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选择人生


总有一天,灵魂又要为另一次地球之旅,再度离开灵界圣殿。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为了人类身体的肉体和心灵需求,灵魂必须准备好离开这个全然智慧的世界,一个自由的幸福境界。

我们已经看到灵魂重回灵界时会有多么疲倦,很多人压根儿都不想再回到地球,尤其在有形生命结束时,连人生目标的边都还没沾上的情况下。一旦回到灵界,如果还得暂时离开这个自我了解、相亲相爱和怜悯的世界,转而前往一个未知的星球,那里充满了因进取、雄心勃勃和竞争性强的人类所致的恐惧,灵魂自然会为此感到疑虑与害怕。虽然在地球上有家人和朋友,许多投胎的灵魂在冷淡的人群中仍然感到寂寞和没没无闻。希望我的案例所呈现的灵界是真实的,在永恒的基础下,我们的灵魂在那里可以拥有最亲密的分享;我们的灵魂本质被广大的其它灵魂所了解和欣赏,并且获得永不间断的支持。

有些灵魂较其它灵魂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恢复能量与自我评估,但到后来,灵魂又会被鼓励去投胎。即使灵界的环境让人难以离开,身为灵魂的我们也没忘在地球的物质享受,不仅喜欢,甚至有点怀念。前世的伤痛受到治愈后,我们又是一个完整的自己,想要以有形的物质界来展现自己的本质。同咨询者和同侪的训练课程帮助我们在灵界努力,为来世做好准备。我们的业障来自人性在过去所种的因,连同过失与成就,全都以如何对未来最好的眼光来评估。灵魂现在必须整合所有数据,以下列三个问题所做出来的决定,采取有意义的行动:

?我准备好投胎了吗?

?我想修什么特别课程,好让自己在学习和发展上更进一步?

?我应该去哪里?为了获得达到目标的最好机会,我应该在来世成为什么样的人?

不论被分派的星球需要多少人口,年长的灵魂较少投眙。某个世界灭亡后,那些任务尚未完成的灵魂,便到下一个适合他们继续未完成工作的世界投胎。轮回对永生的灵魂而言,似乎比较是灵魂内在的欲望,而不是宇宙的某个星球上,生物需要被寄宿的紧急需求。 不过,地球对灵魂的需求绝对是在上扬中。我们如今有超过五十亿以上的人口。近二十万年以来,人口统计学家对于曾经活在地球上的人口统计方式各不相同,然而估算出来的平均数目大约在五百亿人口左右。这个数字在我看来还算低,并不足以表示不同灵魂拜访的次数。请记着,同样的灵魂不断再度投胎,有些还会于同一时期占据一个以上的身体。有些持续轮回的人认为,今日活在地球上的人数很接近曾经来地球投胎的灵魂总数。灵魂来地球投胎的频率并不规律。今日的地球显然比过去更需要灵魂。公元一年的人口数大约是两亿左右。到了 1800年,人类已经 成长了四倍;只不过又多一百七十年左右,再度成长了四倍。1970 1到2010年之间,世界人口数预期将会呈双倍成长。

在我研究当事人的轮回年代表后发现,当他们于旧石器时代的游牧文化中轮回时,每一世与每一世之间通常花了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的长时间。随着新石器时代——七千至五千年以前——农业和家畜的出现,当事人投胎的频率增加了。然而,每一世之间仍旧相隔了五百年左右。随着城市、贸易的兴起和更多可得的食物资源,灵魂投胎的计划表亦随着成长中的人口数而上扬。公元1000至1500年之间,当事人平均于两个世纪中投胎一次。公元1700年以后,变成每个世纪投胎一次。到了1900年代,在同一世纪里投胎一次以上成了相当普遍的情形。

有人反驳说,灵魂投胎的次数之所以随年代增加,是由于催眠状态下的人们较记得接近现世的前世记忆。就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说法或许正确,但是如果某一世的前世生活极其重要,不论任何年代,它都会被栩栩如生地牢记在脑海里。毫无疑问地,地球人口的大量增加造成灵魂更常来访的基本理由。受命来地球的灵魂库存有无可能因为人类的高度生产而负担过重呢?

