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灵约书亚:治疗其实很简单—治疗者路上的几个陷阱

亲爱的朋友,带著喜悦和快乐,欢迎你们聚在这里,听我—你们的老朋友—说话。我是约书亚,曾在地球上以耶稣的身分生活过。我曾是人类的一员,知道身为一个拥有肉体的人所要经历的一切,所以我来到这里,要帮助你们理解自己到底是谁。

所有今天会读到这一篇文字的人,都是光之工作者。你们是光之天使,却忘了自己是谁。在地球之旅的很多世里,你们都历经了种种的考验。我知道你们所经历的一切。

你们此刻来到了自己灵魂历史上的某一点,正在完成生命的大循环。在这个点上,你们跟自己真正所是的「大我」之间的连系越来越紧密—「大我」就是超越时间与空间的那个「我」。你们正逐渐允许自己那更大的、非物质的「我」进入尘世生命、进入日常生活之中。

要和你们的大我或者说高我保持稳定持久的链接,仍然很难,因为你们已经遗忘了自己就是这伟大的光之源。不过你们都已经开始了内在的旅程,旅程中感受到一种渴望,甚至是召唤,想要去帮助别人完成内在成长和自我觉醒。对光之工作者来说,想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洞见和经验,是非常自然的,你们都是天生的老师和治疗者。

当你开始成为老师或治疗者去引导别人时,很可能会踩到一些陷阱。你之所以会掉入这些陷阱,是因为人们对于何谓「以灵性引导」有些误解,而这些误解则是来自对治疗的本质和你在其中的治疗者角色的错误想法。我想谈谈这些陷阱。

什么是治疗?

什么是治疗的本质?不管是心理、情绪,还是身体层面,在一个人「变好」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实上,在此过程中,这个人重新与自己内在的光、与自己的大我连接了。这种链接在自我的所有层面都产生了治疗效果—无论是情绪、身体,还是心智层面。

每个人在治疗者或老师那里真正寻找的都是一个能量空间,这能量空间可以使他们与自己内在的光—内在完全知道和理解这一切的那个部分—重新相连。而治疗者或老师之所以能够提供这样一个能量空间,是因为他们已经在内在完成这样的链接。治疗者拥有可以解决来访者问题的频率,所以,成为治疗者或导师就意味著携带那可以解决问题的能量频率,并把它献给别人。就是这样,如此而已。

基本上,这个过程无须透过语言和动作就可以发生。作为导师或治疗者,你的能量本身才是真正有治疗作用的。你那发光的能量可以开启一种治愈的可能,别人因此「回忆」起他们内在一直都知道的智能,链接他们的内在之光,链接他们的直觉。就是这回忆和链接让疗愈发生。因此,所有的疗愈事实上都是自我治愈。

所以治疗和教导,与在书本上和课程上能够学来的专业技巧和知识没有关系。治疗能力不可能透过外在得到。真正有关的,是你透过自己的内在成长获得的「解决问题的频率」,这频率就呈现在你的能量场中。一般来说,即使是导师或治疗师,你们也都还处在自己的个人成长过程中,不过你们能量场的一些部分已经足够清澈和纯净,可以为他人带来治疗的效果。

你必须了解,这样的治疗效果不是可以争取来的,只有你的来访者才能决定他自己是否想要吸收你提供的频率,他才是做选择的人。产生治疗效果的并不是你从别人那里学到的技巧和知识,而是你内在所走过的路程,尤其是那些你已经在很深的情绪层面上走过的问题,你能够提供帮助。在这些领域,你的光如灯塔般照亮了受阻的人们,温柔地召唤他们从那些窒碍中走出。

在那些你已经治疗过的自己的深刻伤痛的领域,你是真正的大师,是一个智能来自于内在知识和真实体验的人。所以,自我疗愈是成为导师和治疗者的真正关键。这样,你创造出一个「解决问题的能量」,别人就有可能透过你而打开一扇自我疗愈的门。

当你在治疗来访者或帮助周遭的人时,一般都会去「解读」他们的能量。在听他们说话时,你会直觉地调整到他们的频率,给他们建议,或用能量治疗的方法来疗愈他们。但事实上,他们也同样在解读你。就像你在调整到他们的频率,他们也有意识或潜意识地吸收你的能量。他们直觉地去感受你的一言一行是否和你整个人一致,是否符合你散发出来的能量振动。他们撇开你的言语和行动,去感受你的真实本质。

