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人生》之新时代的合作方式(上、下)

约书亚讲述以心灵为基础而不是建立于权力和权威基础上的合作关系。当你进入充满灵性的人生时,会渴望与心灵伴侣的交流与合作。约书亚提醒我们这一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陷阱以及旧情感的反射和波动,并教示我们如何获得建于内心感受和互动基础上开放、灵活的合作关系。

亲爱的朋友们,

你们中的许多人盼望着与志同道合的人沟通交流。许多人在一生中曾经感到孤独、感到与众不同并因此在人群中感到不自在,有时甚至不适应一对一的关系。你们出生时便具有与家人的能量场完全或部分不相符的内在频率。这意味着你很快就发现自己无法完全融于周围的世界。你不同于他人,你比较敏感,对于周围的苦难和不公平反应强烈,以至于你不得不将自己与世界隔绝从而重新找到自己。这是你所属的那群人的特性。 你们是光之工作者。你们来这里是为了照亮这个自然神性被恐惧、权势和无常遮上面纱的世界。这面纱使神性隐藏。这是一层无常的面纱,使人们看不到人生的实际意义:彼此之间以及与地球之间充满爱与和谐的生活。你们是那些来揭开面纱的人。你们可以面对这一切,并‘与众不同’。你们来打破习惯、传统和作为地球人类的思维方式。你并不孤单,你们结伴从远方而来,为实现在地球上的任务做了生生世世的努力。作为一个群体,你们一次次地找到彼此,在次次轮回中,在地球上,以及来地球之前。你们彼此相遇时,便会闪出记忆的火花,甚至初次见面便如此。因着你们共同的任务以及多次在地球上一起轮回的经验,你们之间存在一个连接彼此的纽带。 志同道合的人相遇是一种神奇。因为这一相识超越了个人层面(你在这一生的背景和个性),是在灵魂层面上的觉醒,加速你内在的成长与整合。对于灵魂而言,没有比被志同道合的人---心灵上的兄弟或姐妹认知更温暖、更赋予灵感的了。这种相遇常常使你的灵魂更深度地轮回,就是说在物质次元上更深层更丰富地展现。志同道合的人的欢迎是对灵魂的慰藉。

在这次传导中,我想讲述在地球上与灵魂家族相遇的作用,还有新时代中灵性群组或团体的作用。地球新时代的诞生与你与灵魂家族的重聚同时进行,不过其方式与以往截然不同。因此,我先讲述你们的过去。

历史上的灵性群组和团体

在灵性历史上存在着隐秘和公开两种不同的(灵修)体系。隐秘派追求内在的灵性,在个人经验上是与上帝、本源或‘一’的直接连接。在整个历史中,于内在寻找人生意义的一些人意识到超乎肉眼所能见的次元的存在,他们通过拒绝一切外在事物而进入这一未知的领域。他们如此渴望获得这一领域的知识,以至于不再遵循惯例,而是去寻找与神圣本源的个人连接,通过这一连接体验到‘照亮’他们的爱和自由。

他们中的有些人试着为这些经验命名并传给其他寻找的人。定义光之经验---深层理解上的神秘经验,是一件危险的事。事实上,你根本无法将这种经验及其派生知识用言语教传给他人。言语太苍白。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你以能量帮助他人自己打开通往类似经验的大门。他们明白你教他们的词语和概念只不过是工具,用以描述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事物的工具。他们超越这些词语,接触到这些词语所描述的次元。他们就是《圣经》所说的‘有耳能听’的人。最坏的情况则是人们将灵性的学习成长建立在字词表面意思的基础上,他们很快就无法从本是灵性学习基础的活生生的知识之源获得滋养。这种学习变成了对各种规定和标准的收集,完全忽略了不同个体的独特性。渐渐地,这种学习相对于活生生的现实生活变得呆板和死气沉沉。当如此这般的标准和规定成为一个有组织的宗教的基础时,就形成了公开的(灵修)体系。公开式的灵修是组织化、制度化的宗教,如天主教。这种形式下,宗教总会与权利纠结在一起,因为‘组织’本身成了目的,并出现了各种与原始灵性本源少有关联的利益关系。 在公开的(灵修)体系中,最初的灵性动力被某些体制遮盖,这些体制多是由某一权威择选并传教给众人的制度和教条的集合。那些隐秘的灵修形式过去只能在各大宗教信仰下的某些神秘派别中找到,这些派别存有以自己特有方式寻找上帝的那些人的原始实证经验和记录。他们中的某些人得到公开灵修体系的承认和允许,其他人则被拒绝,并因思想不同而受到审判。

