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on】——能量意识
克莱昂通过李卡罗传导
现场通灵于西维吉尼亚,2010年7月17日,星期日
原文:http://kryon.com/k_channel10_berkeleysprings_.html
翻译:凭什么阻止我

亲爱的各位,我是磁性服务的克莱昂,向您致敬。现实的吊钟再次摆入我的角落,这有不相信的因素。在一群老灵魂里,总是如此。他们说这太容易——太容易伪造。所以我们在开始这个讨论前跟你说:这是关于爱……就是它。它总是如此而且永远如此。它不是你认为的爱,因为宇宙里存在某种力量,甚至你的天文学家已经认识和看到并鉴定。他们称之为智能设计


他们是对的,因为宇宙本身有偏心。它偏向于生命创造;它偏向于爱。万物都有意识目的,但天文学家、科学家、物理学家则希望在万物中看到一个完完全全的中立,但找不到。你把自己“科学方法逻辑”的想法放到在宇宙中期望的事物中的时候,难道不是很可笑吗?当你没有从宇宙研究中得到确认时,你没有怀疑方法不对,反而质疑数据!那对我们来说很滑稽!

我们要讨论的你们发现的一些东西,还有一些你已经看到却不认为正确的东西。你正获得的力量需要你理解周围的能量,你从来没有正确认识过。你希望把许多事物看成能量,但它们却只是独特的“能量信息”。因此,这是一系列多重次元通灵的第一个,这系列可能持续很长时间而且多次重复,它用更好的方式开始向你解释已被误解或根本不解释的各种概念。

原子核与电子云之间存在巨大的距离。如果你能随我一起去到那小粒子的最小处,你会发现那里巨量空虚……事实上,它是一个令人费解的数额。物理学家会告诉你,几乎一切都是“无中生有”,因为大部分物质都是由原子结构里的这个神秘空间组成。但这只是因为科学看不到“黑暗中”有什么。这是我们将用来描述三维思想尝试检查多重次元现实的用语。多重次元的事实是:在那原子核以及电子云之间似乎一无所有的区域,实际上充满了能量信息,那即科学所谓的智能设计。

难以解释,尤其是它如何自我表现到你的现实,但那,确实是今天的主题。那么我们慢慢轻松地开始。


玫瑰在此

朋友们,以下是——让你去想象和检查的玫瑰。这是一朵美丽的红玫瑰,也许你不喜欢?也许你不喜欢那刺?也许甚至不喜欢那颜色?也许甚至不想要玫瑰?所以你对自己说:“如果它是一朵菊花我会更欢喜。”但它是玫瑰。所以你耸耸肩说:“我的现实是,我有一朵带刺的红玫瑰。”现在,在单一次元数字思想(三维)里,这种局面是静止不变的。它就那样子。你想要一个菊花却拿了朵玫瑰,那太惨了,因为它永远是玫瑰。如果你可以看看那种子,玫瑰从中生长和发芽,它永远都是玫瑰。“太糟糕了,”你可能会说。“它永远都是玫瑰。”因此,关于它的大众共识和行动是:它永远是玫瑰;因此,我永远也改变不了它。以任何方式改变玫瑰,或实际上从玫瑰里创造一朵菊花的概念,不在你思考范围内。你学习一切在三维里知道的东西。

现在考虑一会在某个多重次元的情况,在那里有个园丁大师巡视种子。试想一下,园丁大师
可以分辨哪些部分可以系统地改变种子内的信息,把它从现在的样子改成其它东西。那么,下一次细胞开始分裂时,棘刺剥落而颜色变化。或者,也许,甚至可能,长成一朵菊花!

现在,如果这真的发生,你称它为什么?答案是,你会说这是奇迹!难以置信!不可能!我们称之为基本的多重次元物理,随时可以被发现和理解。但你的反应却表现了你如何定义那些超越你次元实相眼界之外的东西。我希望你开始不一样地看待这些事物。我希望你能开始把多重次元的能量看成是能量信息。你所称作能量的巨量事物只不过是信息。它引导我们朝
向此教导的下一阶段。


一个发现——一份报告

现在,我们给你一个在此星球上刚被做出并且已经被使用的发现,是这样的:你可以改变身体细胞里的信息。就是说,科学已经发现如何改写人体全身部分的DNA——更改其信息结构。不是要唠叨这个问题 [克莱昂讨论过很多次],但你必须记得科学家对DNA的态度。DNA里的30亿化学分子只有5%是蛋白质编码和生产基因。就是说,95%的DNA化学成分似乎无所事事。所以,你具有DNA结构、DNA环,它内含30亿化学物质,5%是所谓人类的生物赛车发动机(制造基因),而95%是司机(告诉汽车做什么)。因此,DNA的最大部分,在过去被称为“垃圾DNA”,是指导意识。它是能量。它是信息,而且极多!

