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访谈1-- 2012、LTO的三重结构、编码神话和活的真理


James访谈第一部分,2008年4月5日(部分内容经过重新修订)


00:32 Mark:好,让我们开始吧。首先我很高兴詹姆士光临我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寒舍。

James:谢谢你让我来,尤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Mark:很荣幸能把你请到我自己的家里。在我们开始之前,James建议我介绍一下这次访谈的背景。

所以,首先,我的名字是Mark Hempel。自1998年以来负责Wingmakers、Lyricus和事件神殿的网站管理。所以我参与了大约10年了,寄到网站的Email都到了我这里。每个月大概我能收到2到3次,一些出版社或电台写信来说想采访James。如大家所知的,James通常会礼貌地拒绝。作为这些网站的创建者他选择了隐姓埋名,所以不接受采访。

大概2年前,我提议用一些在email中最常问到的问题给James做一次采访,以他独特的视角做一次问答形式的访谈,也让大家能了解一点他的性格。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都没能实现。然后很意外地,大约一个星期前,和James一起工作的Sarah打电话给我,说James在去洛杉矶开会的途中,在明尼阿波利斯有段休息时间,大约4小时,他想做一次采访。
所以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了!我邀请James到我舒适的工作室-- 我通常工作的地方。
这是2008年4月5号,以明尼苏达州的标准来说,今天是个好天气,我甚至可以打开一点窗户。所以谢谢你带来了温暖的天气。

James:好天气并不归功于我,但我也觉得这里非常舒适。我建议听众可以想象他们和我们坐在同一张桌子面前,这样他们能更好地用心来感受信息。我们计划让采访持续进行,是的,没有暂停和开始?所以这是一次连续的非正式聊天,希望它能触动你内在最深的部分。

Mark:我很高兴你加了这些话,在我们开始之前你还想说点什么吗?

James:没有了,这是个好开头,我们开始吧。

03:14 Mark:好,好的。我收到的最常问的问题之一是关于你围绕Wingmakers和Lyricus教学秩序(简称LTO)创作的整个场景。我想人们明白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一个神话,但问题的本质是这些信息在多大程度上是真实的?所以请您对此作一个评论。

James: 好。我理解,喜欢探究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是我们共有的天性。然而就编码神话来说这种探究意义就不大了。与其区分它的真假,不如去感觉它对你行为与观点的影响。当你读这些资料的时候,是否觉察到了知觉的新途径被打开?你是否开始了解那一直围绕着自己的微妙场域的那新的层面和结构?你是否感觉到与自己那更高目的的更强连接?这些才是需要深思和审视的更重要内容。我将进一步解释。

Wingmakers神话是一个被编了密码在里面的作品,那就是说,有光声频率被织入音乐,室内绘画,哲学,故事和诗歌里。这些频率的微妙在于···它们更多的是设计给心的感觉的,而不仅是理性心智的思考。

那些只用其理性心智——尤其是基于上帝、圣灵的历史性观念——来审视这资料的人,他们所得到的体验将完全不同于那些同时带着理性和心、并且不受历史性观念干扰的人。

神话和故事实际上是Lyricus更喜欢采用的交流方式,因为它们显得更单纯,而没有(其他信息)通常有的真相检验、理性的分析、比较等等这些智力和自我属性的包装物。我们会尽可能减小自我人格和智力对资料的诠释进行支配的可能性。 你知道,自有人类历史以来,历史性心智就由于数千作家的文字和观念而过于沉重。Wingmakers资料真正的意义就在于有效地移除人们的历史性心智,将他们转移到一种新的知觉领悟(或感官),这感官连接着他们的更高自己以及那支持着更高自我的圣灵(Spirit)。如此一来,人们就能更容易抵达平等性基调或自己内心的直觉机能,从而开启通向活的真理的通道。

06:21 Mark: 很高兴你提到活的真理。在你最近的作品中,是一个叫活的真理的故事,你用了这个概念。即使回到1998WingMakers网站刚发布的时候,你就已经想到这是主要的或核心的教学吗?