聆听并被我的话语吸引的你们,毋庸置疑是隐秘灵修的人。你们在多次轮回中一次次感受到充满活力的灵性的吸引,不受规则和制度的约束,也因此你们常常参加与传统相悖的团体和运动。你们宣扬带人回归充满活力的灵性本源且同时更贴近现实生活的信仰形式,你们脱离教堂等权威机构,也常常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你们在与公开灵修体系关系紧张的情况下生活。因为对灵性的天生兴趣,你们寻找与现存组织和机构的联系。每一生中,孩童时期的你们常常是爱做梦的、敏感的理想主义者,你心中充满了关于人生的问题以及对意识发展和疗愈整体性的关注。自从亚特兰蒂斯那一生你的心轮被打开,并作为光之工作者来到这里的生生世世,你都感受到一种呼唤。因为无法很好地适应社会,你们常常隐居于修道院等灵修居所,在那里你们不得不应对并非总与你对灵性的理解相一致的信仰体系。 你们中的许多人在修道院墙内依然感到‘与众不同’和孤独。虽然这些组织也为隐秘灵修,就是说真诚而不是基于权威的灵性的表达,留有一定空间,公开灵修体系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当你看到教堂或你所属的宗教组织以等级模式运作,几乎没有为自由和充满爱的灵修形式提供任何空间时,你常常会为自己的理想主义感到绝望。

真诚的灵性与权力、权威和等级制度产生了矛盾。实质上,灵性导师或教导的觉悟和能量根本无法通过组织来传给他人。一个组织想要的是建立结构、支配能量并将其引导到某些特定轨道上。在这个引导过程中,灵性教导或导师的原始能量被抽象化。看看我最初的教导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那时是为了告知世人存在于每颗心中、易接近的光和意识的次元。我所要传递的讯息,几乎无法用言语形容,但是被我的能量触动的你们中的每个人,都能理解我说的是什么,你们中的许多人想到我时的那份感动正是基督能量在你们内心的涡动。你们在多次轮回中试图将这一心灵觉醒的能量在地球上展现,却常常被想要将我的能量归入教条和学规的宗教组织拒绝。 历史上教堂逐渐演变成权力和权威的公开(灵修)体系。你们在基督之后的生生世世多次面对一个两难之局:如何才能在体验内在灵性的同时也参与社会?你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一个可以完全诠释灵感的地方。当你真的加入一个自称灵性的组织后,常常会感到幻想破灭或被迫离开。而当你加入与你一样寻找回归灵性本源之路的志同道合的人所组成的团体时,你步入危险的境地。你们常常被判为异教徒,受到暴力的处罚甚至被处以死刑。 历史的痕迹依然伴随着你,它主要体现在你对于公开展示是什么赋予自己灵感和动力的恐惧。你们对于表现自己的内在灵性感到迟疑,这一迟疑使你难以使灵魂能量在地球上顺畅地流动,并难以找到真正使你感到充实的富于灵感的工作。你们对于各种组织和运动也存有不信任感,你们成了个人主义者,自己寻找人生之路的独行者,独立于团体、家庭和社会之外。 这一切并非毫无缘由。在多次的转世轮回中只能自己照顾自己、被社会拒绝或者在团体中感受到的孤独都是适合你成长之路的。在回答‘如何在这一时代与志同道合的人---灵魂家族重新连接’的问题之前,我想先详细解释这一点。

被拒绝的心理创伤:灵魂个体在地球上的诞生

在早期社会,以群体的形式运作是很常见的,你的身份由你在群体中所扮演的角色来确定。目前社会大多依然以此形式运作,虽然渐渐出现了将每个人以独特个体来对待的趋势,这一趋势甚至也呈现在某些传统的社会群体中。现代社会已显示个人主义的到来,这一潮流先在西方落脚,从政治层面上体现为民主的国家体制和更平等的法律程式。

