是人类物种里的记录在地球这里被收集起来分享时,道所在深深思索的问题。

人类是道中的造物者;而在地球这里,我们并没有创造而只是毁灭。为什么会这样呢?在道的视角看来,毁灭是极其匮乏爱的结果。如果没有足够多爱,每个王国和每个人就会艰难寻求存活;而如果存活变成过大挣扎的话,那么一个人就会摧毁另一个人以生存下去。毁灭于是就变得根深蒂固,随时间即便在前方周期已有足够也会持续下去。因此,你会在今天看到那里依然有折磨、战争及饥馑,尽管有足够多世界资源存在而可以选择另外的方式。不管显化成毁灭自我还是毁灭他人,毁灭的模式已演变成一种上瘾;而上瘾会永存不息,就象是一种对虽被遗忘很久但仍记忆在细胞结构中的另一个时期极度匮乏爱的本能反应。

最近道一直在思索毁灭的起源。从根本源头上来看,有毁灭的天使存在。这是SSOA学校参加了瑞典强化活动团队的众多大课程之一。天使间的战争看来启动了任一造物的毁灭。没有造物者会喜欢战争的天使,因此它们被输送到那些就象地球母亲一样注定即将绝灭并吸收了所有毁灭模式的造物中去。天使们于是不管被放置在哪儿,都会继续上演它们的战争以获得统治权。不久大自然就会发生自我战争,或者如果人类或其他全意识物种出现的话,那么迟早他们也会参与到战争中而在物质层上制造出这一点。身体疾病只是内在的战争,而外在的就是暴力战争,包括消耗吞噬其它王国肉体的野蛮暴行。


那么天使中的战争起源自哪里呢?啊,这是最悲哀的故事,因为它们起源自虚假提升(false ascension)及其所带来的自我焚化(combustion)。自我焚化会炸碎分子结构;当这发生时,留下的不仅是物质碎片所带来的核裂变,而且还有只保留了毁灭记忆并寻求战争的天使。当有足够多自我焚化发生的时候,战争的天使会聚集成能量层和战争梦想来永久上演其战争的思想形态。它们看来并不懂得怎样来原谅或者改变曾为身体时的认知,而这是理解和原谅被炸碎的一切所需要的。随着时间的过去,有如此多自我焚化和虚假提升在这个造物区域内发生,以至于有无数战争天使出现。现在,道正在开始重新吸收这些力量,以便陷入在相关黑暗中的地方可以提升出这一舞蹈并回家到发源的地方。

战争在地球这里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在和平在前方锚定之前还需要很长时间,尽管地图绘制者正在努力工作来原谅战争怎样开始的业力,以便可以在人类王国中将其终结;这一改变的梦想正在到来,但可能还尚待前方10多年的努力。战争天使以及它们来到这一造物区域的所有大门正被开始关闭,道正在尽力重新吸收,而Anasonya(地心地球母亲的意识)正在清理出一条通达地表地球,使其疗愈及和地心地球自我维生梦想相重新联合的通道。这也需要花去前方100年时间来安排发生但正在到来;当战争天使停止出现时,那么和平就会恢复到所有王国并在不久之后恢复到人类王国当中。


对大自然而言,战争的停止就转译成停止进食彼此肉体,而这也意味着人类将回忆起素食,因为吃肉只是对动物王国的继续战争。屠杀并没有正当理由,但是吃肉是如此大的上瘾,可能需要提升孩童来将其改变,因为有许多婴儿将会生来拒绝肉食,并会当被强迫时痛哭尖叫。已经有许多降临世界的孩童是这一性质了。不久,当有足够多人们维系关于为什么吃肉是违背灵性律法的这一理解的梦想时,那么这一思想形态将会扩展到全球级别的觉知,而所有人都将停止吃肉。导致素食的原因不一定将是来自于肉体中致命的病毒,因为梦想正出于道对地球爱的灌溉而如此迅速地改变,所以这将很有趣来看看前方物质层上会展现出什么。

疾病正在到来,我们祖先们看到这一梦想正走下物质层。主要的,这是由于免疫系统遭到来自人类所倾倒的超负荷环境垃圾毒素所带来的结果。因此,祖先们引导那些认真要来提升的人们,尤其是那些养育提升孩童的家庭,搬迁到乡村居住、饮用净化水、进食有机食品并摄取食物中在此刻还没有的营养补充。如果有可能的话,创造你自己的有机提升菜园是最好的,并远离肉食及相关的一切,除了蛋类、奶酪(有机)和其它所需的蛋白质来源以外。照顾好身体,将是度过前方瘟疫灾祸的关键,而那些拥有强壮免疫系统的人们将会存活。