治疗的真正突破就发生在来访者阅读你能量的时候,当他们在你的能量场中感觉到自由和安全,当他们觉得自己被一种意识场—可以给他们能量去信任自己内在知识的意识场—所包围时,你所说、所做的一切都可以产生治疗效果。而当你说的和做的与你的真实本质一致时,你的话语和行动就变成了光和爱的携带体,会把你的来访者带入他们内在核心的光与爱之中。

当人真诚地向你求助时,这个人就向你的能量场敞开了,这样一来,他们就可能被你最纯净与清澈的部分所触及。这个部分不是从你所读的书和所学的技巧而来,是来自你内在已转化的意识。我想强调这一点,因为光之工作者(那些生来就强烈想要帮助别人的人)经常会不断查找新书、新方法、新能力,以成为更好的导师和治愈者,但是,真正的治疗就像我说的那样简单。

我在地球上生活的时候,透过自己的眼睛传递能量。一些能量透过我的眼睛传递出去,对它敞开的人就能够立即得到治疗。

这并非魔法或我个人独特的技能,我与自己内在的真实本源相连,自然而然就会散发出神圣的光和爱。那是我从神那里继承而来的礼物—就像你也从神那里继承这种禀赋一样—而我对别人的影响由此开始。你们也是这样,与我并无不同。你们也走过了同样的内在旅程,走过了同样的考验和悲苦,到达我在地球上时所抵达的同样的点。你们都正在变成有意识的、基督化的存有。

基督能量是你们的灵性天命,你们正逐渐把这种能量带入每天的生活中。你内在的基督自有其教导和治愈的能量,然而,你们还是经常把自己当作学徒和弟子,当作一个坐在导师脚下去听、问和寻求的学生。不过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当弟子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收回你们大师之能的时候了。现在你们需要信任自己内在的基督,并将这种能量展现于日常生活中。

要与内在的基督合一,并以那股能量去教导与治疗,首先要放掉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成为治疗者及导师路上的陷阱,我会在这里指出这些陷阱出现的三个领域。

一、头脑的陷阱

第一个陷阱在头脑或心智之中。你们都非常擅长分析和归类,也许方便有效,但是总的来说,你思维的那一部分是属于二元世界,诸如好或坏、光明或黑暗、健康或生病、阳性或阴性、朋友或敌人等。喜欢分别、喜欢贴标签,而不是看到现象底下蕴含的统一性;喜欢用普遍性和理智的方法来对待个别事件。头脑从没考虑过还有另一种可能性,一种更直接进入真相的方法:直觉,或说「透过感觉」。

基督能量是在二元性之外,但是头脑无法理解。头脑喜欢把存在分成可以辨别的各个部分,把各个部分分门别类,这样才能透过理性来了解。头脑喜欢设计出可以套用在现实和直接经验上的理论,当然,这有时候很有效、很有帮助,尤其是在一些实际的事情上,但是当我们面对真正的治疗和教导时,它却不再如此有效。真正的治疗和教导是从心而发的。

当你透过理论架构面对来访者时,会试图把他们个别的症状放入普遍的类别里,透过理论寻找问题及解决方法。这是你在接受心理谘询师、社工或其他职业谘询师的培训时所学到的。我并不是说这些都是错误的,但我想请你们这样做:当你们在工作中或生活中面对别人时,试著把所有的思想和逻辑、所有你对于「他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先入之见都放掉,而只是单纯地用心来听。从内在寂静的深处调整频率,去感受对方的能量。请试著只透过你的心和直觉去感受对方到底处于怎样的情境,去感受他们的内在世界。

一般来说,在「对方应该如何去做,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这一点上,你们总是想得太多,老是要分析他们的问题,绞尽脑汁想出答案。虽然大部分都准确,但真正的关键在于:你们的各种想法与对方此刻的能量并不一定一致,可能会与他们此刻的内在感受完全脱节。只有在能量和谐一致时,你提供的帮助才会有效。他们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式,是你的理性头脑无法了解的。

我请求你从内在那个寂静、直觉之处去看、去感受,超越二元,让自己充满内在基督的慈悲。我请求你在提供教导和治疗时,让自己的每个引导都发自对方当下给你的感觉。

这种时候,解决办法往往是非常简单的。你真正需要的是智能,而不是知识;你被要求给予的,不是判断,而是慈悲与深刻的理解。你并不是为人提供解决办法,或者提供权威的脸孔,你提供的是一张充满爱的面容。