心灵层面上的个人主义者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展现,其特性和品质无法用外在的因素来衡量。将一个人视为个体意味着你认知他那并不源于生身父母或社会环境的生命意识的内在核心。这样,一个人会获得自由和责任的空间,因为他可以跟从自己(而不是他人)的意愿做出选择。事实上,个人主义作为思想基础使灵魂深度的轮回成为可能。哲学上,你可以无穷尽地讨论个人主义的定义及其优缺点,你可以从各种角度来理解这一概念。我在这里想说的是,通过个人主义思想的存在,通过认知并承认个人的独特性以及从中衍生出来的价值和权益,可以获得灵性上的突破。由此,产生了一个精神空间,灵魂因此获得了更有力地展现于地球实相的机会。这使人们的自我意识增强,并提出‘我是谁?’以及‘我的人生目的是什么’之类的问题,社会环境对于个人独特性和人生目的的局限越来越少。虽然这会引起一些混乱,却是一个通向内在认知和成长的正向发展。这一发展也触动了你们---从亚特兰蒂斯时期起便在地球上轮回体验的光之工作者。你们习惯于以团体的形式运作,在亚特兰蒂斯时期你们是精英队伍的一员(见第二章),你们凭着高强的精神能力在社会中获得领导地位。那时的你们带着一定的得意和骄傲,在某种程度上,你们觉得自己优越于低层阶级,并毫不顾忌地对低层阶级施行权威。这只是对你们在亚特兰蒂斯时代所扮角色的大致描述,并不涉及细节。我在这里想说的是,那时的你依然觉得自己属于特权一族,对自己的社会角色和所起的作用毫无怀疑。你们经常在管理层面扮演领导的角色,即使你感到封闭和孤独,你对自身的能力以及在整个社会中的价值充满了自信。 对你们来说理所当然的这一切随着亚特兰蒂斯的沉没也走到了尽头。这一古老文明的没落不仅结束了所有宏大的影响深重的意识试验,也结束了你们理所当然的自信。亚特兰蒂斯的沉没在你们的意识层面上带来了很大的刺激,你们开始意识到来地球轮回的目的并不在于控制和操纵生命。在亚特兰蒂斯时期你们开发了在生物层面上操纵生命的技术,你们自以为可以成为生命的创造者和操纵者。这一幻觉见证了‘自傲’,如古希腊人所言:一种挑战命运并最终引起远超过自身能力的反力的鲁莽和自信。你们在精神层面上的能力很高,知道如何运用精神能量来获得当代技术依然无法达到的成就。你们来到地球的目的其实是让你们理解真正的创造只能通过内心。 技术性的创造(无论是从唯物论还是认为万物皆有灵的泛神论的角度而言)不是源自内心的创造。技术性的创造无法公平对待每个生命形体中独特的灵魂,以操纵生命为出发点的技术性创造并无法提升生命。只有创造者和受造者平等时,创造出的实相才能茁壮成长为一个特有的、唯一的和独立的生命形式。平等意味着爱、尊重和信任。想一想将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的父母。只有父母信任孩子的生命力和独特性,在孩子希望脱离父母护佑的双翼时放开孩子,孩子才能够长成一个稳定、独立的成人。上帝也如此创造了你们。带着与你们平等相处的愿望,祂以独特的生命之光、自由意志和发现自己体验自己的渴望创造了你们。这是你能够送给‘你之所造’最大的礼物。与此同时也要求你能够放开你之所造,信任并尊重他们特有的成长之路。 在亚特兰蒂斯时代,你们用头脑进行技术性的创造,这一试验被大地母亲一扫而尽。你们为此感到茫然。你们真诚地相信这一试验,对牢固的亚特兰蒂斯古文明的毁灭感到大失所望。它使你们的自我形象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你们失去了自信,也因此才产生了内心的觉醒。这一灾难的结果是:你开始以开放的态度看待与意志力和心理操纵完全不同的那些力量。你开始理解爱的创造力,这是在亚特兰蒂斯沉落时地球用以震动其基础的力量。因其趋向平衡的自然倾向,受宇宙力量支持的地球之心开始介入,这一介入也同样动摇了你们的基础。你知道新的一章在等待着你,你将不再以理所当然的安全感或成就感开始这新的一章,你赤裸裸地、脆弱地踏入了心灵的意识实相,并以新的方式认识理解物质实相。 当你再次来地球轮回时,对亚特兰蒂斯的记忆已被从肉身记忆中抹去。不过,你对曾经拥有的能力和天赋依然有着模糊的印象,还隐约记得一些似乎是‘被禁止’的、最好还是隐瞒不提的事情。对于在亚特兰蒂斯时期运用力量的方式,你们留有恐惧和内疚。你们带着这个‘业’再次来地球上轮回。(亚特兰蒂斯)之后的一次次轮回中,你们自己成为高高在上、无法接近的社会权力的受害者。虽然你小心翼翼地踏上这片(心灵)处女地,进入心灵的意识实相,你却感到这个世界根本不欢迎你对心灵意识的传播,你甚至因为与众不同而受到审判。 你们体验着业力循环的另一面,体验着什么是不能加入任何团体、不被接受或被暴力地驱除的孤独。没有任何一个团体给你家的感觉,即使有灵魂伴侣组成的团体存在,你们也常常受到各种社会权威的审判并最终被迫解散。你们在一系列的‘受害人生’中体验到深度的孤独和自我怀疑。这里我不再讲‘迷失’,因为我已经在其它传导中详细讲述过这一点。 我想强调的是,在这一时期重新回到起点,也就是说某一个体形式诞生,虽然有着阵痛,却是无价的。你被迫在这个走向圆满的阶段挖掘自身的力量并延伸到你的本质内在:一个神圣、独立且富于创造性的生命体。和团体以及志同道合的人失去联系有一个作用:邀请你真正地发现你是谁。这个真正的你不仅独立于所有的社会结构之外,也独立于他人赋予你的那个理所当然的角色之外。这段历史为你们现在面对的挑战做好了事先准备,现在你们要做的是:基督意识在每个灵魂中的个体觉醒。不再是自上而下的教导,也不是跟从某一团体的大师。现在,基督意识自下而上地作为自由独立的心灵能量诞生,基督意识本就是心灵能量。 新时代的能量产生于正在觉醒的人类个体意识,它产生于每个单独的个体。觉醒后,志同道合的人们彼此连接,体验认出彼此的喜悦和满足。他们会相互赋予灵感并互相帮助提高内在的成长。顺序是先个体后群体。一个人点亮了自身‘爱和自我接受’的光,便能够与志同道合的家族成员连接。一个敞开基督心灵的独立个体产生的电磁辐射被志同道合的灵魂接收,这种志同道合者之间的吸引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且毫无困难。

