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佛陀超时空对话

——摘自 陈嘉堡 《Z档案》

既然“唯识深层沟通心灵回溯技术”能引导一个人回溯到自己的前世,并与当时的冤、亲、债、主对话,并化解当时的心结与仇恨,可见这个技术可以超越时空与当时的人物进行“超时空对话”。

我本身在运用此技术在服务前来接受沟通的案主中,也意外发现有少数案主的前世是曾经在2500年前的印度,也就是佛陀在世的年代轮回过,其中有部分还曾经是佛陀的弟子。

当我引导案主回溯至2500年前的印度那一世,我问他:“请你看一下四周,你看到什么?”案主回答:“我看到佛陀正坐在一颗很大的树下,瘦瘦的、很庄严,脸上挂着微笑,让你看到他的时候有一种温暖由心底涌现,(此时案主流下感动的泪水),四周围有竹林和树林,有许多比丘环绕在佛陀四周,正在聆听佛陀说着如何保持正念的方法。”接下来我便请案主直接融入佛陀,开始了以下对话:

陈嘉堡:现代人要以何种方法净化心灵来帮助自己?

佛陀:少说话。尤其是一些无意义、探听隐私、说人是非的谈话。批评的话说的太多了,这些现象会污染我们的心。现在的“八卦”实在太多了,话多容易产生内心的混乱和混沌,减少谈论他人的是非、要多赞美别人、多布施、对待别人多些礼貌、多说“善”的言辞,常去帮助别人。不要忽略小事情就不重要,随手可以帮助别人的行为别吝啬,不要随意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协助到别人的机会,这样可以减少内心的浑浊,并慢慢培养出“正念”的态度。

陈嘉堡:现代人因越来越趋向科学的理性化,慢慢的已经不太信奉宗教了,那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唤醒人心呢?

佛陀:从最根本的“教育”入手,学习“正语”并“以身作则”,简单而言,就是说正确的话。让众人知道“真理”“真实”的话。也就是说“苦”“轮回”是必须解脱才能自在....等。人如果以“正法”“善法”当作生活及行事的标竿,本身自然会散发出一种尊严,身旁的人会感受到,进而影响身旁的人起而效法。教育与教化是不同的,要将真理实践在生活的每一个当下,并把它呈现出来后,就可以协助他人净化自己的心灵了。

陈嘉堡:是否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世间的宗教彼此不对立,然后可以互相尊重,看到彼此是一体的呢?

佛陀:宗教的愿意本是善的,是信仰者为了使别人相信而产生“执着”,虽然他的出发点是为了他人好,但却忽略了尊重别人的重要性,造成了自我的主观想法过重,因此产生了“对立”,所以信仰者本身要看清楚信仰的“价值”与“目的”是什么?自然可以慢慢培养出“慈悲”与“爱”,此时就不会想到对立了。

陈嘉堡:在这个时空里的修行有没有什么方便法呢?有没有也有有效压缩修行时间的方法?是否一定要累积所有前世今生的资粮才能得以成就成佛?或者就在今生就可以达成这样的状态呢?

佛陀:像静坐或观想都是方便法,压缩修行时间的最好方法就是“当下念念分明”“当下保持觉知”“当下明了万事万物,时时刻刻都是无常观”,以平常心去看待众生,包括敌人和所有生物在内,学习怎么帮助他们离苦得乐。至于是否一定要累积所有前世今生的资粮才能成就,其实在此时此刻的时空就可以做到了,也就是今生的你就可以成就一切了。怎么做?自己下决心去实证所有能够成就的智慧和去突破所有内心的障碍,例如妄想等,“证悟”也不在于是否能够修炼让自己拥有飞天潜地的能力,而在于是否能够清楚明白“实相”是什么?让自己不再有烦恼,并将所得到之智慧和方法引导众生成为“我”,这才是真正的目的。

陈嘉堡:当时您说的“神通”指的是什么?

佛陀:对万事万物全然的了知,心灵清明无碍不再困惑,心灵不受束缚、来去自如,就是神通了。

陈嘉堡:“恐惧”到底是什么?如何消除“恐惧”?

