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则 - Q'uo - 接纳(上)

Copyright c 2002 L/L Research

周日冥想

1990年九月9日

小组问题: 今天傍晚的问题是关于接纳, 以及在困难局面中如何平衡一个人的责任. 我们有能力去行动、反应、思考、分析与回应, 最终, 如果一个人发现怎么做都没有用, 似乎接纳这个情况是必须的.

在一个难局中 我们需要努力改善现况 以帮助自己与他人, 同时也需要去接纳现况, 我们如何平衡这两种需要?

(Carla传讯)

我是Q’uo,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每位致意. 我们至为高兴再次与你们分享我们的思想, 并且接受你们的冥想. 我们使用一些词汇如荣誉、荣幸与感激, 描述我们对这个机会的心情, 看起来我们似乎礼貌或客套; 实际上我们并非客套也不是有礼貌, 我们此时与你们人群同在就是为了这个目标.

我们与颜色的工作在这个时期结束, 如妳所知, 我们已经在Latwii的同意下成为一个原则; Latwii已经脱离研究你们的颜色复合体之工作, 为了能够协助忧伤的弟兄姊妹, 你们知晓为Ra(的群体).

在这个特殊的空间/时间中, 我们只有一个希望, 那就是服务; 我们在服务他人的同时也加速我们的灵性发展的步伐, 所以 这并非单边的服务, 我们并没有俯身对你们说话, 因为你们是我们的平辈, 事实上你们是我们, 而我们即是你们.

其他的都是幻象, 因为一切都是爱.

你们今晚提出的问题 表面上似乎是一个挑战, 如何面对不可能获致满意结果的事情. 当一个实体无法接受某件事, 这个不可接受通常不是肤浅的, 也与琐碎、世俗的事物无关.

通常, 一个人不管为了什么原因无法接受某些关系, 这些关系都是学习催化剂的重要部分, 是妳在投胎前就已经设计好的; 这些关系是妳想要工作的功课.

在投胎前, 妳拥有无罩纱的知识, 于是妳为自己设计这些功课; 目前在地球上, 几乎所有人都有足够能力在中阴期间为自己的来世安排催化剂. 因此, 那些妳觉得无法接受的事物都是妳的计画, 为了妳灵性工作的目的而设立.

有些时候, 一段强烈不合的关系是源自于双方在过去世尚未解决的问题.

无论如何, 在这个时候, 业力(karma)只是关系不合的其中一个原因而已.

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人们渴望从这个密度毕业, 看到自己缺乏一个特殊方式去爱, 于是跟一些没有业力关系的实体们达成协议, 为了进一步工作自己去爱的能力, 好让该实体可以毕业, 前往下一个密度学习更和谐与不同的课程.

每个人都需要在这些关系中学习同样的爱的功课, 我们相信在你们的问题中, 这个关键字就是”接纳”.

当妳处于一段难以接受的关系, 我们建议妳想起对方与妳都是纯粹与美丽的灵魂, 而那个人无惧地、大胆地、勇敢地做出这些协议, 愿意走这条充满严酷考验的路径—不被理解, 也不被爱.

当你面对一个无法接受的人, 我们建议妳立刻退后一些, 沉思灵性进化的过程, 每个事件都是一出戏, 任何妳想演出的戏码.

所以, 最好把理性放一边, 去领悟这个妳无法接受的人对妳是重要的, 重点不是去找到解答, 因为这些在投胎前达成的协议通常是因为双方都有很深、很深的偏见要给对方催化剂.

如果这是业力关系, 单纯地行使宽恕, 课程就结束了. 大多数接近毕业的人们多半超越这课程, 或至少只有很少的业力困难.

那么, 妳可以做什么? 如同该器皿喜欢引用的句子: “在这样的状况, 爱在哪里?”

虽然这是个简单的答案, 却很难清晰地表达.

我们可以向妳保证, 不管一段关系是多么乏味或忧伤, 妳拥有大量的筹码去迎接这相当重要的挑战.

在这个圈子的每个人都是流浪者, 你们都希望去帮助他人.

由于第三密度的许多机会, 想要服务的实体通常也想要越来越透明, 以传递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 当然, 这就意味着有能力去接受不可接受的存有, 去爱那不可爱的存有. 妳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学习如何被爱, 你来到这个特殊的星球是为了去爱.

