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 Research 认识自己
周日冥想
西元2004年一月4日

小组问题:
Q’uo, 今天的问题是一个人如何真正地认识另一个自我, 而不会将自己的一部分投射到另一个人上头. 我们何时开始更清楚地看见早已在那儿的东西?

(Carla传讯)
我们是你们知悉的Q’uo原则,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在祂的服务中, 我们来到你们这里.

今天, 我们十分荣幸与喜悦收到你们的呼叫, 我们感谢这个圈子里的实体们中在这里寻求真理. 关於你们问的这个有趣问题, 我们很愉快地同你们分享一些意见, 相对地, 我们只要求一件事, 我们请求你们尊重并善用辨别力, 因为我们不是权威人士; 毋宁说, 我们是你们在寻求无限太一路上的同伴.

为了让我们可以自由地分享想法, 我们需要知道你们能够拒绝那些对你不产生共鸣的话语. 我们请求你只保留那些有共鸣并且有价值的部分. 在这个前提下, 我们感觉可以自由地讨论这个问题: 一个实体如何毫无扭曲地认识另一个实体.

“扭曲”(distortion)这个字衍生的意义是: 缠绕的, 有一股扭转的压力施加在某个东西使其扭曲. 以这个解释, 它或许不是最清晰的字汇, 无论如何, 我们在你们的语言系统找不到一个更清晰的字汇了.[1]

的确, 大自然是它本然的样子; 创造原则是它本然的样子; 太一起初思维, 理则, 或造物者都精确地是祂自己.

创造原则是一个无限的名词, 揭露一个无限精华的大存有.
在你们自我身分的核心, 做为具肉身的一个人, 这个神性原则作用为自我.
这个器皿行走基督徒的道路, 她喜欢引用戈德史密斯(Joel Goldsmith)的一句话:
基督是我的’大我’.[2]

那麼, 每个实体都有相同的基本要素, 然而, 这个要素蕴含在身体每个细胞的核心中, 每个思想的核心中, 每个真实情感的核心中.

它并不是整个细胞或思想或情感, 它是赋予精神的原则.
现在, 所有带入此生的东西, 就你生而为人的经验, 都受到扭曲*.

你与你的指引系统、高我为了你的存在本质创造了某种衣服, 这个器皿称为”人格躯壳”, 你们的心理学家则称为小我(ego).
(*译注: 这里的扭曲是中性的, 并没有负面的意涵.)

或许你们已经注意到, 婴儿来到这个世间并非一张白纸, 毋宁说, 他们带著一个确定的人格躯壳或小我结构进入世间.

每一个实体都为自己创造一个人格躯壳, 为了拥有必须的资源去研读与工作某些关键的人生课题.
举例来说, 在这个圈子的每个成员都选择两个或三个, 甚至四个人生课题.

在大部分情况, 选择这些课题为的是提升能量载具的平衡水平, 而这个载具包含了全体精华的许多层面.

明显地, 在一般公认的现实层面上, 每一个实体对自己、对他人都是一个奥秘.

有一个真理在这个层面上从不明显: 所有实体之间都有一个鲜活、坚实的连结; 任何一个人的能量场与所有其他人的能量场都是合一的.

从显意识心智的观点, 一个人无法知道另一个人的思想本质; 一个人无法知道其他人行动的真实动机, 等等.

结果是, 许多实体们将在世的时间不是用在觉察当下此刻, 而是用在改善关於周遭人的资料库, 好让他们可以更准确地预测其他自我隐微的思想过程.

在某些情况中, 练习开放式沟通可以降低彼此的焦虑与混淆.
但在大多数情况, 很少有机会创造一个完美的沟通—所有的扭曲与(自我)投射都获得平衡, 沟通是透明的, 而非反射式.

那麼, 从这个观点, 似乎没有可能毫无扭曲地认识另一个实体. 但正如V实体的建议, 将凝视的目光转向内在, 这个状况有任何不同吗? 难道你对於你自己不是一个奥秘? 难道你没有无尽地质问自己的各种动机? 难道你不曾多次为自己内在的感觉而困惑? 在任何时间, 你是否能对自己说: “我彻底地认识我自己, 我知道自己能做的事. 我知道我是谁, 为什麼我在这里, 我全都知道. 我没有任何问题, 我完全地觉察.” 在这个圈子里, 如果有谁可以绝对无疑地说上述这些话, 我们要对他致敬.

我们发现在这个器皿的脑海中, 她总是被她自己在当下的反应感到惊讶. 有些时候, 她对於某些反应感到快乐; 有些时候, 同样的反应却令她严厉地批判自己.

不管她的判断过程为何, 无论如何, 惊奇持续地到来, 因为新的状况、新的能量、新的事件组合, 等等.

