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mm直觉智慧技术之——心的六种美德网格冥想

附 录 A

六种心之美德的定义

我一直抗拒着要去精细地定义出那六种心之美德的诱惑,但我会对它们的定义提供一个出发点,以便你们能够依据你们自己的体验与洞见来加以润饰。

赞赏(与感激):

在那些微妙的层面上,这种美德是聚焦于‘最初源头(更高的智能)包围了我们同伴的存在体们而作为一种意识(或知觉)的场,而这种意识(或知觉)合一(unifies )了我们’的一种特定的觉醒之上的。如果我们是合一的,结果就是,在某种更深的层面上我们作为一种集体的意识而运作,而在这种位置里,我们分享着一个共同的目的,这目的是被丰富地织造出来的,至高重要的,然而却是神秘的,动态的与不确定的。这种觉醒,或甚至是信念,会把我们的焦点从我们个人生活的那些微小细节上,转移到我们作为一个族类之目的的远景上。

在一个较为实际的层面上,赞赏在支持着关系之忠诚与结成的那些‘感激之情的细微表示’里(in the small gestures of gratitude )表达它自己。赞赏的那些更深的层面,使得那些相对地是表面层次的表达(译注:那些感激之情的细微表示),带着真诚,因为它们是源自灵魂的那些频率,而不是自我( the ego )或脑力(mind )的那些动机。

慈悲:

许多老师已经很有说服力地将慈悲讲解成是,对于别人的受苦之深刻的体认,再加上想要去解除那痛苦的欲望。在那‘正在把它自己坐落于我们的行星之上的新智能’之背景里,慈悲是‘要协助其它的人去与,那些正在展现于 3 次元的世界里之新的智能的场,相对齐’的一种活跃的欲望,知道说其它人要去对齐的欲望和能力,被他们的社会适应所扭曲了;他们的欲望和能力,无法准确地反映出他们的智能,性灵的趋势( spiritual inclinations ),或目的。

慈悲因此也被延伸到‘我们同伴的存在体们’和‘这行星本身’这两者,因着对于‘即使只对个别的一世来讲,我们也都是彼此命运的一部分’这观念的领悟。行星和人,以一种重生和更新之互相合作的过程,在最初源头的那些上升的潮流里,舞动着。我们全都是那,正发生在地球和宇宙之间的‘神秘的开端(the mysterious overtures)与能量的超越’之一部分,而随着地球转变它那累积起来的稠密,我们每一个人也将会被挑战要去转变我们自己的,或是变得更深地被嵌入在我们的恐惧与情绪的骚乱里。

宽恕:

宽恕的运作是出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我们生命经验的境况下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之概念,和‘我们的爱的频率充满我们的人类仪具’之程度。当一个人是出于‘心之美德’与‘它的那些真正的频率之丰富的质地’而运作的时,宽恕是一种自然的接受(acceptance )状态。

当一个被感知到的不公义进入到我们的经验里时--不管有多重大,也不管我们认为自己是当事者或旁人(or whether we perceive ourselves to be the cause or theeffect)--我们一开始也许会以受害者或恼怒的那些尖锐的情绪来反应,但这种情绪上的凌乱可以很快地被清理,藉由把你的受害者或恼怒的感觉置换成谅解与慈悲。

宽恕其实是‘不带有“典型地会引起批判的出现之那些二元性(例如,好与坏)的沉重情感”的谅解与慈悲’之向外的表达。它是一种不带设计或目的之中性的表达,但是它会把你从那些时间的爪子里释放出来,那些时间的爪子类似于能量的流沙,在能量上把你和一种以时间为基础的情绪状态纠缠在一起。

谦卑:

当灵魂具体化在时空的世界里时,它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对于爱的表达。它没有条件或动机地把这种精细的,崇高的爱的频率,循环流通给人类的肉体和脑力。毫无意外地它会发现,和脑力( mind )比较起来,心是一个更为乐意的合作者。谦卑就是领悟到--心,脑力,和灵魂,相互混合在一种更高的智能或同谋力量的恩典里,而它们那特有的存在,是藉由这种无条件的爱之连结而被维持的。

