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DNA的秘密】12簇DNA 特异功能


一、人类的DNA 本质

首先,先从DNA开始说明。我在这里所指的DNA,与目前科学界所采用的定义并不完全一致。目前人类所定义的DNA只在肉眼可见的化学结构上,也就是2条DNA链。但人类不仅仅只有2条DNA链,实际上,人类有12条,(这12条DNA与创造我们的神,也就是外星种族有着莫大的联系)也就是6对DNA链,另外的这5对DNA链属于磁性与灵性的范畴。这些DNA链中涵盖我们整个生命的编码,也就是人体计算机的指令集。这是人类与所有生命都有的一个进入最初源头中心宇宙未知领域的螺旋脐带。

DNA并不是只传送物质特性倾向的东西,它同时也传送我们对于时间、空间、能量和物质的观念,传送我们有意识和无意识的滤镜,传送对原始思想内在冲动的接受能力,界定着从宏观到微观层面的所有人生历程。当一个生命开始运作时,这个生命一生中的每一个“因果”的“因”皆由此而决定。必须要解释一下这里提及的“因果”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个生命将会接受怎样的想法,怎样处理进入自我内部的讯息,都编码于它在出生之前所选择启动的那部分DNA中。即使在不同的个体中,DNA也存在着一种“共鸣现象”。少数个体的意识想法特性会在“能够被共鸣”的特定DNA人群中扩散,因为在6对DNA链中有着以次量子级传递特性和智能的媒介存在,这是非物质层面的运作,但却是物理性的,因为这是能量传递。心电感应(他心通\读心术)现象的原理正出自于此。这种传递藉由宇宙能量网(Universe grid)发生,它是无关乎时间与空间的传递,能够瞬间在宇宙的一边与另一边建立连接。量子物理中观察到的两个粒子的缠结运动状态表现的正是此一特性。

这6对DNA分工各有不同,第一对DNA,也就是已经由科学确认的那对DNA控制我们的遗传基因模式,决定我们物质身体的健康与否,新陈代谢,衰老过程等。第二对DNA管理情感身体,控制我们的遗传情感模式(或遗传个性)和对特定个体情感状况的敏感致病因素。第三对DNA管理着精神身体如以太体灵魂、星光体意识等,控制遗传精神模式,也既思维方式偏向,比如是否线性、理性、逻辑与非逻辑、直觉感知等。第四对DNA涉及遗传灵魂模式,这一对DNA支配着我们的生命目的,包括东方宗教中常谈及的“业力”(自我奖赏和惩罚机制)。业模式表示过去生的遗留业力会被储存进这第四对DNA并带入新的肉体生命经验之中,提供再一次的解决机遇。第五对DNA管理遗传灵魂群体关系,这里需要理解每一个人的灵魂都不是单一的个体,而是以复数形式的群体存在,这表明一个灵魂群可以在同一时空中以复数的物质身体存在(即不同的两人可能拥有同样的一个灵魂,这样的关系被称为灵魂伴侣)。这对DNA就是决定在同样的时间与空间中的灵魂伴侣为何种协助方式履行他们共同的生命体验。第六对DNA是全我的遗传心智,它控制着一切的创造和12条DNA。


12条DNA链外各围绕着12节似水晶(crystalline)

这样命名是因为在物理属性中,它们与水晶有着类似的功能,水晶能够保存能量形态的记忆(想想水晶头骨,亚特兰蒂斯的水晶技术外星飞船中的水晶能量动力,水晶是强大无比的能量,我们却把它当做装饰品……)。似水晶体储存着我们无以尽数的生命记忆,包括过去现在及未来所有的事件和人体架构的生命蓝图。它们是围绕着DNA这个人体计算机指令集的精密存储器——阿卡西记录(Akashic)。

在完整的生命形式中,12条DNA与12节似水晶体有着良好的沟通。但在目前阶段的地球人类中,DNA是存在着缺失的,这缺失是被设计的,有许多部分被有意的掩盖(不同的外星种族在不同时期降临地球在人类的DNA中加了不同的封印,同时还在星球上设置了不同的行星磁栅),导致人体内DNA与似水晶体的通讯效率低于15%(这就是为什么科学家说人类90%的DNA都是垃圾DNA,其实是没有被激活的DNA,一旦被激活,我们将拥有不可思议的特异功能,心灵感应,瞬间移动,星际旅行,隔空取物……)(低频通讯,所谓的提升频率也正是指提高通讯率)。正因为如此,“遗忘的面纱”产生(记不起前世的记忆),它阻隔了对生命目的和自我真实身份以及所有生的记忆,使人类遗忘那些自己原本便有的所谓“超”能力,细胞也无法有效地复制健康状态时的记忆完全重塑以医疗自身的损坏。而完整通讯状态下的细胞能够自我诊断,在发现错误细胞时能够停止复制自己,当错误不可纠正时则会选择“自杀”,遏止症状的蔓延,由这样的细胞所组成的身体,可以保持你所想要的寿命和青春。

