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就是一个由意志决定要从高密度投生地球的实体。目的是要帮助地球计划的意识提升。拉说地球上现在有六千五百万个流浪者。
一经作出要成为地球流浪者的选择。实体知道将要忘记他们投生前的来源,屈从陷入的危险。挑战和危险对流浪者来说是他将卷入纷杂的业报。理应可逃开的漩涡。
如果一个流浪者能看透他们“忘记的”,他们就有能力很大地促进地球计划中的意识的进程。不醒悟的流浪者倾向于疏离的感觉。因为他们原先密度和这个星球密度的差距。他们总表现出反感。

L/L Research 流浪者症候群
周日冥想
小组问题:
今天下午的问题与流浪者及他们面临的问题有关. Ra曾在某次集会提到流浪者由于不适应这个星球的振动, 比较容易产生心理问题. 我们想知道Q’uo能否谈论流浪者可能面临的各种困难, 与这个星球的原生住民面临的困难又有何不同?
最后, 特别请Q’uo推荐一些方法, 帮助流浪者去和谐他们的各种状况.
(Carla 传讯)
我们是你们知悉的Q’uo原则,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祝福你们, 并感谢你们在今天呼叫我们. 我们至为感激有机会将我们的振动与你们的调和, 提供我们简陋的意见. 我们只请求一
件事, 那就是拿走你觉得有用的话语, 毫不回头地放下其他部分. 信赖你的辨别能力, 而非其他存有的权威, 因为你的智慧深藏你里内, 我们只是帮助你记起一部分.
我们感谢你们给我们的伟大服务, 因为没有那些寻求、饥渴、渴望知晓真理的人们, 我们就没有权利分享我们的观点.

你们今天问到的主题是我们的心很珍视的, 因为我们曾经是流浪者, 曾经经历一个与原生灵魂不同振动的环境. 我们知晓成为一个流浪者的呼唤, 我们知晓遗忘面纱对于年轻流浪者具有的巨大效应.
然而, 我们从未后悔曾以流浪者的身分服务, 我们希望你们每一位都能够感觉你们想要提供的服务值得牺牲舒适, 值得以艰难与孤独感换取.
这是一个大的主题, 在这次集会中, 我们想要以能量中心的结构来讲述, 如此 我们以比较逻辑的方式分享我们的思维, 而非逐一说明流浪者各式各样的挑战.

我们觉察每一位都良好地理解各种能量位于一条能量线上头, 最初的根部位于红色光芒能量中心, 能量由此进入, 接著向上移动穿越身体的各个能量中心, 最后从紫罗兰光芒中心出去. 正如同你们每一位从基础开始移动, 到达更为先进的爱之课程. 你们来此重新学习, 仿佛你从未知道它们似的.
我们从红色光芒开始, 那伟大与强力的...
[Carla正在应付Mo猫儿, 它想要爬上Carla的膝盖]

你们的文化与人群, 基本上受到恐惧与饥饿的驱策, 受到需求与渴望的驱策; 于是你们许多人真的相信获得金钱与权力即可得到满足.
这些很本土的信仰, 如此普通 如此地普及, 但流浪者在这最基本的水平上无法产生真实共鸣.

所以红色光芒能量中心首先的挑战是生存的本能, 它感觉这具身体仿佛无法存活. 或许矫正这个感觉的最基本方法是观察每个人事实上已经存活, 我们接下来的话语可能不会带给你喜悦: 那就是, 每个人将继续
地生存, 直到所有你想做的事都完成, 所以你渴望学习的东西都学会了.

做为一个流浪者并不会提早给身体判死刑, 毋宁说, 由不匹配的振动现象产生一些慢性的症状, 好比各种过敏症, 疾病, 心理与情绪上的种种困难.
现在, 每个人能够做什么以打开并强化这个全然重要的首先光芒?

我们请求每一位花时间照顾自己的肉体载具, 不管你正在打扮、洗澡与穿衣, 滋养它, 做一些你感觉可以帮助它的事. 在各方面给予这个脆弱、不知所措肉体载具最多的尊重与爱意; 将它放在你心理的双臂中摇晃, 抱著它并对它说: “我爱你, 我爱你, 放心地休息吧, 我爱你.”