佛陀:恐惧来自于对事物有错误的认识而产生,例如一个怕火的人,他误以为火会主动伤害他,所以他会对火产生恐惧。当他深入观察时,就会发觉火本来就存在那里,除非有助缘,否则它是不会主动去伤害人的,所以唯有去深入了解事物的来龙去脉,才能消除恐惧。

陈嘉堡:对于现今人们离婚率升高及性泛滥的问题,能请您表达对与婚姻与性应有的真正态度?

佛陀:婚姻与性它们是不同层次的合一,是为了体会真正合一的过程而存在。例如在婚姻关系中彼此可以学习到爱与被爱,如何感同身受、互相扶持并从中体会生命里的相依互存的道理。性即是相同的道理,但如果变成了占有与迷恋,就形成贪求和执着,那只会为彼此带来更大的痛苦而已。

陈嘉堡:如何让自己事业与工作更顺利、更美好?

佛陀:1.保持正念——正确的工作态度。2.持戒——尊重自己同意成为工作伙伴相互约定的规范、守则。3.布施——真诚在工作上奉献自己的智慧、劳力,真心的去服务每一个人与自己的工作。

陈嘉堡:如何教育及培养自己的小孩?

佛陀:1.凡事以身作则与言教合而为一。

2.要增加亲子之间的互动,父母亲可利用闲暇之余带着孩子去接触大自然,通过这个过程引导小孩去观察自然界存在的现象及了解我们所居住的地球、大环境与我们是一体的,等等观念,去了解生命的意义,这样可以培养孩子拥有利他及慈悲的心态。

陈嘉堡:我们如果遇到“灵异现象”或“鬼魂”时,真的念佛号或六字大明咒等咒语就可以辟邪或驱赶它们而保护自己吗?

佛陀:首先要了解它们为何会存在?一定是有让它们执着的事件导致他们的存在。那是一种想法的执念,当你会觉察到它们时,从某个层面来看也代表你自己的想法也执着住了,如果念佛号只是祈求某尊佛来保护自己,那已经不能保护自己了。念佛号的真正用意是在于提醒自己效法佛的智慧及精神,并安住自己的心神来达到放下的目的,当自己能够放下对现象的执念时,它们便不存在了,也无法干扰你。

陈嘉堡:那念佛号真的就可以消业障吗?如果一个人刚刚去偷了别人的钱,他马上念佛号是否就可以消刚刚的业障?

佛陀:佛号本身不具任何意义,只是一个代名词,一个相罢了。念佛号的用意是在忆念这位佛的精神、行为,让我们的心升起恭敬、效法的心念;面对过往自己的过失时,能生起惭愧心并忏悔这个事件后,修正自己的行为观念并保证永不再犯,这才是正确的做法。如果只是以念佛号来寻求庇佑或逃避自己错误的行为,都是迷失自我,假借消业之名行逃避之实的心态。自己能否看清楚自己真正的本质,保持正念与觉知,内心不再是“颠倒”的想法,去除无明,诸业便不再起作用,那就是最好的消业及保佑了。

陈嘉堡:当时您在说法时有所谓的咒语吗?为何现在的很多佛经里有那么多咒语?

佛陀:当时我在说法时,是以能让求法及聆听者听得懂为原则,我鼓励比丘们在面对不同种族的人,尽量以他们熟悉的语言和方法为主,目的在与让求法者能完全领悟说法者真正表达的意思,就像现在你们把佛经以不同的语言翻译,发行到各种不同的国家的道理是相同的。

当时的弟子,为了方便记忆我当时所说的内容,可能会以唱诵、诗偈等不同的方法来协助记忆他们所听到的内容,后世的人为了图方便可能会再将内容更浓缩来方便记忆和背诵。再加上后人为了适应当时的社会环境而接受了我当时所反对的咒术与祭祀,而形成了有咒语的形态,后来的咒语都是后人再加进去的,持咒本身容易造成依赖而迷失自我,我当时不赞成这样的方法。

陈嘉堡:对于有些通灵者自称“带天命”或者直接通灵到所谓“观世音”“济公”甚至是您...,他们宣说的可以为人们灵疗、治病还示现所谓的神迹,这是真的吗?