在新状况进入其他自我的世界之前, 你就是第一个被自我的反应吓到的人.
自我全时间都在学习关於自我的一切. 的确, 这个过程简短地重演造物主知晓祂自己的举动.

如果一个人能够看见广大造物中, 实体们绕著存有的圆圈工作, 再一次地前往神性原则, 他就能看见栽种意识作物 接著收获新经验、新思维、新知识的过程.

肉身中的自我努力尝试这一个过程, 但结果总是不完美, 因为这个特殊幻象已经内建它有限的边界与预设的扭曲[容我们如此说].

所以, 就算有一个人能够极为熟练地操作你们公认的幻象世界, 他的技能也只局限於理解与使用更大系统中一个非常微小的部分.

在你们的一生中, 大多数的东西无法被知晓, 只能透过反射或[光受到某个物体的阻挡产生的]侧影; 如同柏拉图的洞穴墙壁之暗示, 一个系统的侧影.[3]

迄今, 一个人无法真正地看入本质, 不管是自己的或其他-自我的.
虽然如此, 在不可知中, 在奥秘中, 发现自我的工作、喜悦、与过程持续进行; 在这个过程中蕴含著极为丰富与丰盛的资讯来源.
这些资讯来源从自我开始, 接续与其他自我的互动, 再绕行著大自然里头广大华美的各种能量, 还有无形界的各种原则与实体.

所有这些资讯来源如同阳光和雨水滋润自我的田野, 促使那些栽种在人格躯壳内的种子开始它们寻求光的过程, 发展它们特有的花苞与花朵.
你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十分有机、强健的实体.
你们的深层心智的结构如同你们的骨骼, 有著良好的组织与许多适切的机能.

很难对你们表达你的生命系统之复杂性, 但或许, 唤起你们对能量体组成的方式就足够了.
在第三密度中, 你们拥有从红色到紫罗兰色的子密度, 一共七个; 而每一个子密度又包含七个子子密度, 所有每一个脉轮都是一个充分整合的系统.
潜在而言, 你是一个具有无限存在层次的系统.
大多数人的一生或许可以探测三或四个存在的层次.

而像你们这样的寻求圈, 每个成员长期地从事内在与灵性的工作, 或许你们已开始穿透越来越多个存在的层次.
在这样的复杂度中, 彷佛你就是一个世界、一个星球, 旋转绕行你们起源的太阳— 太一无限造物者. 那麼, 在那天体轨道中, 你们每个人都是一颗恒星、一个给予生命、闪耀璀璨的鲜活存在. 所以, 当你的轨道与他人的轨道交会, 因著你们各自的定向迸发出一股力量与气力.

我们可以观察到, 有些实体的轨道相当平顺, 在共识实相中, 人们会认为这样的人是稳定或具有一个易於了解的独特观点.

其他实体有个比较古怪的轨道, 彷佛他们的圆形程度尚未完成, 一些不规则的特性导致他们运行的轨道有些不平稳. 在你们的共识实相中, 这样的人看起来欠缺一个良好整合的人格, 可能无法与自我达成一个舒适的关系.

有些时候, 这些实体呈现精神耗弱的症状[套用该器皿的说法]; 在其他情况中, 由於他们正常表现的外在生活, 几乎不可能侦测他们内在轨道的奇特性.

然而, 内在轨道欠缺和谐或圆满终究会产生某种后果, 那就是其他人不能真的
”懂”这样的实体; 一般而言, 这是由於该实体不能”懂”他自己的本性. 当我们感觉无法清晰地去理解某个人, 通常, 这个人在自我中有著相同的困难, 他无法提供自我一个平顺的轨道, 於是必须以有些随机的方式呈现人格躯壳的不同面向.

以下的假定是永恒智慧的一部分: 一个人述说他人的观点跟自己比较有关, 而非他人. 我们感觉这部分是发问者G尝试要平衡的东西. 就我们个意见, 这一小片普世接受的智慧是真理.

每一个实体对其他自我形成的印象与意见总是有一个显著的弯曲或扭曲; 这是由於自我在拾起其他实体人格的品质与面向过程中, 这些品质与面向总是述说著自我差劲或良好的部分.

许多时候, 这个器皿对另一个自我有批评的意见, 通常在稍后时间, 压力减轻后, 经过反省之后, 她发现自己的反应指出她个人的黑暗面, 那是自己不想去看的部分. 所以那个正受到批判的其他自我*只是一个传递消息的信差: “那是自我的阴暗面, 这就是它长的模样, 这里有一面镜子.” 这是其他自我给你的礼物.
(*译注: Q’uo经常用其他自我或另一个自我来描述其他人, 提醒我们本来都是一体的)

在此同时, 藉由你对周遭世界的诚实与即兴反应, 你正在执行一项关键与珍贵的服务: 提供镜子给其他人, 好让他们可以在你身上看见自己.