你是这具身体唯一的人类连结, 你被赐与这具珍贵的肉体, 它白白地给出自己, 将它本能的生命给予那从未出生也从未死亡的意识.
这样的身体直到最近, 还活著大猿猴的生命, 这是它完整的牺牲, 于是知晓你能够滋养这具身体, 它也需要你的爱.

另外一个打开这个能量中心的途径是认真对待性欲[提供肉体载具的手段]. 凝视这经验, 并不断地更靠近地觉察这股能量的圣餐(sacramental)特质.
那被称为性欲的东西只是那创造所有密度的驱动原力之表面流露.
仿佛你们每个人的内在都有一个邻近永恒
海洋的港口, 透过女人的肉体载具, 生命的海洋在其中流动; 而在每个海岸 各个男性能量来临并进入以知晓无限的爱、无限的能量, 以及从永远诞生进入当下的奇迹.

当男性能量与女性能量聚合在一起, 流向彼此, 接著创造所有极性, 所有密度, 所以你能想得到的东西.
所有极性的首先表达在红色光芒之中, 所以不管你表现出这股能量或独身禁欲, 都无关紧要, 重点是你知晓并尊重这个基本能量的良善, 它如同一座永不停歇的能量源泉, 总是给予生命, 总是增进生命.
橙色光芒或第二脉轮与腹部相关, 这股能量的困难起因是自我与自我间的动力关系, 以及自我与其他个体的互动. 对于流浪者而言, 与其它自我的互动经验通常是困难的, 橙色光芒呈现的挑战是在一个敌意的环境中仍保持开放, 仍然愿意与人群有进一步的接触.

通常流浪者不会完全地觉察到他接受自己方面的困难, 于是, 流浪者将这个困难向外投射, 于是他感觉自己无法应对其他人群. 然而 其他人群是映射自我的镜子, 有可能无需其他实体来工作爱的课程, 但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这一面面的镜子碰触你的生命, 给予你资讯帮助你转向内在, 一点一滴地发现各种方式深化你对自己的爱.
现在, 每个人会说: “我当然爱我自己”, 然而有一个批评自己的自我, 总是要求自己做更多, 对于已经完成的成果从不满意; 这个器皿称之为对自己严厉无情; 更深入地说在每个流浪者内在的某个地方 他依稀记得有可能更多地给予、实行, 成为更大的自我.

我们不否认有更多东西, 但我们请求每一位看见这完全不是重点.
为了协助橙色光芒中心, 我们请求每一位工作的目标为更多地接纳、原谅、支持自我, 即使在困难的环境中 也凭借信心去生活.

有些流浪者找不到某种食物而感到饥饿, 随著太阳每一天的升起与落下, 他们的疲惫与日俱增, 然而这个状况不是必须的, 对于一个学会如实接受自我的人, 他的黑暗面完整无缺, 其身体不会再生 也不会重生, 而是一个沾满各种污垢、带著每一个黑斑与肿瘤, 流著鼻水的身体, 自豪地展现在人间.

挚爱者, 知晓你的肉体载具总是会受到挑战, 你对其他自我的反应总是包含无可避免的偏见, 在肉体与情感方面障碍你, 但开阔你在其他方面的行动.

我们建议你在面对自己时, 最好的态度就是慈悲. 悲悯与宽恕带来疗愈,
它们疗愈自我, 接著提供其他人一个地方好让他们也能够选择疗愈自我.
那么让你对这股强健能量的见证具有爱心与慈悲的品质.

继续向上移动进入太阳神经丛, 我们发现黄色光芒是这个密度的主要光芒,
在这个光芒之中一个人能够提供最大量的学习与服务之工作.
在这个光芒之中流浪者必须学习与不同的群体与机构一起工作.
黄色光芒的困难映射与延伸橙色光芒的困难, 无论如何, 处理群体动力就某方面而言比较单纯, 但就正常情况而言 远比一对一的个人关系复杂许多.