在我们的行星上之宗教的,心理学的和哲学的资料里,有大量的关心被给予了脑力。当一个人想到这方面的事时也是如此。在一个较为细致的层面上,许多人相信,他们所想的引起他们的感觉,那些感觉再创造出他们的振动速率,而这种振动速率吸引来了他们的生命经验。因此,应用这个逻辑,把好事吸引到我们的生活里来的方法,就是要想得正确,免得我们吸引来祸害或困难。

谦卑了解到,那代表着你的存在体--你完全的身份--并非被构成为是一种脑力的连锁反应。而是,那是‘爱的临在’被具体化在人类形式里,而这种爱在‘心的那些美德里’ ‘沉思的头脑之清澈的智能里’以及‘心,脑和灵魂共同创造的事务中’表达它自己。谦卑是这种爱的频率之表达,知道它是来自那已经存在于一个更高的次元里之源头,而在这个次元里,爱不是一种多愁善感和情绪沉重的东西。它是一种解放的力量,在这里面一切为一,一切皆平等,一切皆神圣,一切皆永生。

谅解:

形式的世界,就像‘没有形式的世界’( the formless worlds)一样,都是由在它的较为稠密的表达之下的(beneath its dens er expression )那些能量结构所组成的。以一种真实的意义,在复合宇宙里的所有事物都是能量,有着一些无可估量地长的,以能量为基础的生命期(energy- based lifespans)。能量是可转化的;那就是说,它可以改变或转变成其它的一些存在的状态,或,在人类的情况里,意识(或知觉)。人类的能量结构,常被描述为脉轮( chakra)系统或电磁体(electromagnetic body ),但(实际上)它并不是只有这些构成要素。那能量的结构是一种‘光的形式’,这‘光的形式’依次再是一种‘神性的爱之质地’。

在能量上地,我们的“骨骼”是由在我们的核心结构上的爱所组成的,而这种爱的频率就是我们的‘不朽的意识或灵魂’之基础。所有的那些较低落的稠密( lower densities)都是这种光的一些影子,而在时间与空间里运作,这时间与空间提供了一种稠密的护套(a sheath of density )以及与这个核心的爱之频率的分离。那些时间与空间的世界改变或稀释了这种我们所感觉到的,与那核心的能量结构──我们全都是由这种核心的能量结构所组成的──之连结,而这种情况不只削弱了我们对于我们的神性之连结感,也削弱了我们对于上帝和所有生命的连结感。

在这里面的,就是‘生而为人类’之矛盾的情况( the paradox of being human ): 我们内在最深的结构是‘神性的爱’,而我们最外面的结构是我们内在最深的结构的一种要去体验的工具,但我们已经变成被外在的运载工具带着走( entrained )到了‘认同载具胜于认同在里面的乘用者--我们真正的自性’之地步。

我们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这种和我们真正的自性之分离,以及对我们的肉体和脑力(人类仪具)之过度认同;我们之间的差别也许只是在程度上的不同而已。谅解是 ‘心的智能’的一个面向,它认知到‘与爱的这种分离,是那正发生在这行星上的更大的蓝图之一个必要的设计要素’。换言之,并不是说人类已经跌落到恩典之外,或无可挽回地向罪恶倾斜了。而是,我们简单地只是已经接受了那占优势的现实情况,而它的优势并非偶然,而是一个更大的计划之一部分。

在 Lyricus 里有一个有名的说法,它可以被粗略地翻译为:“时间的优雅就在于,它解开了那些,已经把爱封闭于自己之外的,空间结构。”那些空间的结构,在这个情况里,指的是人类仪具。只有时间能够打破那些,阻止或减低爱的频率在个人的行为里发挥它的智慧之,坚固的障碍或微妙的薄膜( subtle membranes)。如果时间是重要的可变因素,那么合理地,每一个人都是正在走向他的或她的这种体现( realization );他们达到这个目标只是时间的问题。因此,时间是那个让我们有所区分的差异( time is the differential that separates us)。就某种意义来说,我们都是因时间而转变才彼此不同的( we are all time shifted from one another )。关于从形式的世界里开启他或她的爱的频率这件事,没有人是在完全相同的时间点上运作的( No one operates in exactly the same time )。


勇气:

虽然勇气(英勇,valor)通常是被用在战争或战场的背景里,但它(真正的意义)是,作为一种爱的元素,与‘不畏强权地说出真理的行动’连接在一起的,特别是在有不公义的事( injustice )被做出时。在今天的社会秩序里,对于我们的世界里那些不公义的事假装不知道,是很常见的。‘自扫门前雪’(Self -absorption in one’s own world )是损害了勇气的表达之主要的威胁,而‘害怕后果’是另外一个。