举例来说,想要帮助孩子的父母,由于自己的经历,所以对一些行为的后果设想得比孩子周到。也因为如此,父母常常想警告孩子,希望让孩子免于受伤,会建议孩子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从头脑的角度来说,这可能是提供帮助非常好的方式,有时这样做也很合理。

但是,如果父母真正从内在的寂静与直觉出发,将会发现孩子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孩子需要的是信任和安慰。「相信我,让我做自己。让我去犯错,让我在跌撞中前行,但对我保持信心。」当你出于信任而与孩子链接,等于鼓励他们信赖自己的直觉,这样可以帮助他们做出让他们感觉很好,你也觉得可以接受和理解的决定。但如果你非要以「我知道得比你多」的方式来管教孩子,孩子会觉得不受信任,而更加抗拒。

当你向孩子提供帮助时,他们会不停地「解读」你。孩子天生就能非常敏锐地觉察到话语背后的情绪,可以感受到你隐藏的恐惧或批判,然后他们会对这个情绪而不是你的话做出反应,于是就显得叛逆、不可理喻。父母则是表现得过于理性,也就是说,没有感觉到自己隐藏的情绪,没有以开放而坦诚的态度跟孩子链接。要做到这一点,父母必须放掉自己先前的各种观点,向孩子的情感世界真正敞开,透过真心去倾听孩子在意和关心的事物,建立一座沟通之桥。

二、心的陷阱

在走向导师和治疗者的路上,你会遇到的第二个陷阱出现在心的部分。心是各种能量的汇集处,心轮在天与地、在较高和较低的能量中心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心「蒐集」不同来源的能量,并且知道它们内在的统一性。心灵可以让你超越二元性,怀著爱和慈悲向人敞开双臂。

心灵是感受能力之所在—和别人的能量协调一致,体会「成为他们」的感觉。它是同理心(empathy)的中心。所以非常明显地,在任何形式的灵性教导和治疗中,心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你们之中许多人都是天生具有同理心的人—生来就很容易感受到别人的情绪和能量。

不过有个重要的陷阱和这个能力有关。你对他人的能量如此敏感,使得你想要分清楚哪些是你的、哪些是他人的情绪会非常困难。有时候你吸收了很多对方的能量,因此而丧失了自我。你知道他们的感受,所以可能会很想帮助对方,以至于双方能量混合在一起,然后你会开始承受不属于自己的负担。

当这样的情况发生时,就会不平衡—你给得太多了。当你因别人的痛苦而动摇,开始使用过多力气去帮助他们时,就逾越了自己的界线。你给出的过多能量会为你造成麻烦,这些多馀的能量投向别人,却没有发挥作用。来访者也许无法集成或接收到这股能量,他们也许被这能量吓到,或者根本没有注意到它。最后你会觉得疲惫、恼怒和挫败。 你可以透过身体和情绪的信号来判定自己是否给得太多了。当你在跟来访者见面之后,或者在尝试帮助某人之后,感到有点空虚、沮丧或沉重,就表示你给得太多了。

从一个平衡的中心点出发,提供教导和治疗时,你会感觉到自由、活力,并充满灵感。而当会面结束时,你也可以很容易就收回自己的能量。你可以放开对方,没有任何的牵绊存留在彼此的能量场之间。 如果彼此之间的能量链接继续存在,是因为你非常想要帮助人,让他们变得幸福快乐,那么,这种链接对你们的能量是具有破坏性的。当你把注意力都放在来访者身上时,你会强烈吸收他们的能量,并且想要给出自己来减轻他们的负担,而这将在你们之间造成双向的情绪依赖。你的来访者会开始依靠你,而你的感受也会因为他或她而起伏。这样的能量纠缠对你的来访者没有帮助,也会耗空你自己。

