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每个人的高我,from Q'uo

内容简介:


(1)每个第三密度的灵魂,皆有一个第六密度合一境界的高我、指导灵,他就是我们的真我,“未来”的我们;第六密度的高我,如何帮助第三密度的自我?


(2)每个人皆可以招唤自己的高我,来帮助我们进化,但是其中有风险,除非我们已经完成了适当的练习及准备,不然有时招唤来的,却会是负面目的的存有。


(3)修炼第六密度的“魔法人格”的脉轮冥想。


(4)第六密度高我、和 “上帝”对于第三密度存有的实质涵意。

小组问题:今晚的问题是“魔法人格 Magical Personality”,我们该如何去发展“魔法人格”?这么做对我们有什么价值?当我们著手发展“魔法人格”时,我们真正在发展的东西是什么?

(Carla 传讯)

Q’uo:我是Q’uo,在谈及“魔法人格”之前,我们必须先讲述一些基础性的理解:所有时间、空间、动作皆存在于一个同时性的片刻,这个片刻即是永恒、过去、未来;当感觉到过去、未来在时间长河中流动时,这都成为幻象中的一部份,但是给予你们强而有力的机会,有意识地寻找、并加速你们灵性成长的速度。

今天刚好是旧的十年尾声,也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将是新一年的开始,是否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同?未来会有什么转变吗?大体而言,不会的,因为你是相同的,你的本质在过去、现在、未来都是一样的,你在这个密度所做的各种选择,均来自你累世所捡取的偏好(biases)与极性。

当爱、和平、温和的偏好与内心的谦卑,成为你的安然与自信,或许你就可以放下时间与空间,成为一个有用、极具效能的催化剂之提供者,将催化剂给予那些想要学习爱之功课的实体们,可以简单地说:“魔法人格”是一个人能够聚焦在无限太一之上的创作,就某个角度而言,你可以认为“高我 Higher Self”是与你分离的,但正如你存在于去年,也将存在于明年与下一个十年,“我是 I AM”-你的核心正在学习爱、智慧、以及睿智的怜悯等功课,当它到达某种程度,并且没有显著扭曲时,它回过头向后穿越时间,给予你自己一份礼物。

在第六密度的中期,到了某一点将不再有任何极性,当灵魂到达这里,充满了合一、智慧与慈悲,于是该第六密度的自我,会在第三密度自我的内在、深邃心灵里,置放“魔法人格”,包含即将到来的偏好、已经实践的命运、及服务他人的美丽与精准,因此“魔法人格”或“高我”是自我中包含极性的最后痕迹,在你面对一个扎根在极性中的幻象世界,这个礼物是极其地有帮助的。

许多时候,当一个人面对无法以理性判断谜题,且没有符合逻辑的解答之时,源自合一(第六密度)将提供内心(heart)与智慧、提供心智(mind)与怜悯,并且让人领悟到怜悯不只属于心灵,还属于心智(头脑);智慧不只属于心智(头脑),还属于心灵。

我们传达的讯息十分简单,我们请求每个人怀著景仰与崇敬去爱造物者,如同吾人对自己父亲怀抱的感受,因为你们真的都是无限太一的儿女们,接近深邃的心灵,特别是“高我”,追求这个过程有一个最佳的途径,也是我们常说的:重复地、持续地进行每日冥想,但是无须过度,只要足以使一个人感觉与太一无限造物者同在。

一个人要如何使用“高我”,属于你的第六密度部分?首先你必须做的是:放掉你物质的实相,你是一个幻象中的幻象,神秘环绕著你,请将你的理性心智与深邃心灵调和,这是非常有益的,因为它给予你的感觉与偏好,更能表现出你的本质,远胜过你在这幻象中,不管花多少时间去思量这些题材。