在这个光芒之中 万国兴起并衰亡, 宗教兴盛并荒废, 人群移动穿越各个大陆, 各种文化开始演化、成熟与陨落. 在每个群体之中 有一条比较平衡、充满爱与悲悯的途径
.

在各式各样的群体之中, 每个实体在这一生中将遭遇伴侣、婚姻、家属与塑形当下与未来的革命(revolutions).
在这个能量中每个实体与群体心智、国家心智、种族心智、与原型心智有了更深的接触.
这里是每个实体内在的权力席位, 这里是控制本能与影响力居住之处.
这里是蜘蛛建构其网络或决定成为另一种实体的地方.
这里是你们爱之课程的坩锅(crucible).

在这些群体中 或许最常见也是最有挑战的 是家庭.
在这个小团体中 实体们拥有最稳定、深沉、与持久的机会, 无论是福是祸.
每个成员都有能耐成为他人经验中[所谓]善的一部分, 或成为宿敌与复仇者, 足以摧毁另一个人.
家庭是第三密度经验中如此深刻的一部份, 如此充满了肥沃的机会可以用于服务自我 以及 服务其他-自我, 我们再怎么强调这些极化的机会也不为过.
这些极化机会潜藏在自我与各个团体应对的挑战与情况之中.

社群是流浪者本能理解的东西, 它几乎总是会穿过遗忘的面纱.
流浪者记得一种充满爱、支持与稳定的家族; 记得大人与小孩们不只由姓氏与血缘连结; 还是为了共同持守的信念而联结.
这些记忆造成流浪者的苦境, 生活在小家庭(nuclear family)中感到非常、非常地孤单; 因为在这类家庭中 似乎没有一个恒常与稳定的爱的氛围, 当面临黄色光芒的各样挑战, 许多实体, 流浪者与原住民都一样, 就会退回到橙色光芒能量, 尽可能地远离人群, 或者 取而代之的是选择将自我献祭, 投入到一个特定团体或某个”主义”, 再也不需要做出个人的选择.

我们鼓励每个人抓住这些撤退, 甚至恐慌的感觉, 接著对自我表达一个关键字—“回忆”, 因为如果流浪者能够记得来到这里有一个好理由, 应对这些群体有一个好理由, 那么虽然还是有疲惫与疼痛, 但也将升起勇气与力量, 因为你知道你是谁, 为什么你在这里, 以及你要往何处去.
这三个一组的能量是困难的, 对于任何实体[原生或来自他乡]都是艰难的工作.

事实上, 我们愿意走到最远的可能边界对你们说: 流浪者最好了解当他选择来此提供服务, 他已经将自己置于与地球原生实体相同的处境.
也就是说, 要从这个存在平面中毕业, 不管是流浪者或原住民都必须行走光之阶梯, 每一个阶梯都具有更完整、更密集的光; 如果流浪者陷入生活的痛苦中接著在能量流中创造一个持续的不平衡, 那么该流浪者肯定与任何地球原住民一般, 得停留在第三密度当中, 直到该流浪者再次变得平衡, 并且充足地极化 能够承受第四密度较充分的光为止.

移动进入心, 绿色光芒脉轮, 我们在此暂停请求每一位思考能量运作的方式.
现在 如果你在红色或橙色或黄色脉轮有紧绷或阻塞现象, 能量流将受阻, 进入心轮的太一造物者之能量将减少. 实际上, 能够抵达心轮的能量是自我可用来开始在意识上头工作的能量.

人格的各项修炼—学习去沟通, 学习在所有事物上发现神圣性, 如果一个人在较低能量中心没有达成某种程度的平衡, 他无法好好地从事这些爱的课程; 在所有情况中 这个情况或许对于流浪者最有破坏力, 因为流浪者如此渴慕家乡的振动、感觉与关连, 以致于他们没有精神与能量去清理那些阻塞, 于是允许混淆盛行, 陷入混淆的大海之中.

