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的识别

最后,我想关于通灵现象进行一些普遍的说明。也许是因为我是一个荷兰人(他们通常是很脚踏实地的!),并且对我所接触到的有些新时代的东西有所怀疑,所以我想再次对通灵进行一些解析。

通灵者和被传导的存在体之间的关系

我将通灵看作是一个人类跟一个非物质存有之间的合作,这个非物质存有扮演导师的角色。这个导师给这个人类带来激励以及一个更高的视角,而这个人类将这个灵性存有的能量转译成他所熟悉的文字和概念――它们受到他的童年环境、教育、和文化的影响。我不相信一个人有可能、或者甚至是应该为了更纯粹地通灵而将自己完全放在一边。我认为通灵者的心智特征、意识、和词汇量会不可避免地影响到通灵的内容。即使通灵者进入了深度的出神状态,通灵者也是一个接收器、一个容器,所以会是资料的共同创造者。我认为假设一个通灵者能够完全地从外在接收到一些讯息,而不会参与信息的想法是天真的。我相信信息来自于内在,它通过通灵者的意识,被灵性导师的意识所放大而到来。通灵信息的品质取决于通灵者和被传导的存有两者的意识层次,而不是取决于通灵者能够在多大的程度上消除了自己。通灵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共同创造。

如何分辨通灵信息的品质

通灵可以是美丽而激励人心的。但是它也可能走向无聊、空泛的句子、或者充满恐惧、悲苦的伦理故事。最坏的情况下,它可能会变成对权威的崇拜,而这些权威不过是空泛的、无法看见的灵界等级中的一个名字或者头衔。仰视虚无缥缈的我们之外的权威――那不正是所有灵性导师警告我们要小心的吗?

一个信息是通灵得来的,这个事实本身无法说明任何东西。在科学哲学――研究是什么让科学理论可信的哲学分支――中,有一个有效的分辨就是:一个科学理论“发现的背景”跟它是否正确无关。根据他们个人的梦想、联想、或者幻想,科学家可以编造任何他们想要的理论,但是一旦他们构想出了这个理论,它就需要被他们的同僚们评定。评定的标准是一些普遍公认的标准:可用实验验证、一致性、说服力,等等。所以在理论发现的领域里,任何事情都可以出现,但是在正确与否的问题上,这个理论必须符合一些质量标准才能够被科学界所重视。

我认为对通灵材料也是如此。通灵信息也应该被同样的标准所评定:信息清晰吗,它是否给你带来新的洞见,它是否让你更爱自己,你是否感觉被信息所启迪和提升?我认为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它是由谁通灵而来的,如何来的,都相对不是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准备好的食物的品质,而不是那个厨师的级别或者名声。

我自己作为一个通灵者的体验

当我在传导约书亚时,我感觉到自己变得更大而不是更小。我感觉到他的能量帮助我提升到我自己大我的伟大中。我认为他事实上成为了每日生活中的小的我跟更大的我之间的媒介,帮助我更多地去体验真正的自己。每一次他这样做时,我都会允许它的发生,我会因此扩展自己的意识更多,这给我带来了更多的成长和力量。在传导“新时代中的关系”时,我如此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高我或者说大我(我称它为Aurelia),以至于我当时怀疑自己是否还在传导约书亚。那天临睡前我问了他这个问题,他的回答令我喜欢:“请永远记住:我一直在这里支持你,而你并不是为了我而在这里。”这让我清楚了,我们本就要在地球上完全地体验和显化自己的大我。导师会到来帮助我们前进,而一个真正的导师在你需要的时候会一直都在,然后就会为你的大我让路。 约书亚现在还跟我在一起,虽然我感觉自己跟他已经不象最初的时候那么经常地“聊天”了。现在每次我问他一个个人问题,他会问我:你对此的真正感觉是什么?而当我去感觉的时候,答案总会从我自己内在的知晓和直觉中出现。因此约书亚也鼓励我们都去拾起自己的力量,将通灵看成是通往终点的一个手段。也许有一天我将能够传导我自己的高我或者基督自我,而不再依赖约书亚。我相信他会是第一个为我鼓掌的人! 约书亚谈通灵

最后我将以一篇“关于通灵的通灵”来结束――一段来自约书亚的文字,在其中他谈到他和我之间的通灵关系。

通灵是一种通过另一个非物质的存在体的帮助而跟更靠近自己的方法。这个存在体暂时地扮演了导师的角色。这个导师的能量帮助你接触到自己更深层的自我。这个导师的能量将你从恐惧中带出来,那恐惧遮蔽了你的光。

一个导师能够让你看到自己的光,他比你更能够意识到你的光。当你的内在知晓的光能够被你所接触,导师就变得多余了。你就能够开始传导自己的光。导师就无需再作为你和你的高我之间的桥梁而存在。 我在此暂时地助你忆起自己的光。我以约书亚.本.约瑟夫的形态反映出你自己的伟大。在我这里你看到了自己――你的基督自我,但是你还没法完全意识到它。对你来说我就象是一个坐标,我的能量是一个灯塔。我帮助你更加熟悉你自己的基督自我。它将渐渐移到前台,而我将慢慢退居幕后。这是好的,是本该发生的样子。不要忘记,在这段关系中,我会一直为你在此,你却不是为我而在此。我不是那个目标,而是手段。基督的重生是你的内在基督自我的苏醒,而不是我的。

我根据你大我的意愿而行动。我的终点就是最后让我对你变得多余。当你通灵传导我时,不要让自己变得小或者隐形。我希望你让自己变得更大,感觉到你的力量从内在流出,照亮这个世界。 一个导师会给你指路,但是要你自己去走。过了一阵之后,你发现自己在独自行走,将老师留在后面了。那是一个伟大和神圣的时刻。这个老师会一直和你在一起,会在你的内心中存在,而那个分离的形象将消失。我们会一直连接着,但是当你慢慢成长,你会越来越少地见到我,或者会越来越少地想以一个分离的存在体的方式来召唤我。我会慢慢地变成你自己能量的一部分。在某个点上,你将不再认为我跟你是分离的。这将表明你已经真正听到并看到了我。

此文摘自“帕梅拉的自传” 译者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