接触“高我”有许多的方式,我们有一种简单且明了的方式:第一步是“接纳与宽恕”,处在这个幻象中的自我,你无须仰望“高我”,将它看作自我的一部分,除非你想要这么做,然而明了这个事实是有益的,“高我”与你都是超越时间的,都是完整的,并且为一体的,抵达“魔法人格”之前,一个人有许多事需要做,他必须创造适当的氛围,好比温柔的情人——理性心智,轻轻碰触他的爱人——深邃内心,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却绝对值得票价,一旦你能够接触第六密度的自我,你便可以拥有一个更为宽广的视野、更为清晰的瞭望点,去观看你这辈子的生命经验。

经过调频、祈祷与唱颂,一个人可以进入“高我”模式,但我们告诫各位不要停留在这个模式过久,当清晰度与专心程度开始涣散,则应该准备脱离该模式,你不可能在撷取自己“高我”的同时,而不逐渐减损你所接收的资讯品质(编案:从较低频密度,接收高频密度的资讯时,低频的实体会消耗较多的能量,导致能量耗损,以致资讯品质下降),正如这个器皿所言:穿戴好全副光之盔甲,接纳那似乎处于未来的自我,但的确是你自己,他是一个好的咨询师,引领你前往中心位置,去使用这深邃且可爱的内心资源。

说可爱,是因为对第六密度实体而言,去创造一个包括所有已经验过事物的思想形态,这过程是一个可观的努力、一个爱的劳动,“魔法人格”被放置在你内在的深处,它不在你的外面,也不在你的老师、学生或同事里面,“魔法人格”是自我的创作,一个被神秘覆盖的存有,它的整个经验是神秘的,在准备“魔法人格”发展的过程中,一个人首先要达成的是:完全且完整地检验良心,并不是要去评判你自己,毋宁说,你可以宽恕你自己,因为你已经宽恕所有其他人,不是吗?然而倘若你依然认为自己是没有价值的,这不会是一个有帮助的灵性观点,因为“魔法人格”奠基于一个事实上,在每个人内在的、亦是造物者之火花的,就是一个真实的自我。

所以为了展开“魔法人格”,一个人必须搜索内心情感与智力的偏见,这些东西在此时构成你之所是,这并不是为了批判的目的,而是为了掌握你此时的本质,或许你想要改变,或许你不想,但做为一个自我,接触你的自我亦是“魔法人格”的开端。

一个人每天的人格都会摇摆,它快乐、它忧伤、它活跃、它迟缓、它的生活是轻松的、是困难的…,所有这些东西都在这个幻象当中,一个人越是将注意力放在这个幻象中的困难上,他就越不可能去接触“魔法人格”的较深之内在,所以我们建议各位清理桌面,将桌子上小气的成见,任何不公平、刻薄、操控等饥渴都清理掉,不同的人准备的进度各有不同,然而每个人都可能打理自我,打开自我那扇特别且神圣之门。

我们建议各位开始一个源自于white magic(白魔法)传统的“魔法人格”冥想:“我渴望了解并专注在这第三密度的心智与胸襟上,让我得以运用我的深层心灵,去丰富、活络、达成服务的目的。”将你们自己视为一位蹒跚学步的孩子,一个年轻,却又如此地可爱与强壮的灵魂,但又像是一位容易受伤、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孩子,这就是“魔法人格”看待你们外在行为与思考的方式。

当一个人将意志与信心转向,开始冒险去寻找伟大智者的黄金,那么他可以逐渐看见自己内在的转变,首先一个人必须先接受“魔法人格”早已是他自己的人格,因为所有时间都是同时存在的;冥想“魔法人格”之前的最好准备工作,是依序观想每一个脉轮,从红色根部脉轮开始,接著谨慎地向上移动,调理各个能量,观想你的脉轮中心正在发光:橙色、黄色、绿色、蓝色、靛蓝色、紫罗兰色,然后感觉到光如溪流般,从头顶浇灌下来,此时你已经打开你的所有脉轮,你已经变得敏感,变得容易受伤,你准备好了要承担风险。