佛陀:如果真要说带天命的话,每个人都是带天命而来到人间的。这个天命是谁赋予的?就是自己。是自己的“业”与“愿”造成的,绝对不会是别人。会通灵的人,除自己的体质外,也是因为自我内心的匮乏及外求而创造出来的现象,他必须以这样的方式呈现,来吸引别人的注意与认同,那是一种迷失,也是一种误导,只会让众生更迷失而已。我曾经引渡拜火教的优楼频螺迦叶时,我曾经问他:如果一个人想渡河到对岸去(解脱),要怎样做呢?他回答说:河水浅的话就直接涉水而过,反之可以游泳或搭船渡过河到对岸。我说:如果这个人希望对岸直接来到他的面前呢?在那一刹那,优楼频螺迦叶领悟到了,解脱并非靠祈祷、祭祀就可以达到的,而是要亲自去实践的,所以他舍弃了原本信奉的祭祀仪式,皈依佛法。这个故事的道理是一样的,追求真理解脱之道唯有靠自己,一味的浪费时间在外求,希望解脱之道或涅槃直接降临在自己的身上是不切实际的。

陈嘉堡:当时有些圣弟子像舍利弗、目犍连等为何能在静坐入定时与您对谈,而且您距离他们身边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他们却还可以听闻到您说法,这是如何做到的?

佛陀:现在不就是了吗?现在我的肉身由在你的身边吗?现在的你怎么做到和我对谈的?

陈嘉堡:当今有许多大师像星云法师、证严法师、一行禅师、大宝法王、、、等,为何他们还无法成佛?为何这2500年来只有您成就而已,然后这些年来为何没有佛愿意再来人间利益众生呢?

佛陀:怎么没有呢?在我的眼中来看“我”已经来了,只是你们不认得“我”而已,你刚刚所说的,法师、上师、喇嘛、仁波切、、、甚至所谓的宗教、德雷莎修女,其实都是“我”,都是佛了。并非“我”没有再来,“我”只是不再用佛这个名词的身份而已,而且“我”还不止一个。菩萨只是个名相,喇嘛也是一个名相,“我”为了不再让众生执着于名相,所以化现成不同的“我”,有的只是为了再修正而来或是某些智慧不够圆满而再来,当然也有许多是乘愿再来的,名相不同而已,那你认得出“我”来了吗?

陈嘉堡:世上真的有所谓的“天堂”“极乐世界”“净土”的存在吗?他们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怎么存在的?又是谁创造的?

佛陀:它们是存在的。是由众生的想法、需求,透过集体意识而形成的。以物质的角度来看,它们是真实存在于宇宙之中。不论是天堂也好、极乐世界也好、净土也好,都是因应不同众生所需求的快乐元素而形成的,当然在这里指的是众生并非单纯指人类及地球上的生物而已,不过这些乐土的存在也只是达到解脱及成就的休息站而已,他们并不是终点。

陈嘉堡:那么“地狱”呢?它又为何会存在?他又为何那么恐怖?为何又有那么多层级及地狱的众生? 佛陀:“地狱”在某种层面也是“天堂”的一种逆向呈现,就像“娑婆世界”本身在某种层面上也是“净土”。只是让众生从不同的感受中,去体会何为“真实实相”。会让自己沦落在地狱里受苦,也是一种我执、自我惩罚的一种方式,它是自己造作恶行的人所处罚自己的试炼场。“无间地狱”代表这个人的“我执”非常深,深到已无法宽恕自己,无法了解生命的实相,无法脱离自我的枷锁。所以对众生来说“十八层地狱”所存在的每一层,都代表众生对自我的惩罚不同程度的执着。

陈嘉堡:世上为何会有那么多神?真的有恶魔吗?神、佛、魔又怎么诞生的?

佛陀:“神”是宇宙中不同空间、次元,不同存在的智慧精神体,就像是地球上也有为开发国家、开发中国家和以开发国家,共同居住在地球,是一样的情形。在为开发国家的民众如果有一天让他们接触到已开发国家的话,他相对也会认为自己看到神了,如果以宇宙整体角度来看,神或天界就等于是地球上的以开发国家。“魔”的存在,也是众生心念所创造的一种存在,“佛”也亦然,他也是一种觉醒觉悟的状态。众生的想法有多少种,他们就有多少种。

陈嘉堡:既然您说“众生皆是佛”,那么现有佛还是先有众生呢? 佛陀:先有想法、无明、我执。你要知道,有众生才有佛,有佛才有众生。就好比是一堆石头里看到一颗钻石,会觉得钻石珍贵耀眼,因为钻石很稀少,加入有一天地球上所有的石头都变成钻石,请问钻石的价值还存在吗?相同的,如果所有众生都已成就时,还有所谓的众生与佛的差别吗?所以佛与众生是同时存在的,无始亦无终。

陈嘉堡:宇宙到底是什么?为何会形成?形成的原因是什么?目的是什么?