我问当事人关于灵魂库存的问题,他们说我应该更要担心地球因为人口过剩而灭亡,而不是灵魂库存是否会耗尽。总会有新灵魂是以填补任何扩张的生物需求数目。如果我们的星球只是宇宙中众多生物存在的一个例子,那么灵魂的库存量想必是天文数字了。 我曾说过,灵魂可以自由选择何时、何地,以及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有些灵魂为了快速成长,待在灵界的时间比较短;其它灵魂则很不愿意离开。我们的向导在这方面竭尽所能地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好比在死后不久的辅导座谈会上,为了初来乍到的我们有所谓的面谈,而离开灵界前,灵界的咨询员自然也会安排面谈,以确定我们准备好重生了。接下来的案例是一个层级较低之灵魂的典型灵界场景。 ◎案例24◎

纽:你什么时候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得回地球了?

人:有个温柔的声音在我心中说:『你不觉得时候到了?』

纽:谁的声音?

人:我的指导者。当他们觉得我们再度准备好的时候——有些人必须被推一下。

纽:你觉得自己差不多准备好回地球了吗?

人:是的,我觉得是……我已经准备好了,但在这之前,我花了相当长的地球时间研修,有点令人受不了。

纽:你觉得将来接近轮回的末期时,还会去地球投胎吗?

人:(长时间停顿)啊……也许不会……除了地球之外还有别的世界……与地球人一起…… 纽:这是什么意思?

人:地球的人口将会减少……比较不那么拥挤……我不是很清楚。

纽:那么你觉得自己到时候会在哪里?

人:我感觉将来其它地方会有殖民地星球——我不是很清楚。

备注:与回溯前世相反的是预见来世,某些当事人能以不完全的景象看见未来的片刻。比方说,有人告诉我地球的人口将在二十二世纪末大量减少,部分原因来自败坏的土壤和大气层的改变。他们还看到人类住在怪模怪样的圆形建筑物里。对于未来的细节总是相当有限,我猜这是由于内建的健忘症受到业障的限制。我将在下一个案例对这方面提出更多说明。

纽:让我们回到你先前所说的,指导者会给灵魂一个推力离开灵界。你希望他们不那么做吗? 人:哦……我想留下来……但是指导者不让我们待在这里太久,否则我们就会习于常规。

纽:你可以坚持要留下来吗?

人:嗯……可以……指导者不会强迫你离开,因为他们真的很好。(笑)但是他们也很有办法……时机到了就会鼓励你去投胎。

纽:你认识过任何人因为某种原因,就是不来地球投胎吗?

人:有,我的朋友马克。他说他已经没什么可以贡献了。他很讨厌地球的生活,一点也不想回去。

纽:他已经轮回过很多次了吗?

人:没有,他不是很能适应。 纽:老师又能奈他如何呢?他被允许留在灵界吗?

人:(考虑)决定一旦下来,我们便选择去投胎。他们不会强迫你去做任何事。他们让马克看到身旁的人确实因他受益。

纽:发生了什么事在马克身上?

人:经过一些……思想灌输之后……马克暸解到他错估了自己的能力,最后还是来地球投胎了。

纽:思想灌输!这让我想到强制手段。

人:(因为我的评断而不悦)根本不是你所想的那样!马克因为气馁,需要更多的自信才能继续尝试。

备注:第四章的案例十告诉我们,在地球上吸收过多负面能量的灵魂会被「重新塑造」。案例二十二也提到一些受伤的灵魂需要修复。显然用在马克这类疲倦的灵魂身上,并不仅是基本的重新架构,还有更多极端的变通方法。 纽:如果向导不会强迫你,灵魂可以完全拒绝投胎吗?

人:(停顿)可以……我猜是可以一直留在灵界不必投胎,如果你实在恨透了的话。但是指导者告诉马克说,若是没有经过投眙,他的研修会更久。如果你没有直接的体验,失去的会更多。

纽:如果是相反的情形呢?也就是灵魂坚持要马上回地球,比如在夭折之后?

人:我也见过那种情形。那是冲动的反应,过一阵子就好了。指导者会让你看到,即使急着回去投胎成为新生婴儿,也无法改变你已经死亡的事实。除非你可以立刻在相同环境下重生为成人,情形自然又不同。每个人到后来都会了解自己必须休息和反省。 纽:告诉我你对期望重生的最后想法。

人:我觉得很兴奋。如果没有肉体的生命经验,我也无法获得满足感。

纽:当你准备好要投胎时,你会做些什么事?