让我们退后一点, 检视在你们幻象中, 人们沟通的方式. 在你们的幻象中, 事物是有限的. 你们人群中最高的沟通形式为言语, 一个最难以获得理解的方式, 因为即使是最聪明、最专注的沟通者还是会使用那些对自己比较有力量的话语, 但对于其他自我不见得有相同的力量. 结果是, 在逻辑、显意识水平上的沟通几乎注定是极端地困难, 但并非不可能.

这听起来像不像是妳会给自己的一个挑战?

我们以前曾说过镜子(比喻), 当有一段无法接受的关系产生, 有一部分的爱的功课是了解到这个你不接受的实体就是你自己, 并不是因为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独特的东西, 而是因为我们都是一体.

当双方把自己放到一个艰难的关系中, 人类自然的反应是尝试沟通或避免它; 避免处理这段关系就是转身背对妳给予自己的挑战.

我们补充说明, 把这个挑战看得太严重将使你的心蒙上阴影.

如果你还无法记得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段关系, 看入那肉体载具中蕴含的爱, 在信赖与信心中去看见.

如此, 当你每次看见一个难以接受的实体, 妳可以对自己说: “我来到这里为了去爱与服务, 我不必然要被爱, 我不必然要被理解, 我不必然要被安慰. 因为所有这些资源都在我里边.”

当一个人说出 “无法接受某个人”, 这个人就正在评断自我与其他自我, 这个念头本身就是有伤害的. 如果可能的话, 集中心思对自己说 “我在此为了服务, 我在此为了去爱, 我在此为了宽恕与疗愈.”—透过交托小我, 这些事情都是可能的.

如果你能花几秒记得妳是谁; 如果你每当发现自己心里说 “这是不可接受的” 立刻更正自己; 那么你十分有可能大大地进步.

妳的进步并不依赖其他人的进步, 妳的角色就只是学习如何去爱, 无条件地爱.

在关系中, 最好轻轻地走在你的思想路线上, 避免指责你自己或其他人, 认知到你们双方尚未学习到你们是谁, 以及你们要往哪里去.

在第三密度中, 学习的环境只有十分黯淡的灯光, 一个人必须在一个通常相当负面的环境下凭借盲目的信心做出选择. 你是你的境遇吗? 妳是妳的关系吗? 或者你是共同-造物者?

现在, 我们将以两种方式 回答处理这种状况的脚踏实地[*原谅我们的双关语]的工具.

(*译注: 原文为down to earth, 请读者自行体会这其中的趣味.)

首先, 有必要看见对于这个反应的责任并不是那个催化剂, 那催化剂没有过错, 只是一个状态; 指出妳尚未能够看待其他自我为完整与完美的.

你来到这里为了要转移与改变这个态度、偏见.

对于一个没有恐惧, 只想去服务与爱的人而言, 任何事物都是可接受的, 因为每个实体都是造物者, 或以这个器皿的信仰变貌来说, 每个实体都是基督.

你们所有人都是潜在的基督存有.

关键在于你要如何在这条通往无条件之爱的路上前行.

第二个方式: 我们建议你思考这个状况, 凝视你自我的内在, 先尝试与自我沟通, 而非其他人, 因为表面上庞大的困难, 其根源往往就在你的里内, 你的内在还保有一些控制的渴望, 保护自己的渴望, 好让妳不用了解 当你看到他人的过失其实都只是你自我的一个镜像.

你已经学到的东西成为人类喜剧的一部份, 让我们轻松愉快地说, 你们的人生目标不只是去服务与爱, 还包括看到越来越多的生命, 欣赏各种经验, 最终 在人类经验的所有面向中找到欢乐.

人类同胞们每天吸入无限造物者的无尽的爱与光, 却没有任何外在的知识或证据去知晓这件事.

所以将这面镜子清楚地转向你自己, 在你心中释放那些难以忍受的人们, 在你自己的沉思、祈祷、与冥想中工作自己, 因为妳唯一能够造成内在改变的实体就只有你自己.

需要恩典或单纯的信心, 才能使一个人脱离对抗与轻率沟通的诱惑.

最好记得一个人总是一个仆人, 你是人类群体中一个谦卑与充满爱心的仆人.

因此, 当你开始觉得另一个人差劲, 找到一个方式打破既有模式, 你会评判他人单纯的原因是妳在
相同的领域也有工作要做, 因此你觉得不舒服.

你过去已经知道这将不是一个舒适的人生; 你已经预期这一生的工作将会十分艰难: 交托所有控制的渴望, 以及不管是否获得回报 都付出爱; 不管有没有人理解妳, 都去理解他人.