佛陀:宇宙的存在是由无明而起,目的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

陈嘉堡:宇宙会消失吗?消失之后变成什么呢?为何又会消失呢?

佛陀:纵观所有的物质均会经过成住坏空的循环。循环也是众生的需求而存在,目的是在于体会所有存在的可能。

陈嘉堡:佛经里记载说,您曾提到诸佛土及诸佛,那他们在哪里成佛的呢?地球上目前只有您成佛吗?之前有吗?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ac91f50100hdcq.html) - 与佛陀超时空对话 完整版_天男_新浪博客
佛陀:如果以物质宇宙的角度来说,诸佛土及诸佛都个别代表着不同的星球、宇宙及在那里的成就者,而我只不过选择在地球上成就罢了。当然地球上不只是“我”成就而已,在不同的时空、不同的文明,都有不同的成就者,只是存在与示现出来的形态不尽相同。

陈嘉堡:那代表地球之前有存在许多不同的文明咯?那有怎么消失的呢?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佛陀:人心的变迁所造成的毁灭。从另一个角度,也是因为人心过于沉沦到无法觉醒状态,所以众生的集体意识感召战争、天灾等,让整个文明被摧毁,目的是为了净化心灵,让所有的一切重新来过。

陈嘉堡:物质世界的“实相”是什么?“宇宙的实相”又是什么?真正的实相是指什么?

佛陀:不论是物质世界、宇宙等,真正的实相即是“空”,但空性并非什么都没有,它也是一种存在,举例来说:如果你进入一个房间里,你可以感觉到房子里空间的大小;表面看起来房子里的“空间”似乎是存在的,但它真的存在吗?在这个房子被拆掉后,你还可以分辨出你在房子内还是在房子外呢?就像空气、风等,你看不到但你却感觉得到它们,因为你的肉体感知到了,不过对于一个植物人来说,他就感觉不到风的存在了。所以,存在与否是一种心识所呈现出来的状况,由概念所形成的假象,你的感知来自于有肉体,而肉体的形成最初始的原因是来自无明;你现在所看到物质世界及能知、所知的,全部都只是心识的概念罢了。你现在所看到的实相、并非实相才叫做实相。

陈嘉堡:西方很流行新时代思想,那些作者为何能够与所谓的“赛斯”“神”或“使者”交谈?它们又从何而来?为何要传达这些讯息?目的呢?

佛陀:这些“神”或“使者”的存在,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不同的时空、不同的存在、不同的想法,就像东方也有许多不同的神祗是一样的,名相不同而已。作者们能与之交谈,其实跟通灵的原理相似而已,就像收音机接收到不同的频率的讯息是一样的。

接收到低频就是一些无形众生,接收到高频也只是来自不同空间的精神体。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能力,只是因为自己的心太染浊和执着,不相信自己内在的声音才会感觉不到。。他们传达的目的无非与所有的成就者----“我”相同,是以利益众生为目的。从宇宙整体来说地球与他们是息息相关的,好比你体内的各个器官一样,虽然它们各个存在,也各自有其功能,但任何一个器官出了问题,一样会影响到其他器官是一样的道理,所以它们也希望借方式,能够提供一些讯息让人类去思考,并进一步的了解、进步与成长。

陈嘉堡:为何人害怕面对自己的内心?如何协助一个人面对自己呢?

佛陀:害怕面对自己的内心,是因为自己认为会伤害到自己,怕失去某些东西,甚至错误地认为自己也会消失所造成。解决的方法是唤醒他们对于生命及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有些人不敢认真地去想这些问题,拿『这种想法是消极』、『不切实际』来当借口,其实真正不切实际的却是自己。要让人们知道,有舍必有得和『无常』的观念;无常并非消极的,它是『实相』,它也是提升我们心灵很重要的元素。对于完全没有直觉、麻木不仁的人先提醒他:『你害怕死亡吗?』他的内心会因这个问题而产生恐惧,并且从恐惧形成『苦』,到时候我们再给予离苦的方法便可以协助到他。

陈嘉堡:您能说明一下“我”是什么?如何了解“我”呢?