这个器皿告知我们时间, 我们已经花太多时间与你们讲话, 这里的能量有些衰退. 所以我们简单地在这一点休止, 或许在另一次集会上, 这个寻求圈会想要进一步探索这个有意思的主题.
我们请求每一位了解每个人都是完美、完整的, 并与一切万有完全地合一, 这即是实相, 其他的皆为幻象.

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星星, 知晓希望与信心就如同你知晓你的手指与脚趾一般, 安住在爱中. 如同耶稣曾说 “爱造物主, 彼此相爱”. 亲爱的, 如果你能够记住这些简单的事情, 每一日都是可行的, 每一夜都是感谢与赞美的理由.

因为还有一些能量给其他问题, 我们将透过Jim实体继续这个通讯, 我们在爱与光中离开这个器皿, 我们是Q’uo群体.

(Jim 传讯)
我是Q’uo, 再次地我们在爱与光中向每一位致意.
此时是否有一个起头的询问?

R1: 我想要问我们, 身为流浪者, 如何更佳地服务造物主与造物?

我是Q’uo, 并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兄弟. 无论一个人是来自遥远星球的流浪者, 或是他生长的根就在地球上, 爱即是服务. 寻求更完整的服务之道将给这个渴望更多的燃料, 接著机会自然会呈现给一个想要更多服务的人.
因此, 我的朋友, 我们对你说渴望这么做即是开始这个过程.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我的兄弟?

Carla: 我有一个延伸的问题, 我知道R1想说的是透过电脑网路等工具帮助人们, 让流浪者有一个地方聚集 好战胜孤独. 所有这些东西是否有用, 或者我们的服务主要只是活著?

我是Q’uo, 并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姊妹. 这许多的选择只是技巧与细节, 渴望去服务是所有服务的地基, 那么 助长这渴望之火吧.
寻求以任何适合你的方式去服务, 那些属于你的方法将来到你面前, 并通过你展现.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E: 我想知道是否有实体积极地运作以打击流浪者的进展, 如果有 我们要如何认出他们?

我是Q’uo, 并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兄弟. 的确有一些实体, 你可以称为暗黑天使, 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提供你所说的催化剂. 任何水晶都会沿著它最多瑕疵的纹路开始破裂. 因此, 照看你自己的存有样式, 看见那些诱惑的机会, 那些使你远离钟爱与服务每个实体的机会.
当这些机会呈现在你面前, 依照你的自由意志选择你决定如何继续进行.

或许这选择是你无心轻率的行动, 而非经过深思熟虑, 于是暗黑天使或忠实反对者在这个选择的地基上, 强化你自由做出的这个选择; 于是流浪者就好比一盏灯, 受到诱惑去黯淡那爱与服务之光.
如果可能的话, 暗黑天使寻求熄灭或控制这一盏灯. 这是他们提供的服务, 于是他们在负面的服务自我途径上进化, 将(人事物)放入次序中, 获取权力以凌驾他人. 他们也是幻象的一部分, 如同光一般确切, 因为太一造物者并不特别对光明或暗黑眨眼, 这两者构成造物自身之本质, 以及它在第三密度幻象中的表达.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我的兄弟?

E: 当一个人变得越来越觉察, 业力(效应)是否也越即时?

我是Q’uo, 并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兄弟. 我们感觉你的知觉至为敏锐, 你认知到这个原则, 因为当一个人变得越来越觉察他想要完成的东西, 并且成功地达成目标, 那么各种挑战将变得更剧烈, 回馈也变得更立即. 这是有效率的学习, 虽然它的伪装经常是痛苦、磨难与困惑, 然而藉由坚持到底, 运用信心与意志, 真理寻求者的两大权仗, 一个人得以移动穿越这些痛苦、磨难与困惑.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R1: 我们能否在第三密度幻象时期消除业力?

我是Q’uo, 并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兄弟. 我们建议或许以平衡取代消除这个字眼, 因为消除业力即是消除你在投胎前规划(编程)的课程, 这就像是消除一个人存在的一部分, 反之, 平衡那些已编程的课程即是移除业力效应, 它将一个人绑在生生世世之中, 直到达成平衡或意志消耗殆尽.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K: 流浪者是否必须停留在第三密度之中, 直到他们自己的光达到第四密度水平的平衡?