不过不管怎么照顾好身体,每个人都仍需要学会原谅以生存下来。为什么会这样呢?从祖先视角来看,正是对过去的原谅,才允许身体再生并更新自我,并在提升中继续进化到新的晶态生物体,那是比那些更年老的人们所生来熟悉的身体更强大和更健康的。对于靛蓝者和浅蓝者而言,他们正带着更强壮的DNA来到人世;然而即便如此,如果他们未能原谅的话,他们也会在前方侵袭人类王国的巨大灾祸中变得病倒。大自然则相反,正在此时离开绝灭并再生到新的DNA中;它们会通过出生数量更少但带有更强大身体的后代来自我保护,以和地球一起进一步提升。这是必要的,因为地球现在正要升温,并将更高升温到超过认为可能的程度;而这一切主要是和来自道协助Anasonya度过其困境的自由能量的技巧有关。

对地球而言,并没有很多时间来让她抵达某个特定振动以进入大中枢太阳的梦想;而如果她错失了这个机会的话,那么在前方等待的就是绝灭。因此,现在急需将地表温度提高以匹配到一个特定振动,以便让地球进入新梦想得以可能。自由能量(Free energy),是用来强迫温度升高来帮助即便是地表也足以进入新梦想的,但这可能会造成更多地震和其它的自然灾害,就象近期大家所见证到的那样。地表两极也会比过去更快融解,而融解的两极,将会在某些地区造成海平面升高。尽管也有大量枯竭的地下河床可开始充盈,但因此对人类沿海地区城市的具体影响还未为可知。不过有些人可能会发现自己正沉入水下,而人类将会修建许多沟渠来应对这一问题,尤其是那些更富裕的城市与郊区。尽管这种做法有可能昂贵艰巨,但要比如果没有这类修建的话会最终进入海洋的整体污染要好。因此Anasonya认同,尽可能采取技术来应对拯救城市是对人类更好的梦想。

Anasonya 正在进行道造梦。道造梦是一个内在功能,其中你将渴望的梦想投影出去,而不是从外在接受到一个从不同维度谁知道哪儿的地方流下的梦想。在地球这里的大多数外在造梦都如此具有毁灭性,以至于这一改变将允许Anasonya开始将未来塑造到另外一个方向,一个让所有王国包括人类更大觉醒和欢乐的方向。大道造梦者们正在干预,并创造一个新梦想给地球包括所有王国,这就是由地球意识从内在投影出来的梦想。道造梦从心灵流淌出来,因此是基于爱的,因此,将要出现的是一个对需要爱、需要同情并需要在人类物种之间找到和平之路的巨大觉醒。这将是作为一名祖先来目睹的非常美妙事物,尽管这还需要时间来完全实现。

爱的振动正在以更大数量超过认为可能的程度得以展现。提升人类以及Anasonya正在学会更大地爱与祝福超过其认为可能的程度,而现在也在更大预见超过其认为可能的程度。你们那些阅读这些资料的人们所做的意愿正在影响整个世界,而新的思想形态正被开始捕获。我们祖先们可以从包围在地球周围的通讯层上看到这一结果。有更多的粉红和金色出现,而这些是爱与原谅的色彩。

那么,原谅到底是什么呢?原谅会擦掉过去,允许新的未来诞生。过去就象一张破碎的唱片,无休止地重复。在这里,你的细胞只懂得毁灭和憎恨;而由于这类记忆的结果,憎恨与毁灭是未来展现的唯一可能。由于随时间积攒起来的所有毁灭性经历,憎恨与毁灭是如此在人类身体及全息性质中普及,唯有通过原谅才可以超越。那些提升者直面着其内在的毁灭性本质,不管它显化成一个困境、可恨的生活经历,还是疾病或别的什么苦恼都不重要,所有的毁灭性模式都是细胞中对毁灭记忆的结果。否认细胞的这些性质是没有用的,那些相信自己生活在爱与光明中的人们,只是生活在一个最大的错觉当中。

Nomi(Oa)最近已经出现了一个相当大的身体问题,这并不是他否认了上述性质,而是由于这一造物的毁灭模式是如此普遍,以至于他的身体因其记忆而无法以别的方式回应。然而由于道之爱的结果,并由于擦去了其细胞中允许了这一切的过去,让Nomi继续活下去的可能正在出现。他的细胞正在回应以爱,而我们现在预见到他会有一个改变,尽管这已是一个艰难的经历。Nomi正在学会更深入地爱超过他所懂得的程度,这包括他为了那些他一直不停地爱以帮助绘制地图的人们而已经否认的身体。这是有限的爱所带来的问题,这里只有这么多爱而并不充足,所以有些事物就通过裂缝而跌落下去。唯一的出路就是将更多的爱灌注到这一无爱的处境中,而这就是大道造梦者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Lilliya(Mila)也有身体的问题,不过并没有象Nomi那样带来生命威胁。然而同样的,如果没有现在正大量灌注到这个造物区域的爱的话,她的未来将只有死亡。爱将会带来什么?爱将会让原谅的可能得到更大启动,以便过去得到更为彻底的擦除,从而带来前方在提升地图绘制者中及跟随其地图而降临世界的提升孩童身上出现的更大和平与健康的未来。爱是原谅所必不可少的,因为正是当爱在原谅的意愿中透过心灵而流动时才允许了对过去的擦除,并因为这种擦除才能够诞生新的未来。