佛陀:“我”是一个假名,只是一个代名词,一般人只执着于个体的我,其实“我”可以延伸的,例如:看到自己的小孩或家人被欺负,你会感觉到好像自己被欺负一样,看到代表自己国家出赛国际级的运动比赛,无论输赢、自己都会有情绪,所有“我”是可以无限延伸的。再举一个例子,我们现在穿的衣服是从何而来?它是理所当然的拥有吗?我们深入观察一下,衣服要从商店买到,商店要从工厂取货,工厂要从农夫那里取的棉料,农夫须透过种植才能取得棉料来卖,棉本身需要土壤、阳光、空气、水的元素,才能生长,地球的形成也来自宇宙的元气,宇宙的元气须聚集许多元素,而这些元素也是我们人类肉体组合的元素,因此这些过程中缺乏任何一个环节,这件衣服都不可能形成,更何况我们只是现行推论,还未向环状方向去延伸,像商店需要有人建设房子才有店面,工厂的机器需要有人之制造及提供等,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看到,我们去伤害或破坏任何一个部分,我们都无法独自存活,更何况是制作成衣服呢?当我们看清楚所有的因缘时,我们会生起慈悲心,这就是“大我”、“一体”、“合一”、“无有分别”,你要如何称呼它都可以,这就是“我”而且一直都在。

陈嘉堡:对于西方宗教提到有关上帝用七天的时间创造这个宇宙的说法是真的吗?您的看法呢?

佛陀:宇宙包含所有的万事万物的形成皆是由因缘而产生的,任何一样事物绝不可能是独立存在的,如果真有一个上帝来创造这个宇宙,那请问上帝又是谁创造的?那如果没有可以创造上帝的可能存在的话,上帝就不可能存在了。那既然上帝创造了天堂,又为何要创造苦难?既然一切都由上帝创造的,那有为何要创造一个撒旦来对抗自己呢?既然上帝是慈悲的,可以宽恕所有的人,赦免所有的罪,为什么无法宽恕亚当和夏娃当时所犯的错呢?这就像自己的哈子犯错,被逐出家门般的令人伤痛,这些都是都是互相矛盾且不合理的。其实要以智慧来深入圣经所真正表达的是什么?它要传达的是犯错者若无法面对自己的良知,终究会受到良知的惩罚外,会更让自己沉沦在痛苦的深渊之中,而走向这些犯错的行为,是来自本身内心的贪欲及淫欲,可是众生反而忽略了圣经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反而只沉迷于譬喻的故事中,这就是我常说的误以手指为月亮是一样的。

陈嘉堡:目前世上的“禅修”方法较多,哪一种比较好?哪一种比较正确?哪一种比较适合自己?要依循哪一种呢?

佛陀:每一种方法都好,只要是往内心观照的方法都是正确的方法,如果是以过多的包装,例如吸某某神、某某佛的灵气,或透过外力来协助等,基本上是外求与偏执了。至于要依循哪一种,须因人而异,只要所选择的方法能让自己的身心感到愉快外,对你而言是最轻松、没有负担,也就是喜悦、没有压力、能够内省、不外求,就是适合自己的方法了。

陈嘉堡:可否请您告诉我们,有没有较初步及简单的方法,让自己自修及自行规范自己的行为?也就是怎样让佛法简单化,然后运用在生活?

佛陀:其实你们现在这个“唯识深层沟通”心灵回溯技术就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了,她已经将佛法简单化外,还有步骤方法可以实践与印证,如果在生活中能够时时刻刻知道,苦是什么?自己就会努力想离苦得乐,但不是物质上或感官上的享乐,因为那还是苦。而训练自己心灵的开始,就是去了解“无我”、“无常”、“涅槃”(解脱、快乐、自在),并去实践它们。

陈嘉堡:请问您,我们要利益众生前,需要注意什么?或准备什么吗?

佛陀:首先要利益自己。怎么说呢?自己要先去除无明;体悟所有的智慧,才有能力去利益众生。就像乞丐无法布施财物给穷人是相同的。

陈嘉堡:那如何才能够破除无明,去了解所有的智慧,也就是如何让自己证悟呢?