神秘主义和科学界都没有了解到人类DNA模板的这个层面。对一切事物来说,不管它是一种生物性的状况,或是一种心智状态,在经验者本身这边都必须要有“适应作用”。“适应作用”是被设计在遗传密码里的首要智能,这种智能可以经由人为的刺激而被诱发,比如特殊的文字、影像、声音等。当DNA编码被全部忆起,也即通讯率达到100%的时候,将在更高存在状态和生物性上产生适应作用,也即人类各种信仰体系所称的“升华”“提升”“觉悟”(Ascension)扬升状态。了解所有的物理运作原理,空想具现化的立即创造和对身体与寿命的全然控制。这样的人类在各个时期均有少量的存在,在全球的传说中都有过这类“仙人”的记载,譬如耶稣、佛陀等,其中也有一些隐藏者的年龄已经在3000岁以上。目前地球上也有少数人类已能够进行全部通讯。现今的地球,由于磁栅的调整,使得人体的DNA效率得以改善,人们会注意到周围的“超能力者”越来越多,所谓的靛蓝小孩也正是在这一效应的表现之一,这是由于新生代比过往的人类拥有更多的DNA通讯率。科学界也在尝试使用磁极刺激以激活DNA的实验,这类研究正是迈向正确方向的开始

2:宇宙与DNA

由于DNA的连接,宇宙能量网与人类意识的联系能够改变物理状态,它是我们精神能量的源头。这种能量是安全与稳定迅速的,就类似于粒子的碰撞传递那样,网格细胞在彼此碰撞的过程产生了波,这种速度几乎在一瞬间就超越数十亿光年,与光速不可同语。即使在近乎真空的宇宙中,仍在有星尘,瓦斯,以及磁力,这些因素都会阻碍或曲折光的传递。网格能量的传递则快速干净,瞬间传递。这是因为能量的媒介是统一的。在地球周围的宇宙能量网正在发生磁性改变,这使得人类DNA通讯正变得更加容易,这改变与计划有关,同时也受人类意识影响。语言所限,我的描述也许不够精确,但我希望有人已由此看到人类意识、星系和宇宙之间的整体性联系。我们是宇宙相互连结的一部分,在超出结构、仪器、科技以及科学家发现的公式之外有秩序的混沌中活动,有一些东西是在粒子、波和潜意识精神共振底下运作的。越是进化的种族越具有精神倾向,当人类能够进入激活对此控制的阶段,便能够轻易连接意识心智和物质,从而达成心灵感应及意念创物之类的行为。


由其中某一外星族群Corteum所提供的宇宙论了解到,宇宙的结构被分割成以一个中央宇宙(central universe )为中心的七个超宇宙(superuniverses)。中央宇宙被黑暗的引力主体所围绕而使得它实质上是看不见的,即使对那些位在最靠近它的圆周之银河系来讲也是一样。中央宇宙是不增不减且永恒的,而7个超宇宙是时间的产物,以逆时针方向绕着中央宇宙旋转。围绕这7个超宇宙的是由非重子物质或反物质所组成的非物质性原始要素,它们以顺时针方向绕着7个超宇宙旋转。这个浩瀚的外在空间,是可以让超宇宙扩展而进入扩张的场所。天文学家所看到的已知宇宙,大部分只是超宇宙的一个小碎片和最外围的扩张空间。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存在着缺陷,不是普及的状态被采纳,他的理论低估了意识加诸于量子物体之上的影响。这有点类似牛顿的机械论宇宙,太狭窄而不能解释那么多我们今天称呼出来的现象,比如复杂理论和混沌理论。