在这一时期,没有必要为了觉醒而加入某一团组、群体或学派。一旦你已经觉醒,便会突然遇到很多与你能量共振的人。那时,组织一个具有共同目标的团体也不是必须的。这不是组织机构和灵性公社的时代,更是由众多独立个体组成众多网络的时代,这些独立个体以各自不同的专长互相补充,每个人代表集体灵感的一个方面,互动着成长。

新时代的灵性网络

在进入新时代的过程中,心灵家族的成员将再次自下而上地聚集起来。网络模式将取代传统的具有高级领导者和执行底层的金字塔模式。新的模式建于独立个体之间并不紧密的合作关系之上,这些独立个体起着网络节点的作用。每个独立个体拥有自己的网络,这些互相连接、相互丰富的‘子网络’具有部分的交迭。不再有掌控一切的‘中心’。如果有事情需要安排的话,不再有人以传统的方式领导指挥,每个人都以适合自己的方式贡献一份力量。这是一种更顺畅更灵活的合作方式,不再有过度的确认、落实和安排。合作建立于每个个体在当下直觉上的调谐和沟通。

这种结构规则极少的合作方式,适合隐秘(灵修)的人。这一时期,隐秘派的知识和觉悟将被公开。以前,此类灵修方式只能在隔绝的状态下进行和传承,远离社会,远离过于规范化的宗教组织。然而,这一时期传来了自下而上的呼唤,对不脱离日常生活的、活生生的灵性的渴望广泛地存在于人们心中。这一时期存在着对灵修中隐秘一面的需要。

你作为光之工作者的内在觉知现在受到这个社会的欢迎。随着你敢于跟从内在的觉知生活,你会遇到其他那些与你志同道合的人。一旦光之工作者在这一时代相遇,他们会以既不高高在上又不隔绝的方式聚在一起。他们会全身投入在地球上的生活并使他们的觉知和爱在社会中流动。这看起来不可思议,但时机却已成熟。当你们将各自的力量聚合在一起时,就不再需要传统的组织结构。