接著,藉由引荐大能来保护你的身体,例如这个器皿所做,调和顶轮的紫罗兰光与底部脉轮的红色光,以这股完全个人的能量来包覆自我,并表明自己之所是,在完成红色/紫罗兰光的身体保护罩之后,穿上一件非个人的、充满爱及无限的光之衣裳,那是造物主的保护;在冥想中,呼请指导灵或天使的临在是非常有益的,因为你所进行的工作,将使你容易受伤,自我必须先被整理好,先清理生命中苦难所带来的小改变,甚至清楚美好时光的欢笑,清理完毕后才能倾听到你们圣经中所称的“静默的微小声音”,那即是你的“魔法人格”。

呼请任何你想要找来保护你的对象是好的,这个过程并非一个幻象,至少它不比你是内在的一个幻象,这点更虚幻,举例来说,这个器皿祈请大天使— 拉斐尔、加百列、米迦勒、爱瑞儿,它们如同房间中屹立的四根梁柱,共同架起一个拱型的金色圆顶,因为这些爱的主角、大天使,是非常强而有力的,并将给予她自己充分的保护。

当你已经准备好冥想“魔法人格”,最好不要带有任何压力、思想、忧虑、与惊异,只是单纯地打开那扇门,邀请那已经学会平衡智慧与怜悯的存有进来,那存有是你将来会成为的自我,当一个人想要透过通讯,与另一个实体在意识中工作,做相同的准备是好的,因为大多数的通灵者,实际传导的是他们自己的“魔法人格”,他们自己的“高我”,他们自己的独特性;最后当整个过程结束时,一个人在心理许可下,必须退下光之衣裳,并移动返回幻象的能量场域,以及那挑战你去爱的幻象经验。

虽然表面上是很矛盾的,“魔法人格”确实扎根在最深的谦恭,与最强烈的自我价值感之中,如同一条丝线或缎带,它在你背后延伸,给予你每一个当下的资讯,那些想要长时间维持灵性“魔法人格”的人们可以工作观想,首先的观想是单纯的图形:正方形、圆圈、三角形等,一个人锻炼自己持守特定图形在意识中的方法,跟艺术家研究与运用技法是相同的,然而那些还不很清楚,却仿佛在表现“魔法人格”的人们有祸了!

当一个人尚未研读生命之树、卡巴拉等与“魔法人格”历史相关的知识,最好先满足于明了“魔法人格”在你里内休眠并等待绽放,当你打算呼叫它时,愿你在谦逊之中这么做,在祈请“魔法人格”时,总是要先保护自我脆弱的灵魂,虽然“高我”是你,但在这个幻象中,却看起来是另一个实体,对于那些尚未优异地清理自己的人们,他们可能接收到任何数目的灵体,声称是你的“魔法人格”,但其实是要逐渐减少你的正面极性者。

(Jim传讯)

发问者:Q’uo,我理解在较高密度,实体们开始形成“社会记忆复合体”,到了第六密度,这似乎是生活的一个方式,那么一个人的“高我”似乎是属于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所以从第三密度经验的观点,那是一个共享的东西,这是否说明我们来到这里形成团体,结合我们的寻求,于是我们分享彼此的“高我”?

Q’uo:我是Q’uo,这是一个至为有趣的询问,因为它面对的是造物的本质,那逐渐被有意识寻求的实体所发现的本质,你是一个探险家,前往荒野之中探险,并开始制作各种求生工具、建造避难所、获取食物等等,然后探险家开始发现这片荒野不再是外来的东西,它不只是熟悉的东西,它与自我亦是相同的。

当你穿越这次造物的八度音程,你现在栖息在第三密度,精练个体化意识,然后你使用那已定义的个体化意识,做为一种方法或是考验,藉以发现更多未知的东西,并将其转变成已知、熟悉、被辨识的自我;在你所履及的乡野里,与你一同旅行的兄弟姊妹们,向你揭露他们自己,并且以一种形成统合的方式有意识地去寻求,于是每一个人取得的资源,可以提供给全体使用,并且促进这发现的旅程。