我是Q’uo, 并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姊妹. 流浪者如同任何一个第三密度实体, 都必须满足同样的标准: 给予爱, 提供悲悯, 无条件地敞开心去爱. 这些是第四密度的纯正标记. 是故, 流浪者必须满足这些相同的标准.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K: 流浪者完成这里的收割之后, 他们是否可以返回各自的家乡密度?

我是Q’uo, 并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姊妹. 如果原先的协议是这样, 流浪者可以这么做, 或者, 该协议也可能是停留在这个他选择服务的星球一段特定经验时期.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R2: 我感到好奇, 在我们冥想结束后, 你们是否会待在某个幕后, 与我们一同吃东西?

我是Q’uo, 并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兄弟. 我们总是欢喜并被这个团体的爱与光充满, 当你们从这个圈子散开, 在餐点与会话中
彼此分享你们的光与爱, 我们也参与其中, 经验在你们当中流动的光与爱.
此时, 我们再次感谢每一位邀请我们进入这个寻求圈, 希望你们愿意原谅我们讲这么久, 但我们在讲话的时候并未察觉时间的流逝, 我们总是高兴与你们同在.
此时,, 我们行将离开这个器皿与团体, 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群体.
Adonai, 我的朋友们. Adonai.

(V)2009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

==================

L/L Research 流浪者症候群(下)

周日冥想
小组问题:
我们想要继续两周前举行的集会, 我们当时讨论流浪者在这个密度中可能面临的各
种问题, 我们工作各个能量中心, 在进行到绿色中心时结束. 现在, 我们想要完成这些资讯.
(Carla 传讯)
我们是你们知悉的Q’uo原则,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至为荣幸接受你们的请求, 来此提供我们的意见并在这个可爱的春天时光加入这次的冥想集会.
在我们分享意见之前, 我们请求每一位拿取有帮助的部分, 抛下其他部分.
我们信赖你们的辨别力, 请求你们谨慎地信赖你自己, 因为有许多人愿意将群体的辨别力取代个人的辨别力. 然而, 每个人的灵性寻求都是独特的, 你们文化的世界观并不总是响起真理的铃声.
我们单纯地请求你留心注意聆听那真理的铃声.
当它来临时, 信赖它; 当它没来的时候信赖你自己.

在讨论流浪者在第三密度地球上 特别易于面临的挑战之际, 我们已做了一些综合性的概述, 我们将继续这么做. 但每个实体寻求的方式不同, 所以我们鼓励每一位继续提出问题, 好让我们更能够服务在座的每一位.

我们上次正要开始讨论绿色光芒能量中心及其特别的挑战, 所以我们将拾起这个主题, 注意到当心(轮)能量来临时, 就某个方面来说, 是一种成果, 一个休息与静养的地方, 一个人可以在此获得存有本质之综观, 了解活在肉身中的本质, 以及心之大道的本质.

心是那沐浴在悲悯之中的智慧席位; 那是心最终之命运, 通常流浪者能够感觉调频良好的心之更深中心地位.
然而 心(轮)能量也很容易受伤, 原因是较低三个脉轮的阻塞或过度启动都会影响它. 此外, 即使寻求者已经在较低脉轮达成高水准的平衡, 心(轮)在提供资讯给感官的过程仍会产生可观的噪音, 夹杂在那些深沉 与 真实的信号[敞开心之精华]当中.

我们先前指出, 绿色光芒能量中心对于通过较低脉轮而来的能量是怎样地敏感, 这是一个基本重点, 因为每一个流浪者深深地想要经验敞开的心能量, 接著移动进入较高能量中心, 于是流浪者自然的倾向是想要离开较低能量的工作, 移动进入心, 然后进入沟通的能量与意识中的工作, 因它们提供那么多的祝福与香膏(balm)可敷抹在流浪者的许多伤口上.