佛陀:想证悟,首先必须要下决心,多内观,尤其是多透过各方面的内观,包括像你们的技术等,多被沟通破除自身的心灵种子外,训练自己培养“爱”和“慈悲”。因为在利益众生之前,可以透过布施来破除我执及我所有的想法,要强迫自己多去做布施的事,像捐款、义工等等,接下来用禅修或观想培养大我的观念,可以让自己慢慢地走上证悟之路。

陈嘉堡:您对时空的看法如何呢?

佛陀:是空性,对于自身本体而言,是没有时间的差别,它是一种无常与假象,而且时间是障碍人觉醒和解脱很严重的因素。

陈嘉堡:对了,刚刚向您提问到有关于新时代及各种宗教所称呼的神、赛斯、天界、真主等彼此只是名相不同,且来自于不同的空间与层次的精神体,那他们也会有轮回吗?

佛陀:也会。因为他们有不同层次的烦恼及执着,例如天人,在天界还是有一定的寿命,就算千、百、万岁,还是有个极限;福报享尽了,还是会进入另一个循环,也就是轮回,他们还是没有超越时间的制约,就连宇宙本身也是如此,连宇宙也逃不过时间的制约,这一点现今的科学已证实了。唯独能了解时间的本质,才能真正的离苦,并达到真正的自由。

陈嘉堡:针对爱,你会如何解释呢?

佛陀:爱的真谛就是无我和慈悲,无我及慈悲前面我们已经讨论过,也举了许多的例子来说明了,不具备这些条件的话,是不可能拥有及付出爱的,即使有也只是匮乏的爱,那只会带来苦难,没有喜悦。

陈嘉堡:请问您,知道自己的前世今生对自己有帮助吗?有何方法可以知道自己的前世今生?

佛陀:如果只是好奇的话,是没有什么帮助的,但是如果是透过前世今生的经历,看清楚生命的实相,对于开启自己的智慧和达到证悟是有很大的帮助。现今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只要能够专注在内省的功夫即可,对于一个禅修功夫到一定程度的修行者,当他在禅定时,心灵自然会涌现有关自己的前世的记忆。就好比在玻璃杯里含有杂质的水一样,平时搅动时杂质和水溶合在一起,看不清干净的水与杂质在哪里,但是一旦不再搅动玻璃杯里的水时,静止的水会让杂质慢慢沉淀下来,此时你便看到杂质是什么的原理是相同的。但是现在的人,要锻炼这种禅定的功夫,要达到上述的境界,是十分费力和耗时的,透过引导的内观(唯识深层沟通)可以比较快速看到影响自己心灵的杂质,它是可以快速缩短时间达到修行及禅修的方法,再加上适度的禅修方法及吸收正确的知识与观念,可以加倍让自己心灵净化与清明。

陈嘉堡:金刚经里您曾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我如何确定是您的示现?而且是与您对话?

佛陀:你问得很好,万物众生皆有佛性,那佛性就是自己的本性、自性,也就是内在的声音就是我、就是佛,所以彼此就是示现。

陈嘉堡:现在所流传的经典都真的是您所说的吗?

佛陀:只要你相信它是真的就是真的,看经典须用心和智慧来看它,凡关于教导解脱、离苦得乐,迈向正道之路的方法,都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反之就不是了。

陈嘉堡:怎样才能让人们相信我们对话的内容是来自您的法教?

佛陀:自始自终我所讲的内容,从以前到现在,从来没有要求任何人相信这些就是来自于佛的法教,我只说唯有你去实践它,你就会相信,自然就了解是来自于我的法教是什么以及是否是我的法教了。

陈嘉堡:您对于现在学佛的人及佛教徒有何建议呢?

佛陀:多精进,不要随便就懒散自己的心志,这样很容易让自己的心智受到贪嗔痴慢疑等之染着。时时刻刻念念分明,保持觉知,不要花太多时间在仪式上,哪有那么多仪式?本来某些的仪式的行为和动作目的是调伏人的我慢心,并希望透过某些动作来训练人的觉知及专注,但过多的仪式动作却导致人们的负担与迷失,变成以祭祈、仪式来消灾或解厄为主要目的,而忽略了真正的意义是什么?这已经是偏离了,过多的仪式只是偏执,应该多花时间在净化心灵,追求正道和利益众生上面才正确。

陈嘉堡:您对于现今人类、国家、种族彼此间的互动有何看法?