人: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一旦灵魂决定再度投胎,下一步便是被引导到选择人生的地方。灵魂在决定新人生的外形之前,必须先考虑回地球的时间和地点。因此,我将环境的选择和最后身体的选择分为两章以利瞭解。

选择投胎的时间和地点,以及选择外形,其实并不是能完全分开的决定。然而,我们会先看自己适不适合某些环境在未来的时段。接下来,我们才会去注意住在这些地方的人们。我本来有点搞不懂这样的程序,直到我了解原来每个大时代的文化条件、历史事件和事件参与者对灵魂都有极大的影响。 我逐渐相信整个灵界在运作上并非一致不变。漫游的灵魂看到灵界的所有区域,就像是一片缥缈的许多场所,但是具备不同的功能。若是以图案来说明的话,专为新来的灵魂所举办的辅导座谈会,和将要启程而让灵魂选择人生的地方,便能以对照的方式呈现出来。两者皆攸关转换中灵魂的人生评估,其中也包括地球场景——不过却从这里开始,两者就不再相同了。辅导座谈会的空间据说是小而亲密的咨询区域,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让刚到的灵魂感到舒服,但是我们在这里的心态却有点自我防御的意味,因为我们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可以做得更好才对。此时,我们的向导会一直与我们直接互动。 另一方面,当我们进入选择人生的空间时,我们充满了希望、期许、和崇高的展望。在这里,灵魂其实是一个人独自评估新人生的选择,向导并未露面。据说这个令人紧张、剌激的地方,比灵界其它研修处都要大得多。案例二十二的当事人甚至认为它自成一个世界,并且具备超凡的能量可以转换时空,好让当事人可以好好地研究星球。 尽管灵魂对于灵界的一些地方难以描述,但是多数人都喜欢谈这个选择人生的地方,而且各人所描述的雷同处惊人。我听说它像个电影院,让灵魂看得到自己的未来,以及在不同场景中扮演不同角色的结果。离去前,灵魂将为自己选择一个剧本好比想象自己正式演出新人生之前的盛装彩排。为了更了解整个过程,我选了一位男性当事人作为例子。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灵魂如何得到协助而做出适当的决定。

◎案例25◎

纽:你决定要回地球后,发生了什么事?

人:嗯,当我和我的教练都同意时机到了,我传达出意念……

纽:继续。

人:我的念头被协调者接收。 纽:他们是谁?难道不是你的教练或向导处理投胎的安排吗?

人:不完全是,他只是告诉那些协调者,其实是那些协调者协助我们在环界预览所有人生的可能性。

纽:什么是环界?

人:就是我要去的地方。我们称它为命运之环。

纽:在灵界只有一个这样的地方吗?

人:(停顿)哦,我想应该有许多,但我没完全看到。

纽:好,数到三以后,让我们一起到环界。我一数完,你将会想起这次经验里的所有细节。准备好了吗?

人:好了。

纽:一、二、三!你的灵魂现在正朝选择人生的空间移动。解释一下你所看到的东西。 人:(长时间停顿)我……正飘向环界……它是圆形的……一个巨大泡泡……

纽:继续。你还能告诉我什么?

人:有……集中的能量……这光线好强。我被吸进去……经过隧道……这里比较暗。

纽:你怕吗?

人:嗯……不会,毕竟我来过这里。接下来会很有趣。我对即将发生的事感到很兴奋。

纽:好,当你飘向环界时,第一个印象是什么?

人:(声音低沉)我……有一点担心……但这能量让我放轻松。我感觉到关怀……关心……我不觉得孤独……我的教练也和我在一起。

纽:继续回报每一件事。你接着看到了什么?

人:环界被层层银幕围绕——我正看着它们。 纽:银幕是在墙上吗?

人:它们以墙面的方式呈现,但是没有任何东西是真正实体的……所有都是……有弹性的……这些银幕在我身旁弯曲……移动着……

纽:告诉我更多关于银幕的事。

人:它们是空白的……还没反射任何东西……像一片片玻璃闪闪发光……镜子。

纽:然后呢?

人:(紧张)我感觉到剎那间的寂静——一直都像这样——然后就像有人在看得到全景的电影院里,点了一下放映机的开关。所有的银幕跟着影像变得栩栩如生,彩色……动作……充满了声光效果。

纽:继续向我回报。你的灵魂在这些银幕的什么地方? 人:我在中心地带盘旋,看着围绕我的全景人生……地点……人们……(愉快)我知道这个城市!