寻求者最好缓慢地前进, 并且监看自我的状况, 好让自我不致于空转轮子[容我们说], 那就是 当很少能量进入绿色光芒中心时, 自我却试图从事较高能量中心的工作.

爱的课程似乎在较高能量中心中比较令人振奋, 对于知识份子而言特别是如此. 无论如何, 我们的看法是 唯有当寻求者开始平
等地珍惜与平衡每一个能量中心, 真实的敞开心能量才会产生, 然后才能要求较高能量中心发挥作用.

这个团体经常谈到自我的黑暗面, 以及每个人如何工作这个黑暗面, 看见它如何地扭曲红色、橙色与黄色光芒能量. 那么 我们鼓励每一位越来越能欣赏与包容这些似乎很基本的课程, 因为事实上每个能量中心都是同等地珍贵.

自我的每一道光芒对于无限太一都是美的, 所以你们的职责变为澄清与精炼催化剂带来的感官印象, 如果自己与其他自我有较低脉轮方面的问题, 我们鼓励一个热忱的态度, 积极地去工作, 去处理每一个通往心轮路上的扭曲或阻塞.

无须评判, 只要滋养自我, 发现你真正在思考与感觉的东西, 然而不带评判地, 再次转向敞开的心.
每一个在世间的人都会犯许多错误, 这个幻象设置的目的就是强迫错误, 带来有益的各种挑战. 外表看来如此沉重的催化剂是高我给予自我的一份昂贵礼物.
当一个人能够凭信心去拿取这份礼物, 他已经跨越了阻碍敞开心轮的一块大绊脚石.

现在, 当一个人已经与首先的三个能量中心和平共处, 他能够感觉充分的能量流入心轮, 还有一个工作需要处理, 一个精微与谨慎的工作; 即针对心中的感觉与思想进
行筛选与去芜存菁.

每个实体的心轮中心都有所有的爱之各种表达, 从最精炼的表达到最不成熟、最无组织与最扭曲的表达.
心的所有感觉就某个水平而言, 都是真实的; 但心的表面情绪可能只是推理小说中混淆视听的手法, 引导你到错误方向的线索. 如果每个寻求者能够看待自我如某一种酿酒厂, 你可以看见各种情绪如同原料, 全部进入制作葡萄酒的过程中, 这可能是一个好的比喻, 葡萄带有果皮、枝梗与一些霉菌; 糖带有一些杂质, 水也有一些杂质, 你必须精炼与净化它们, 方能制作出一瓶好酒.

当新的催化剂来到, 一个人的心中产生的各种情绪通常带有杂质, 很少有人能够清晰地聆听、看见、碰触与感觉催化剂; 通常, 他的回应带有某种程度的困惑.

因此单纯地劝告寻求者依循内心而没有补充的说法并不是很好的建议; 当然
一个人真的需要追随内心, 但首先一个人需要允许心里的酿酒厂精炼与净化每一个经验.

看起来, 每个人都是时间的囚犯, 然而 就我们刚才使用的比喻而言, 唯有在时间与空间幻象的自由当中, 自我觉察的情绪得以完成第一道净化手续.
要求自我荣耀所有的感觉, 在适当的时间沉思它们, 接著在平衡与置中的模式中, 允许你感觉的较深真理移动穿越精炼之火, 让它提炼出纯粹的情感.

现在 我们站在敞开的心轮当中, 向后凝视那些强有力的能量, 向前凝视那些越来越形而上的能量. 这个绿色光芒中心只有一个真实极性, 的确 那些寻求服务自我途径的实体们必须跳过绿色光芒能量中心. 所以, 对于每个想要透过服务他者来服务造物主的实体, 我们对你们说: 尽可能地花费时间在敞开的心轮之中, 因为它是中心, 它所散发的光向后移动到根部, 向前移动到所有可能的能量之峰顶(crown). 热情这个字, 如同爱, 拥有太多影射的含意而无法成为一个纯粹的字眼; 不过 我们要对你们说 纯净热情之心是全宇宙中最伟大的力量*.

