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 Research 神魂超拔(羽化升天)


Copyright c 2002 L/L Research

译者声明: 这份资料来自于美国爱/光研究中心(L/L Research).

这篇译稿经过译者的主观筛选与改编.

有心人若渴望追求原汁原味100%的Q’uo演说, 请前往以下网址阅读

http://www.llresearch.org/transcripts/issues/2000/2000_0116.aspx

周日冥想

2000年一月16日

小组问题:

本周的问题是关于神魂超拔(rapture)的概念. Q’uo能否给予我们神魂超拔相关的资讯? 有些人说, 进入神魂超拔过程的人将无须经历死亡过程, 我们想问Q’uo对这点有何看法, 以及Q’uo觉得神魂超拔对于我们的灵性旅程有何价值?

(Carla传讯)

我们是你们知悉的Q’uo原则,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在造物主的服务中, 我们存在.

此时, 容我们感谢每一位加入这个寻求圈的实体.

我们觉察你们每一位热切地渴望寻求真理, 这是给我们的一个伟大祝福, 因为接收呼叫并同你们说话是我们此时的服务.

所以这类的会议允许我们去服务, 我们对这个机会至为感激. 一如往常, 我们请求每一位考量我们说的话, 保留在你心中响起真实铃声的部分, 将其他部分全部抛弃, 因为我们不想要成为任何人的绊脚石.

你们的小组问题是关于所谓的神魂超拔, 其他人曾称之为羽化升天(ascension), 如同我们经常碰到的状况, 我们发现必须从该问题倒退一些, 确立一个比较基础或基本的姿势.

我们要问你们每个人: “你今天想了什么? 什么东西盘据你的心智? 什么东西使你充满了希望或恐惧? 你今天关心什么?”

你们每个人都是具有独一无二特征的创造物, 同时你们每个人都是造物者.

那纯粹无扭曲的爱位于你们存有的真正核心之中; 它即是伟大的起初思维, 一切万物由祂创造, 同时 祂恒常地流动穿过所有的受造物.

那么, 你们每个人都是造物主的一部分, 同时你们也选择在幻象中显化一个人格躯壳与一具肉体; 显化的特性就是产生扭曲, 不可能没有扭曲, 因为扭曲即是空间与时间的真实特性.

你们内在有份渴慕去追寻绝对的纯度、绝对的真理、绝对的爱. 当你移动穿越许多经验、许多人生、许多密度、许多世界, 是那无扭曲的爱始终吸引你不断向前, 越来越靠近一切万有的源头与终点.

你们可以将自己视为造物主的一个扭曲(distorted)版本, 你们每个人以独特与迷人的方式扭曲, 在投胎之前, 你们已选择此生的天赋与限制, 特别是容易造成摩擦与产生触媒的人际关系, 你经验盛开、间断、失败等阶段, 提炼其中的精华. 在这个人生旅途中, 你们每位都有许多工具可兹取用, 然而, 总是独自使用.

其中一个工具叫做想像.

当你寻求真理, 当你寻求实相的本质, 你快速地移动进入深邃心智的未知水域; 深邃心智的思考方式与显意识心智不同, 对于显意识心智、知性心智来说, 逻辑工具是有用且有益的. 然而, 就灵性议题而言, 逻辑与推论通常不会使得图像更清晰, 甚至将其轮廓弄得更模糊.

那么, 当心智尝试思考灵性议题时, 它可以汲取神话的资源做为一种辅助.

当我们说神话系统, 我们意指的是整个宗教、哲学及宇宙学的范畴, 不管它们是所谓的[一般社会公认的]正统学说 或 非正统、古怪的学说.

不管这个世界怎么看待任何特定的神话、宗教、哲学系统, 那都无所谓.

重要的是何种思想结构可以吸引并唤醒一个人的内在渴望.

当一个神话系统深深地吸引该寻求者的注意力, 那么他就会知道这里是肥沃的土地, 他可以在这上头探究与沉思好一阵子.