为什么当你开始帮助别人时,这样的情绪会如此容易产生呢?为什么光之工作者如此难以避开这个陷阱呢?这种强烈想去治疗和帮助、想让世界变得更好的需要,到底来自哪里呢?你们都有一种想要把教导和治疗带给这个世界的内在使命感,不过「给得太多」的倾向来自于自己没有意识到的伤口,这个伤口—或者说痛苦—使得你们在给予时有些过于热心。 你们心中都有一种痛苦和哀伤的感觉,让你们想要努力创造出一种新的存在状态,一个更符合所有生命自然神性的意识层次。你们都在想家,希望在地球上创造出更充满爱与平安的实相。此生来到这里,你们不是为了探索自我的种种,那已经让你们感到厌倦和疲惫。你们这次来此,是为了回应灵魂里那古老的吟唱,为了帮助地球恢复平安、喜悦、尊重和爱的链接。 你们的情绪体伤痕累累,因为在许多世的生命中,你们努力把自己的灵魂之光带到世上,却遭遇很多抵抗和排斥,所以这次来到这里时,你们带著谨慎的态度。然而你们内在的激情之花却没有凋谢,你们又来到这里了!不过这一次,由于内在所携带的痛苦,你们就像柔弱而敏感的花,需要坚实的基础才能成长、开花。而你们所需要的基础,就是一种稳固扎根于地球、归于自己中心的感觉。

我所说的扎根,是指让你的根基扎入地球,意识到人世间的实相如何运作,了解活在肉体之中,有哪些东西需要面对。有时候你们太沉浸于灵性,以至于忘记照顾自己和身体。你们太过理想化、太不现实,常常希望超越地球实相,但只有透过地球、透过和地球上的各种元素轻松自在相处的感觉,灵性能量才能在此开花结果。 而我说的归于中心,是指你们必须真实面对自己的感受,面对「什么适合自己」的感觉。身为人类,你们都拥有与他人不同的自我或个性。这个自我有它存在的价值和功能,可以让你们把独特的灵性能量带入物质实相中。你们不想为了「造福更多人」而放弃个性,你们不是来到这里消灭自我,而是更让灵魂之光透过你们的自我展现。你们需要自我来向外展现能量。 因为灵魂所携带的伤痛,因为古老过去的种种疲惫,因为想要赶紧到达新地球的应许之地,你们的根可能会扎得不够稳固,因而失去中心。你们会在事情还没有准备好时,就急于推动,希望有所改变,或者会试图以别人还无法适应的速度去唤醒他们。你们变得「过于热情地想付出」,这种过度的热情可能会藉由善心或强烈关怀的方式表现出来,不过在这行为背后,却是缺乏耐心和躁动。你们可能会有一段时间觉得欢欣鼓舞,热情而投入,但在某一刻,你们会感到失望、筋疲力尽而愤怒,因为你们把自己的能量资源耗尽了。

心的陷阱—给得太多的陷阱—来自你们无法接受现实本来的样子。你们内在有一种不安与焦躁,让你们很难放手。所以,跟那些你们试图帮助的人,或是有你们牵涉在其中的事件保持正确的情感距离,就变得很难。 你们都是导师和治疗者,来到地球上的确带著使命。不过矛盾的是,要真正完成它,必须要放开那种极度想要改变事情的需求。因为那种急切之中带著伤痛,一种无法在此刻的地球上感受到自在的伤痛。真正的灵性改变始于接受,要真正成为导师和治疗者,必须拥抱自己的伤痛,并治愈它。你需要与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和愤怒的情绪握手言和,如此你将会发现,急切的付出,开始被宁静的平和与接纳取代。这时候,你们所散发出的光才真正具有疗愈的特质。 在他人承受痛苦与考验的时候放手,彻底给他们时间和空间去走过自己的历程,这个选择可能会为你们带来内在的痛苦,因为它把你们带回孤独与无助之中。这个世界如此不完美,与你们所梦想的纯净与美丽的世界天差地别,让你们很受伤。不逃避这伤痛,让它完全进入意识,张开你们的天使之翼拥抱它,是你们的挑战。

一旦认出自己想要助人,或是争取美好目标的渴望,并意识到背后所隐藏的伤痛,也就是无法接受现实本来面貌的那个部分,你们就能够开始放手了。意识到自己的强烈意愿和急切是来自内在的痛苦和忧伤,就能够停止给得太多,而回归内在,并找到与自己和平相处之道。你们就真正可以开始为自己付出了。 而这才是你们真正开始成为光之工作者的时候—扎根于地球,归于中心,并且完全接受自己和他人。身为光之工作者,唯一可行之事就是向他人敞开自己的能量。你们透过散发自己能量场中那「解决问题的能量」,来教导和治疗。通常你们会吸引到的人,他们的问题你们刚好都经历过。在这些问题上,你们体验得非常彻底,所获得的纯净领悟,也已经成为你存在的一部分。