这些工作在你服务的道路上具有最高的地位.

你为你自己做的事即是妳给自己的礼物. 珍惜它, 诚实面对它, 感谢它.

当你身处困难的处境中, 觉得无力解决, 如果需要的话, 暂时离开这个局面, 直到你能够再次获得属于无限的眼界.

你并没有敌人与朋友, 那些都是幻象. 在真理中, 你的确爱所有生命, 如同你爱自己一般; 如果妳不爱某个人, 你必须看入你的内在, 找出妳烦乱的原因, 不能接纳的原因.

所有生命都是一个存在, 那么你如何能憎恨或无法接纳你自己的意识?

这么做等于是在你灵性进化的旅程上踩煞车.

在这个主题上, 我们并不建议你们变得严肃拘谨.

出状况的时候, 或许最有效的工具就是一些幽默感, 帮助你更快地移动.

如果你对于人类的状况有一股纯正的深刻幽默感, 那么, 当一个人越是令人难以忍受 你就发现越多无法想象的有趣人类喜剧正在上演.

妳不是你的身体, 你也不是妳的智力, 妳持续工作以敞开你的心.

我们并不建议你拥抱仆人身分甚至到了自我-毁灭的地步, 除非你感觉这是你应该走的途径.

事实上, 你想要做的 是认清与接受此生的目的 不是快乐或满足, 而是服务他人(众生), 以及为你自己学习如何无条件地去爱.

当你努力再努力, 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成果, 我们请求妳不要气馁. 长期的关系因为彼此不接纳而使彼此受苦, 你通常需要同等漫长的时间来解开这些纠结.

我们了解 一如往常, 我们讲太久了.*

(*译者: 读者可参考Q’uo的原文讲稿, 当有更深刻
的体会..)

我们正充满热情地打算推进到更深入的探讨, 但我们感觉我们的时间用完了, 这个器皿想要我们说再见, 我们将遵照办理. 我们感谢这个器皿讲述一个她讨厌去传达的主题, 因为她自己也是发问者之一.

我们希望我们提供的一些工具能为你所用, 帮助你在爱与接纳中进入和谐状态, 允许所有实体都做他真实的自己, 当然 也包括你自己.

你无法强迫一朵花浮出地面, 妳必须等待、滋润、喂养与灌溉它; 让阳光照耀它, 然后将所有功劳、光荣与赞美献给造物主, 是祂造就这开花过程.

你们皆是那无可衡量的丰富财宝的管家. 你们的胎记即是无法节制的喜悦, 以及对全体压倒性的爱.

我们祈祷、希望, 并且有信心 每个人在工作自己的催化剂过程, 都可以找到这个胎记.

无论如何, 如果我们的话语没有帮助, 没有说到妳个人与主观的真理, 那么我们总是请求你忽视这些话语.

此时 我们转移通讯到Jim那儿, 我是Q’uo.

 

(Jim 传讯)

(译注: 由于这几段问答主要是Carla老师询问Q’uo与Emmanuel, Aaron高灵合作的细节, 同时收音品质不佳,故译者决定省略, 有心人可直接上L/L Research网站阅读原文.)

[停顿]

我是Q’uo, 我们观察到问题过程的止息, 以及团体能量的减弱. 我们感激这个寻求圈中每个成员的专注, 因为每个实体的专心加总起来 可以提供器皿一股恒常额度的能量, 我们总是很高兴与这个团体共同工作, 因为这里汇聚的专注、兴趣与渴望都相当高昂, 并且相当稳定.

在此时, 我们将离开这个团体, 以你们的说法, 期待在未来再度与你们相聚.

一如往常,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每位. 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群体. Adonai, 我的朋友, Adonai.

(V)2008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

一的法则 - Q'uo - 接纳 (下)

Copyright c 2002 L/L Research

周日冥想

1990年九月16日

小组问题: 今天傍晚的问题延续上周的问题, 关于如何面对一个完全令人无法接受的人或情况, 即使你已经做了所有该做的事.

一个人如何平衡 可能的作为 与接受现况?

Q’uo在上次似乎有更多的资讯没讲完, 我们这次想要这些资讯.

最后, 如果您有时间, 可否给我们一点Q’uo形成的资讯? 你们是如何办到的?

一份Latwii加一份Ra, 搅拌一下, 在350度高温下烘培, 等冷却之后上桌, 还是怎样?