James: Lyricus的主要教导就是使人们更稳定地连接上他们的更高自己,以及联合每个人类意识到宇宙或宇宙存在的圣灵。你知道,Wingmakers是伟大入口之助力的一部分,而人类进入到更高次元唯一的道路,只会展开于这样的情况下,那就是整个族类的个体,一个接一个地,体验到真理是活的而且就在自己的内在,而相对的,外在(语言、文字)的(真理)是没有生命力和无关于自己的真相的。再说,即使在历史性的背景和文本里,活的真理也一直是密切相关的主题,因为你是通过那源自于第一源头或造物主的宇宙场接入它(活的真理)的。(而历史性文本不过是某些人对这同一个宇宙场的看法被等级制度说神化了而已--译者加)

这个宇宙场也被称为圣灵,而包含圣灵的信息只能从圣灵传向更高自己或物质性自我,当其抵达了物质性自我或人类型仪器内,而人类仪器也成功捕获了这信息时,就将创造出了全新的知觉,这知觉又转而创造出全新的行为。现在,这些新行为在短期内可能并不显著,但它们仍然持续塑造着个体的生命道路。它们创造出个体在人类条件下循环利用神性能量的能力,而这主要通过心之6美德:赞赏和感激,慈悲,宽恕,谦卑,谅解和勇气来实现。 所以,心之6美德的表达是一种自然结果,出自人类自我与神性或更高自己那更深的连接,所以它是全然独立于你的生活条件、出生星象、男女性别,教育高低,社会身份的。简单而言,心之6美德在你的本地环境中创造出一种振动趋势,而这趋势将你的更高自己带进来作为圣灵的代理人。我将对活的真理说更多,但现在,我想这些至少提供了一个较好的理解或介绍。

09:21 Mark: 好的。那么让我转到我频繁从读者那收到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在wingmakers资料,至少在访谈和古箭计划里都提到过的,我想我会叫他黑暗势力,因为他们搅起了恐惧和沮丧的感觉。这些势力我几乎在所有的地方能读到和听到。我想我是在说“光明会”和秘密政府(地球幕后精英势力)的行动,UFO掩盖事件,在世纪末的更多阴谋等等。这些因素如何和高我的概念相适应,成为我们生活中更活跃的一部分,因为我觉得这在某种程度上像是一种分心?

James: 这是个好问题。让我试着这样来解释。你会注意到Lyricus大楼的一楼或基础结构是由Wingmakers的资料组成的。当设计一座建筑时,一楼是人们进入大楼的地方,即使这座大楼有上百层,所有人也只都通过一楼进来。现在,如果这座摩天大楼坐落在繁忙路口,四面都有入口,一些在一楼,一些在地下。同样的,wingmakers资料有许多不同的入口,因为一些人会共鸣于政府阴谋和外星影响的Nerruda访谈资料。另一些会发现哲学特别有意义,也许还有一些感到艺术和音乐的吸引力。然而,他们都进入了这大楼,至于从哪里进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进入了大楼并走向建筑物的更高层。

现在,一旦人们对黑暗势力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了他们是如何试图去操纵和影响文化系统和政府的,那么感觉恐惧或沮丧这个问题是一个普遍的副效应。但这也是活化(激活)的一部分,因为个体必须重新选择,是被这些势力牵着走,还是分辨他们的微妙影响并脱离他们。我们无需对这些势力视而不见,也无需害怕他们,相反,我们将其视视为与爱那更高频率失去了连接的家人,并送去我们的慈悲。

我会建议Wingmakers读者:别停止对Neruda访谈或古箭计划这些资料的探索,但也继续研究Lyricus和事件殿堂资料,因为它们将使你了解Lyricus结构的更高层次。

12:30Mark: James, 这些更高的层次是什么?