这些就是你开悟的部分。它们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也不会遗失,因为它们不是奠基于所学来可能会遗忘的知识上。你能提供给别人的,不是工具或理论,而是经过生命、历练和勇于面对内在伤口所转化成的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必须做的「光之工作」会毫不费力地自动到来,那是一件你觉得非常自然的事。想要寻找人生使命—你们生来就注定要做的事—只须去觉察什么是自己真正的渴望,做那些让自己充满热情的事,如此一来,你们就把自己的能量带入这个世界,然后别人就会被感染和鼓舞。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事要做了,这就是你们来此要从事的光之工作。

了解施与受的平衡之道的光之工作者,将拥有更多的宁静和喜悦,所以,他们的能量场就会更频繁地散发出「解决问题的频率」。 三、意志的陷阱

接下来,我想谈谈另一个成为治疗者或导师路上的陷阱。我们谈过头脑和心的陷阱,最后要谈的是意志的陷阱。

意志位在太阳神经丛,也就是胃附近的能量中心,这个能量中心为我们的行动力掌舵。当意志与直觉相连时,生命总会流动得很顺利;当太阳神经丛(也就是小我的中心)由心来引导时,通常会做自己爱做的事,大多数时候会感觉到喜悦而充满灵感。于是,意志(或者说小我)就成了内在基督的延展。

然而,通常当你想帮助或引导他人时,就与这样的流动脱离了。有一部分的你做得太多,即使直觉告诉你要放手也没用。你渴望看到明显有效的结果,这跟帮助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反而跟你想要得到认同的需求有关。这种不安全感将你带离自然的疗愈之流,因为这流动往往比你期望的更慢、更无法预料。 当你很努力投入,却没有真正被人接受或欣赏时,就表示你做得过多了。而且,当你与事物的自然之流分开时,通常会被外界的看法扰动而分心。你会开始依从别人的意见和期待,害怕成为他们眼中的失败者。而重获力量的关键,就在于不要做任何事,内在要非常安静,因为只有与心重新链接,才能从一个安静与中立的空间审视情境,然后恐惧和不安就会消失,这样才能集中精力在来访者身上。 你不必为他们做很多,只要与他们同在,将那股「解决问题的能量」以简单直接的方式提供给他们。你必须信任自己临在的力量,与他人在一起时,要勇于进入那个宁静的空间。当你信任自己时,你将知道在那个瞬间该说什么、该做什么。请记住,在给予指导时,给得越少,效果越好。

上面提到如何超越这些陷阱的方法中,都包含了放手—放掉「想太多」、放掉「在情绪上太感同身受」,还有放掉过度使用意志。如果你能够把这一切都放掉,而臣服于内在最有智能与慈悲的那个部分,你会在从事导师或治疗者的工作时获得深刻的喜悦和满足。身为光之工作者,你将深刻体验到自我实现和自由的感觉,感受到与整体、与一切万有之下的合一有了链接。感觉自己是这灵性结构的一部分,并在其中扮演自己天生的角色,这会让你觉得自己真正完成了使命。 静心练习

这个练习可以帮助你们更直接、更感性地接触到以上所提到的事物。

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坐著或躺著,注意力集中在肩膀和脖子的肌肉上,放松那里所感受到的任何紧绷或压力。然后用同样的方式放松腹部、手臂和腿,再将你的意识放到脚上,去感觉与地球的链接,感受地球是如何承载著你,提供你所需的安全感。轻松地用腹部做几次呼吸。 现在让你的想像力带你回到过去某个非常低潮和不快乐的时刻,进入最先浮现在你脑海里的那个情境。回想那时候,你的内在有什么感觉。

然后进入「解决问题的能量」,问你自己:「我当时是如何从中解脱的?什么对我最有帮助?」那帮助你的能量可能来自你自己,也可能来自他人,这并不重要,你只要回想那将你从最低点带出来的能量。

现在,放掉过去,去想一个和你亲近的人,而你现在有点担心他。那个人可以是你的伴侣、孩子、同事或朋友。让对方出现在你的想像中,真切地感觉他们在那里。然后问他:「我该如何帮助你?我能为你做的最有价值的事是什么?」用心倾听对方在表露什么,在告诉你什么。去感受那个答案,单纯地允许答案来到你面前。 接著放掉这个想像,让意识再次回到脚上,然后回到呼吸,最后回到当下。

这个练习是为了帮助你们意识到,在面临情绪上的危机或痛苦时,真正有用的是什么,这也许会跟你原先认为有帮助的事完全不同。

本文作者:潘蜜拉.克里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