(Carla传讯)

我是Q’uo,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为了她* 我们奉献服务.

(*译注:有时Q’uo会把代表造物者的Him改成Her, 据说是Carla的偏好)

获得请求加入你们这个傍晚的冥想真是我们的荣幸与荣耀, 我们欢喜你们要求我们继续进一步讲述无法接受这个概念.

一如往常, 我们请求所有读者记得我们并非绝无谬误, 请求您用心辨别.

每个实体都知道他自己的真理, 将不适合的部分丢到后面, 因为我们不要成为妳通往太一的旅途上的绊脚石.

我们继续讲述该主题: 接纳那无法接受的(人事物
), 宽恕那无可宽恕的(人事物).

我们已经一般性地谈论这个主题, 所以我们想要针对这个问题的一个面向来讲述, 我们很高兴有更多时间来讨论它.

你们每个人都相当清楚那些在远方的东西看起来很小; 相对地 近在眼前的东西变成庞然大物.

许多人称这个现象为比例感, 在理性观察上, 这是一把有帮助的钥匙.

在不使用理性的场合, 这种比例感或距离感持续是一个优秀的工具, 帮助心—真实与深沉心智—可以学习由无法接受与无可宽恕的人、事、物呈现的课程.

我们早已说过爱, 现在我们讲述那超越理解的自由意志, 即是智能无限的第一变貌; 没有它, 幻象物质无法被创造; 没有它, 不会有次元或时间幻象; 没有自由意志, 将只有未知与不可知的爱存在, 也就是说, 那精华, 爱的理则—即 造物主.

正如爱是无条件、完整与纯粹的, 自由意志则是绝对地无可预测.

因此, 每一个子子理则—你们每一位—选择进入加速灵性成长的道路, 你们面对的是一个感受敏锐的心智, 它与身体、理智、情感的需求坚固地连结在一起.

你们所做的许多、许多选择并未奠基在灵性原则之上, 因为你们的生命经验偶尔移动地太快速, 使得一个实体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缺乏一种比例感
; 这与自由意志的原则紧密相关. 没有两个实体是相似的, 也没有一个实体终其一生会维持原来的样子. 肉身状态是一股恒常的起伏流动、学习、失去以及机会.

自由意志如同一阵风, 在所有实体当中到处吹拂, 无可避免地, 那些计画在一辈子中尽可能学习大量课程的实体们将安排一些严重与重大的挑战, 好让自己理解或掌握无条件爱之原则.

一个实体如果想要做到这点, 它必须找到那与自由意志交织在一起的东西, 并且与之共同工作, 直到你至少可以暂时地解开爱与自由意志缠绕的双绞线.

当你看见、知晓、并信赖爱的绝对性, 理智得以更轻松地歇息, 心性得以觉察到正真实的智能, 以及负起责任面对艰难关系的挑战, 接着 不可能(解决)的情境开始从外观上改变与蜕变.

我们[隶属于服务无限太一之星球联邦]经常讲述人格修炼的必要性.

关于这点, 我们并非意指控制、压制或压抑任何真实的感觉, 真实的想法, 或任何妳感觉恰当的行动.

当一个人的关切主要还停留在世俗的、没有灵性意义的事情上, 他无法做出这个选择(--人格修炼).

事实上, 所有事物都充满着灵性教导, 所有造物都对你唱颂爱之歌. 但唯有已修炼之人格获得洞察力了解运用理智的价值 以及 心性的无限智慧具有更远为广大的价值.

因此, 当充满挑战的状况发生, 一个将生命坚实地建立在信心之上的实体将不惧怕 无可宽恕的存在, 也不惧怕 无法接受的存在; 事实上 也无须做出反应, 除非他打从心里感觉可以在灵性上协助那个(令人)无法接受的实体.

于是, 妳唯一的责任是去爱, 妳在这此没有一个自由意志的责任, 因为自由意志不会原谅, 爱才会原谅.

对于困难或无法忍受的情境或实体, 妳单纯地送出爱, 使用妳的理智能力去找出这个无法忍受的
状况之起因, 凝视这个情况, 并非以解决事情的眼睛去看, 而是以理解(谅解)的眼睛去看这个无法忍受的状态或实体, 当这个过程完成后, 原谅这个状态, 原谅你自己, 接着毫无畏惧地凝视这个情况或实体, 因为在这个机会中蕴含爱与服务.