好的,最高的层次就是伟大入口。也许晚些时候我会补充一些关于伟大入口的意义的内容和细节,但现在,我只是说它是这个结构的最终目标。
wingmakers 之后是 Lyricus教导组织或LTO的揭示。这是建筑物的第2层,是建造来澄清wingmakers背后的意图是无关于它描述的话题的,也即是ACIO 或摇篮期(Incunabula)——光明会的最高组织的。这样,LTO(Lyricus教导组织)揭示了自己的角色,那就是启发人类去了解,自身走向伟大入口的旅程的重要意义。这样就澄清了wingmakers资料的目的。在Lyricus之后的下一层是最近发布的,它就是事件神殿。

事件神殿是从哲学或神话的教导过渡到以实践和活动为基础的层次,将重点放在通过心之6美德的表达而实现以爱为中心的生活。

这三个层次-- wingmakers、 Lyricus和事件神殿-- 是目标一致的,并且是我们人类家族联合在爱的行为中,集体性地敲开第5次元之门,并将其能量编制进人类领域的各种能量中-- 就是伟大入口的联合一致的表达。
14:11 Mark:好的。那么在事件殿堂和伟大入口之间还会有其它层次吗?

James:是的,当然。但我此时倾向于暂不透露这些。让我这么说,在集体觉醒发生之前,必须有一个稳定而足够数量的核心人群,运行在意识的更高频率中。全球而言那大概是1000-1200万人。这个核心人群并不是集中在一起的,也不在某个宗教或信仰系统的范围里,而是散布在许许多多的信仰系统里;并且这些运作于更高频率的个体会在一种内在而非外在的基础上联合在一起,而不是通过人类组织或宗教机构的搜捕和网罗。他们将通过知觉意识的宇宙场彼此联合在一起,并将他们的心融合为一体,而在这合一当中,那些逗留在较低频率中的基于恐惧的辐射,会被减轻、抚平,而一个全新的信任与希望的感觉将会脱颖而出。

尽管人类情况会变得如此混乱,但是这1000万个岛屿还是将升起为一个意识的新大陆,这个新大陆上的人的意识电路已经准备好去过一种独立于外部的观点和事件的、以爱为中心的生活。Lyricus的这个结构就是为这些人提供庇护并帮助这些人去连接和绽放光芒的大楼之一。


Mark:你说的是2012年吗?

James:我想我是在用一种间接的方式来说。

15:51 Mark:嗯,是的。我不得不说2012的主题也是我频繁收到的一个问题,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像世界末日,耶稣再次降临,到新黄金时代等等。看起来显得不切合主题,而比较奇怪,因为你会预期它应该是一个更一致的感觉。然而关于2012的看法和它会发生什么,大家却有那么多的分歧。

所以你能谈谈这个话题吗?我的意思是到底2012年将发生什么,与现在的情形会有何不同?

James:好的,首先让我说, 与其说2012是一个独立事件不如说它是事件的高潮部分。这个过程早自原子结合成分子,进而成为天体,再进一步成为天使的寄主(星球比较相当于天使的载体--译注),直至成为人类的天地就开始了。这是一个过程……是由第一源头所传送的振动模式,因而,它以不断增长的效率和连贯性进行着自我复制。

地球是在宇宙星罗棋布的无数行星中稀有而独特的一颗,它存在于完全的独立自主中。但正是由于越来越校准对齐于第一源头的这一光明场域,才使一个行星得以转变其维度(次元)性频率.

我们全体,行星和生物,都正在穿越时间、空间而次元性地上升。就任何方面来说,这种提升都不是随心所欲或反复无常的;而是第一源头的一个进行中的计划。

我知道,许多人正期待着2012年发生一个大事件作为地球对齐其银河系中心的标志。事实上,只有运作在更高频率的那1000或1200万人所构成的环球社区里的人,会觉察到这个最伟大的改变;这改变将表现为知觉力提升,直觉性领悟——那种极其微妙的直觉性感悟——以及与同胞们的一种深度的情感性连接。

18:19 他们通过心之六美德的表达来过一种爱为中心生活的能力,将会提升很多倍。这一核心群体,已发展出了他们特有的习惯,那就是通融的理解,放松的感知,以及对那拥有超级智慧的宇宙的仁慈的绝对信任。他们会拥有新的创造性力量,因为他们将以整体而非个体的身份来运作。