所以你们聚集在一起,使用共享的资源,你们添加资讯、经验、回应与发现,所有这些东西与概念成为进一步的定义或精练,拓展小小的自我成为一个群体自我,确实正在蜕变为一个更大的自我,同时继续这个螺旋的过程,于是你寻求的目标,最终在一个扩展的品质中成为高我的一部分,在进化经验的某一点,你将不再只是寻求光而将成为光,你将不再只是寻求爱而将成为爱,你将不再只是寻求太一造物者,而将成为太一造物者,如此你的寻求重现了造物的本质-合一(unity)。

发问者:从寻求的观点,当我们凝视著合一,它对我们而言似乎尚未存在,然而在我们探险的旅途中走得越远,就越朝向合一发展,我们似乎将会越多地发现,那早已存在的东西,也就是我们早已有一个位于第六密度的“高我”,在那儿似乎已经准备好生命的所有阶段…那么我们是否还必须一阶一阶地向下走,直到离太一无限造物者最远的那点,然而再开始返回旅程?我不大理解为什么?

Q’uo:我是Q’uo,这件事端赖一个人以什么角度来看,不论一个实体向下行走,以为了向上移动,或者一个实体以向上的方式移动,前往那似乎是向下的地方;更精确地说,当太一造物者透过一个八度音程的造物,收割祂所有部份的经验,然后祂利用这些收获——也就是祂的每个部分的合一经验之精炼,再次地进入造物的伟大循环,编织出另一个宇宙,从第一密度浑沌的运动开始,接著从这表面上的浑沌,移动进入渐增的有意识觉察之螺旋循环,于是前次的造物之收获,可以成为此次造物的根基,允许进一步精炼造物者的经验与知识。

你们每一位,做为太一造物者的个别化部份,藉由特殊化(particularize)那同时性的东西,从永恒海洋的时间河流中拿取一小部分,仿佛在显微镜下观看那时间之流,注视著过去、现在、与未来,好让在造物之内的许多部份得以更强烈、更多采多姿、更精炼的方式,经验内在的合一——每一个实体在每一世选择那经验的微小片段,作为你的自由意志,于是那永恒之物获得放大并且特殊化,它便可以在此生中被仔细地检验,透过自由意志来工作它、精炼它、净化它,最终成为太一造物者之存在状态的一种表达。

你如同一位炼金术士,从山腰采集原生的矿石,透过分离的过程,萃取出黄金,这个过程的产物是如此明亮、耀眼、闪耀、与纯净,如果你没有选择,如此花费意识与努力在上头,则不可能有这样的产物。

发问者:当我们移动进入更大的了悟,发现自我在上帝(God)之中,然而我们现在需要学习发展“魔法人格”,这意味著发展位于第六密度的自我,但还不是上帝,为什么我们不直接祈请我们的上帝本性(Godness)?是否因为一次只能走一步?

Q’uo:我是Q’uo,如果我们正确地理解你所问的东西,我们会说这个上帝本性——造物主的品质,完好与充分地居住在里内,但它无法立即地、完整地给每一个实体取用,不管在进化旅程的任何一点皆是如此,这是为了使那旅程有更大的经验之位能,如果太一造物者的任一部分,已经充分达成实现太一造物者本质的程度,那么该旅程已经完成,最初希望透过自由意志面对催化剂,以达成进一步精练的机会,已经变得没有进行的意义,因为目标已经达成。

换言之造物的每个部分,由于仍然欠缺对自我本质的完整知识,这将提供太一造物者(存在于每个部分之中)及造物的每个部分,更多样化的机会,因为无知将置放在每个人意识中的罩纱内,这将神秘地吸引寻求者不断向前,如果所有罩纱都被移除,可以看清楚自我的本质,那就好比没有更多的未偿债务,也将没有更多的努力成果,容我们这么说。

1989/12/31
本文摘录自“爱 与光图书馆 选集五”p.43,

引用:

http://soultw.com/ufo/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4332&forum=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