如果你可以改变那些指示作用的DNA部分呢?你会对它们说什么?嗯,让我给你一个例子,某些已经做过的东西……一个科学突破。


重写信息

假设,你天生心脏畸形。这是一个没有正常运作的心脏。心瓣膜合不上。让我们继续说那就是你。你是一朵带刺的红玫瑰。因此,在你的现实中,你不久就会死掉,运作不正常,很可能年老时要依靠药物,永远都有一个畸形的心。现在,我希望你使用某种以前没用过的逻辑,问一个意义重大的生物问题。既然你体内的所有器官在你一生中许多次恢复活力,为什么我的心脏依旧畸形?为什么人体没有随着时间修复它?当然,在皮肤伤口愈合上它干得不错(毕竟,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那么,它为什么继续产生一个畸形的心脏,一次又一次地再造合不上的心瓣膜?

以下是答案:因为每一个心脏细胞里的系统信息保持不变。也就是说,今天,心脏的每一个DNA分子里的信息,它是系统(干细胞)的,包含了一个畸形心脏的蓝图。如果没有什么东西改变此全身系统内的信息能量,它永远重复过去。玫瑰永远是玫瑰,棘刺永远在那里。

那么,如果你能准确地可以改变95%DNA里的信息呢?你体内的绝大部分化学物质是信息,驾驶着健康和恢复的汽车。它是化学物质和基因生产汽车的司机。可能指示它去一个不同的道路,驾驭基因到另一个有创意的地方吗?可能。

科学正开始学习如何处理基本的细胞信息,指出DNA能量上的信息,那么干细胞就会被给予一个完美的模式而不是畸形。然后,随着以及像其它器官那样再生时,它慢慢变成了一个有着合得上的心瓣膜的运作的心脏!这是科幻小说吗?我告诉你,它现在正在实现。因为此星球上,多重次元的发明开始出现。将有更多。它将试探你信念的底线而且改变物理。你已经看到了这一点,甚至不知道已经看过。


改变人体的现实

我会问你一些你没有认真考虑过的问题。我们以前已经提出过这些问题,现在可以更充分地讨论。为什么海星能重新长回一条上肢而你不能?这是因为,你身体里的、DNA里的、信息部分里的基本编程DNA信息,不允许。你明白吗?它能够被改变吗,或者对你来说太奇怪了?你会接受改变这些东西的能力吗,还是逃避不及并称它们可怕、邪恶、“不应该”的事?

这些反应随着此星球的首例心脏移植手术而实现,而反应是可预测的。它出离你现实筐筐之外,因此,变成了一个宗教争议。这个也会。

赛车司机,驾驶着DNA的信息汽车,已指示你体内的化学成分,把玫瑰变成菊花只在子宫里完成。然后,化学物质保持不变,从不受身体调整。所以,指令总是在细胞分裂之时。所以,每次畸形心脏细胞生产一个新的新鲜心脏细胞时,它来自于同一个变形的蓝图。终有一天你可以改变指示,你可以重新生长出某个肢体。所有的化学成分都已经存在,并不难。但是DNA水平上的指示说你不能,因此,你从来没
有见过它这样做,因此,你无法想象。


改变你的思维方式

你周围的能量正在改变,你需要改变对周围事物的看法——你要管理和改变的东西是什么,以及你如何真正召唤体内的造物者去重新创造你以为的不可改变。许多人会视你比以前更加怪诞,说你能够显化表面的奇迹,但你只不过是正在学习事物真正的运作方式。

想象一下那个无予伦比的机器里面的赛车手,他只能给出左转的指令。那是怎样的赛车手啊,你知道吗?[只左转]当赛道变直时他会发生什么事,除了左转他就不知道如何做任何事?你得改变他的信息,让他最终学会如何利用赛车
的一切优点。那就是正在做的。

当脊髓被切断时,有化学物质跑到切断的地方,使它不能长回来。你知道吗?有一种激素蛋白结构,实际上阻止脊髓长回。那如何服务人类?嗯,没有。它是一个进化的产物,而进化并不总是产生你以为的结果。它同样缓慢,有时停下,取决于进化的物种做什么。它不完美,你可以在人体内看到它到处都是——不合理的事物。

