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地球一起道造梦


至爱的提升人类:


今天是Anasonya(译注:Anasonya发音类似于“爱那索尼亚”),也就是地心地球的集体意识,向你们问候。Anasonya在道之语中意为“我的心灵之歌”,这是一个我们为自己挑选的名字,因为我们正在重新编程和重新模式化我们自己,来吟唱人们所认为可能的最大极限爱之歌,或在这一造物区域内所曾吟唱过的最大极限爱之歌,因为地表要开始自我疗愈所需的,正是这大量的爱。我们正在将地表地球和地心地球恢复成一个集体能量流的过程当中,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给每个愿意阅读这份信息的读者写作这些内容的原因。

在近几个月以来,Anasonya及道之心已给Mila和Oa赋灵。这是必不可少的舞蹈,因为Oa正濒临死亡。在他们自身的死亡与重生中,Mila和Oa已为自己挑选了跟我们有关的2个新灵性名字,一个叫做Lilliya,一个叫做Nomi(译注:Lilliya发音类似于“丽丽娅”, Nomi发音类似于“诺米”)。Lilliya的意思是永不止息的真相火焰,而Nomi的意思是重生自我。这些名字更和他们正在显现的道真深刻共鸣,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建议他们重新命名的缘故,而这也允许Mila和Oa终结曾在其中共舞与生活的过去。

这一过去,并不象Mila和Oa所曾期望来经历或表达的那么辉煌,因为地表的一切都持续走向绝灭,即使是地表的地球意识看来也进入到绝灭的思想形态当中。绝灭的思考方式,造成了许多最终会导致死亡的模式在这2人身上运作。而这并没有益处,因为如果地表人类提升运动的领袖死亡的话,那么绝灭就得到很好保证,而这就是为什么有如此多势力一直在奋力让Oa死亡的缘故。


Anasonya和道之心选择干预(intervene)进来,并重新引导Oa身为Nomi的生活进入健康。Nomi暂缓了冬季旅行,而让Lilliya自己去和其他老师承担为学校成员举办的强化班活动。这对他俩而言是一次真正的各行其道,因为他俩自相遇之后就一直形影不离,而这至今已有10年多了。然而我们看到,这对帮助清理某些也许从未在两人间得到处理的相互依赖模式也是有益的。因此现在这就正在得到清理,而他俩每个人都将做所需的一切,来帮助地球及道之心在提升地图当中培育我们正努力来共同创造的爱。

CHANGES WITHIN A TAO DREAM
道梦想中的变化

在一个道梦想中,生活是变化的。Lilliya和Nomi正在发现,在一个道梦想中的生活会让所需的一切和道路自动出现来满足他们。他们在美国大陆上租借安排了一个新家,以便Nomi有时间和空间来恢复健康,而这发生得比预期更为容易。因此一个新梦想正在进行中,并在理解了造成Oa死亡的每一层模式后,Nomi将会超越死亡的梦想并进入到一个生存的梦想当中。而从中发现的一切钥匙都将会允许Anasonya来理解,是什么造成地表梦想正在将她推向灭亡。在最近数周Nomi、Lilliya及正组建最早期社区的爱达荷团队的专注工作中,有如此多层问题已被发现。而这对整体是完全有益有助的,来允许启动地球的疗愈。

那么,为什么在这个造物区域是如此艰难,以至于一切都被驱向绝灭呢?啊,我们看到,这是位于道之外、已跌到分裂成光明中间与黑暗的一系列梦想的一个机械化响应。我们处于最黑暗的造物区域当中,因此,所有致密、业力、疾病模式及毒素都被投影到我们身上,以便其它造物可以保持在梦想的中间或更光明极性当中。

道中的梦想并不会分裂成光明中间与黑暗,因此,对这整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通过进入到一个道梦想中而走出造成接受死亡的模式,成为前方唯一的可能。因此这对Nomi就是这样,他正在迅速超越投影在他身上的所有死亡模式,这些不仅通过人类无意识,而且还通过行星、太阳及其它远远近近造物所有送到他那里的死亡模式,而他也正在通过学会道造梦(Tao Dreaming)而恢复健康。