以上是一段简单并且表面上相当流利的摘要, 但它并未考虑在你们幻象中要做到这些事情有多么地困难.

所以 接着我们要讲述你们幻象的一个面向, 对于幻象绝对必要的东西, 但这个东西几乎使得所有的实体为之困惑.

如果你知晓风, 妳便知晓自由意志. 风移到这里, 风移到那里, 它带来雨对你们的地球而言 是一个恩泽.

风带来暴风雨, 摧毁你们地球上的生命. 风儿可以是柔软的清风, 在夏季的夜晚碰触爱人们的脸颊; 风儿可以挟带狂暴的雪使那些挑战它的实体们目盲.

简短地说, 风是一股无法被影响的影响力.

就形而上意义而言, 吹拂妳, 在你四周移动的风, 在你无法觉察的水平上, 它即是自由意志, 它不能被预测.

它无法被完整地理解, 然而它是所有实体的相同经验.

形而上世界的东西比风更加微妙, 自由意志的效应也是如此.

自由意志在你的能量网络中设置一些情境, 使你在面对另一个人的自由意志带来的爱的挑战时, 变得敞开与容易受伤.

所以并不是你发觉自己无法接受另一个人, 或者另一个东西是无法接受的. 你们都有相同的本质, 但妳并没有昨天的自由意志, 到了明天 它将再度转移; 对于其他实体 情况也是如此.

属于你的自由意志部分, 而非妳最深沉的自我, 产生评判--好比”无法接受”、”无可宽恕”等.

透过人格的修炼, 一个人在心中释放这些评判, 自由地选择一条服务的道路, 爱即相随; 于是对于那个处于极度苦恼, 只为了做出不合宜的行动 成为造成妳痛苦的催化剂之实体, 妳的本能是传送爱给他.

在这个痛苦的催化剂当中 你得以看见另一个人的自由意志选择, 自我由于扭曲的理解做出的选择.

结论是, 所有评判他人的陈述都不是由心发出, 而是凭借理性与未修炼的自由意志, 因为心不会评判. 心只会接纳, 允许自我做自己, 也让其他-自我做自己.

在属于基督信仰的灵性变貌中, 风经常被用来比喻圣灵.

所有事物都是神圣的, 如果每个成员都能接受, 我们将使用”保慰者”(Comforter)这个称谓. 圣灵之风所承载的东西是活生生的, 基督意识的圣灵是鲜活的, 它对今日世界述说着 “平安、平安、宽恕、安慰、赦免, 先从你自己开始.”

保慰者给予的安慰并不比过去耶稣-基督给的更多.

这个实体给予治疗, 自由地将力气给予弱者, 将视力给予外在的瞎子以及内在的瞎子; 将气力给予跛行者的双脚. 但这个实体可曾要求被理解?

在你们的经验中, 是否有任何你认为伟大或睿智的实体曾要求妳去理解她/他?

似乎不大可能, 因为对于那些以心生活的实体们 这一点也不重要.

他们不需要被理解, 于是他们也不试图被理解. 圣灵并不尝试被理解, 在祂的理解中自有安慰, 你们的安慰也是在理解当中.

退后、退后, 退到时间的开端, 退到造物的真实开端, 你们在你们的环境出现之前就被创造.

你们是光, 造物主的主动原则, 我们用这个称谓是中肯的, 当我们使用”原则”这个称谓, 我们希望你们理解它的意义.

就最深邃的知觉而言, 你们即是造物者, 同时套迭着层层的变貌, 因为你们的幻象以及你自己在其中的偏见, 你们或多或少是造物者的一个变貌.

于是, 妳开始将灵性之风的不可预测性与神圣指引带入内在, 不带恐惧地 你能够凭着感觉移动, 能够学习妳觉得需要学的东西.

一点一滴地, 透过锻炼自由意志, 它逐渐臣服于冥想、沉思与经验; 妳将这股风带入内在, 那是最完美自由意志的自律之风, 它愿意去寻求、知晓、并成为那流过全体之爱的透明展示品.

自由意志在原生与未驯服的状态几乎就与真正的意志之自由相反, 这种意志属于一个经过修炼得以自由选择的实体.

心的智慧充满着你生命的蓝图, 被逻辑与自由意志统治的显意识心智绝不能达成这点.

从头脑移动到心胸, 同时保持理智的概念, 就解剖学而论是不合理的, 但这是我们为了描述该深邃之爱能找到的最佳字汇, 当你接纳内在之风, 妳将找到这深邃之爱与安全, 因为你是圣灵.