在开始的时候,这个运作对(这个群体的)绝大部分人而言都是模糊的,除了少数人,或许3000人中有一个能感觉到并看见它;当我说到3000人,我是指运作在那些更高频率的1000到1200万人中的人。
这些很小百分比的人,将在接下来几年里看到和感觉到这些变化,接着更多人会被激活,并开始觉察到这个集体性智慧,当那个集体性智慧变成一个非常强大的共同创造的自主性存在体时。

现在,生活在以恐惧为基础的实相中的人们,绝大部份会将自己的恐惧放大,因为接踵而来的频率与射线会创造一种变革性的步调,这会在他们的生活中制造困境。

19:38 在情感上,他们甚至可能变得更加支离破碎而消沉,所以你看,2012年对不同的意识状态代表着不同的体验。它不会是像日食那样能被世界上绝大部分人所看到的单一性事件。

但坦白地说,没有人能精确地知道那将会像什么,因为(经验之间)没有确切的相似性,最后一章还没有被写下。

所以,在这最后一章里,我们都将扮演着即兴角色。不存在剧本,也真的不存在——就字面意义而言的——导演。相反,我们被第一源头所允许,去选择我们的命运——过以爱为中心的生活,跟随地球的提升;或者过基于恐惧的生活,并原封不动地停留在3次元频率网格固有的限制里。

总之,2012是一次选择;只有那些愿意经受一次根本性调整,接受一个实相本质的新视角,并对集体性智慧的力量及它对人类的面貌重建开放和应用自己的人,只有他们会看到2012年的真正面貌。而其它人将看到错觉,而且就某种意义而言,被迫存在于真正经验的阴影里。

21:16 Mark: 是的,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宽泛的问题,James,但前些天我看到一篇文章说,Google中国(美国网站的一个搜索引擎?),被搜索次数最多或第二多的短语是,“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 也就是说,为什么我们会在此时转世,我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知道这是范围相当广的一个问题,但我确实收到许多Email是有关这个问题的,当我看到这个从中国 Google上看到的搜索结果,也是一样···我这有一个清单,你可以看看…… 所以我想知道你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James:好的。生活于这个时期的人们,他们想要感受个体与人类集体命运的关系。然而不幸的是,绝大多数人除了给政客投票,并不真正能了解到这点。他们只是消极的观察者,只是审视着竞技场,却并不真的加入,或者都不相信应该如此。

化身在这个时代的每个个体都有一个更高的自我,而这更高的自我知觉到这个时代的特殊性,但人类型仪器中的自我(EGO)人格,除非被适当地调整和预备,否则无法轻易接触到更高自我,而且还会变得如同一个有旷野恐惧症的人,只想与世隔绝地躲在自己的实相里。 如果你此刻在地球上,穿着人类仪器,那么你在这里别无选择、也别无目的。唯一的选择就是去体验这个时代,体验与银河系中心的对齐,以及第一源头那创造性光束的强化。而唯一的目的就是去,缓和那从旧的系统与实相模式转换到新系统新模式的剧烈波动,既是为了社会也是为了个人,同时也是为我们的行星以及其上的所有生命。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

现在,你可能会说应该比这更多吧,我不会与你争执,然而其它原因都不具有这一真相所具有的威力。真相就是,我们对我们的同伴,造物,文化和地球都负有责任:协助它们去和谐而容易的上升。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 Mark:嗯。我知道你以前回答过这个问题,但这是一个如此普遍的问题,我忍不住要再问一遍,你能用你的话回应吗……

James:你可以问这个问题。

Mark:好(笑),好的。这个,一旦我说起话来很难停下来。

James:我理解。这也是个训练,我们都可以练习更多一点。

24:37 Mark:好。所以问题来了,其实是两个问题。为什么你决定公开所有这些资料而不透露姓名?而为什么现在你渐渐露面,我的意思是,例如同意这次访谈?