请赋予你脉承的隐秘灵修以荣耀。让你们‘在一起’的力量带领你创造新的合作方式。放弃‘一对众’的组织观念,向基于心灵的组织概念开放。当你以毫无期待地接受对方的态度与他人连接时,你们之间便会出现灵感的流动。从流动中你可以感受到那一刻有什么共同创造的可能性。如果可能性存在,便会在你们的人生之路上发生一些可以帮助你们在物质实相实现它们的事情。会有超越你、在你之上的灵感之流帮助你,你们那与地球和宇宙的佑助力量相连的心灵能量将你提升。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个体将其能量聚合以调谐于这一(灵感)之流的地方,行事会简单容易。将会出现同步性——每一块拼图都会适时地落在其应落的地方。这就是你们的未来之路,这就是你们的心灵之路。

因为过去的经历,你们都在某种程度上对于加入某一团体或组织感到迟疑。你们很清楚在团体中可能会出现的错误的权力关系。可以说,你们曾经被公开的(灵修)体系唾弃,并因此对团体持有批判、疏远甚至不信任的态度。这一态度中隐含着重要的品质,比如独立自主以及对自身个体性的觉知,只是这一品质与痛苦以及对再次公开展现你的观点和激情的恐惧交织在一起。尽管如此,此时不是你将自己隔绝于世的时刻。现在,这个世界远比以前更准备好接受你的贡献。只要你说YES,就有人和机遇等待着你。与志同道合的灵魂家族成员相遇是这个时代能给你的珍贵礼物之一。我邀请你们信任呈现在面前的机遇,并与此同时保持判别意识和分辨能力。为了解释清楚,我现在讲讲你在与灵魂家族相遇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陷阱。 与灵魂家族重聚时的情感陷阱

与志同道合的人相遇会带来无限的喜悦。建于内在连接和灵魂互认基础上的关系是疗愈和灵感之源。这一相遇为将新意识传导到地球奠定了宽广的基础。尽管如此,在寻找与志同道合者的关系时也存在着一些危险,这是在愿望过于强烈或者将这种关系过于理想化、浪漫化时会出现的心理陷阱。

情感依赖

你们所有人心中都深藏着对安全感的渴望。你们思念被无条件的爱环绕的存在状态。在以前的传导中我讲过你们全都携带着的‘宇宙出生之痛’,它早已存在于你的灵魂诞生之时,你第一次感到从所属的神圣整体中分离的时刻(见《约书亚的传导》)。在每次轮回中都跟随你的这一古老的痛,是你在各种关系中情感独立性的基础。当这一开始独立、与家分离之痛不被你认知接受时,它就会自行运作,体现为在各种关系中寻找绝对的爱的倾向。虽然宇宙出生之痛只能由你自己疗愈,你却相信在你之外——一种爱,一个团体,一个神,会将你治愈。这是对情感依赖陷阱的简单描述。当你因为孤独和归属的愿望去寻找灵魂伴侣时,这一陷阱会立刻出现在你的面前。 一旦你察觉到自己的这一动机,即使是很轻微的程度,也要警觉起来。你要知道开始某一关系时所带的期望迟早会成为你的阻碍,你迟早会在各种关系中引入将你驱离他人的能量。它可以有不同的形式,比如你依赖于他人对你的肯定,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你感到被某一关系囚禁却不知究竟为何如此,也可能你开始变得嫉妒或有占有欲,你想去改变他人,而他/她抗拒你的要求。无论如何,这一关系不再是你当初所希望的。获得安全感 —— 回到自己的家 ——的承诺,没有他人只有你自己才能实现。通往天堂的钥匙在你自己手中。天堂就是对‘你所是的你’无条件的爱,当你在自己心中打开天堂之门时,你把对自己的爱和慈悲带到各种关系中。爱和慈悲是被你带入某一关系的,而不是你从他人那里期望得到的。通过带入爱和慈悲,你为关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关系中充满了喜悦和理解,你不会在关系中失去自己而依赖他人的存在。这是成熟关系的模式,对于私人和工作关系都适用。 过去,灵性组织和团体常常是情感依赖的滋生地。个体受鼓励去将他们自己的需求、情感和觉知置于更高的整体利益之下,尤其在灵性圈子中看低个体情感曾经是很平常的事。许多光之工作者今天依然感到难于对自己的情感说YES,难于认真对待自己的情感。这些在东西方都有深重影响的灵修体系力劝你在你之外、在人类之外寻找解脱。指导你思想、感受和行动的不是你那作为肉身指南针的直觉——它不是别的正是一个平衡的情感体——而是‘更高的原则’。事实上,你被鼓励放弃自己的力量和独特性以遵从一个具有误导性的联合主张,一种基于压抑个体性的团体思想,而不是个体能量自由且充满喜悦的聚合。