心轮是你们人生经验出发之起点席位, 将它保持干净与清晰, 一个人不管重复多少次这个任务也不为过.
(*原文如下: The passion-pure heart is the greatest power within the universe. )

现在, 能量的运动进入喉轮, 或蓝色光芒能量中心, 在这个区域当中造物主经常慷慨给予祂的礼物, 因流浪者是天生的沟通者, 反讽的是 流浪者常见的沟通经验是令人挫折的, 因为无法与人沟通. 无论如何, 这并不是因为流浪者不能沟通, 而是因为流浪者讲话的水平与其他倾听者的水平并不相
同.

当然 沟通的技巧有大部分单单是思考与表达思维; 然而如果没有站在对方的思考水平上去沟通, 失败的沟通是必然的.

所以, 沟通者的一项显著技巧是具备聆听的耳朵, 能够辨识出对方的心与意目前居住的位置. 很明显的, 一个人跟大多数六岁小孩沟通的东西不能用来与六十岁的老人沟通. 不过, 你们密度中存在著不同水平的意识 以致于一个六岁的靛蓝小孩理解你的程度可能胜过一个六十岁, 却仍在未觉醒之福佑中沉睡的实体.

因此, 我们鼓励每个流浪者练习倾听的技巧, 并尝试去调整沟通方式以配合对方的需求, 并完全地尊重对方. 这是一个精微与谨慎的工作, 我们感觉它是一个好的修炼方式, 流浪者迫切需要的修炼, 因为能够与他人分享一己的精华是一份美妙的礼物.

当我们移动进入靛蓝色光芒, 我们发现那或许是流浪者最大的问题, 过于沉迷与渴求灵性 以致于无法平衡地持守能量的完整分布范围.

靛蓝色光芒工作的巨大吸引力是诱人的. 我们鼓励每个流浪者修炼人格, 并且从事意识中的工作以精炼自我与自我觉察, 但我们也鼓励每一位缓慢地、谨慎地、恭敬地做这项工作, 每次走一小步, 设定小目标; 因为意识中的工作在较高密度将变得越来越精微.

第三密度的工作大部分为于前三个能量中心中, 所以虽然我们鼓励每一位在机会来临时从事意识的工作; 同时 我们也鼓励每一位凝视自我与能量排列状态, 如果需要从事净化较低脉轮的工作, 不要感觉好像受处罚, 而是抱著感激的感觉, 因为在这个空间与时间的幻象中, 你有机会返回敞开的心轮, 从那儿看见[你们认为的]基本脉轮与[你们认为的]高尚脉轮之间的平衡, 正如你们的神圣著作所说: 首先的将成为最后, 最后的将成为首先.

所以你视为低下的东西事实上是强有力的. 正确地使用力量真的是意识中的基本工作, 透过平衡较低光芒 可以改善力量的表达.

我们尝试沟通的重点如下: 第三密度并不是一个人纵身一跃, 跳入乙太(ethers)中的地方; 毋宁说, 这个地方的主旨是精炼你的基本选择: 服务自我, 或 服务他者. 这似乎是一个简单与基本的选择, 然而 这是你这一生的主要工作, 为了光净化这个选择, 你将带著360度的自我进入那道光中, 你将不会因为心中的内容物受审判, 因为所有实体的内在都有光与暗.

你的自我将评判你自己, 标准在于你接受更多光的能力.
那些真正先想到其他实体的人将自动地增
加他们承受下一个密度中更密集的光之能力.
因此, 不管是流浪者或原生居民, 都需要看见这个选择的首要重要性.
一个人不是做一次选择就算数, 而是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做这个选择.

当你在这个幻象中行旅, 进行这个精炼过程之际, 每一天都会有诱惑企图使你关闭敞开的心, 并远离光.
或许说有一条捷径并不是错误的说法, 我们指出的捷径可以用两个字汇总结: 赞美与感恩.