只要这个特殊的愿景或思想持续吸引心与意, 那么这正是该寻求者需要去注视与思考的东西, 因为每一位寻求者受到吸引的思想结构将帮助他思考神性、奉献与服务. 此即是人心与深邃心智的特质, 它是一个无法以任何方式被预测的过程, 它是一个充满惊奇的过程.

你今天以心与意酝酿的思想过一段时间将会逐渐造成改变—我们在寻找一个恰当的字汇上有点困难.

我们将鹦鹉螺的图像显现给这个器皿看. 鹦鹉螺的外壳每年随着里头的生物成长, 逐渐形成一个美丽卷曲、恒常增广的号角. 思考灵性议题的过程也是如此, 将那些感觉与经验安置在人格躯壳中, 接着以螺旋的方式环绕移动, 于是你重复地触及相同的题材, 却每一次发现全新的思想途径.

所以 你看, 工作神话系统是一件极为有帮助的事. 有史以来, 受到启发的实体们尝试以自己独特有趣的方式去分享其愿景, 其中一幅图像即是神魂超拔或羽化升天.

以我们的浅见, 在你们星球上, 灵性进化主要是形而上的过程, 并非物理过程. 我们绝非暗示这颗星球此时没有面临分娩的困难, 确实, 你们的星球正在经历毕业典礼, 即将诞生一个新的纪元, 进入一个充满更多太一无限造物者之光的密度.

许多来源曾暗示如果有需要的话, 行星地球本身将改变其磁极性, 接着如同一只狗甩掉身上的跳蚤一般, 甩掉它上头所有的生物.

的确, 许多流浪者首先来到这个特殊的星球的原因为透过自身形塑太一造物者的无限爱与光, 然后投射进入地球平面, 创造一个光之网络以减轻与缓和地球现正体验的地壳苦痛(压力). 我们认为这个计画虽然没有完美地运作, 却达到足够的临界质量, 允许你们星球的苦痛分散为许多个小规模的灾难, 从而允许你们星球上大多数人继续享受这个幻象.

无论如何, 有另一种毕业典礼正在你们人群当中进行, 就我们的看法, 神魂超拔或羽化升天是一种描述方式, 描述我们曾提及的光之阶梯.

当一个人肉身死亡后, 该灵魂与高我一起回顾此生, 考量该学习过程的进展, 以及下次学习过程的焦点. 当这个回顾过程完成后, 该灵魂适应环境之后来到某种楼梯前, 从下到上的每一个阶梯代表越来越密集的光度. 在这个过程中, 人灵单纯地向上走, 直到他抵达一个顶点, 即在安定状态下能接收到最大光度.

这个顶点可能位于第三密度、或第四密度、或更高的密度.

与其说有一个裁判在测量人灵的成绩, 不如说这是一个单纯的事件, 每个人灵自己发现下一次展开学习的最佳位置.

现在, 我们转回神魂超拔的问题, 针对这个主题的着作几千年以来已令许多、许多寻求者着迷. 我们的看法是: 这类的着作采用一个创意与有益的方式去看待肉体的死亡. 在一个表面的世界中, 肉体的死亡即是一切的终点, 尘与土的起初与终末. 然而, 肉身内的人灵反抗死亡的限制, 它说: “一定还有更多, 我当然不会被武断的肉身耗尽所阻止.”

我们发觉你们渴望复杂的事物, 因此我们几乎不可能完整地涵盖这个主题.

我们的讯息一直朝向单纯化, 我们感觉你们每个人的心中都蕴含所有你需要知道的东西, 它被安全地隐藏在你的骨骼与肌肉组织之中. 对我们来说, 你是一个振动, 你是爱, 当我们凝视着你, 我们看见爱的反射.

对我们来说, 每个实体都早已上升. 对我们来说, 你的能量早已是完美的.

我们鼓励你们每个人以任何有益的方式寻求, 一如往常, 我们鼓励冥想.

单纯地点燃蜡烛, 坐在蜡烛旁边, 如果你持续地做这件事, 它将是一个改变生命的习惯.