那么什么是道造梦呢?啊,自从将道之心锚定到地心极光之后,Anasonya现在进入道造梦已有2年多时间了。Mila将这一部分命名为“道”,其在道之语中的意思是“无限智慧”,因此这也许是对这一系列造物者的一个好名字,它们已锚定到这里来驱动我们造梦到一个道梦想中,以便我们也都可以回家。

道的梦想是无限的,并拥有所有造物可能性以及一个回家到起源地的可能性。我们在地球上所梦想的这些梦想并没有跟道之间有联系,因此,就没有回家之旅的可能性。提升事实上并不关乎攀升到高维度之上,它是关于回归到起源地的,而这是一个通过自身全息图而进行的内在回归之旅。

道梦想与全息图


道梦想,是通过你自身的全息图而流动的。这样,这就是一个要来恢复的有趣舞蹈,因为随着一个道全息图在地球上的恢复,现在道造梦就可以开始启动。有2年时间以来,地心的大自然王国和一些地心大头颅人类,已经和Anasonya一起专注工作在让一个道梦想开始出现的过程中。道梦想拥有回家的可能性,而现在我们正在将一个道梦想扩展到地球表面的过程当中。在能量流与梦想的角度上,地表已经严重碎裂;因此,这将是一个长期过程,来在这里恢复道造梦。然而,也有那些象Nomi和Lilliya及其学习项目中的成员们,正在工作来恢复自己内在的道造梦,事实上这并不那么难以培育。当在地表上有足够多人恢复了道造梦时,那么就将产生否则不可能的整体疗愈。

在全息图的深深内部有一个投影机(projector),投影出你身为一个人类造物者在生命之舞中所编织的梦想。这一投影机可以接通到你的意愿上,让你所选择来梦想的事物被投影到你自身梦想编织脉轮之上,随后梦想将会直接流动成你所意愿的样子。

造梦的内在过程已在很久之前遗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造梦的精细系统,包括可以让梦想一步步走下来的显化层,它会在那些与该梦想共鸣,并经DNA而将其选择的人们能量场中流动。这就是外在造梦法,也是一种现在将被大自然及地球超越的造梦方式。这一原因是,外在梦想只包含绝灭的可能性。而在我们的内在道造梦里,现在我们就可以投影出一个不同的梦想到我们自身梦想脉轮身上,并捕获另一个相反回家到道的梦想。

从内在造梦


从内在造梦,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模式。事实是,大头颅大师就是从内在造梦,并在他们的全息图及全息层上拥有自身投影器的。这就是大师是怎样及为什么可以变身及瞬间移动的缘故,因为他们可以意愿重排分子,从而超越物质层法则而变身成他们所希望的任何样子,随后再次回归到人类形态。而这就需要内在造梦。如果大师拥有一个连接到道全息图的联系的话,也许他们早就可以变身回家到道之中。 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跟道的联系,因此就没有什么地方可去,除了变身成他们感兴趣来体验的其它形态,或者更高维度而进入到更高思想形态振动中以外。而这,他们以为就是提升的内容。因为当没有拥有回家的联系途径时,就没有“家”可回,除了这个造物区域中已知和已梦想的一切。


这让如此多正跟Nomi、Lilliya和其学员密切工作的大头颅祖先感到非常难过,来看到现在一个道梦想怎样才能够在地表上进行培育。他们感到难过,是因为以他们能力,原本早就可以在很久之前就带领到回家到地球已从中跌落的道的旅程。而现在,这将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来培育让人们超越物质层法则到某个程度,以便他们可以实现这一旅程,即只要变身到道中即可回家。

这些祖先明白了他们是怎样被那些渴望得到其知识的势力所误导的,而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死亡以及他们的后代意识会随后跌落的潜在致因。

