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则 - Q'uo - 流浪者的难题

Copyright c 2002 L/L Research

周日冥想

1987年十一月15日


小组问题: 关于流浪者(wanderers)在第三密度幻象中经常遭遇的困难, 流浪者必须走过遗忘的过程, 获得某种对过去存在的记忆以及 忆起此生的目标; 然而还可能遭遇如何完成它的问题等等.

(Carla 传讯)

我是Q’uo,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今晚与你们同在是我们很大的恩典. 我们特别想要向那些新来的人们致意. 我们祝福并问候在场的每一位.

你们请求我们讲述身为流浪者的主题.

或许我们应该先声明, 大部分的人类并不是从这个星球的第二密度中进化而来, 而是以第三密度的形态漂泊到地球, 所以在大部分的人类当中, 内心仍有一个原型或种族记忆, 记得自己从另一个星球、另一个境遇来到这里完成第三密度的经验.

说完这个前提后, 我们首先公开承认我们对于一些流浪者的怜悯, 他们感觉自己是身处异地的陌生人, 感受深沉的酸楚与寂寞.

感觉到不在家乡的剧痛, 这不是怯懦的事情.

想要处在家乡的气候与友善的脸孔之中, 这不是怯懦的行动.

然而我们讲话的对象, 不只单单想要接受(他人)同情他们的困境, 还想要学习更多如何庆祝挑战以及为前方的时间欢喜的方法.

你们每一位在过去都有过实地协助贫困人们的经验, 在这个经验中, 双方都在学习, 双方都在教导. 有过这样经验的人通常会感觉这样的差事虽然很艰难, 却是值得去做的. 然而, 这样的时期是十分强烈的, 对于一个流浪者而言, 整个人生都是这种经验.

有些人享受你们文化各式各样的器具与玩具, 舒适地处在沉睡与分心的状态; 相较起来, 你们在每个片刻更敏锐地感觉生命.

流浪者有更多的时候觉察到平静意识水面下湍急的能量, 将理想分解成道德, 再将道德分解成状况.

但是, 我的孩子们, 你们来到这里, 欢喜地接受服务造物者的挑战, 而优雅地移动穿越这令人苦恼的幻象之钥匙是信赖.

信赖那更大的自我, 因为在投胎之前, 你已选择处在这幻象之中的方式, 你创造一个地方, 在其中你感觉可以提供爱给周遭的环境; 你已遇见的人们, 你将遇见的人们, 这些组合将触发新的开始, 你在此生已经储备了许多财宝, 好让你在这一生可以挖掘.

进一步说, 你在面纱的另一边携带的意识的频率与更完整的爱共振, 这是由于你在此生之前的经验使然. 因此, 你的无意识自我具有不凡的丰富资源.

所以流浪者有义务特别留心于每日的冥想, 找出你的真我, 它在显意识思维之门的背后等着你, 在你存有的无意识之中, 为爱而生的直觉与热情从那儿冒出.

而这真我即是你要给予这个需要协助的星球的礼物.

对于一个卑微的人而言, 很难去感知每一个意识都是一份礼物.

有许多时候, 套用器皿的辞汇, 你感觉比较像是使用前而非使用后的状态*.

虽然我们不想干涉你的自由意志, 我们可以说一般通则是极少人在这个幻象中能察觉到什么时候是他们服务太一无限造物者的最佳工作状态.

你将发现每一次当你尝试评估你的服务, 你就停止了那服务的流动.

我们并不是说检验一个人的行动是不好的, 而是说不评判自我是个很好的主意.

(*译注: 原文为before picture, after picture; 最明显的例子是减肥广告, 平行贴出使用减肥药之前与之后的照片.)

流浪者在无意识层级中拥有更广大的经验宝藏, 可以带到这个幻象的生活戏剧之中. 不管你带什么礼物来到这个人世间, 你必须使它在这个环境中兴盛.

有些流浪者或许拥有比较少的爱与光, 而那些还没法承载第四密度光芒的人们可能拥有更少的爱与光.

但在爱的流通系统中, 你拥有多少无关紧要, 而是在乎你的意向, 你是否想要增强无限之爱的流动, 方法是恒常地觉察你与无限太一的接触(沟通).

如这个器皿先前曾说过的, 我们也声明流浪者的工作是以完全地敞开的方式跟所有接触的人们交流爱. 所有其他活动都是这个服务的衍生产物; 因为一个生命除了想要服务 又为何四处漂泊?

一个服务可能是以十分卑微的方式完成, 然而如果你以纯净的心意服务一个实体 那就仿佛你完整地服务这个星球.

无条件地去爱另一个人, 跟组织新的社会机构或创造某个提升意识的计画相比, 似乎后者比较伟大, 你们显意识的心智有些难以接受这两种服务是同等的.

我们可以说那些选择比较公开与戏剧性生活的流浪者 其孤独的程度与知名度成正比. 对于流浪者而言, 默默无名是一个伟大的祝福.

我们请求你把自己想成是种子, 一切万有是造物者, 你们都是造物者, 你们是爱.

你们在爱中讲话、行动与移动; 你在所有遇见的人事物上看见爱.