神经旨在重新生长,但它们没有。你可知道,人体神经甚至有地址,以便它们能够找到自己并长回来?然而,在脊髓损伤中,它们找不回
来。这是因为,赛车手内置了在脊髓切断中时赛车不能恢复的信息!这是一个在生理结构里的矛盾,似乎是为了生存,但有时却显示不一样。

终有一天,你可以用意识和发明重新编写身体的全身系统。干细胞在人体内到处都是,活得好好的。它们是发生事件的模型。化学上,它们得对天生易生病的人类负责。那种倾向然后被传递到儿童身上,那印记那能量那95%的信息将继续、继续、继续,除非它被重新编写。听着:这不是化学!它是信息能量。它是多重次元能量。

将有新的技术在干细胞水平(全身层次)重新编写身体的片段与部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此房间内的年轻妇女,她可能携带着一种特定的其祖先的基因,它会传递对癌症和衰弱的倾向。听着:当你可以重写你的基因印记时,你的后代没有一个会染上它。你可明白我的意思?你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只会拥有你重新编写的东西。他们不再有原始信息。你身体的细胞将采用新的全身信息,并声称它是你的蓝图,并把它传递给你的孩子。

能量就是那样。信息能量就是那样,行星上有很多。此行星上有各种体系很久以来误解了它。让我给你两个例子。这是有争议的。你可能不同意。你可能不喜欢,但无论如何我会说。


鬼魂——多重次元信息还是受困灵魂?

人类喜爱在晚上遇到的东西。他们喜欢被惊吓,喜欢被吓到。他们热爱吓唬他们的电影,他们喜欢闹鬼的地方。你可留意最近对闹鬼之地的兴趣高涨吗?许多媒体围绕它们制造新节目。

现在,让我告诉你它们是什么以及它们为什么那样做。现在我们进入人类人生和阿卡什纪录的信息力量。人类意识携带了影响星球的印记,我们的教导一开始就已经告诉过你。人类意识是改变此星球的事物。人类意识是信息。它是信息,而不是随机的基于你想法而产生的能量,它是强大的。人类意识实际上进入我们所说的星球水晶栅格,一个多重次元的栅格。你看不到它,但它有能量。它拥有多重次元信息。

当我们测量星球的灵性振动时,我们测量水晶栅格。水晶栅格只有人类置于其上的东西。它是一个思想、各生、事件的多重次元记录。为什么某些土地似乎充满了旧的层层战争的能量,而其它土地的能量则是干净而清晰?原因总是一样的——人类在那土地上的行为。因此,你早就有了人类能量影响各地的观念。

以下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在某条件和某方式下,在某个意义深刻的场景下,一个人的生命或者与多重人生一起的互动,将在那个地方产生一个能量信息印记。它是信息和能量,会自己一次一次又一次地重播,就像三维里的录音带。你把它看成是闹鬼的房子!所以,以下是一些让你思考的事情:你是否注意到,在闹鬼的地方,会有一个一遍又一遍重演的场景?从来没有新事件发生。有男人下楼,有男人上楼。女人在厨房从左移到右,坐在椅子里,呆坐一会儿,离开。如果涉及戏剧性的事件例如谋杀,男人带着斧头下楼,一遍一遍又一遍。这真是出好电影,不是吗?就是那样啊!“为什么有那样的感觉,克莱昂?”因为它是人类意识印记的结果,而你也有一个。当你在那里重叠它们时,它让你汗毛倒立,因为它是真实的。它发生过。它甚至可以与你相互作用!

现在,科学已经被卷进来,应该的。他们注意到真正“闹鬼”之地的一些东西。那印记(即鬼)带有可以测量的科学特性——准备好——它们都是多重次元的!猜猜看科学家们在这些地方测到什么变化?磁力,重力,光,甚至时间异常,因为它就是这样,一个多重次元事件,被烙印到此星球上某个地方,反反复复播放。多重次元特点还经常有温度变化,总是偏冷。我们甚至告诉过你,如果你要建立一个多重次元镜头,你需要有一个超低温属性。你还记得吗?这是“出离三维”事物的一个特点。

你能在你的录像设备里捕捉到它吗?可以。因为它知道自己被观察。(就像光知道在物理实验里被观察。)因为它是多重次元印记的一部分。在量子上,它知道。我无法对你解释,因为你的偏见是,你把认识能力分配给具体意识。就是说,你认为只有智能的东西、人类或动物才能够知晓。这不是那些之一。它是量子的知觉。你的许多量子物理学家让你看到光和磁力的非常特殊属性,在那里没有距离或时间。它也出现在这里。