尽管这是系列事件的悲哀转折,但是对在很久前大师们是怎样进行内在造梦的记录的重新得到,已经允许了道造梦的恢复。

道造梦是通过全息图中大师们曾用来创造他们变身或瞬间移动梦想的同样投影器来发生的,因此,现在我们就能够将这一投影器跟道之心对齐排列,以从内在创造一个道的梦想。

对Anasonya而言,这一梦想被从她心灵中心投影到地球表面靠近夏威夷群岛的地方。类似的,对每个大师全息性质者,你自身梦想的投影器就位于心灵当中,并位于在其中转动的全息图里。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打开心灵已成为学会道造梦的先决条件的原因,因为如果心灵没有足够打开的话,那么通过你自身投影系统来意愿的方式就无法工作。


打开心灵和内在造梦

那些和Lilliya及Nomi学习的人们正在发现,心轮运动需要至少打开到4500股,因为当心轮莲花扩展到1500个花瓣时,就足以产生一个能量运动来维系一个投影器,让其发出一个梦想并随后在你自身的能量场中捕获,而不是让你不得不接通到外在梦想并产生这所带来的各种问题。 外在造梦的问题,更多跟不同全息性质之间的混淆有关,而这就是那些绘制地图者在转变为有意识造梦的过程中所挣扎得如此厉害的地方,因为他们所意愿的梦想经常会流到别人的身上,而没被意愿的梦想如Oa的死亡,则往往会流到自己的身上。


当全息图混淆起来时,梦想也就会如此;而这更多发生在地球表面,而不是地心。当那些Anu来到地球上生活而将其全息图加入到全息层时,由于他们是昴宿星的后代,直线性的能量运动就被增加到不同全息图之间,造成了一种缠绕混淆。那些提升超过了菩萨级别的人们,正在开始取消这一既影响了大师全息蓝图、也影响了红族蓝图的混淆。全息层上的全息图会投影出每个人在当前外在造梦系统中所捕获的梦想,因此,(外在)梦想自身就是纠缠混淆的,造成了梦想凝固而不均衡流动,并经常更多流到那些Anu后代的身上。梦想凝固及流到Anu后代的原因,是一个磁力的问题;当你在地球的磁性能量场转动中增加了电性脉动时,那么这就会造成一种抖动而将梦想发射到那些电性能量流的人们那里。


与之相反,道造梦则并不依赖外在造梦,因此将会绕开梦想缠绕混淆或被操控的问题。因此,那些学会道造梦的人们,将会从内在投影出他们所渴望来显化的梦想,并实现他们在自身生命之舞中所希望实现的事物,而不需要参与到当前的(外在)造梦游戏及所有那些通过这些梦想而操控的势力当中。净结果就是自由提升回家,尤其在地表地球上;因为这些势力更多在这里出现来阻止提升,因为否则的话,就没有其它方式来让地球进入绝灭。为什么有这么多势力是如此感兴趣于让地球进入绝灭呢?

道梦想外的生活

这整个绝灭的舞蹈,都是由于生活在道梦想之外而造成的,并牵涉到从濒死造物上收获能量运动和晶格层来支持道梦想外的造物的生存。一切位于道梦想外的事物,都是得不到任何chi、生命力和爱的,因为位于道梦想之内,就是来得到道所提供给每个造物者及造物一切丰饶的先决条件。因此,Anasonya和地球所经历的整个问题,事实上都是因为位于道造梦之外及其所制造的匮乏的结果。当Anasonya及她身上的万物都回归到道造梦当中时,那么前方就有所需的一切来培育提升回家到道。