较之地球科学以经验或观察为依据的研究而来的少量证据,作为一个探索者的族类之历史以及他们在物理学上的高超应用,使得Corteum的宇宙论是相对可信的。但即使如此,也无法完整无误地解释我们的宇宙。如果将我们的所在假定为宇宙无限宏观与无限微观的中部,用望远镜我们能够看到圆盘状银河系的最边缘,用粒子加速器我们也能在微观上建立可能性的理论。我们的科学观察到这中部延伸向无限大与无限小的一小段扩张,但而其余的部分则迷失在浓雾中。即使在观察到的层次上物质保持着同样的形式和法则,但再深入进去后,它们在发生变化,不再稳定,它们的性质已经不再能够被预测。运用人类所有的技术和理论,也仍然无法一窥迷雾中的真相,宇宙的每一部分也许都需要不同的物理学自然律。


三:造物者、中央族类

在中央宇宙的边缘上存在着中央族类,他们拥有自宇宙创造以来最原初的人类DNA模板,他们是类人生命的DNA编写者,负责类人系基因的管理,也是人类未来进化的形态。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种族,属于最原始的类人灵魂的载体。他们的进化时间线接近120亿年,是这个宇宙的系统编程员或遗传学家,负责输出该宇宙中的所有生命形态,可以说是这些生命的创造者或上帝(Elohim)。

在苏美尔、玛雅等文明与当代被发掘出的一些古代手稿中都记载过与他们的互动。是圣经中的上帝,也是传说中的生命运送者,人类的天使神话正是源自于他们所参与的那段行星史前历史之中。但他们并不是造物者(源头智慧),就如同我们基因工程中对物种的改造和培育那样,他们只是在地球播种人类的种族,同时播种下了如海豚、鲸鱼等高等生命种子,并将地球作为银河系的基因图书馆加以培育。中央族类的基因是最为理想的灵魂载具,他们可以同时并存于物质性世界和非物质性次元,这是由于他们的基因蓝图已经被完全地启动了。

中央族类作为该宇宙所有存有的起源种族,在宇宙最中央的星系演化,当宇宙拓展并创造出不断扩张的空间、能量和物质时,他们就作为创造物的上帝或银河的计划着延伸到其他星系中,把标准DNA模板从更进化的古老星系中输出到正在发展或处于孵化阶段的星系中。他们就好比宇宙的中枢细胞,所有类人生命的DNA都源于他们。7个超宇宙里的每一个都有着独特的DNA模板,经由中央族类而与中央宇宙有着一种特殊关系,这种特殊关系是建基与中央族类如何以DNA来试验完成能与灵魂(无形态的意识)配合的物质性体系以成为灵魂的载具这件事之上的。

从地球上其他生物的演化时间对比上,应该注意到,只有人类的演化看起来是这样迅速,这不是正常的。今天人类的基因形态与一百万年前处于支配地位的基因形态有着戏剧性的不同,这实际上是经由了中央族类的干涉。人类的基因被得以编码为能够启动DNA100%通讯的完美结构,并且设下了那些能够引发人类基因结构之改变与适应自然和人为的触发点。这些部分会以来自人类的5种感官和另外两种尚未有意识去启动的感官更为丰富的数据流来提供给大脑。

中央族类也设计更高的生命形式,而这也包括了一个在较大范围内的量子世界及在里面运作的存在体,这些存在体中有人类通常称为天使的种族,他们的存在性质介于类人的灵魂载具和中央族类之间。理论和信念都达不到去揭露起源的能力。所以就此看来两者是一样的。


四、地球的播种

中央族类想要在星系中创造出一个与DNA有关的,相互依赖生命形式的基因图书馆。他们就像基因策划者,评估哪些基因该去哪个星球。最初的地球,并没有任何的有机生命体存在,但当环境开始变得有利于生命时,地球在星际间得到了她的“生命许可证”,她被允许作为一个可以供养生命的星球。

将生命带到这个星球需要做事先的准备,中央族群评估星球的进化,在研究行星环境和条件后,生命被给予到这个星球。这件事经过星际联邦的报备,也清楚地记载在宇宙历史的记录里。参与地球生命培育计划的除了中央族群外,还有联邦的其他物质和非物质外星种族,联邦协助采集土壤和植物样本,查看状况是否能够支持动物形态的生命,然后将样本送往中央宇宙分析并进行研判。地球就像一个巨大的实验室,生命的种子被照料和观察。这些种子(DNA)来自许多的星球已有的生命形式,人类现今所拥有的身体外观并非出于意外,它们是被谨慎地规划为现在的样子。为了使地球生命进展并演化到可以自行其事的状态,生命形式在一开始是被非常小心地引导的。