与之相关联的还有一个现象,就是许多灵性体系中的精神领袖或导师,他们宣称自己的灵性权威,并因此合理化他们决定追随者生活方式的行为。并不是说所有的导师都是不好的,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曾因着与他人分享灵性觉知的真诚愿望起步,却忽视了情感依赖陷阱的力量。他们低估了追随者对他们完美化和神圣化的程度,落入灵性上傲慢至尊的错觉陷阱。他们开始相信自己的优越至尊,忽视他们‘作为人’的一面,并因此更加证实他们尚未战胜情感依赖的陷阱,他们甚至变得依赖追随者的敬仰和肯定。

这常常在追随者心中留下创伤。即使他们已在某一时刻脱离了曾经从属的群组或团体,不许为自己思考和感受、必须为更高的利益牺牲自己等信条依然在他们心中留有痕迹。你可以在许多光之工作者身上看到这一心理遗传。你们常常感到很难完全发自自身、发自自己内心情感地对某些情况做出反应。对你来说,为你自己站出来以及认真对待自己的需求是一种禁忌。你们学会了和自己的情感体保持距离,依然感到很难接受内在的成长和觉知是与情感携手而行的事实。因为否认个人情感的重要性,你失去打开通往内心之门的钥匙。打开通往内心之门的方法是:有意识地接受你的情感,聆听他们传给你的讯息,关照其中的痛苦和恐惧。这是一条独行之路,路上偶尔有老师、心理师或好友的帮助,但这是你个人的流动,你的选择,你的路。

想一想你是否因着归属感或因为觉得个人渺小无助而有参加某一群组的需求?为了某个导师、精神领袖,或者更世间化一些,为了伴侣或领导而放弃你的个体性永远无法使你获得基于心灵的关系。新时代的关系,无论是私人关系还是更广泛的合作关系,只能通过坚强独立的个体承载。只有当你对自己的情感痛苦负责时,才能追求成熟的关系。一旦你发现自己对与灵魂家族——无论是生活伴侣还是其他关系——的相遇期望很高,就要自律自省,你将什么‘你认为自己没有的’投射在他人身上?通常是经由这种相遇将自己从孤独中解脱出来的暗自希望。此类愿望不是好的引导。不要逃离现实,不要将浪漫的期待投射到你遇到或希望遇到的人。这种浪漫的投射使你远离真正的目标:爱此时此地‘你所是的你’,在此时此地你生活中充满人性的、不完美的关系中体验丰盛和富足。

要知道你一直是你的各种关系中富足的源泉。你在一段关系中的经历和体验取决于你允许自己在此关系中付出和接受什么。一段关系本身永远不会使你的人生缺乏爱,一旦你试图通过某一关系来补充自己内心的缺乏,它反而会加强这种缺乏并使其显现。让你与他人的关系反射你内心的丰盛,它们会实证并加强你的丰盛。

“我们对付其余的人”

以前灵性群体也经常扮演缓冲简单原始的物质实相的角色。你们在许多前世都加入团体或修道院,因为只有那些地方才会为你的敏感以及对灵性的兴趣提供空间。你们中的许多人也曾经参加过对抗现存宗教或政治体系的激进团体。在上述两种情况中,你都是参加与社会保持距离并坚持自己生活方式的团体或群组。你们早在某些前世就有的无从归属或被排挤在外的感觉,在这一生可能会唤起你加入某一灵性团体或群组的错误动机。带有一点讽刺意味地,我将这一动机称为‘我们对付其余的人’的陷阱。它本身就表达了你想脱离世界、独自或与一个群组一起远离社会、不再参与社会的愿望,这其中常常掩藏着无力和失望的情感。

这个时代应是灵性集成的时代:天地灵性的合一。灵性领域被某些团体或权威——宗教组织——独占的时代已经结束。基督意识在个体层面的诞生意味着基督能量自下而上地经由每一单独的个体展现,而不是通过某一组织或权威的中介。现在光之工作者对世人展现其内在灵性已成为可能,你们不再需要与世隔绝以体验表达深度的灵感。