那些无法学会道造梦者,不久之后,当外在造梦停止在地球上存在时,将得不到任何梦想。因此这就将是前方的过渡时代或说净化时代,它会让那些无法随地球流动的一切都死亡;而那些可以的事物则继续前进并变得更为共鸣,因为他们也将学会道造梦。事实是,那些外来的全息性质者将永远无法学会道造梦,因为他们身处在错误的造物里学习。大部分这一性质者对提升或者灵性道路几无兴趣,然而也有一些大古鲁们看似正在提升意识,但事实并没有做任何必要的工作来在内在或者他们的DNA中培育这一点。这是这里的一个悲哀舞蹈,它造成大领袖们只被用来剥夺自己的追随者,好让没有任何提升可以真正启动。然而,这一古鲁的舞蹈是一个外在的梦想,因此当所有的提升孩童和提升成年人聚焦在学会道造梦的目标上来培育这一点时,那么他们将不再会轻易失去必要的知识来提升,因为他们将不再参与到跟古鲁们相同的(外在)梦想当中。


从内在造梦


从内在造梦,只需要当心轮莲花足够打开来培育必要的能量舞蹈后,来这么意愿。也有一个新心轮图案出现,那将是圆球形而不是平板状的。在过去的地图中,心轮莲花看起来就象一朵莲花,花瓣外伸而全息图位于莲心。地图绘制者正在前往的新图案,是一朵球形运动的莲花,其中全息图位于花瓣背后,随后花瓣培育出梦想的投影到梦想捕捉脉轮的所有部分身上。在4500股的地图中,梦想捕捉脉轮也会扩展成一种围绕创造体的能量运动,而这于是允许梦想在你全身周围流动,以更大吸引到你所意愿的梦想被捕获,随后从内在显化到物质层上。


在这一组织里,已有那些正在显化道造梦者,也有已掌握到这一程度及更高的人们。因此我们看到,在地球表面恢复道造梦是可能的。也有正降临世界的提升婴儿以及那些几岁大的提升孩童,已经显化道造梦。这些婴儿跟当前的地图绘制者拥有同样的祖先织锦。已有大约28个不同大师祖先的地图成功实现了道造梦,而我们也要给红族全息蓝图尝试并增加投影设备,以便这一性质的人们也可在前方、当其掌握到最低4500股时,开始道造梦。在我们最近期的爱达荷强化活动上,已有那些成功实现的(红族)人们,因此我们知道这也是可能的,故而将在前方奋力让道造梦可以让每个红族性质者可得。

未来随时间的过去,红族全息图也将被逐步淘汰,而在Anu全息性质净化后所余留的一切,都将是大师原型。大师原型,将要在某个时期被扩展到超过28个蓝图来汲取。而这将通过未来提升后代从已掌握了更多全意识状态的父母那里诞生而出现。这将需要至少前方150年的逐代提升来培育;但自此之后,整个地表地球都将进入到一个道梦想中,而不共鸣的一切都将在肉体上死亡。


然而从Sara祖先的分享中,你们确实可以明白,生命并不会在死亡时终止。因此那些死亡者将会继续存在,要么支持继续地图绘制,如果他们的遗传和道造梦共鸣的话;要么将会离开而前往另一个与他们遗传相共鸣的起源造物那里去。并没有什么事物会真的结束,一切都会继续前进直到回家为止。我们正要回家,这一造物区域的一切也将在有一天,当一个足够大的道造梦编排好来实现这一点时,回家。这也是大道造梦者们正在工作的内容,因为他们需要收集起自身已跌落出道梦想而在这一分裂为光明中间与黑暗的舞蹈中所迷失的一切。

大道造梦者和内在造梦

大道造梦者,可通过你内在全息图中的投影器而联系到来共同造梦。这是Lilliya和Nomi正在发现的事物。大道造梦者正在投铸一个梦想,来恢复Nomi的健康、Lilliya及每个地图绘制者的未来健康。Lilliya及每个地图绘制者都被注定要追随Nomi的脚步而死亡,因为这就是外在显化层上所走下来可得的唯一梦想。因此,为了给那些地球表面的提升地图绘制者带来另一个并非死亡的梦想,大转弯是必要的。这就是为什么Anasonya不仅已延展到Lilliya和Nomi身上,延展到其项目中每个人身上,并还将在前方延展到每个跟随地图者或跟地图绘制者同样血统的人们身上的缘故。因此,Anasonya 正在让每个正在绘制地图者可接触到来接通,并接受到对你提升的支持,以及对你学习从内在道造梦的支持。