但播种并不仅仅是物理上的播种,它还是灵性/精神层面的播种。猿类被挑选出来作为让更高密度的灵魂进入的载体而独立进化。在短短的200万年间经由更多基因的给予而加速了进化,而这种速度在自然环境下是完全不可能的。(达尔文的进化论完全是谬论)可以去参考《审判达尔文》但在这段历史中产生了一些预料外的情形,导致现阶段的人类与所设计的有所不同。这期间发生的事情我并不认为适宜在此谈论,因为它可能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导。但是要知道,依赖考古学家而展示的错误和简短的历史,并不会显现出真实的情况。有许多科学家和ZZ家知道真相,但他们并不会向公众透露这一点,借口永远都是为了避免混乱和恐慌,而要限制和稀释讯息并把公众的注意力转向世俗事物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但对于那些有足够的心智能力去刺探进入这些层层秘密之后的秘密的人,他们通常会找到这更大事实的一些不完整碎片。虽然科学界在寻找演化链中介于动物和人类之间的那段“遗失的连接”,但是他们不会找到任何线索,因为连接并不存在,许多时候并没有所谓逐渐的演化,而是一种突然且根本的改变。可以说是一种突变。这种演化的跃进深奥且彻底,但常常是瞬间在一个世代之间发生的。

当人类身体(猿类)进化到适宜的阶段时,恰当密度的灵魂(DNA)开始被播种,被允许进入新的身体。这也就是为什么说达尔文的进化论和神创论均有部分是真相的原因。身体的进化和生命神性的礼物——灵魂被给予都是事实。传说常常是关于事实的薄弱记忆。灵魂的播种发生于恐龙时代,那时期的人类虽然还处于原始,但已经被灵魂栖息。这与科学界的说法相悖,科学家并没有获取知识的无限管道,所以他们必须从现阶段了解中做出推论。因此他们的说法只是基于可得的知识或证据。虽然现今已发现人类遗骸和恐龙遗骸在一起,但这个事实并未被广泛接受。对于已存在多年的见解而言,这会是个激进的观点。科学界对于改变总是反应迟缓且抗拒,因为如此一来,真相势必重写。人类向来对所谓的真理视为神圣,而且永远不可改变,这种特性在人类中相当常见,对于具有颠覆性的发现自然非常抗拒,因为他们的信念所依据的基础就被瓦解。

在进化的一些阶段,当基因库到了没有新基因讯息便无法再进一步发展的时候,新的基因就必须被给予,否则人类就会停止在Neanderthal人的阶段。圣经上提到过神之子觊觎人类女子的美丽,所谈论的便是和地球生物之间的混种繁殖,目的在于提升基因品种,因为地球物种当时已经独立演化到了极限。为了提升人类身体的演进,必须把这个品种带到更高的层次。在圣经形成的那个时代,有些人认为不适合让一般民众完全了解真正发生的事。他们觉得支持或采纳这些说法会失去人民的信任。为符合当时的心态,圣经里的故事于是被小心地修改。而其内容就以被修改过的形式流传了下来。除了基因以外,来去地球的许多过客也协助给予技能和知识,这些访客被当地人奉为神灵。其中有许多医疗知识被使用,如牙齿再植术、止血植物和麻醉植物的使用,其中也包括了心脏手术。但许多技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传,救治生命的心脏手术也扭曲为献祭活人心脏的仪式。在旧约中摩西的诫命里,被告知不能食用猪肉和血,同样也是建立在特殊区域和环境下的实际营养与卫生需求。目的在使身体能摄取最合适的食物。

我很难说能给予实际的证据来证明这些资料的真实性,现有的物理科学无法否认也无法证明它们。但它们可以藉由新考古发现、将来美国ZF的档案解密和科学的逐步发展而被证实。对于关心它们的人来说,边角资料将能够汇聚并验证这些。人类是无知的,而无知的最大危险在于相信自己不是无知的。如果我们知道自己缺乏看入内在次元里的事物是如何运作的洞察,我们就会知道自己是有盲点的。如果人类能持有一个机警的眼光,就会有利于拥有更深的内在洞见对含义有更深刻的理解。

克里昂——它在DNA里!
克里昂——相思塔山的体验(DNA第1层)
克里昂——处处是自我价值(DNA第2层)
克里昂——激活DNA第3层
克里昂——光之工作者的挫折(DNA第4、5层)
克里昂——冥想和祈祷(DNA第6层)
克里昂——利穆里亚联结(DNA第7层)
克里昂——灵性的冬天(DNA第8层)
克里昂——DNA的真相(DNA第9层)
克里昂——不可见的事物(DNA第10层)
克里昂——12层DNA(11、12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dd4360100jai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