纽:你看到什么?

人:纽约。

纽:你之前要求要看纽约吗?

人:我们谈过我会回到那里……(专注)天啊——它变了——更多的建筑物……还有车子……跟以前一样吵。

纽:我们等一下再回来讨论纽约。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你在环界做些什么事?

人:我将要用意念操作这个控制盘。

纽:那是什么?

人:银幕前方的一个扫描装置。我看到的是一团光和按钮,我好像是在飞机的驾驶舱里。

纽:你在灵界看到这些机械装置?

人: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我看到的就是这样,我也只能跟你说明我正在做什么。 纽:没关系,别想太多。只要告诉我你如何操作这个控制盘。

人:我用意念运作这个扫描仪,帮助这里的管理者改变银幕上的影像。

纽:哦,你是要操作放映机,就像在电影院里工作一样?

人:(笑)不是放映机,是扫描仪。不管怎样,它们并不是真的电影。我正在看纽约街头的生活。我的心灵和扫描仪连结,以便控制影像的移动。

纽:你觉不觉得这种装置跟计算机很像?

人:有一点……它是在一个追溯系统上运作……转换……

纽:转换什么?

人:我的指令……登记在控制盘上,所以我才能追踪行动。 纽:把你自己定位在控制盘上,成为操作员,同时继续向我报告每一件事。

人:(停顿)我假设自己在控制了。我看到……一系列景象中,线条跟着各式各样的点汇聚起来……我正在线条上穿越过时间,观看银幕上影像的改变。

纽:这些影像在你身边持续移动吗?

人:是的,然后当我要某个影像停下来时,那些线条上的点便亮了起来。

备注:关于会动的线条,之前我们在讨论灵界的其它区域时也提过,那是用来描述灵魂转换时的用语(例如:案例十四)。

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我正在扫描。这些停留点是人生的主要转折点,关系到重大的抉择……各种可能性……和事件,使得我们必须在时间点上考虑其它变通的选择。 纽:所以,这些线条是一连串时空事件的标示路径?

人:是的,环界掌握这些路径后传送给我。

纽:当你在看这些路径时,你会创造某些人生的场景吗?

人:哦,不会!我只是利用这些线条上的时间来掌控它们的动向。

纽:你还可以告诉我哪些关于这些线条的事?

人:能量的线条是……布有各色光点的道路,那些光点彷佛是指引我前后移动、或是停上的路标。

纽:好像你在切换录像带,可以选择开始放映、快速前进、停止、倒带的按键? 人:(笑)就是那样。

纽:好。你现在沿着轨迹移动,扫描影像,然后你决定停下来。告诉我你的下一步。

人:我暂停某个影像,好让自己进入。

纽:什么?你是说,你让自己成为银幕的一部分?

人:是的,现在我可以直接行动。

纽:以什么方式?你变成影像里的人?还是当人们到处移动时,你的灵魂在上空徘徊?

人:都有。我可以去体会一下和影像里的人过日子的感觉,或是从任何有利的位置看着他们。

纽:可是你人还在环界监督这一切,又如何能够离开控制盘,走进地球的某个场景呢?

人:我知道你可能无法暸解,但是一部分的我仍留在控制盘的位置,所以才能再开启某个影像,然后随时叫暂停。 纽:或许我懂了。你可以分隔你的能量,是吗?

人:是的。我可以把想法送回本尊。当然,在我进出银幕时,这里的监控者也会帮忙。

纽:所以基本上,当影像在移动的时候,你可以将时光往前推、倒带和暂停?

人:是的……在环界里。

纽:在环界以外的地方,时间在灵界里是并存的吗?还是持续前进的?

人:时间在这里是并存的,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看着它在地球上前进。

纽:我觉得当灵魂在命运之环的时候,似乎把时间当工具使用。

人:身为灵魂,我们的确会使用时间……主观地……事物与事件在周遭移动……成为时间的对象……但是对我们来说,时间是不变的。 纽:我觉得时间的奥妙在于将要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所以当你在未来的人生影像中来去自如的时候,才会看到自己的灵魂寄宿在人类的身体里。

人:(谜样的笑容)接触的时候,驻任的灵魂会被暂时搁置一下,很短的一下子。我们在时间上勘查人生的轨迹时,并不会打扰到人生的进展。

纽:那,当你在勘查人生的轨迹时,如果过去、现在和未来并不是完全分离的,在你已经看得见未来的情况下,为什么又要暂停某些影像而考虑其它的选择呢?