James:问得其实相当好,Mark,很简洁。


Mark:我尽力。

James:对你的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我要说,LTO(Lyricus教导组织)的代表们选择隐名埋姓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更倾向于将人们的焦点引导到资料本身,而非他们的个性上,这本身也是其使命的一部分。

在LTO中没有人有兴趣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精神性权威或救世先知(Way-shower)。事实上我们在这方面的考虑是相当谨慎的,因为我们很清楚,在人类觉醒的这个阶段,真正地是要通过合作的智慧而非依赖某一个体的智慧。这个时期不存在领导这件事的救世主。对任何渴望去编排,甚至只是希望去进行编排的个体或组织而言,这都是太过深奥的转变;在人类进化的这个阶段也不可能指望依靠某个人类,抑或天使的、或甚至是神似的个体——那只会制造出分裂,就像在某种情况下金钱制造出富人和穷人一样。

正如我之前说的,有一个共同创造的存在体,将于未来几年里诞生,这个存在体是数百万人的集合体,这些人已经精通于在人类领域内接入和传递第一源头的高频发散物。

这些频率将渗透进人类领域的每件事里,甚至物质结构都会被浸泡在它那更高的振动场里,从而促使所有生命转向一种新的振动频率。LTO在这里是为了分享编码资料,以及帮助促成那集体性意识的(激活)活化。要达成这个使命,并不需要我去巡回演讲、促销书籍等等。这个使命可以被不化名地完成,而且确实更容易些,因为它提醒人们,努力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与上帝的连接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事情,呼唤更高自我的意愿更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而他们所真正需要的知识非常简单;因为他们需要的只是活化(激活)以及将这个激活(活化)确认并且持续下去。这不是贪婪地收集信息的时代,而是以心为中心来行动的时代。 27:33 Mark:哦,这些信息很好,我非常喜欢。James,你谈了许多关于活化(激活)和我们每个体如何接取更高的频率的事。你能谈一下活化的过程和它是怎么发生的吗? James:好的,当然可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也是深得我心的话题。你看,你能出生进入到身体,在最好的大学接受教育,过着生物观点而言的完美生活,但如果那接入宇宙潮流或活的真理的接口被关闭了,这些潮流无法流入你的人类知觉意识,那么你并没有真正地化身(人类),至少不是以你被第一源头或造物者所意欲的方式。换句话说,你的化身(投生)不完全。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因为我们有数十亿人化身(投身)到这行星上,却正运行于不断削弱的精神能力。

以眼睛和耳朵,我们能进行感知,却只感知到我们宇宙的一小部分。我们的生物性网络所感知和处理的声光频率范围是狭小的。如果再在这个方程里加入空间这个要素,那么我们能感知和处理的频率范围就简直小得微不足道了。所以也就能理解人类型仪器为何有着种种自身限制了;但是,如同我们造物主所设计的万物一样,人类仪器也有着补偿机制,就现在地球的情况而言,就是人类的情感系统。

正是我们的情感,将我们连结到了那(比我们所认知的宇宙)更宽广的宇宙、以及那散发自第一源头的能量。如果一个个体生活于以爱为中心的生活里,并且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在生活最细微的角落和缝隙中实行心之6美德,那么他们就围绕着自己展开了一种触角天线。 这天线是以太性质的,换句话说,它存在于一种我们的眼睛和耳朵所无法觉察的能量状态里,并被设计成如同一件,对第一源头的种种高频散射之接收和播送,都能进行微调的仪器。那么,这种天线包围着我们的人类型仪器,与我们的身体占据着同样的空间,然而,因为是由高频的各种光频所组成,它不会像,举例来讲,我们的物质身体那样,被束缚于三次元的实相和种种限制里。

30:18 当我们的心是放松的、充满爱的、谅解的、欣赏的、信任的,那以太触角天线就变得如同一朵面朝太阳尽情绽放的花朵。如果我们的心是焦虑、不安、愤怒、混乱的,这同样的触角,就会像喜光植物(比如郁金香)在日落后合起花瓣那样,变得失调,而且它与第一源头那高频散射的精细连接就会被切断或削弱。

这以太天线,从生物角度来看,是被固定在内分泌系统的七个腺体里的(甲状腺和副甲状腺、肾上腺、垂体、松果体、胰岛、胸腺和性腺),正是这些腺体作为接受器,将来自圣灵领域的更高频率转译给身体和心智,使得心智能处理这些编码信息,而身体可以根据这些信息行动。

31:16 Mark:这和七轮能量系统是一回事吗?