原谅并不困难,但是其有很多属性,是我们祖先想要为那些投身于这一提升之旅所带来可能的内在转化过程的人们来探究的。正是在内在转化当中,你可以改变自己的梦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并扩展梦想到更大的成就与欢乐当中。尽管这是一个很好的回报,但事实上比你所梦想的梦想更为重要的,正是转化的行为。因为在转化的行为中,你才能改变你DNA的构造,随后才可以被未来后代汲取从而带来前方新的未来。每个地图绘制者,都因此在净化内在毁灭性模式(而这在地球这里是如此艰难)的过程中,为净化不和谐DNA的过程以及前方新纪元的诞生做出了巨大贡献。

那么原谅究竟是怎样工作的呢?原谅是一组通过能量场和以太体所流动的特别运演法则。原谅的特别运演法则是通过对光之语及全一之语的掌握所达成的理解。光之语具有原谅所必须的所有运动,但是需要掌握前48个音调来将其培育。只掌握原谅频宽中的第一个音调是不够的,尽管原谅是其中第一个音调。掌握所有48个音调,并不是在能量场中重新创造这些符号的结果,而是每个符号都是一个在你脉轮系统及精微体的转动中所创造出来的运动或运演法则。当这些运演法则通过能量场的转动而移动时,就会产生特定的彩色光芒并允许原谅从而诞生。

全一之语则将所有光之语统一成还要更加深入水平的原谅。为了让第一个全一之语的运演法则得到掌握,你必须首先掌握所有144个光之语的运演法则。全一之语让绝对原谅得以可能,从而让某个特定经历的思想形态可在多维度和全息的级别上得以擦除,而这是一个远远超过单纯原谅基于祖先的业力的更大程度的清理。有很多地图绘制者正在掌握全一之语并清理必要的全息业力,以允许全新的明天诞生,因为这是为人类物种集体来改变剧本及梦想所必不可少的。

掌握原谅,应该是每个提升人类在此刻的焦点。只有在掌握原谅当中,一个人的生活才开始改变。未能掌握原谅,意味着一个人只有生活在自己的业力当中。生活在业力当中并没有过错,但是这会带来艰难的处境,其中梦想无法改变到一个新的方向。原谅则相反,可以以全新方向的和平、统一、理解和欢乐来改变梦想。如果即便意愿了原谅,这仍不是某个特别处境的结果,那么很有可能是你没有原谅而只是相反活在自己的业力当中。

那么Nomi是怎么回事呢?Nomi没有进行原谅吗?为什么他会显化疾病呢?哦,我们要说,从祖先王国来看,这是因为没有足够多爱来让Nomi原谅在他模板中的所有全息业力,现在他正活在自己的全息疾病业力当中。这是他的过错或者致因吗?也许这只是在地球上缺乏足够爱所带来的问题。然而Nomi的处境为Anasonya揭示了一个巨大问题,那就是如果某些事物没有改变,没有更多爱被锚定的话,那么她能让提升进入生命的潜在性将会多么局限。因此,Nomi作为提升的先驱,已经成为Anasonya自身困境的一个镜子。现在在明白了为什么缺乏爱会带来如此多麻烦之后,那么就会应用更多努力在地表上锚定爱的新颜料及新乐器,来允许更深入水平的原谅在前方启动。
爱和原谅是怎样一起工作的呢?爱让原谅变得完整彻底,擦除每一个与你正奋力超越的毁灭性思想形态有关的最后档案。正是因为没有足够多爱来擦除Nomi的所有毁灭性记录,使得疾病在他提升中被显化出来。当有足够多爱被应用时,那么现在记录就被擦除,而Nomi在前方得到彻底康复的可能性就得以出现。没有足够多的爱就转译成有限的原谅,而这已经是许多尝试提升的地图绘制者们至今所面临的一个巨大问题,也正是为什么我们要指出这一点的原因所在。大多数地图绘制者都正在走向疾病,除非有更多的爱被锚定在内在,允许完全原谅自己个人及集体的业力,或者说过去祖先史的业力,因此,现在是时候让所有地图绘制者及跟随者一起来将注意力转向在内在锚定更多更完全的爱的颜料了,并学会用爱更大祝福,以便你所打开心灵培育的原谅能够完整完全和彻底。