人:我想你并不了解环界的监控者使用时间的真正目的。人生仍然是有条件性的。时间之所以会持续前进,是为了要测试我们而创造出来的。某个影像的所有可能结果并不会呈现给我们看。生命的某些部分对我们来说仍是含糊不清的。 纽:所以,你无法看到人生每一件即将发生的事,在这个情况下,时间是被用来作为学习的催化剂?

人:是的,测试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且以事件的难度来测试我们的能力。环界设定各类试验以供选择。我们将在地球上试着解决它们。

纽:在环界,你可以看到地球以外的星球和那里的生活吗?

人:不能,因为我被设定在地球的时间轨道上。 纽:你说你可以从银幕跳越时空,听起来像一颗球!

人:(露齿笑)哦,那真刺激——当然啰——但是我们不能到处蹦蹦跳跳,因为得处理一些来世的重要决定。我将必须接受错误的选择所导致的后果……如果我人生过得不太好的话。

纽:我还是不懂你如何做出严重错误的选择,毕竟你实际经历过计划中的部分人生。

人:我对于生活环境的选择是有受到限制的。就像之前所说的,我或许看不到某段时光中某个场景的全部情形。由于他们不会给你看,因此所有身体的选择还是有风险的。

纽:如果一个人未来的命运并没有完全被预先注定,那为什么还要叫这地方为命运之环呢? 人:哦,的确有命运,可以吧!生命的轮回都在适当的位置上。只是有太多的可能性是朦胧不明的。

当我引导当事人来到这个选择人生的空间时,他们看到了过去、现在、未来的圆环——如同此案例提到的环界。环界的灵魂晓得自己就要离开此刻的灵界了,在这段观察期间,他们似乎于共鸣波上来回转动。时间的所有层面是以来来回回重现的方式,展现在他们眼前。由于并行的事实会相互重迭,也可视其为有形生命中的其它可能发展,特别是对较有经验的灵魂而言。

我不懂为什么当事人在这个无所不知的空间里,并不能完全看到未来。在我试图理出头绪后,我得到一个结论——灵界是为了保护每个灵魂的兴趣而设计出来的。大体上和我合作的人,都还是持续在轮回的年轻灵魂。他们可能看不清太深入未来的重大事件,因为看得越远,每个事件的可能变量便越会混淆他们的想象。虽然同样的道理也可印证在过去的时间上,但还是有一个例外——灵魂比较容易辨认自己的前世。这是因为单一的事实加上确定的行为已经被建立起来,也用来训练过这个灵魂,自然深深烙印于记忆中。 从第五章的案例十三,我们看到灵魂进入现世生活时如何被植入失忆的特性,好让前世的生活经验不会抑制到现世的自我探索。同样的道理也可用来解释灵魂对未来生命的审视。不知道为什么,多数人相信他们的人生是事先计划好的。当然,他们并没有错。虽然失忆确实防止他们完全意识到这计划,然而潜意识却掌握了灵界记忆里对每一生的概略蓝图。人生的选择提供灵魂一种时光机器,让他们瞧见到达主要路线的其它路径。尽管这些路径在我们身为灵魂时,并没有完全显现给我们看,我们还是会带一部分的地图来到地球。某个当事人说:「每当我不晓得人生要做什么而困惑时,我会静静坐下来,回想我已经做到的事,然后将它与我未来想要的发展做个比较,下一步该怎么走的答案就会从我内心蹦出来。」 接受摆在眼前的人生道路,视其为上帝的安排,并不表示把自己死锁在无可改变的宿命论上。如果每件事情都是预先注定好的话,我们的奋斗就不具任何意义或合理性了。一旦灾难降临,我们不该以听天由命的态度坐在那里,而不去藉临场的改变来改善情况。在我们的人生中,所有人都会经历改变的契机,其中涉及风险。这些突发事件可能来得不是时候,我们或许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但那就是挑战。轮回的目的就是自由意志的操练,如果没有这项能力,实际上我们只是无能的生物。