James:是的。接着说,当人们表现出愤怒或憎恨,特别是一再如此的话,他们的天线就受损了,更准确地说,它的敏感性被降低了,而这导致了一个恶性循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意识到自己不再能接收到那些本是他们的固有天赋权力的超细感知了。恰恰正是这些超精细感知活化了个体。

补充重要的一点,这触角天线从不会被外来的情感所损坏,换句话说,从外物或其他人指向你的负面情感都无法损坏它;相反,它只会被你所生发的诸如憎恨、愤怒、挫败、怨恨等的情绪所破坏。所以你看,圣灵存在于你生命里的程度,是与以太天线的安康相消长的。

它是人类型仪器中及其纤细的、不可思议的、甚至奇迹般的一个面向,而且它连接着圣灵。当其是舒展的、觉醒的、活化的、强化的、被利用的和受维护的时候,这天线就会将那接踵而至的声光频率,或第一源头的高频放射物,传送到那围绕着你的能量场,为你带来对你存在其中的多重次元世界的更完全的觉醒。

现在,这个包围着你的光明场域,不再只是一个小岛,正如我之前所说的,这些岛屿将升起为一块意识的新大陆,这片大陆就是我先前讲到的集体性存在体。

33:09 Mark:那么激活(活化)又是怎么回事呢?

James:与圣灵联合运作的更高自己一直就是那活化者。甚至在个体能够说话和识字之前,它就已经开始在心的六种美德的基本真理的层面里,指导着个体了。这些是一种个体内在固有的理解。它们源于那活的真理的智慧的共享池,甚至天使们和觉醒了的存在体们都从这个智慧之潭获取信息。这是每个精神性学生都在寻找的入口。

一旦它被找到,它就变成你自己的了,而且,你将领悟到那连接着物质性的银河系、恒星系统、以及地球和你自己的人类仪器的天堂的网路。它们全都对齐于一个协调一致的,使得接入那共享性智慧之池成为可能的设计。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去活化以太触角接收器,换句话说,就是去聆听你的心,然后藉由过一种爱为中心的生活来支持和扩展那活化。

34:35 Mark:这听起来几乎,啊,听起来几乎太简单了。 James:(笑)是很简单。这里面没有复杂性,因为这是天性所然;顺性而行吧,在这儿,奋斗之类的摩擦被从任务中移开了,再加上我们这个时代接踵而来的能量,这个功课甚至更简单。

我了解有许多复杂的技巧,有关姿势、呼吸、颂歌、咒文、形象化等等,我并非是要贬低这些技巧和方法,因为激活是高度个人化的过程,如果你的更自己引领高你去尝试这些方法,那么全力去做吧。然而也请记住,复杂性可能会误导人,它可能创造出一种分离,分离于那永远在当下一刻存在于你心里的精神性理解。重要的不是我们对所谓大师的精神性技巧有多了解,甚至也不是我们对这些知识练习得多好;重要的是我们爱的能力、以及将这爱表达进我们生命那最细微实相的能力。

35:50 Mark:那么James,当你说“最细微实相”,你能更详细的说一下吗?让我们知道你的意思。

James:让我先喝点水。
我想它与内在的指引有关,因为没有内在指引,你要找出这些最细微实相是非常困难的,在一个普通人每天的日常生活经验里,最细微实相最常被忽视。这是因为旧的知觉模式如同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跟随着我们。它告诉我们,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直视别人的眼睛,它告诉我们,去执迷于事物的外在显示、除非别人主动否则保持沉默。所有这一切都钝化了我们与内在圣灵的连接,但正是这圣灵支撑和发展着我们的活化。 所以,将心之6美德表达进我们生命的最细微角落是必要的。我就不举具体例子了,尽管我知道这也许会很有用。但是我每提出一个范例就可能会不小心地把另一个遗漏了。再次,活化的整个旅程,其全部目的都是去成为主权独立和自我负责的人。我所能说的就是,去深入探究你生活中那些对理性心智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对你的心却有某种吸引力的区域。