道正在让浩瀚的爱的资源从无限可能的虚空中(void)可得。虚空是间隔空间,而一个人能量颜料所在的位置正是这个造物区域。颜料就象画家用的调色板和纺线,从中你可以编织自己的分子结构、晶格层、能量场和乐器。如果颜料中缺乏爱的丝线,那么就会在能量场中缺乏爱,也缺乏爱来祝福及原谅。正是因为这一原因,祖先们和Anasonya提供了大量的爱,来重铸颜料以得到更多道之爱的丝线来铸造自己的能量场,并生活自己的梦想。这一疗愈在Anasonya所维系的地心许多疗愈圣殿中可得,你可以通过在做梦时间或者冥想中意愿拜访它们来得到更新。我,Sara祖先,以及许多和我一起工作的祖先们,都将在你休息入睡或进入冥想前,应你的要求来帮助你找到进入这些圣殿的方式。我们很高兴来做这件事,因为如果有更多更深入爱的人们的话,就有更大的原谅,而人类梦想就可以更快改变到前方新的未来。
打开心灵是学会原谅的关键。没有一颗打开的心灵,就没有任何光之语的运演法则可在能量场中正确转动。心灵是所有振动的转换器,也是一个人的灵魂之位。正是通过心灵,超灵、地球以及祖先们可以跟你的能量场交融来提供疗愈或引导;正是通过心灵,你也将接收到支持提升的真正引导,因为虚假神或其它势力将很难接触到心灵来交流。


打开心灵,由于大多数人在当今生活之舞中所经历的痛苦经历,需要解除你在童年早期就设置在心灵周围的盔甲。在大多数情况下,关闭心灵经常在2-4岁前就会发生,因此需要回溯到那时以逆转当时所做的不想来感受的决定。正是在未能感受当中,大多数人类未能对自己或他人产生爱或同情;而没有了爱或同情,那么就不可能来原谅。我自己罹患癌症从而造成病亡的例子,就是未能感受并随后未能原谅的直接结果,因为我对那些我认为造成我挣扎的人们没有同情与爱。没有人是造成了另一个人挣扎的真正罪魁祸首,尽管在当今世界范式中看起来肯定如此。你所创造的一切,都是你自身思想形态的结果。如果你通过原谅与爱而转化了这个思想形态的话,那么你正在挣扎的困境就会改变,因为正是这个思想形态召唤来了任何你所经历的梦想。
思想形态就象一个指示灯命令着“所有相关的梦想,都来这里!”因此,相关梦想都来了。如果思想形态是毁灭性的,那么就会召唤来一个艰难的梦想来经历。当思想形态由于原谅而转化的时候,那么另一个梦想就被召唤来感受一个更少艰难或并不艰难的经历。有很多人喜欢将自己艰难的思想形态转手给别人,从而让别人生活在并非由其造成的相关梦想当中。这就是当今原型的动态机制的困境,因为有如此多外来造物的DNA存在。但是那些提升者正在学习将并非自己的思想形态归还原处,并要回属于自己的真正内容并原谅,于是就允许毁灭性的模式被驱散。

原谅是一种魔力。如果在原谅的意愿中,通过一颗打开的心灵而应用足够多爱在祝福中,那么模式就会消失,而并非自己的思想形态和模式将会在爱中被归还到起源地。因为爱声明到,如果这些模式并不是你自己的,那么你就无法原谅它们,因此它们就必须归还到那些相关者身上。爱是整个宇宙和道中最有力的力量,它会召唤来律法,以便真正灵性律法可以主导。在真正灵性律法中,只有爱,只有原谅,只有转化到提升和扩展的思想形态当中而没有任何其它事物,尽管这里的错觉看起来是如此坚固、真实同时也令人害怕,以至于难以去相信其它任何事物。然而我们可以从祖先王国层上告诉你,这一切都是错觉,一切都只有爱;而当有足够多的爱在地球上出现时,那么这个错觉将更容易得到超越。

除了在你无限可能的虚空中召唤锚定来爱的颜料以外,还可以在能量场中召唤来爱。爱通过地心极光而可得,你可以通过自己的根植系统召唤它上来,并锚定祝福而在整个白天不断祝福自己并祝福他人。正在爱的行为让提升变得更为容易,因为律法会保持而原谅会流动,从而允许模式解除、业力转化而另一个思想形态得到掌握。爱没有尽头。选择来不停祝福自己及他人,将会在那些如此意愿的人们身上产生一个非凡的效应,而你们将成为道之爱的活动灯塔(the walking beacons of the Love of the Tao),协助人类在前方的觉醒。只有当有更多人维系爱的时候,才可以让爱让其他人得到来接通,这就是为什么提升地图的绘制者及追随者在历史此刻是如此重要的缘故。正是通过你们个人以及集体的爱的意愿,前方全新的一天将会为所有人而诞生。

We leave you with these thoughts. 我们在这些思想中离开你们
Blessings from the Ancestral Planes. 从祖先层上衷心祝福
Ancestor Sara /Sara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