勇气是你的爱的一个面向,它在面对不公义--就社会秩序里的标准来说──时保卫你的爱之临在。如果你不保卫你的那些美德--或是那些太软弱而无法保卫他们自己的美德的人--你就是已经和它们脱离了,并且已经丧失了在形式的世界里成为一个‘共同创造的力量’之机会。

这并不必然表示说,你就必须要成为一系列的社会目标之一个激进份子或拥护者。它只简单地要求,你们要保卫你们自己免于不公义(that you defend yourself from injustice )。儿童特别需要这种保护。在我大约只有 7 岁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我和我父亲要去一家商店,在我们从停车场正要走进去的时候,我们注意到有一个妈妈,在她车子的后座里真的就在打她的小孩。那是一个繁忙的周六,有很多人在那个停车场里,但只有我的父亲走近那个女人并且要求她住手。他的声音因为出于信念而显得坚定,那女人马上就停手了。

这是一个出于勇气的行动,因为它并没有带着真正的批判(judgment);它就只是一个在那个时候需要介入的不公义。在我父亲身上呈现出了对那小孩和那妈妈的慈悲,而我相信那个妈妈知道这一点。这就是‘那些心之美德如何很少单独出现,而是以一种,为了某种特定的情况而把它们自己编结得有力量和效力,之整体的方式来出现’的一个例子。

--------------------------------------------------------------------------------------


在第一年里,通常是在接近尾声的时候,“依心而活”的从事者会变得越来越察觉到,正在他们里面运作的是可被比作一种包围着他们的能量格网的一种系统或架构。它就像是描绘在下一页的图解里的看得见的网格,网格在中间的圆圈里运作,那圆圈是‘神性的爱’的象征性位置──六种心之美德的交叉点。



      
  这个格网的运作是一种冥想的形式,但不像我们通常认为的放松觉察的内在状态的冥想。这(格网冥想)不仅是一种主动的察觉和表达的外在状态,而且是源自‘活在神性的爱的“中心圈”并且知道你被 when - which - how (什么时候-哪一个-怎样)的练习的那些技巧所包围着’这种感觉的稳定性。这个练习使得你,为了要把适当的情感能量注入到一种遭遇中,在任何领域里都能够自你的中枢( your center )升起。这是来自你的心之治愈的,再平衡的,再赋予活力的能量,要把它自己分享给任何一种情势或人类境况。
      
    这是一种整天里都要练习的主动冥想,而且当你在一个个的遭遇之间移动时,需要进行某种程度的可视化。那个你可以保持在你的想象中的形象就是,六种心之美德的网格就像一种能量的全像(立体)照片一样地包围着你,从你的身体向所有的方向往外延伸 3~ 5 公尺 。在你练习这种可视化时,你将会及时地开始去把它看成是你的能量体(energetic body )的一种伸展,不是一种分开的想象的网格,而是你的能量体的实际结构。这取代了那长久以来的,与脉轮( chakra )系统的那些颜色, 频率,和特征联结在一起的抽象概念。
      
     关键性的要素是,你要去想象,你的存在之最中心的部分陷入了神性之爱里面。它就好像是你的存在──不管你是物质性地位于世界的何处或你正在遭遇的是什么─ ─在神性之爱里被浸透了,并且被技术熟练地连结到六种心之美德和它们的63 种变化里。这个能量的网格,被固定在神性之爱里,能够在剎那间动员起来,以不断在增强的精湛技艺召集出六种心之美德的表达。
      
     “六种心之美德格网”的冥想是一种去把那架构固定到你的日常生活里的方法。它是一种通过‘你的智力的富于想象力的过程’和‘你的心的信念结构’一起运作,并且和‘依心而活的构成的意图’对齐,来让你把那些原则固定在你的行为里之方式。

☆ 良性循环之技术
        
我们全都听过恶性循环──有时一些负面行为似乎会彼此加深,一再重演那些贪婪,妒忌,悲痛,猜忌,责怪,批判,或愤怒的感觉,好像它们就是根深蒂固地在我们的天性里,而我们没有力量去停止收割它们那些不幸的结果一样。那些负面情感的恶性循环耗尽我们的能量,窒息我们的创造力,并且,如果不受管束的话,会把我们引到沮丧之干涸的沙漠,堵塞了在我们的脑和心之间的灵性的流通。      