因此,命运不仅代表我们被无法控制的事件逮到,也表示我们有需要学习的人生课程和责任。我们行为的因果定律总是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此案例的当事人不想选到不适合自己的人生。但是不管人生发生了什么事,重要的是我们了解到喜悦与痛苦并不是来自上帝之类的圣灵、向导、或环界协调者的祝福或背叛。我们是自己命运的主宰。 在我总结案例二十五之际,读者或许会因为当事人来世在音乐上相当自我的目标而讶异。他想要成为受敬仰的音乐天才,其中当然不乏具有满足个人的因素,这点对于较高级灵魂而言比较不那么严重。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可以看出这个灵魂很想贡献一己之力。

纽:现在,我想多谈谈你所看到的纽约景象。来到环界之前,关于选择地球的地理环境方面,你曾获得任何准备课程吗? 人:哦,有一些。我和教练谈到我前世在纽约英年早逝的事。我想回这个纽约大镕炉学音乐。

纽:你也跟教练谈到其它的灵魂吗?比如你的朋友中,谁可能会和你一起投胎呢?

人:当然,那也是我们讨论的一部分。有些人开始勘查环境,从各方面来决定什么对新生活最好。我让大家知道我要在意外身亡的地点重新开始,我的教练和朋友们则提供他们的建议。

备注:当事人的前世是移民美国的俄国人。公元1898年,当他二十二岁的时候,死于纽约一场铁路工程意外。他于1937年重生于同一个城市。 纽:什么建议呢?

人:我们谈到我想成为古典钢琴家。我前世为了赚点闲钱弹过手风琴——你知道的,宴会、婚礼——那一类的事。

纽:这经验激发你对钢琴的兴趣?

人:是的。当我在纽约街头递送冰块的时候,我都会经过音乐厅。我的目标就是有一天能学音乐,并且在这个大城市扬名,可惜我还没真正开始便死了。

纽:当你最后拜访环界的时候,你看到自己是死于纽约的那名年轻男子吗?

人:(伤心)有……那我可以接受……就像某种人生状况。那是美好的一生——只不过太短暂。现在我要以更好的出发点回去,让自己以音乐闻名。

纽:你可以要求去地球的任何地方投胎吗? 人:嗯……那还满开放的。如果我们有特别的喜好,他们会以现有的选择机会作衡量。

纽:你是说,衡量哪些身体可以供你选择吗?

人:是的,在某些特定的地方。

纽:当你说你要在音乐上有更好的出发点时,我猜这是你想回纽约的另一个原因。

人:这城市将给我最好的机会去发展学弹琴的欲望。我要一个有很多音乐学校的大型城巿。

纽:像巴黎这样的城市有什么不好?

人:我并没有获得在巴黎的身体选择。

纽:我想要弄清楚你所说的选择部分。当你在环界预览人生的影像时,你主要看的是人物还是地点? 人:我们从地点开始。

纽:好,所以你现在正注视着纽约街道啰?

人:对,那真棒,因为我不只是用看的,我四处飘,闻闻餐厅里的食物……听车子的喇叭声……尾随人们走过第五大道的商店……再度去感受这个地方。

纽:在这一刻,你有实际进入走在这些街道上的人们心里吗?

人:不,还没有。

纽:你下一步怎么做?

人:我去其它的城市?

纽:哦,我以为你只能选择在纽约的身体。

人:我可没这样告诉你。我也可以选择去洛杉矶、布宜诺思艾利斯,或是奥斯陆。

纽:我将数到五,然后当我数到五的时候,你将扫描这些城巿,而我们仍然继续谈话……一……二……三……四……五!告诉我你正在做什么。 人:我正要去音乐厅和音乐学院,去看学生练习。

纽:当你飘在学生之间的时候,你只是大致观察环境吗?

人:我做得比那还多。我进入一些人的脑海中,看他们如何……诠释音乐。

纽:你是不是得去像环界那样特别的地方,才能检视人们的心思?

人:只有对过去和未来的事情,我才会那么做。若要和现在地球上的某个人联系,任何地点都可以(从灵界)。

纽:你可以描述一下你的灵魂如何联系人吗?

人:(停顿)就像……一道光画过一笔。

备注:灵魂很有办法在灵界和物质界之间传送和接收讯息,我们当中有许多人也亲身经历过。然而,这些短暂的连结很容易断线。灵魂与身体一生的连结更是困难,这将会在案例二十九中进一步说明。 纽:当你看着这些未来可能的人生时,地球上是公元的哪一年?