认识更大的自我是一个无止尽的过程: 从认识你这个人开始, 接著是你所有接触个人, 所有你未曾接触的人, 甚至超越这个星球的范围, 好比我们这个群体. 它是一个动态的、无限的、持续进行的过程.

天父的每一个寰宇造物, 包含所有无限的时间、空间、过程, 都仅只是造物主认识祂自己的无限广阔经验中的一次心跳.

一个人能不能找到方法, 毫无扭曲地认识另一个人?
我们相信是有可能的, 虽然是十分困难的, 如我们先前描述的许多限制, 尝试指出身处系统中要去理解整个系统的困难度.
无论如何, 确实有可用的方法, 可以帮助人际关系单纯化, 为你带来清晰的视野.

这份工作与其他自我无关, 而是在自我的里内工作. 如果你考量自我如同一颗水晶, 你可以有些水晶是反射性的, 其他水晶是透明的.
反射性的人格是不被自己知晓的; 透明的人格则是自己知晓的.

这个器皿经常说她的目标就是成为透明的. 她的策略一直是尽可能地活出一个敞开的人生, 好让其他人知道所有关於这个器皿的事情, 不管别人认为那是好事或坏事, 正面或负面. 藉由开放已知自我的全部, 让他人知晓, 这个器皿的希望是成为一个可以被看穿的人格躯壳, 好让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能够穿透这个人格体. 我们看见这个器皿的思想, 她并不认为自己做得非常好, 但她日复一日地朝这个目标工作, 使自己成为一个更好懂的自我, 更自由地、自然而然地对他人揭露自我. 彷佛她想要丢掉存有的固体状态, 只为了成为清澈与透明的, 让所有人都能看穿.

这种能量, 这种意图, 是十分有益的.
首先, 流入自我的能量从来就不会浪费, 表面看起来, 花时间与自我相处、倾听自我、休息在造物主的怀抱中是自私的举动. 然而, 这些追寻的努力一点也不自私, 因为你正在改善自我能量场域的特性, 让这个场域更清晰、更平衡. 再者, 作用在自我身上的工作是一种休息, 它拿走尝试控制或操控其他自我的工作时间.

当一个人有更多的自我知识, 就几乎自动地减少控制局面或操纵其他自我的需求, 因为他感觉自我的能量是强健有力的, 不会担心自己的气力与能量会被拿走, 或受到他人狭窄的观点之局限. 再者, 自我知识带来亲切、温和、谦逊.

柔和伴随著自我知识前来, 於是另一个自我只要待在你身边, 就会感觉很舒服, 更能够做她自己, 虽然她自己无法解释为什麼.

在这样的氛围中, 自我能够以一种无威胁与安全的方式对你揭露自我; 结果是, 自我知识创造一种氛围, 在其中, 开放式沟通获得升高、深化、锐化、强化.

我们鼓励花时间与自我相处, 不管是行走在林间, 或在黎明时分凝视烛光, 或每日冥想. 不管以何种形式, 移动到自我的内在, 在静默中请求觉知, 都是非常有益处的, 可以强化自我的能量场, 同时创造一种氛围, 在其中, 一个能量场能够包容与拥抱其他能量场, 即使有些人格体表现出古怪的轨道, 也不会感觉受威胁或批判.

当一个人越多地自我觉察, 自我与其他自我的沟通管道就越少扭曲, 双向沟通的资讯得以更准确地流动在两者之间.

总而言之, 我们感觉这个想要毫无扭曲地知晓自我或其他自我的意向即是寻求真理的意向.

当一个人往自我的内在寻求真理, 这个意向将对其他自我沟通, 当这股能量在自我的里内获得改善, 来自其他自我的资讯串流也获得改善. 重点并不是去搞懂某人, 因为一个人并不是封闭的系统. 一个人属於持续进化的造物主, 一个正在进化的部分. 更确切地说, 关键是安住在奥秘之中, 欣喜地观看关於奥秘的一切, 对自己述说关於自我的故事, 述说生活的经验, 以这种方式, 自我越来越多地敞开, 允许越来越多惊人的大量资讯进来, 它们来自内在次元、物质世界、以及自我, 全时间流动著.

想要知晓真理的意向是把钥匙, 保持意向的纯粹, 保持心的敞开, 於是全体都获得宏伟太阳[无条件之爱]的恩惠. 没有其他东西比这个意向更能让你的亲友关系结出累累果实.

在爱中歇息, 让无条件之爱流过你的存有, 接著向外进入这个世界, 关於寻求其他自我的真理, 这是一个最好的开始.
在这个时候, 我们开放接受简短的询问, 此时是否有其他的询问?