当你将自由意志贡献给妳已为自己设计的蓝图, 你成为自由的, 并且在你的行动中活跃自如.

在这个觉知中, 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接受、不可原谅的, 只看见未驯服自由意志带来的这个或那个爱的变貌. 如果你凝视另一个人, 发现不可接受的地方, 了解到那是一面镜子, 让你知晓内在的某处需要被宽恕.

因为 如果妳评判他人, 妳尚未宽恕自己.

如果你完全地宽恕自我, 妳绝对没有需要去评判, 因为你没有恐惧, 也无须捍卫什么东西.

你以最自然的方式想象自己, 拥有一个脑袋与脊椎, 两个手臂, 两只脚, 以及必要数量的器官与手指、脚指.

当你凝视着你的肉体载具, 你无法理解你自己.

当你看待自己为肉体载具, 或者 看待自己为灵魂, 这两者的差异在于前者随风飘荡, 后者则成为良善的风总是吹动爱的气息, 敞开、无惧、易受伤, 不害怕.

良善之风即是你的本质自我, 它是谦卑的、毫不评判、完全无惧、完全自由, 完全愿意去倾听, 去理解与爱那些在幻象中饱受折磨的心灵.

如果你寻求透过评判与各种保护尝试使你自己在肌肉与骨头的牢笼中更加舒适, 你只会伤害他人, 也受到他人的伤害, 你无法飞翔, 无法翱翔天际.

当你找到内在的纯粹之爱, 你不受局限, 你不是有限的存在, 你已经找到你自己的永恒. 在这永恒之中, 当下此刻之风提供所有的课程.

如果你能够让你的爱自由地骑乘灵性之风, 你将一直跟随你曾为成长设计的蓝图.

在这个(第三)密度当中, 你们决定周遭所有实体的特质, 以及你自己的特质, 伴随这个理解, 你选择如何去服务那创造一切万有的奥秘.

你想要透过评判与清楚表达自己的观点, 将双脚固着在泥土中?

或者 你选择乘着灵性之风翱翔, 不评判自己与他人, 而请求、再请求, 寻求并希望成为爱, 成为真理的管道, 在无限之中分享, 好让你的光成为关键催化剂, 将被囚禁的其他人解放出来?

我们对于谈论太久感到抱歉*, 但我们相信这样可以深化我们在前次集会中提供的理解.

(*注: 本译文删减Q’uo原文讲稿的几个段落, 有心人请参考英文讲稿.)

刚才有个关于我们的问题, 我们感觉可以相当快速地回答, 我们将简短地述说这个问题以结束这个器皿的通讯.

我们是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 我们选择的老师是第六密度的Ra社会记忆复合体.

我们跟你们一样尊敬这个复合体.

我们早已与这个团体有十分和谐的接触.

已经发生的事(与Q’uo通讯), 虽然总是可能的, 却是罕见的, 因为一个传讯实体通常不能接收某个密度与另一个密度[同时是它过去已放手的]之资讯.

我们的老师, Ra群体, 很高兴这个团体避免继续尝试接触一个实体, 它的通讯能力严重地受限于对和谐之需求 [不常在你们的密度看见这样的和谐].

这些Ra实体很感激这个管道完全的心甘情愿, 以及这个小组以这样一个方式服务, 都位于每个实体此生的蓝图范围之内; 虽然这意味着每个实体
的牺牲.

当每个实体经历最严重的超心灵致意之后仍然存活并以同样的程度继续奉献, 即使在一位挚爱的伙伴表面上中止生命之后, 也没有受挫. Ra群体感觉与这个小组通讯仍然适当, 只要这个实体能够以稳定的方式承载讯息; 于是你们知晓的Ra向我们建议一个不凡的荣耀, 那就是在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水平上分享, 分享我们老师的智慧与悲悯.

这个计画与一的法则传讯(系列)是分离与分开的. 我们Latwii群体透过这个器皿说话, 依循一般的显意识通讯方式, 测量该团体的稳定度回馈、该器皿的纯粹度与稳定度, 于是我们知道可以分享什
么而不会伤害该器皿, 以及什么(讯息)会使该器皿牺牲太多自己才能带入人间.