人:(犹豫)现在是……1956年,我看到的未来人生都还只是在青少年阶段。我查一下前后年代……不过要看环界允许我看多少。

纽:所以,环界让你有机会去实际成为这些——以地球时间来说——还没出生的人?

人:嗯啊,看我能不能适应,可以察看这些人的才能和父母——这一类的事。(坚定)我要纽约。

纽:你觉得自己已经仔细看过其它城巿的选择了吗? 人:(没耐心)是的,我看过了,但我不要那些。

纽:等一下。万一你喜欢的是在奥斯陆的那名音乐学生,可是却想住在纽约呢?

人:(笑)事实上,在洛杉矶的那个女孩很有前途,可是我还是要纽约。

纽:好吧,继续前进。当你就要结束在环界的阶段时,告诉我你所选的人生细节。

人:我将要去纽约成为音乐家。我仍试着从一两个人选中选出一个来,但我认为我会选(停下来笑)那个充满才能的小胖子。他没有我前一个身体那样的精力,可是我会有富裕双亲的优势,他们会鼓励我练习、练习、练习。

纽:金钱很重要吗?

人:我知道我听起来……贪心……自私……但我前世没有钱。如果我想要去表现音乐之美,带给自己和他人快乐,我需要适当的训练和支持我的父母,否则我会偏离人生目标……我了解我自己。

纽:如果你在环界没有看到任何你喜欢的选择,你可以要求更多的地方和人物吗?

人:那倒不必,至少对我而言。这些提供给我的已经足够了。

纽:让我说得更直接一点,如果你只能从环界给你的展示中选择其中一个生命,你怎么知道那些协调者不会给你动手脚?或许他们设计让你做出某个特定选择?

人:(停顿)想到我过去以来在环界的经验,我不这么认为。除非我们决定好了自己想要的人生类型,不然我们是不会去那里的,而我总有几个基于自己想法的有趣选择。 纽:好,当你在环界预览过所有生命的选择后,接着又发生了什么事?

人:监控者……进入我的心灵,看我是不是满意眼前的展示。

纽:他们一直都是同样的灵魂吗?

人:我觉得是……以我所能记得的。

纽:他们会给你压力吗?要你在离开环界之前做出决定?

人:一点也不会。在我下决定之前,我可以飘出去跟我的同伴谈一谈再回来。

当然,像环界这样的剧院,并不只有我们的星球可供浏览。我已经讨论过某些来地球的灵魂如何在其它世界投胎,也曾在第十章提到过,为了启蒙和短时间的消遣,灵界允许灵魂以实验方式来体验各式各样的形状和模式。然而,为了实际投胎到我们的宇宙或其它多次元的空间,当事人说在他们族群中心的附近,有一些像是时空隧道或是路径的东西。(稍后,案例二十九的当事人将会描述重生时经过其中一条的感觉。〕 人们说这些入口以一排巨大拱门做为通道的象征,类似大型火车站。有个女人如此形容说:「我们看到的这些入口,就像是较亮或较暗的空间。对我来说,较亮的通道为互动较多的生物界;较暗的区域则是低密度的心灵聚落,很多时候我将会是孤独的。」当我要她为后者举个例子时,她说:「在厄恩司世界,我们像棉花糖球似的在气波上移动,那里没有任何实体的东西。绕着彼此转就足以令人非常兴奋了。」另一个当事人在叙述进入较亮的入口时说:「有时在介于投胎为人的期间,我和族群里的灵魂会去洁司塔的火世界。我们在这个火山似的气氛下,可以体验成为火智能分子的实体和情绪上的刺激。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在地球上处于超过一百度的温度里了。」 一个灵魂的实体停泊处是很重要的。案例二十五的当事人说他所能选择的地点限于四个城市。灵魂预览新生活时所能看到的景象多寡,自然视个人情况而定。可供选择的人生也是精挑细选过的,这表示其它灵魂在我们到达环界之前,就代表我们积极地设定地点的景象。在环界协助灵魂的专员数目向来似乎不多。虽然多数人相信,他们年长的咨询会成员和个人向导都会介入,然而这些人的形象对当事人而言,都还是相当模糊的灵体。 在人类早期的历史中,当世界人口尚未发展时,当事人记得他们总出生在稀疏的人类聚落中。之后随着村落的形成,渐至发展为较大型的古文明中心,当事人说他们还是会回到相同的区域;然而特别是近四百年间,由于大量移民涌至新大陆,环界在地理环境的安排上再度分散开来。在这个人口过剩的世纪里,则有越来越多的灵魂选择住在曾去过的地方。 现今的这个趋势是否意味着灵魂为了种族因素而想回到相同的国家?其实,灵魂并不会基于种族或国籍因素来选择人生。这种离间人类的产物是在我们童年时期被教导出来的。灵魂的选择中,除了因为文化的熟悉度而产生的安适感外(不同于对人种的偏见),我们也必须考虑许多灵魂对沙漠、高山或海洋的喜好。灵魂也可能偏好郊区或都巿的生活。