不管在你的生命经验中发生什么事情, 不管在你的团体或星球中发生什么, 它都是一件礼物. 许多礼物是残忍的: 死亡、痛苦与受难, 它们似乎是暗黑的礼物, 然而在每一个情况中都存在一个机会去选择赞美与感恩.

如果一个人能够接受酿酒场的比喻, 我们可以说通常最浓黑的葡萄、最臭的霉菌与枝梗, 若给予适当时间甜化, 它们将提供最深厚的祝福.

因此, 我们鼓励每一位在所有的情绪气候中都找到信心与意志去提供赞美与感恩, 为了在这个空间与时间中(得以)有意识地, 有觉知地去做出伟大的根本选择: 暗黑或光明.
 
[录音带结束]
***
一如往常,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原则.
Adonai, Adonai.
(译注: 星号后面的结尾, 参考Q’uo惯用的用语, 由译者自行添加.)

Copyright c 2002 L/L Research
1996年四月28日

--------------------------

八个密度

拉说所有生命都要经过八个密度的进化。
是你和我创造了这个宇宙。那就是我们梦中的星星。我们要返回无限的自性。我们都具有无限的智能去走这条路。然后,我们将从新开始新的周期。从元初到末了,我们经历八个密度,但这并不是终结。基于爱的自由意志的行动,总是推动我们的能量经过各个密度,创造着进化的进程。

下面是拉讲的八个密度。

1.第一密度:四种基本元素是:地、水、
火、风。地就是固化的物质。火和风作用在固体物质和水之上,推进发展到意识和第二密度。

2.第二密度:动物和植物的出现。这个发展阶段在地球上持续46亿年。

3.第三密度:就是人类现在的阶段。这是自我觉知和自我意识的密度。两个基本能力是理性思维和直觉思维。通过利用这两个性质,我们可以领悟到我们是彼此的一部分,这引导出爱的经验。
有趣的是,有生理身躯的结果会导致衰老。按照拉的说法,当我们看到别的躯体在衰老,我们会趋向怜悯和同情。一旦我们学到爱的品质,我们就进入高层密度。那时我们的肉体就会长久些。
拉说,所有肉体在第三密度周期上的时间是75000年。

4.第四密度:觉察他体是自己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发展同情心的计划。我们在第三密度达到了可以理解悲伤的能力时,个体之间的区别仍然是明显的。通过群体的舆论,融洽开始产生。因为人们可以知道别人的想法。
第四密度时的发展,身/心/灵复合体的群体可以形成“社会记忆复合体”。这是每个个体的所有经验可以提供给整体。
第四密度的一个个体的基本寿命是9万年。所有个体在那里的总经验周期是3千万地球年。

5.第五密度:智慧和即时的显现。在第四密度学到的怜悯的功课在这里引导到智慧。第五密度的实体可以随意消失一个显现,出现另一个显现。

6.第六密度:和光一样的自我经验。拉就是在第六密度。这个经验周期是250万年。

7.第七密度:达到顶点。第七密度是一个完全的存在。“自我关照的创造者再一次紧缩为元一,这样准备进入第八密度。”

8.第八密度:回归无限。按拉的说法,这里有一点神秘,不能用文字表达,可以从音乐上去理解,第八密度就是下一个八密度的第一密度。

因为每个实体都有自由意志,所以时间点是松动的。实体不会被强迫升上下一密度的梯子。直到他们准备好,并这样选择。
较高密度的实体,第六密度以上,能以高我形式服务于低密度的实体。有些就是我们称为灵性导师的。
----------------------

流浪者

流浪者就是一个由意志决定要从高密度投生地球的实体。目的是要帮助地球计划的意识提升。拉说地球上现在有六千五百万个流浪者。

一经作出要成为地球流浪者的选择。实体知道将要忘记他们投生前的来源,屈从陷入的危险。
挑战和危险对流浪者来说是他将卷入纷杂的业报。理应可逃开的漩涡。

如果一个流浪者能看透他们“忘记的”,他
们就有能力很大地促进地球计划中的意识的进程。不醒悟的流浪者倾向于疏离的感觉。因为他们原先密度和这个星球密度的差距。他们总表现出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