爱的扭曲有许多形式, 于是爱经常以负面的形式呈现, 然而所有种子都在这条路上, 有的落在路径的两侧, 有的睡在路边, 或跑到路径的邻近区域.

(无论如何)种子不可能真的消失. 你们都是造物者面容之中很年轻的表现.

跟第一次穿越第三密度的实体相比, 流浪者发觉做出服务他人的选择比较容易,它似乎是比较明显的道路.

因此, 既然你已经做过选择, 直觉地 你处于哥哥的位置. 现在, 那些身在地球第三密度中的实体们处于浪子(弟弟)的位置. 我们意指圣经中的寓言故事*, 耶稣师傅描写这个浪子, 一个离家出走, 拿走父亲部份财产的小儿子, 他漫无边际地玩耍, 直到每一分钱都花光, 挫败到最低下的地步. 而他的哥哥从未离开父亲身边. 多年以后, 哥哥凝视着浪荡的弟弟, 他疲倦蹒跚地走回家, 只希望成为父亲家中的一个奴隶, 并且乐于有这个机会.

他终于做出选择, 回到他远离的正面性之中.

于是父亲喜悦开心地祝福这个浪子, 并为他举行盛宴. 但哥哥呢?

(*译注: 关于这个寓言的全貌, 请参考路加福音15:11)

你们这些流浪者, 你们当然能够感到那苦境.

浪子的哥哥说: “父亲, 你从未给我办派对, 你从未为我兴奋焦急.”

父亲转身说: “但我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容我们敦促每位流浪者在意识中进行浪子旅程, 不是以行动表现, 而是让心智空白, 如同一个干净的书写板, 从头开始做那个选择, 一路穿越冥想、沉思、祈祷

, 最后是感恩. 因为除非你允许自己 经验离家、诱惑、失败, 丧失所有资产与特权(的过程), 你将不会感觉到你已经回到爱的天家.

你看, 灵性上而言, 有一点对流浪者是致命的, 就是特别强调自己的处境, 期待或预料自己与造物主更加亲近, 或觉得自己更为觉察造物主的意志.

的确, 你们必须更努力工作, 因为你们只有在想象空间中是浪子, 你几乎不可能去否认你与造物主之间的连结.

缩小你的焦点, 我的孩子们, 当你感到迷惑, 当这个幻象的苦差事沉重地压在你的肩膀上, 记得你是来这里工作的, 你来到这里为了承受这个负担, 一个沉重的负担, 然而不会错过你的负重极限. 你将自己装入一个很必须、很有用的肉体载具, 它有效地将你与同伴之间的觉知隔绝. 不过你并不孤单, 有无形的力量与你同在, 那些你需要遇到的人 你将遇见. 那些已需要觉察的思想 将会来到你面前. 确实, 一旦你与高我之间建立信赖(关系), 你只需要做眼前的事, 一刻接着一刻, 一天接着一天. 在每日的尽头, 回顾这一天, 看见一个微笑、一句话、一个碰触, [或诚心地忠于]一个理想是如何照亮其他人的道路.

我们多么希望能将你带入我们的振动网络, 如此你可以有片刻感觉不受肉体阻碍的爱, 然而 我们不能这么做. 不过, 你可以透过冥想, 发现自己站在圣地之上, 与无限造物者手牵手, 心连心.

我的孩子们, 造物主是一股具有惊人强度的爱.

想象力滔滔不绝地描写造物的无限性, 然而这股爱建造、创造、供能, 并活化

一切万有, 却只用到无限能量的一小部份.

这股爱正于你的内在苏醒, 那是

共同造物者对造物主之爱,

孩子对父亲之爱,

起初对那尽头与源头之爱

将你自己集中在爱与悲悯之上, 尝试成为无害、用意良好的人,

最重要的是, 彼此相爱.

当你认为自己失败了, 如果妳想要, 可以悲伤, 但不要太久; 因为在灵性层面中 意向会被记录, 幻象中的行动相对而言是附带的枝节.

我们请求你们滋养自己与造物主之间的关系, 调频、锻炼、与强化你与太一[它是一切]交流过程中感到的喜悦与爱.

练习归向造物主可以将每个实体带到他当时可能达到的最高水平.

我们每个实体仍然有课程要学习, 不管在什么水平, 我们问题的答案源头都是

无限造物者, 祂就在意识的每一个部分之中.

更深更深地信赖你自己.

对你的无意识求爱, 就好比追求少女的恋人一般: 温和地、钟爱地, 轻抚地对待.

并且尊重那些你在梦境、异像与直觉中接收到的东西.

愿你们与无限智能的交流越来越美妙, 愿你们信赖每个早晨、中午、与黄昏, 每个时段都足以让你行使较高自我的意志, 那个更为靠近一切万有的父亲与母亲的自我.

你们每位都将从内在闪耀, 愿你们也照跃自己, 愿你们热爱并尊重你内在的造物者, 以我们卑微的意见, 不管是流浪者或原住民, 这些事情都是一样的.