不要考虑太多,因为你不会喜欢。你绝对想要
并需要在那里有一个智能的“灵魂”,让你觉得某东西是聪明的。它怎么可以只是信息?答案超越你的经验,所以你不明白。但多重次元信息似乎具有你认为是“生命意识”的东西,事实并非如此。让我问你:当你与你的人工智能机器(计算机)互动时,它们跟你交谈并称呼你的名字,你会恐慌并说“机器里有鬼”吗?不会。它只不过是代码……信息。现在,把它扩展到一百万倍,你即具有多重次元印记。

如何摆脱一个幽灵或鬼魂

哦,我有更多要告诉你。有些事情,你不会相信你可以用来改变这些印记。你愿意摆脱鬼魂
吗?请小心,最好不要在商业领域使用,因为游客会不喜欢![克莱昂的幽默]他们靠播磁带来卖门票。

那么,让我们假设它在你家里。你不得不呈现一个比鬼魂印记更强大的能量。明白吗?你不能命令它走开。它不是一个实体,亲爱的(告诉过你这有争议)。气喘吁吁或呼唤上帝无济于事。此印记是由伟大强大的生命(叫作人类)所产生,有时似乎在做平凡的事。还有一个原因。我岔开话题;你真的不了解老灵魂能量的深厚。你可曾想过,为什么此星球上的所有土著都呼唤其祖先并荣耀其行为?因为存在着对其力量的知晓!有时候,某个似乎是平凡的人,却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灵魂,承载着许多信息和能量给栅格。这都是人类DNA里包含的阿卡什记录。

回到主题,摆脱困扰自己的印记(闹鬼)。你得呈现一个强于鬼魂的能量。现在,它是什么呢?正如它不适当的那样,我告诉你。为何不把情侣带到那房间呢?那就成了!那就成功了,因为那是一股比多重次元“磁带”播放的信息强大得多的能量。此房间里有那些曾经爱过的人。这里有我知道的美丽秘密。一些人知道我传授那人类亲密聚集一起的力量和能量,产生第三种能量,比两个制造者强大得多。它几乎产
生天使的歌声,比任何实际行动都大声。你知道的,人类。它是神圣的。它比任何鬼魂都要美丽和强大。也许你今天不想听?[克莱昂微笑]

好吧,也许你想用其它方法?那么,在那地用庆祝和仪式呈现神的爱,以最终把闹鬼降至无,用造物强大的爱能量取代它。它吸收爱的强大情感!而且,你甚至可以请求祖先帮忙。[克莱昂大笑]


更具争议

“但其它东西呢?克莱昂,恶魔上身以及那类东西呢?”那么,我告诉你:它跟你的想象远远不同,因为没有恶魔。人类能够用魔法召唤想象得出的最邪恶的东西,可以做的很好。但你也
知道,不是吗?因为你是强大的,你体内的神的片段,甚至在神话里,都对魔鬼负责。堕落天使变成魔鬼?怎样可能?不可能。神没有创造邪恶;人类有。邪恶是比喻人类可以用他们的能量在地球上可以做什么。事物并不总是如表面所是,人类。恶魔上身是人类不平衡的产物,受人类神话支持。它是真的吗?是的。不过,却是人造的。

你看到你所相信的,创造你希望存在的。创建你自己的现实是人类其中一个强大的特点,他们可以以正面去做,也可以以负面去做。如果愿意的话你甚至可以创造魔鬼,有所有烟雾和火花。这是自由意志。但要知道,当光开启时这一切将消失。这是一个要说服你的非常棘手的问题。人类总是希望有魔鬼,可以把邪恶的东西归咎于它。


与逝者交谈:跟你想的不一样

“跟死人谈话呢?那如何做到的,克莱昂?你如何跟名人交谈,在灵魂化身的计划里,他们已经作为另一个人回来?如果他们已经离开而灵魂作为另一个人回来,你怎么能和他们交谈?”