在Lyricus中我们有种说法:“理智的例行公事和忽视的地方常常是灵魂的游乐园和窗口。” 你想要的对你自性的感觉,是被根植于那共享着一切资源的意识的合一场里,如果能将自己的身份(个性)带到这个视角,并在面对生命的抵抗时维持住它(视角)的话,那么你将脱离旧有的知觉模式。而活在你心中的永恒存在将会提供你所需要的任何指引。

38:21 Mark:James,如果可以,我下面想切换到一个更个人化的问题,

James:当然可以。

Mark:因为看起来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可以吗?

James:可以。

Mark:好的。我一直在学习这些教导,自从我——我甚至无法确定我是否应该称它们为教导——但自从我参与进Wingmakers的事物,我得说我了解到了相当多的信息;但是我仍然没有你所指的那个与更高频率的清楚的连接。我不确定我是否够资格成为一个真正有灵性的人,因为当有人在交通中抢我的路时我仍然非常生气,有时这种反应的激烈甚至我都不想谈它。总之我想说的是,我们怎样才能知道我们是在正确的路上或在做正确的事? James:我很乐意告诉你,你的情况是非常正常的,。有弱点是这个世界里经验的一部分,也是把你和其它人连接起来的东西的一部分。如果你将自己保持在某种极高的高度上,你就有可能变得不容易体会常人的困境和问题了。或者更糟的是,变得漠不关心了。

你知道,精神性作品,大部分都是由那些被神性灵魂所催化了的人写的,为的是创造出特定的信息来作为重新启发人类,能知觉到造物主以及内在的心之美德的觉醒的方法。这些作者通常是从更高的次元的架构来进行写作的,但在这种高次元的架构下,现实问题的严重性有些被边缘化(被忽视)了。再加上支配我们世界的那些压力,要保持一颗灵敏的爱心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所以,我们作瑜伽、冥想、呼吸、毒性测试及其他上百件事来支持我们的旅程。

40:17 重要的是了解到,在上帝眼里一切皆平等,无论你已经上升到极高的纯净水平,还是刚从沙漠的底层开始你的攀登,你被珍视的程度都是一样的。这是因为我们全都是同一个统一的意识场的不同投射,准确地讲,我们是遵循自己那独一无二的个性趋向,而个别化地聚焦于这个场的;从根本上讲,我们是一个探索者和共同创造者的家族。我们是神圣的合作者,身穿着人类的生物性,还时常会笨拙地犯错。 当你体验物质世界的时候,要知道,你并不是在独自经验它。我接下来要说的是一种非常微妙的区分,但又是重要的区分:你可以与上帝交流,你也可以拥有充满真理和爱的对话,而这很好也很美妙,因为这是你被教导的。但当你穿越生命时,去感觉到上帝的当下之存在……与上帝合而为一去体验物质世界是必不可少的。这才是共同创造,它是从(你所受的)教育往上所跨进的相当大的一步。 41:44 Mark:我不确定对于后面的那部分我是否清楚了,James,你可以具体说说吗,共同创造是一回事,教导是另外一回事?

James:是的。这正是我为什么说那是一种微妙区别的原因。个体和造物主的对话,是重要的能量与信息的交换,但那永远是你和上帝两者间的,一种复数间的交流(即上帝与你是分离的),如何你愿意从这个角度看的话。

共同创造就不是一种复数间的交流,而是作为一体来探索尘世世界。上帝和你是合而为一的,而当你行走在自己的生命经验之上时,上帝通过你的人类仪器看到了和听到了,将你轻推进这条或那条路,因为你已经邀请它的存在进入到你的心。 记得我之前也略为提到过,对于更高次元的极精细的频率,心或人类情感系统是主要的感觉器官。如果你将上帝邀请进你的心里,如果你感觉到这一当下存在的绽放,那么当你经验你的生命时,你将会感觉到,它正在被你和上帝创造性地共同完成;这和你(先)去经验生命然后再通过祷告或冥想回报给上帝,而再在那祷告或冥想裡寻求这个决定或那个决定的指点,是不一样的。
这就是你判断自己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的依据。(是一体的体验,还是过后的汇报和马后炮--译者)