最重要的, 我们鼓励你们相信你自己对的感觉, 因为一个激励你的东西或许不会激励他人, 但那没关系. 不管是什么东西感动你去思考你是谁, 你为何在这里 又要往哪里去, 我们都大大地赞同.

因为每一个实体都无可避免地、孤单地从事内在的寻求; 所以尽可能地给予彼此支持与理解; 或当有人询问你, 分享你诚实的情感与意见, 或只是单纯地对陌生人微笑, 或在从事日常劳务时与他人互动.

我们享受与你们这类的团体调和在一起, 看见你们所有渴望与希望的颜色, 你们的野心与恐惧;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 我们爱你, 我们认为你们每一位都是我们的朋友.

此时, 我们将转移这次的通讯权给Jim实体. 我们在感谢、爱与光中离开这个器皿, 我们是Q’uo群体.

(Jim传讯)

我是Q’uo, 再次地, 我们在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很荣幸提供自己去谈论你们任何的询问.

此时是否有一个询问?

P: 我有几个问题. 上瘾是我人生道路的一部分; 有些人说如果你不照他们的方式做事, 你就无法抵达目的地; 人间有各种的瘾头: 食物、金钱、购物、工作、性爱等等. 这些都是我们要克服的问题. 除非我克服上瘾的问题, 我无法去帮助任何人. 我相信神魂超拔, 我想要经历这个过程, 接着在适当时机回来帮助他人. 这是问题的第一部分.

我是Q’uo, 我们仔细地聆听你提供的东西, 我们没有发现一个清晰的询问. 能否请你重新发问?

P: 我是说世上有许多条道路, 每个人必须走自己的道路. 有些人不理解这点, 于是批判那些跟自己走不同路的实体. 这些人困扰着我, 因为我喜欢他们, 对他们敞开心胸, 同他们分享我的灵魂; 然后他们发现关于我的某些事, 令我受伤与沮丧, 但我感觉那些瘾头仍是我道路的一部分.

第二个问题是, 我在这本圣经上放了三个护身符要送给两个朋友, 我在想你能否为它们充能, 好让它们协助护身符未来的拥有者打开心轮?

我是Q’uo, 我们感激你提供给我们的问题. 我们至为高兴地将治疗的振动增添给这些护身符. 我们祝福每一个护身符并将爱与接纳的感觉授与这些物体; 如你先前所说, 那些严厉批评你的人们有点欠缺这种感觉.

我们同意每个实体的道路都是独特的; 不管这条路是否配备你所谓的上瘾都无关紧要, 因为每个实体都会以对他有意义的方式开创自己的旅途. 第三密度幻象的旅途全都笼罩在奥秘之中, 你们来自奥秘, 你们也将返回奥秘之中.

太一无限造物者超越所有的理解, 同时太一造物者满满地存在于每个实体之中, 虽然为了特定的目标与时段, 人们穿上伪装的外衣; 到了特定时间, 这件伪装的外衣将被丢弃, 每个实体终将再次返回太一造物者的完整领悟与经验之中; 因每个实体都是如此受造, 毫无例外.

我们觉察每个实体都有一些特质可能被自我与他人接受或排斥; 而这个幻象的伟大课程即是带着开放的心去爱, 无条件地去接纳...

[录音带翻面]

我是Q’uo, 再次回到这个器皿当中. 我们对于延迟与停顿感到抱歉, 那是为了让在场的各位重新加入这个寻求圈.

此时, 是否有其他的询问?

Carla: 我注意到最近家中的电脑很奇怪, 这个礼拜, 虽然我找到一个资料库却无法开启它; 我检视我的经验并未发现任何超心灵致意的元素. 这似乎只是一个人在工作期间经常会碰到的小故障; 但我想问你是否有任何洞见, 因为我真的想要以最佳状况来工作这本书*.

(*译注: 依照时间推算, 这本书应该是流浪者手册.)