答案是:他们并没有离开!哦,你认为是人类灵魂已经离开的那部分,但他们一生信息以及知道的一切的印记——他们的意识、他们的智慧、他们的知识——就嵌在水晶格栅并保持在
那里。我们以前已经谈过这点。你能接触名人并获取信息吗?可以。准确吗?当然。因为你正跟信息源说话,它们精确而且代表其生命。印记仍存。“你是说你不是真的跟他们交谈,而是跟印记说话?”让我给你一些东西思考。现在我要问一个问题。这是一个修辞。你是谁?老灵魂坐在我面前而且阅读此文。房间里有位女子,总不穿红衣服,你知道你是谁。我会告诉你原因。因为它让你被杀!因为那是你头盔上羽毛的颜色,勇士。因为你是船长而敌人在你面前,在较量中,他们知道如果能够去除你,你的全团就会混乱,那就是发生的事。身穿红
色不仅杀了你,而且杀死了你周围的人!你永远不穿红色。你只是不喜欢那颜色。它只是不适合你。你躲避它,不是吗,老灵魂?因此,当你坐在这里时,你是谁?你是被杀死的勇士呢,还是在2010年不穿红衣的女子?

事实上,这是一个反问,因为在我的实相里你是神的一个片段。我看到你所有的化身。你明白吗?当你讨论这些事情时,你不能陷入人类偏见的单一中。你比你想的大多了,形而上地说,这是神看待你的方式,也是你正开始勉强看待周围一些人的方式。

因此,回到问题,当你想召唤某逝者并问问题
,你在跟谁说话?你跟某灵魂的阿卡什纪录交谈吗?你与之对话的是活的还是死的?我会告诉你:这些东西都不准确,因为它比那要壮观得多得多!我们以前已经告诉过你。你可以问玛莎阿姨宝藏埋在哪吗?可以。她会知道!为什么?因为你正对玛莎阿姨的信息印记谈话,而信息就是信息,保存成你绝对以为是玛莎阿姨的形式!

但是,你能问玛莎阿姨:“另一侧的事物是怎样的?”来吧,但印记根本不知道!它只会给你当它是人类所听到的陈词滥调。

她会说:“美丽的。”
“那边看起来怎样?”
“可爱”。
“不,给我一些细节。”
“我爱你。”

她不知道!玛莎阿姨的印记知道玛莎阿姨知道的东西,因为你不是跟帷幕另一边的任何实体交谈。你认为它是单一的,但不是。它强大,而且真实,它可以被访问甚至交谈。它是多重次元的,那些有天赋的人们可以访问古人的智慧。回去问问他们知道什么。回去问问他们如何感觉。回去问问他们宝藏埋在哪里。你很快会看到这些例子,但要知道——那些位于此星球权力位置之上的,穿着灵性服饰和宗教元首头冠的人,将它称为邪恶,并说这是邪教。他们不理解你正在进入一个多重次元状态——合适的、准确的、真实的、可用的、正确的、还
有许多你视之为应该的东西。问问古人们他们的知识,会给你带来现在研究的圆满。


时间是复杂的

让我给你一个概念,这是最后一个。我将最复杂留到最后,但它是我最喜欢的。我们以前没有这样做过,我的伙伴,所以请正确解释。[告诫李要放慢,不必关注通灵过长]

我想告诉你时间如何运作,但我做不到。因为多重次元复杂性的现实,排除了人类理解的能力。它在你三维知觉里根本没法传导。因此,我要打个比喻,并以最简单的形式告诉你,只是其实相的一个部分。

时间。我们今天提到它对你是单一的。对于三
维的人类,只有一条时间线。没有多重时间,只有一个而且它是你的那个,在你的实相里。你把时间看作是一个单一直直驶向未来的列车。你生命里和在地球上它只是按同一速度向同一方向行驶。它不动。事实上它一直在动。另一个你不明白的事实是,你们每个人都可以走下轨道,创造一个更快或更慢的列车。你也不知道那点。

我们如何解释?让我简化它,假装你们都在同一轨道上。反正那就是你的想法,那样很简单。我希望你在脑海中建立一条轨道,一列火车轨道,那是时间。我希望你把一台推进火车头
放到它上面,很慢地按一个方向前进,一个速度,那就是你和你的生活。你乘坐着你创建的火车。

现在,我希望你创造一个景象,这火车轨道围着地球一直走。现在,你的看法,因为你只能看到地平线,火车轨道一直去。事情的真相是,你创造的轨道一直围着地球走,所以(啊哈!)它在圆圈中。那意味着你同样看着在你身后的同一条轨道。所以,这使得时间位于循环中,迄今为止你可以想象它,尽管随之而来的令人糊涂。

时间在圆圈里,这对你是个难题,因为在三维里,它是一个有着开始与结束的直线。顺便说一下,你并不知道开始与结束如何创造出来的
;开始和结束是个神秘,但你仍然希望那样看待,因为它适合你。但在此模型中,突然它在一个地球上绕圈。那么,看看在圆圈里的时间的一些特点。让我们假设,你的一生在此轨道上走30米。不很远,不是吗,但它持续一生?火车围着地球开动时非常慢。所以你从来没有真正担心过会遇到过去,不是吗?在30米的一生中,你永远不会遇到过去。但让我们假设一下你可以。如果你围着地球驾驶那引擎时,会发生什么?最终,你将造访以前的相同能量,不是吗?