: Q’uo, 如果你可以的话, 为什麼Ra说的这句话是真的?
“成长或滋养意志与信心只有一个技巧, 那就是集中注意力.”

我的兄弟, 我们觉察你的询问, 我们发现在你问了这个问题之后, 我们没有办法回答. 是否可以请你以另一种方式陈述你的询问?

G: 我试试看, 如果你不能回答, 我可以接受. 集中注意力, 冥想中的一项练习, 如何促使一个人的信心增加, 又如何同时强化意志?

我们是Q’uo群体, 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兄弟.
如果你愿意思考催眠控制的过程, 催眠师一个人的过程, 或许你可以看见以催眠诱导一个人进入出神状态基本上就是集中注意力的一种手段. 催眠师会说: “注意听我的声音, 只要聆听我的声音.” 一点一滴地, 催眠师引导这个人从每日生活中散弹枪式的显意识转变为一个集中在单点的注意力, 而这一点即是催眠师与自我的介面.

当催眠师开始发问, 在这样的集中状态, 自我能够穿透数个不同的自我表层, 向下移动进入自我当中比较不受时间与空间限制的区域, 於是拥有一个更大的知识与资讯来源.

正是以这种方式, 灵性寻求者选择去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在那个焦点付出的努力将创造一股进展式压力.
如果一个人良好地选择其工作的焦点, 这个工作将改变这个人, 自动地为自我、对自我下定义, 什麼东西使自我滴答(运转), 什麼东西激励自我; 接著这过程转译为意志的改善, 当这个过程向前移动, 自我变得越来越沉静, 於是接收到更佳的资讯, 这个资讯基於意向的特性产生; 创造出各种催化剂, 信心在其中接受测试, 随著每一个测试, 信心变得益发强壮.

所以, 集中注意力与增进信心+意志之间并不是一对一的关系; 毋宁是, 发出意向为自己聚集力量、能量, 不断转化为一个越来越连贯、善於表达、透明结晶的自我, 如此创造一股压力, 越来越多地为自我、对自我定义他的本性、动机、目标与修为.
我们可否进一步回答你, 我的兄弟?

G: 不, 一如往常, 一个优异的回答, Q’uo. 谢谢你, 谢谢这个器皿.

我们也感谢你, 我的兄弟. 此时是否有其他的询问?

G: Q’uo, 我将拿起麦克风. 我想要知道右耳与左耳音调[听不见, 但可以从内在听到]之本质?

我们是Q’uo群体, 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兄弟. 在这方面, 使用垂摆(pendulum)是有帮助的, 它在这个方向旋转表示”肯定”, 朝相反方向表示”否定”的答案.

在每个存有的能量系统中, 都有一个自然的右边/左边动力. 有些人的能量系统是: 右耳音调表示正面, 左耳音调表示负面; 对於其他人, 则刚好相反. 所以, 一个人的垂摆特性必须由自己来确定. 无论如何, 它可以被视为一种检查个人思想的系统, 如果一个人内在正思考某件事, 听到正面的音调, 很可能表示圣灵或指导灵的肯定, 於是这个思考值得被继续探索. 如果听到负面的音调, 可能表示这个思考有些扭曲, 可能要对这个思考持保留态度, 或沉思如何穿透这个警告背后的意涵.
此时, 是否有最后一个询问?

G: Q’uo, 一个简短问题. 在一的法则系列中, 发问者曾询问罗斯福总统(FDR)的事迹, 并询问他在那一生的进化过程. 我想知道, 如果有一个你可接受的人选, 或者他已过世一阵子, 允许你能够谈论他. 在未来, 如果可能的话, 我们能够给你一个人做为范例, 接著你能够给我们某种图表或追溯那个人的成长与人生课程, 类似於Ra回答的方式?

我们是Q’uo群体, 觉察你的询问, 我的兄弟. 在这方面, 我们有其限制, 因为这个器皿目前使用清醒的传讯方式. 如果这个器皿不知道你要问的人物, 我们很可能无法提供特别有效的资讯. 所以, 这类问题的答案无法很精确, 我的兄弟. 在这些限制下, 我们能够同你讨论这些人物.

容我们感谢你们如此甜蜜地在这个圈子内安歇, 彼此无私地、美丽地共享能量. 当我们看到人们为了聚集, 一起进入比言语与显意识更深邃的层次, 对我们是一个伟大的鼓舞. 我们感谢你们帮助、支持、丰富彼此. 我们感谢你们的研读与寻求, 与你所有的本性. 我们至为钟爱你们每个人, 我们欣赏每个人的华美. 非常感谢你们同我们共享这段时光, 我们获得许多乐趣.

此时, 我们即将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愿你们找到各种欢庆与感谢的理由. 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原则.

Adonai, 我的朋友, Adonai.
(V)2009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