这个器皿通知我们, 我们又开始多话了, 我们感到抱歉. 能与这么接纳我们的团体分享思维是一份很大的喜悦. 因为你们如此接纳, 我们特别要提醒各位, 我们不是全无错误的, 我们只是你们的兄弟姐妹, 比你们多走一段路, 知道沿路的地形, 知道哪里有坑洞, 哪里可能发生山崩, 于是我们在思想中来到你们[我们同类的流浪者]当中.

我们但愿我们可以拿走你路上的每一块大石头, 填补每一个危险的坑洞, 好让你可以笔直地行走在寻求的道路上.

嗳呀, 我们却必须看着你们辛苦地走上坡, 不时跌倒, 感到疲惫与绝望.

然而 我们与许多其他实体都与你同在, 只要你请求保慰者(Comforter)的协助, 你立刻可以收到帮助. 有些人称呼这些实体为指导灵, 或圣灵. 不管叫什么名字, 它们的功能都是滋养. 对于一个流浪者而言, 这点有时候极为重要.

流浪者啊, 在你的苦痛挣扎中, 你将安慰许多人;

在你的孤独中, 你将分享爱,

而每一滴眼泪, 每一个酸楚, 每一个痛苦[如果你尊重这些感觉]

都是献给造物主的结晶化[各种苦乐滋味的]礼物.

我们在此时将这个通讯转移给Jim, 同时感谢这个器皿. 我是Q’uo.

(Jim传讯)

我是Q’uo, 再次地 我在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此时我们有幸能提供自我尝试回答在座各位的问题. 此时是否有任何询问?

D: 我们的工作是去解开这个幻象(的纠结), 或我们只需要在其中工作?

我是Q’uo, 在你投胎以前, 你已经设定好在这个幻象中的责任.

因此, 你此生的安排将允许你利用该幻象的各个面向去协助达成你所设定的目标. 每个实体的一生有一部分用来学习与导向自我意识的成长; 另一部分则是服务他人, 好让自我学习到的成果能与其他自我分享.

于是当你学习与服务, 你透过你的觉知 自我蜕变, 当你蜕变之际, 你以新的眼睛看着周遭的幻象, 藉由你的感知, 幻象自身也获得蜕变, 然后太一造物者较大的一部分透过祂自我的各个部份知晓祂自己.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我的兄弟?

D: 没有, 你讲得很有意义, 谢谢你.

我是Q’uo, 我们感谢你, 我的兄弟. 是否有另一个问题.

Carla: (她最近在咳嗽) 我知道为什么在医院里要降低感染是困难的物理原因, 但大多数住在医院里的人们并未罹患传染病. 这就好比把一所医院跟一栋旅馆相比, 人们不会因为住旅馆而生病, 但病人在医院中感染疾病却是很常见的现象. 我不禁要想是否有什么形而上的因素, 当人们的免疫系统能力下降, 压力升高时, 容易获得超心灵致意? 我不相信细菌有任何极性, 但它们可以被不友善的极性(实体)所导引?

我是Q’uo, 我们感觉回应这个询问最佳的方式是建议, 这类感染的基础是心智喂养特定的概念, 然后反映在身体复合体之中, 通常的手段是降低免疫防护系统的能力, 于是你所谓的疾病状态能够找到一个开口, 并且以某种方式工作, 结果符合该实体表现的思想样式.

在你所描述的(医院)环境中, 可以发现许多实体需要经验心智复合体的不平衡, 其程度足以使肉体载具反映这个扭曲, 好让显意识心智明显看到某些扭曲需要被关注. 因此, 心智向自己反映出需要被照料的部份, 为了使得心/身/灵复合体达到更大的平衡与和谐.

我是Q’uo, 是否有另一个询问.

发问者: 是的, 在我认识的人群当中似乎有两个理论, 一个是地球上的一切都进行得很好; 另一个理论是某些事情可怕地出错, 许多人受苦, 包括孩童, 特别是在第三世界; 地球遭到毒害以及地表的混乱状态.

是否某些事情真的严重地出错? 如果是, 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吗?

我是Q’uo, 我的兄弟, 在此时 你可以发现你处在一个似乎是最不和谐与需要大量关注的幻象. 我们认为这个幻象提供许多人一个机会去学习大大小小的课程, 在许多方面都是强烈与困难的, 然而 并非没有解答.

藉由经验表面上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分离, 愿每个实体最终找到彼此之间的系结, 那揭露所有造物之合一的系结.

每一个处在幻象中的人都可以拿起这些成长与服务的机会, 接着进一步地扩展对合一的领悟.

因此, 我们可以用国民小学来比喻你们的幻象.

在教室中, 学生们可能有许多意见不合的地方, 接着在运动场上, 有一些人打得鼻青脸肿, 然而每个学生都从这幻象中学到许多, 继续他的学业, 将自己的边界不断向更远处移动, 最终 穿越表面上人与人的分离, 开始溶解这些分离的幻象, 好让每个人得以看见造物者的面容, 不只在镜子之中, 而是跨越所有那些分离国家与实体的边界.

我们此时乞求您的宽容, 我们发现需要结束这次的集会, 因为能量正逐渐耗尽. 我们感谢每位邀请我们出席的成员,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每一位. 我们是你所知晓的Q’uo群体.

(V)2008 Digested & translat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