灵魂之所以想回到相同的地理环境,会是因为他们想和前世的家人共度新生活吗?某些文化的传统里,比如美国原住民,灵魂的确会选择原本的家族血统。一个将死去的人被期待投胎到未出世的孙子身上。在我的案例中,我很少见到灵魂重复前世的家族遗传,因为这将妨碍其成长和机运。 有时我听到灵魂在不寻常的业障情况下,投胎到前世的亲属身体中。比如说,如果一对兄妹彼此相当亲近,当其中一个在年轻时意外死去后,死者的灵魂就可能想投胎到亲属的小孩身上,以便重建这段中断的生命连结,完成某项重要任务。

在我的经验里,常见的情况是出生没多久便死了的孩子,其灵魂会投胎至同一对父母的下一个孩子身上。这些都是灵魂事先计划好的,为了参与发生过悲剧的家庭生活。他们皆涉及如迷宫般复杂的业障课题。不久前我有个案例,当事人的前世才刚出生就死于生产过失。我问他说:「你的生命才几天大便结束了,这样的目的为何?」他回答:「这是为了我父母的学习,而不是为我自己,那也是为什么我选择以填补者的身分回到他们身边的原因。」灵魂若是因为没有时间,只能以短暂的生命回来帮助其它人,而不是为了自己投胎时,有人称之为「填补的生命」。此案例中,这对父母亲于前世曾经虐待他人的孩童致死。尽管他们在当事人的前世是一对恩爱的年轻夫妻,他们显然必须经历过渴求而来的孩子却还是离开了的那种伤痛才行。唯有经历过失去孩子的极度痛苦,才能让这些父母的灵魂更深刻地领悟到切断血脉的后果。案例二十七将会讨论这样的例子。 看未来的生命如何结束并不是灵魂的例行公事。如果灵魂选了一个早夭的生命,通常在环界便看到了。我发现,灵魂会自愿选择那些突然染上不治之症的身体,或是遭人杀害,或是因为某件灾难性事件与许多人忽然结束了生命。灵魂并不是因为善变的上帝一闪神,才会在错误的时间、地点卷入这些悲剧。每个灵魂参与所选择之事件皆有其动机。有个当事人告诉我,他身为美国印地安男孩的那一世,事先便计划好在七岁时结束。他说:「我在找一个短期经历人性的课程,而这个受虐、受饿的混血儿便已经足够了。」 另一个自愿接受恐怖任务的灵魂,更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她前世选择犹太人的女子身体(和另外三位也是灵魂族群的成员),于1941年从慕尼黑被带到纳粹的死亡集中营(Dachau)。这些人全被分派到同一个营房(也是事先安排的),在那里抚慰小孩并且帮助他们活下去。我的当事人于1943年死去,那年她十八岁。她勇敢地完成了使命。

尽管事件、种族、文化、地理位置经常最早出现于选择的过程中,然而它们并不是灵魂来世最重大的选择因素。除了其它的考虑因素,灵魂唯有决定了某个特别的身体,以及运用那个人类的脑袋究竟能学到什么后,才会真正去投眙。下一章将分析灵魂如何就各种生理和心理因素来选择身体。

-----------

世上真的有神、鬼吗?死后真的有天堂、地狱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定律真的存在吗?自杀会有什么后果?外星人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这一切究竟是谁创造的?


前言
第1章 死亡与离去
第2章 通往灵界之路
第3章 回乡(一) (二)
第4章 难民灵魂
第5章 辅导座谈会
第6章 过渡时期
第7章 安顿
第8章 我们的向导
第9章 初级灵魂
第10章 中级灵魂
第11章 高级灵魂(一) (二)
第12章 选择人生
第13章 选择新身体
第14章 准备起航
第15章 重生
结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dd4360100jtp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