可能你依然认为这个社会原始且充满了物质性。但是,这个世界确实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你持开放态度的话,会看到这令你惊讶的转变。你们中的许多人在寻找机遇。你,细腻敏感且爱做梦的你,认为应该保护自己不受社会严酷性伤害的你,现在受到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欢迎。这并不是说你要尽一切努力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而是,你要迎接自己,意识到你可以为社会做出有价值的贡献,现在已经没必要再脱离社会,使自己与社会隔绝。你现在可以走进社会,在‘物质世界中’生活。或许你依然感到与众不同,继续保持与他人不同的生活方式,这没什么。现在你真的没必要继续与世隔离,脱离社会,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形成对社会的缓冲。

寻找志同道合者组成的团体以在社会中保护自己以及因为不满和无力感而远离社会都是加入灵性群体的不纯动机。现在不是隔绝而是参与的时代。这里我不是说‘参与现有灵修体系’,我的意思是精神和物质现在完全可以合一。这不只意味着你现在可以在工作上以及各种关系上前所未有地融入这个世界,还意味着在你之内形成深层的连接,这一连接出现在灵性的你和情感的你之间、高低脉轮之间以及你的知识和感受之间。这才是参与的真正含义:让灵性和物质在你之内聚合并喜悦地共舞。享受世间的快乐,迎接情感这个极具价值的信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你得以充分成长绽放的空间,这就是参与。

当你以此方式在这个世界生活,志同道合的人就自然而然地在某一时刻出现在你的人生之路上。你与他们的关系,不再是充满敌意世界中的避难所或安全的港湾,而是帮你将灵魂能量更充分地在地球上展现的灵感的丰富源头。

无法放下与灵魂伴侣之间的关系

有时一个与你志同道合的人——你将他/她看作灵魂伴侣——只会陪伴你人生中短短的一段时间。这可能引起很多困惑。与志同道合的人相遇会勾起很多情感,它唤醒你内心深处的某一方面,使你很难接受你们的相遇只是短暂的。这经常出现在亲密关系中,有时也会出现在与灵性导师、心理师、一群朋友或同事的关系中。我这里讲的是与志同道合者之间积极正面却又不得不放下的关系。紧抓住这种关系不肯放手,是我要说的第三个陷阱。

有时一个灵魂伴侣进入你的人生只是为了将你从无明中唤醒。你自己并未意识到这一无明,直到另一个人以其自身的光和能量使你睁开双眼。每个人都有与使你印象深刻的人相遇的经验。使你印象深刻的那些,其实也存在于你之内,只是处于沉睡状态而已。因着你在他人身上看到这些品质,并受到触动,你的内在也开始苏醒:你通过他人来唤醒自己。 让我来举个例子。比如你遇到一个非常平静耐心的人,一个信任人生自然韵律、平静地走自己的路的人。有可能你在人生路上偶然遇到这个人并被他的耐心和平静深深吸引,这说明你内在的某一方面等待着被唤醒。你感到被这个人吸引并找到机会与其继续保持联系,你被这个人迷住,与他/她一拍即合。他/她也喜欢你的陪伴,并从中获得灵感。你感到日益增长的情感并渐渐产生了某种程度的爱情。事实上,产生爱情意味着你通过他人以一个全新的方式感知自己。也就是说,你通过一个全新、洁净且开放的窗口看自己。你为看到的景色欣喜!其实与灵魂伴侣相遇总会产生某种程度的爱情,因为它帮助你以更加充满爱的方式看待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爱情中明显含有性的成分。但是,爱情也会出现在师生关系、亲子关系以及所有会擦出火花的关系。这里说的不是性欲,而是你在他人身上体验到的全新的开放和喜悦。

尽管你们之间有着能量上高度的一致,你们相遇的短暂也是有益的,你应该渐渐放下对方。有时因着世间的阻碍你们无法再次相遇,他/她已结婚,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你搬到了另一个城市;你们因工作相遇,其中一方被解雇等等。也有可能你们之间在某一时刻在情感上疏远,因为其中一方不想再保持联系。这看起来好像残酷的命运游戏,却常常有着灵性上的原因。极有可能这只是你们人生之路的交叉,以唤醒彼此,从而你们可以分别走上更爱自己、更有自我意识的路。这并不一定非是悲剧。从世间的角度看或许常常如此,因为你不肯放下对方。