我是Q’uo, 我觉察你的询问. 在这方面, 我们认为困难的起源单纯地属于软体里头的臭虫(bugs). 我们称许你在这方面的耐心. 因为从事你刚才提及的工作需要特定程度的温柔, 加上毅力的平衡, 它们将护送你度过任何困难.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我的姊妹?

Carla: 目前有两件事正在发生: 首先, 我极度地满足拥有更少东西. 第二, 我感受的喜悦与至福(bliss)来自于更少东西: 做杂务, 在花园清理杂草, 在厨房里煮菜, 就是做一些平常的事情. 这些小事似乎包含我能在这个世界找到的所有真理、美好、学识. 就你在第三密度的经验, 这是不是一个典型的进展, 那就是人间的至福并非来自越来越远的地方, 而是来自越来越近的地方?

我是Q’uo, 我觉察你的询问. 的确, 我们发现这陈述是真的, 不只适用于你们第三密度的幻象, 也适用于所有后继的幻象. 因为每个经验的真实财宝是位于经验者的心中. 对于那些对造物主敞开心胸的实体们, 完整与完美的太一造物者就在每一个片刻、每一个微小经验当中.

然后这满满的爱与合一浇灌进入当下, 直到此刻本身成为完整与完美的, 存有的真实财宝受到赏识.

我的姊妹, 是否还有其他的询问?

Carla: 没有, 非常感谢你.

我是Q’uo, 我们再次感谢你. 此时, 是否有其他的询问?

P: 我想要知道关于孟德柏集合(Mandelbrot Set*)的知识, 科学家最早在1981年发现这个集合. 我曾看过相关的影片与图像, 简直令我目瞪口呆. 它是一个无限的数学公式, 可以创造一连串的图像. 科学家似乎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 我感觉它就是每个人在寻找的统一场, 它是宇宙创生的方式, 一种蓝图. 你对于这个主题有何洞见, 这个公式对我们有何意义?

(*译注, 推荐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_GBwuYuOOs )

我是Q’uo, 兄弟, 我觉察你的询问. 在这个幻象中, 想要完整地解释孟德柏集合是不可能的, 容我们说, 这里头有太多东西超越理解.

但就你对这个现象的理解的要点而言, 我们同意这个公式不过是呈现太一造物之完美性的另一个范例, 对于首次窥见幻象边缘外的人而言, 这个完美性开始变得明显. 太一造物者在一次无限的行动中重制祂自己, 祂的大能在这类的数学表达中仅仅显露一点端倪.

还有远为壮丽的奇观存在着, 不只对能够理解的头脑开放, 也对敞开的心[沉浸在无所不在之太一的充分理解与接纳之中] 开放.

我的兄弟, 是否还有其他的询问?

P: 神魂超拔的事件是否即将发生?

我是Q’uo, 我们不想冒犯任何人的自由意志, 我们无法回答这个是非题.

此时, 是否还有其他的询问?

P: 没有了, 非常谢谢你.

我是Q’uo, 我们感谢你, 我的兄弟. 此时是否有最后一个询问?

Carla: 只是一时兴起, 我想问Q’uo原则中的Latwii部分在这些日子是否注视我们内在层面的任何特定颜色?

我是Q’uo, 姊妹, 我觉察你的询问. 社会记忆复合体Latwii正忙着研究通讯的各种品质, 位于你们光谱的蓝色范围. 在这个时候, 如同所有的地球人, 这个群体需要一个对该颜色的定义; 因为清晰的通讯可以消化许多催化剂[容我们这么说]. 这里需要很多以心传心的话语, 于是, 所有能量中心的开启与平衡可以协助打开心轮能量.

此时, 我们感谢每一位邀请我们加入寻求圈的朋友, 这是我们最大的荣耀. 我们提醒每一位: 我们乐于加入你的私人冥想, 我们不会讲话, 而是深化你的冥想, 允许心智更多的静默, 心轮更多的敞开.

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群体.

在这个时候, 我们将离开这个器皿与团体, 一如往常,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无以言喻的光中离开各位.

Adonai, 我的朋友, Adonai.


(V)2009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