43:15 让我补充几点。你的自我有一个永存的互补的对应部分,即你的自我被置于最高的关注中,可是这关注却根植于一种正在飞速变得不合时宜的历史背景里。源头所有创造物的风貌正在被更新,以允许一种意识的连锁反应得以发生,这意识的连锁反应将席卷这个星球,将它及其上的创造物运送到种种新的振动场里。

现在,人类自我已经被完全锁定在恐惧和信任缺失里。就好像这些特质已被彻底编码进了人类种族里。各种思想体系,无论是基于科学还是基于宗教的,都仍被恐惧所束缚着。它们阻塞了某些更高频率的发散,而这些频率正是人类仪器被设计要去运作其上的。这正是为什么个体需要主权独立的原因,也正是个体为什么需要(激活)活化自己、并过一种爱为中心之生活的原因;因为只有在那个时侯,一群足够数量的人类才能够发动那意识的连锁反应,才能够开启那知晓永恒真理的意识。

而物质性力量将会回应这一频率,而成为永恒真理在物质层面的实现力量。在Lyricus里我们是这样来表述的:“物质的主人将变成永恒的奴隶”我知道我偏离到某些非常广泛的观念上去了,但是你所要的解答就是在这些观念的巢里。你不得不梳理一下。

44:55 Mark:谢谢你James。是的,我相信我会那样做。虽然我一直在听你讲,但是我发现,你所说的有许多部分……我觉得在我对其有真正的理解之前,我还得要多听几次。

James:也许你是对的,但别太担心理解的事。完全的理解它需要一个心理过程。这是一种身份转换(从个体到整体性意识--编者)的过程,所以,每个个体都能从恐惧、罪恶,改变到爱与谅解的洪流。因为只有在那些爱的潜流里,你才能体认到你并非自己所一直描绘的那种形式;你是自己赋予自己生命力的能量频率。这些频率——你认为它们会源自哪里?

Mark:我想我会说,第一源头。

James:是的,源自我们的造物主。这些频率,舞蹈于当下,不知道过去或未来,它们存在于当下一刻。所以,那些到过去或未来中搜寻它们踪影的思想和感觉,会束缚这些细微频率的循环流动,而正是这些频率,如同仙笛神童(40年代奥斯卡获奖影片,讲述一名吟游诗人吹箫将老鼠引走,解除了一场可怕的瘟疫)般,带领你到达了那个点,那个你对转变敞开的时刻。

有句谚语是这样说的:“如果你正在剥橘子,就别去想苹果的事”。换句话说,立足于当下;因为这就是那赋予生命活力的频率所存在的地方。这就是你力量的所在。

46:30 Mark:好的,讲得有道理。谢谢你James,我理解了也接受了。Mateo!各位听众,我们的猫Mateo刚刚跳上了桌子,而且正在拜访James。它好像喜欢你。

James:是啊。它是什么猫?

Mark:它是一只布娃娃。就是抱起来软绵绵的那种。也因此而得名。

James:是啊,它非常的放松。非常的舒服。

【46:30】Mark:我不知道麦克风是否捕捉得到,但从我坐着的地方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它发出满足的叫声。要我把它抱走吗James?

James:不,不用,这样很好。如果它想躺在这里的话……

James:那么,你看,如果暂时没有别的要谈了,那么牠就是一种很好的转向。这就是圣灵运作的方式,也是生命那精微细节的一个好例子。生命里有某种30到40分钟的频率,而Mateo本来好好的,然后它就突然跳上桌子来表达它的存在。那么,对我来说,这就是圣灵的轻推,要我稍微松一下油门而回到生命那游戏的一面。你看,万物都有一种节奏。

Mark:是的,是的,我明白了。James,你还是要休息一下吗?

James:是的,我们休息一下吧,我们可以伸展一下肢体,恢复一下。我知道你有东西要给我看,我们可以在15或20分钟后再回到谈话内容。

Mark:这一节结束。
(光雨、Pisage译)


James4月访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