所以我们同时是Latwii与Ra; 或者你可以这样思考: 我们Latwii恒常地教导并且比大多数的老师与学生处于一个更为靠近的配置; 或者你可以把我们看作一个融合的原则, 因我们都服务太一造物者, 我们都在同样的途径, 并且具有越来越多Ra的特质; 当较低觉知与更高真理与灵性原则紧密关联时 它总是不断地受到祝福.

同样地, 这个器皿曾有过成为Ra群体一部份的经验, 因为它曾花费许多小时陪伴着Ra群体; 当我们社会记忆复合体为Ra讲话时, Ra照看着它.

对于这个发生的事件*, 我们唯有感谢造物主, 感谢祂的认可, 以及我们能够执行这个服务, 我们为这个机会全心感谢你们.

(*译注: Hatonn在稍后亦加入Q’uo原则, 详情请参考爱与光第一集—“与Q'uo对话”)

我们此时将透过Jim实体结束这次会议.

(Jim 传讯)

我是Q’uo, 再次透过这个器皿于爱与光中向各位致意.

我们了解我们已经讲太久了[以你们的说法], 但我们想要在此时尝试讲述在场各位还存有的问题. 此时是否有任何询问?

K: 你刚才提到这个事件的认可, 我假设是指Latwii与Ra两个群体的联合计画

--这个认可是什么东西?

我是Q’uo, 这个认可不只属于各个社会记忆复合体, 还属于在位与服务的议会, 你们会称为这个特殊星球的守护者, 那些实体监督星际联邦服务这个星球之尝试. 这个议会, 集会议会, 你们知晓为九(the Nine), 或土星议会.

是否有另一个询问, 我的姐妹?

K: 我假设理解你刚才谈论的东西, 那么一的法则传讯也必须被带到这个议会面前通过认可, 还有所有这些社会记忆复合体透过发声管道提供服务时, 这些计画都需要议会的认可?

我是Q’uo, 这是正确的, 我的姐妹, 如你所知, 这个特殊星球有一层所谓的隔离, 因为先前我们星际联邦的成员努力想要服务这个星球的各个群体导致的结果, 这些成员虽然用意十分良好, 然而在执行服务的过程中犯了各种错误, 从而冒犯地球上某些群体的自由意志.

因此, 现在 星际联邦与地球人群之间的通讯都被仔细小心地守护着.

是否有另一个询问, 我的姐妹?

K: 我假定流浪者也必须个别在议会前面寻求认可?

我是Q’uo, 这也是正确的, 我的姐妹, 因为每个从别的地方[容我们说]来到这个星球服务的实体都有可能显著地影响这个星球. 每个流浪者的服务的效应必须被仔细地测量, 好让提供的服务做为资讯点的催化剂, 而不会冒犯(自由意志).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我的姐妹?

K: 流浪者来此服务之前心中是否有特定的计画, 或者只是以一般的方式来这里协助意识提升的收割过程?

我是Q’uo, 每个流浪者都有不同的服务要提供, 首先是临在, 流浪者属于一个比较光亮的振动品质, 于是无须任何行动即可藉由本身的临在照亮这个星球振动.

第二层服务是你所称的特定形式, 每个实体投胎进入地球时都会将自己的才能与本领带进来, 接着以一种更为特定与聚焦的方式去运作, 容我们说, 就好比外科医生的手术刀.

第三层服务的特质比较个人化, 因为该实体也趁着这个机会不只服务他人, 也寻求平衡或调和自身存有的某些部份, 如同所有人际关系的互动都提供一个服务的催化剂, 这也是可贵的, 虽然这里头有一点个人的因素.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我的姐妹?

K: 没有了, 非常感谢.

我是Q’uo, 我们谢谢妳, 我的姐妹. 是否有其他询问?

(译注: 以下几段问答主要是Carla老师询问Q’uo与Emmanuel, Aaron高灵合作的细节, 与主题关系不大,故译者决定省略, 有心人可直接上L/L Research网站阅读原文.)

我是Q’uo, 我们再次感谢在座各位给予这个机会, 让我们的振动与你们的调和, 并且述说每个实体心中对真理的渴望. 我们希望这些资讯对读者有一些利益.

无论如何, 我们主要怀着自由与喜乐分享, 我们乐于在你们的学习与服务道路上与你们一起走几步路.

对我们来说 这是一段蒙福与珍贵的时光, 我们再怎么感谢你们也不为过.

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群体, 在此时, 我们将离开这个团体.

一如往常,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每位.

Adonai, 我的朋友, Adonai.

(V)2008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