也有良性循环 能够从一个人生活中的所有面向里,去发动出依心而活的那些正面的结果。 when-which-how 练习是良性循环的动力产生器,当它应用在个人 的依心而活之上时。这个练习的核心特性之一就是要提供它一个能量来源,就如同你必需提供像是风力,水力,太阳这些自然的能量来源给一部动力产生器一样。      

支持着 when-which-how 练习的那些能量来源之一,就是 良性循环之技术。这需要你投入 10~20 分钟的时间,觉得想做的时候就做(as frequently as you are guided ),进行一种简单的能量流入。这是一种不必费力的活动,以一种意识和身体平静和警觉的状态来呼吸,然后以下面的顺序重复大声地念出六种美德:      

赞赏与感激      
慈悲      
宽恕      
谦卑      
谅解      
勇气
        
当你在说出每一个(美德的)名字时,让它在你里面发出回音或回响,就像你的内在状态是由一个巨大的峡谷构成的一样。在你持续以赞赏与感激,慈悲,宽恕,谦卑,谅解,和勇气的连续顺序重复念出这些字时,想着它们的能量的含意;感觉它们,让这种感觉充满你,扩张进入到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多练习这个技术,你就会看到六种心之美德如何地串在一起,仍是有所区别,然而却互相连结,像是一个马赛克(mosaic )平台。当你在做这个动作时,每一个 名字都会在能量上带来一种,变得越来越根植到你的 身体 -头脑 意识里的频率。
    
 就像任何重复的循环一样,那里会有一条‘更新那循环的冲力途径存在着,让它持续通过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全都会碰到的使注意力分散的引力。良性循环是通过这种简单的活动而维持的,所以我建议,特别是在你进入 when-which - how 练习的应用之旅程的一开始,把它用来当作一种启动良性循环的方法。      

随着时间的过去,你将会被你内在最深的自己所引导,去把这种技术从内在的准备和能量的吸收,转换为表达──或是把每一个名字的那些能量的密码往外送。一开始,这通常会是以‘把每一个名字的能量散发给你所爱的人,朋友和家人,以及那些和你有一种特殊的连结的人’之形式。这种表达也可以被指向一些事件和被卷入那些事件里的人们 和/或 动物。   

   对于你们之中的那些已经陷入情感的混乱之恶性循环里的人,这个技术对于突破那恶性循环的“流沙”尤其有帮助。我了解,就一个技术而言,它似乎是太简单了而因此,你可能会问说,它怎么会有深刻的效果;但这些名字的重复复颂自有其力量,因为被包含在每一个名字里头的深沉的,堆积成层的意义。在你开始练习这技术之前,可以先读这份文件的附录,那里对六种美德里的每一个都提供有一种初步的定义。

     摘自<依心而活>


一个5分钟的六种美德冥想。

每个人可以自由地按自己感觉决定冥想的长度,多数情况下,5-10分钟虽然简短,也是很好的折中办法。这些能量是非常强有力的,重要的是每一环节的质量而不是时间的长度。
when-which-how(什么时候-哪个-怎样)的重点在于实践而不是传统的长时间的静坐冥想概念。不管怎样,冥想和花时间沉思仍然在情感的自我控制上有着作用。

需要有连贯性

很多人会同意在任何训练中连贯性是重要的,不管是在健身房、参加工作或学上,或日常饮食,精神实践也是连贯性很重要的一种训练。首先,不容易留出冥想时间,特别是早上当我们忙着准备上班或上学的时候。但如果我们真想以when-which-how来运作,我们就会找到调整我们的计划来适应实践的办法。
像其他事情一样,一旦你度过了开始的一至二个星期,每天练习的节奏将成为你每天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连贯持续的冥想将回报你对美德的更深洞见。在你每天的遭遇里实践when-which-how将为美德的智慧增加深度。
摘自<when-which-how>


A=赞赏和感激
C=慈悲
F=宽恕
H=谦卑
U=谅解
V=勇气

想象赞赏和感激在你的正前方,慈悲在你的身后,宽恕在你的左前方,谦卑在你的右前方,谅解在你的左后方,勇气在你的右后方。包围着你。

 

 

Wingmakers资料:《依心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