在同样的思维方式,如果你绕地球数次,最终
你也可能造访未来的事!啊!突然间你有了一个从未想过的时间特点。如果它在圆圈中,意味着未来影响现在!但在三维里,你认为未来还没发生。但它有一个量子感。请记住,真正的量子态不涉及经验单一概念。正相反,它不断处理变化的可能。

现在,我给你信息,而且以这种方式给出,因为有科学家以同样的方式观察它。难道未来可以给你能量和信息吗?想想这列火车轨道,让我们变得更加复杂。现在它有层次了。每当火车环绕地球时,它产生一个过去和未来。如果是那引擎中的是人类呢?现在,一切发生的事件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在圆圈里的一列火车轨道上。

现在,让我们创建一个临时情况,你可以停止火车,在轨道下深挖,并捡到某些要么没有发生过要么已经发生过的东西。我没期望你能理解,亲爱的,请只是听。因为这是地球上现在发生的。

让我们增加难题。比方说,这条轨道要上几座山丘下几个山谷。山丘和山谷总是在这时间轨道相同位置出现。所以,当你转啊转啊的时候,如果你够聪明并且有一个理解此时间轨道的系统,你甚至可以画出一幅你的时间引擎爬上爬下的山丘和山谷的地图。你甚至可以称它为时间分形,也许你是正确的。[克莱昂微笑]每一次你及时地遇到那个地方,无论是在未来或过去,你都遇到相同的山丘或山谷。

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此刻发生的事,亲爱的人类。我只是用最简单的方法告诉你多重次元性的特点,当谈到时间时。你正在访问脑海里并没发生的可能,但量子意识里已经发生了。你正接收到此星球的振动提升,那么你可以看看时间轨道,并选择你想要去的地方。你正看着一个振动转变的量子可能,并创造出一种超越你认为的文化。由于此信息,它将公然违抗所有预言。因为预言基于一个轨道,它在三维里一遍又一遍重复。但一旦你开始变得多重次
元,信息成为能量,在那时间轨道上的是地球可能性的信息。

古人可能知道这点吗?是的,他们知道。在可能的未来的人们知道吗?是的,他们知道。违背你的全部三维观念,他们知道。这似乎就像我刚刚翻过一页,因为这里有人想要知道麦田怪圈是什么,那么我告诉你。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直观的问题。许多麦田怪圈是从未来而来的能量印章。怎么样?现在你知道的不比以前更多,是吧?它没有意义,是吗?但是,也许用你的火车轨道例子,你至少可以看到它可能如何运作,如果一切都跟
你相信的不一样。

你目前是在一个在你次元概念之外的现实纠缠状态中。当你的实相让你在直线上时,很难教导。对你来说甚至更难理解。但它容易去感觉。想象一下解决办法就在在你们身上。想象一下你正在计划的事物已经完成。想象自己回头看并说:“那不是太辛苦,是吗?”想象一下你带到今天的最令人费解的事情,完成以及超越了。现在,你对此有何看法?

人类,吸一口量子释放的呼吸并像我一样看事物。然后,事实上,你正在成为量子。而且,在最好的意义上说,你刚刚建立它。恭喜你。现在,以三维方式从此地离开并踏上你已经完成的脚步。

那就是我的信息。信息是在多重次元状态里的能量。所有事情都有可能,因为所有事物都是可变的。如果你来到这里或读到本页,你很可能是个老灵魂。因为那些正是现在觉醒的人们。因此,老灵魂,你不会错过这个,是吗?我不是说本次会议。我是说这一生。你活了多少次而等待这次转变?你以为在你的阿卡什纪录里的智慧要素是什么?如果你活了一次又一次,你围着时间的轨道做了多少次旅行?你可明白你是祖先?现在,你可明白,曾有的一切,现在的一切,都在你的阿卡什里?它在你DNA里可供使用。是时候你开始以那种方式看到它。我的伙伴说:“不同于你到来时地离开。”他从我这里学到。

去吧。那么就这样了。

克莱昂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57e7740100lea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