佛陀:人类自己包括一国的元首都需要建立无我、共依共存的观念。宇宙间的万事万物是绝不可能单独存在的,这些观念必须再强调,并深植在心中,当全体人类,尤其是国家的元首能够看清楚这个关系时,才能真正地达到平衡,在彼此互动的过程中,才能相互扶持,而不会相互攻击或侵略其他国家。人类及国家的元首也绝不能区分优秀的种族或高等的国家,这样的观念已造成了我慢的态度,这是很危险的,我慢会造成人类更多的灾难,最直接的灾难就是战争,最后自己也会导致恶果。维持平衡与和平的最好的方法并非武力,武力最终的结果是自我毁灭,维持和平最好的力量是慈悲,唯有慈悲才是增进所有众生福祇最原始之根本。

陈嘉堡:对于现代人类的教育有何建议呢?

佛陀:从心灵教育和人文教育去着手,并从家庭本身做起。父母亲本身对于生命与生活能否以正确的态度去实践;进而以身作则,端看身为父母亲的我们是否对于当下所有的一切均有觉知,是否愿意为生命负责是很重要的。

学校方面要多注意的是由老师亲自以身作则,要做到谦卑,虚怀若谷,而非我慢的态度,认为自己是教育家,就神圣不可侵犯和颠覆的,这都是狭隘主观的想法,容易与学生造成对立,老师本身要保持感恩、奉献的心,这样才能引导学生从小学习回馈团体和感恩一切。

陈嘉堡:那对于现代人类在生活方面您有何建议呢?

佛陀:现今的社会功利主义太重,会演变成如此是来自于人们内心的贪欲太重,贪欲的心就如大火般;当它燃烧得非常炽盛时,所有的财物均会烧成灰烬,所以消除贪欲的心是现在人们首先必须要做的事。

消除贪欲的方法就是:多行善,也就是多做布施的行为,不管是财力也好、物力也好、劳力也好都可以,多说善言、助人离苦,也是布施的一种,但非阿谀奉承,带给别人快乐的各种方法,也是一种布施,甚至你自己的一个危险哦,可以带给他人愉快、感觉和善,也是一种布施,所以不要损失任何你可以给予他人带来快乐的机会,少谈论他人是非,评论他人行为,减少八卦的言论,这些言论只会更污染自己的心灵更看不到自己而已,就像在一个脸盆里清澈的水一般,当你加入了各种不同的红黄蓝绿黑各种不同的颜色的染料时,你已无法从水里清楚看到自己的倒影了。更遑论自己能清楚地活在当下、觉知所有的事情,所以一般人如能做多多布施、少恶口,其实对于整个社会的贡献就很大了,如此一来人祸天灾就会减少很多,当没有人再说人是非时,自己也不必担心会成为别人谈论是非的对象,生活会更和乐、平静,这就是回馈给你最大的福报了。

陈嘉堡:请您再指导我们一些如何能真正走向觉悟之道的观念和作法好吗?

佛陀:我已经提供很多方法和观念了,要强调的是对于自己和生命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念念分明,任何只要是内观自己、反省自己、洞悉所有因缘法则,不外求且利益众生的方法,都可以协助自己到达觉悟之道,最重要的是身体力行去实践它,才能真正的体悟与证悟,否则都只是空谈。

陈嘉堡:最好想请教您的是,您涅槃后在哪里呢?

佛陀:『我』不就是在这里吗?你所看到的、感觉到的、听到的都有『我』,像风、树、阳光、月亮、花草、云、海洋、动物、山、星星、宇宙,都是『我』,『我』只不过不断透过各种不同的形态、形象来呈现成住坏空,在这些示现中,都在传达『我』所说的实相,肉身的『我』只是为了方便人类众生了解『我』的表达而示现的,不必执着于肉身的『我』,『我』从无始劫就不断地实现且从未间断过,目的是让所有迷失的『我』,回归原来就不生不灭的『我』,你有没有从这些课程中,看到『我』所要表达的是什么呢?你认出『我』了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