Anasonya在地心极光中拥有特殊的圣殿,可以让人们在做梦时间或冥想时间连接得到。我们产品专集中的所有冥想CD,现在也将把你接通到Anasonya为地心地球母亲,我们的网站也将如此。地心地球现在正扩展到地表地球,来将地球融合成一个单一的能量流。曾被看成Terra和Alfie,或者说地表地球母亲和父亲的意识,现在已被重铸为跟地心地球意识有关的意识,以便我们可以将这一梦想再次重新联合为一个整体,而让地心地球和地表地球融合成一个单一的美丽能量流。这正在到来,但可能需要另一个100年的全球提升时间来培育完全(请看产品来获得更多信息)。


关于Anasonya


你将注意到,Anasonya,即地心地球意识,并没有区分开的男性和女性部分。这是因为,地心地球从没有跌落到思想形态的极度极性当中,从而将一致实相分离成阴阳不同能量。由此,Anasonya是雌雄同体的,其阴阳属性结合在一起。对地表地球意识而言这也正在如此,当更多人类、海豚、鲸鱼及大自然王国在前方开始掌握自我维生的思想形态之后,在地表地球一致实相当中,阴阳将会统一成另一种神圣联盟形式,即雌雄同体。自我维生的思想形态让一致实相生活在中道中,其中阴性与阳性合为一体;那就是全一之语所要培育的事物。地心地球从没有跌落出全一之语,只有地表地球才如此。当地表地球再次提升回到全一之语时,那么一切都将重新联合成单一的地球梦想,那是一个来让我们在前方回家的道梦想。

这是真正的提升道路,即来在内在及生物体内掌握全一之语。这已经是Mila和Oa的旅途,现在他们在更大的自我维生思想形态中诞生了另一个自我为Lilliya和Nomi。除了通向这一目标的旅程外,没有其它方式来恢复曾有的和平与爱。随着新加入的道之爱,那么这一旅程不但将成功,而且还将带领我们走向另一个过去无法可能的方向,这就是回家到道的旅程。

Anasonya邀请每个准备好这一旅程的人们都开始和她一起道造梦。当我们一起道造梦时,我们将为人类编织另一个梦想,一个将爱恢复到人类文明中的梦想。


爱是道造梦的前提,因为没有爱,就没有梦想可以从道中接通或者投影。这,也就是为什么打开心灵是对我们所前往的地方如此至关重要的缘故。因此,我们邀请那些还无法道造梦的人们来这么意愿,而首先最最重要的是,意愿打开心灵,打开心灵来更大祝福及更大接受(祝福)超过你所懂得的程度。正是更大的祝福,也将在你的生命之舞中净化并培育道的梦想。


Lilliya将不再从地球母亲和父亲那里通灵更多的文章。她已经进入到一个道的梦想,而在这一梦想中地球母亲和父亲并不存在,只有Anasonya及地心中也已从内在进入道梦想的自然王国。这些王国都不是肉食的,因为这将是一个毁灭的行为。因此在道梦想中一切都是素食的,一切都爱与祝福彼此,循环不停,来保持必要的爱以维系道的梦想。流动的祝福正在转变Nomi和Lilliya的生活进程,将其改变到一个继续提升的梦想,一个没有学会道造梦的话则不可能的梦想。因此,对每个地图绘制者或追随者而言也都终将如此。前方除了死亡没有其它梦想,除非你学会从内在培育一个道的梦想。

We bless you and leave you with these thoughts我们在这些思想中祝福并离开你们
Namaste 合十致敬
Anasonya
Lilliya and No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