如何才能知道一段关系是否只是短暂的?又如何知道是否到了分开的时间?答案很简单:你会感觉得到。如果到了分开的时刻,你的内心常常早就知道了。当你们相互赋予的灵感以及相遇相伴的意义减小时,你能感觉得到,只是常常因为某些深层的情感原因,你不肯承认这一点。这一关系赋予你安全感,你不想失去它。事实上这是情感依赖的陷阱。因为你害怕独自一人而不肯放开对方,或者你认为对方离开你无法生活,你需要留下来帮助他,你不想离弃他/她。这也是一种情感依赖,是对方的情感依赖。从灵性角度讲,对方正需要你放开他,这样他可以完全为自己负责。然而,从世间的观点看,你们不想让对方痛苦,从而犹豫着不肯结束这一事实上早已不再有任何积极意义的关系。 因为情感上的困惑,你们有时使用‘志同道合的灵魂伴侣’等概念来合理化自己不肯放下某一关系的行为。你说你们本该相互厮守,因为你们是灵魂伴侣。即使当初的友谊和喜悦已经变成了互相责备和误解,你依然认为分手是‘不负业力责任’,因为你们作为灵魂伴侣应该一起来解决问题。这是一个沉痛的误解。当一段关系陷入情感闹剧时,你首先应该为自己的情感负责,放手这一关系。其实,那时已经毫无‘关系’可言,而是两个人因给对方的空间过少而加强双方情感上困惑。直到双方敢于放下,并分别面对其自身的情感痛苦时,问题才能解决。 即使你们之间有业力——前世未解决的情感问题,你也一直可以通过对自己负责而不是对他人负责来消除。(详情见《约书亚的传导》)。无可否认地,那些早在某些前世便已相识的灵魂相遇,会唤起深层的认知,但它与这一生中你们之间关系的目的无关。你们这一生可能是短暂的相遇、长久的伙伴亦或充满了冲突,这些可能性也存在于那些与你灵魂从未相遇过的人身上。不要用‘业力’或‘灵魂伴侣’等词汇来合理化你明知不好却不肯放下某一关系的行为,比如:“我们经常争吵,可是我不会离开他,因为他是我的孪生灵魂,我们要一起把问题解决。”或“我的情感告诉我,我已经受够了,想结束这段关系。可是我怕我们之间的业力没有消除,来生又得重新来过。” 上述这些不恰当的灵性理由事实上指明了你对于放下并信任自己的感觉的恐惧。为了察知你真正的感觉,察看现在,察看你们之间的能量互动,根据你此时此刻的感觉来做判断。不要过于推测‘你们相遇的业力缘由’,那样会使你用头脑思考你们之间‘本来应该如何或本来可以如何’。察看现在,信任你的感觉,做出决定。放他离开会有痛苦,但不会比你现在的痛苦更多。在一段关系中否认自己,竭尽精力委曲求全以维持感情,这些都比独自品味孤独更加痛苦。当你以诚实和开放的态度面对孤独时,你会从沉重的负担中解脱,从通过与他人建立依赖性的关系来对抗孤独的负担中解脱。你不再将自身的痛苦归为他人的义务或责任,因此打开了通往与此不同的新关系的门。那时再出现在你人生之路上的关系,无论在世间意义上是短暂还是长久,将因着你在内心释放的臣服和放下的能量而茂盛成长。 成熟的关系

成熟的关系有以下几个特征:

喜悦、认知和灵感

成熟关系的基础是喜悦、自在和灵感互动的结合。你们之间有着明显的轻松和友善,你不试图去改变对方,你接受其独特性。你们之间可能也存在意见不同或沟通不畅,但这不会从本质上破坏你们的关系。两个单独个体都为其自身负责,有意识地不把那些源于旧有情感痛苦的期望投射在对方身上。感受上的矛盾与困惑会被谈开。彼此相处时体验到的苦痛,会被认知和探讨,从而成为通往对方的桥梁而不是障碍。 现实的态度

成熟的关系充满爱,却不是完美的。爱中存在着被对方完全认知和理解的承诺。即使在志同道合的人之间,一段(爱情)关系到底意味着什么也必须被转换为一个更现实的概念。即使你们彼此是很好的互补,且深深理解对方,也需要保持你的个体性,相守意味着相互之间持久的沟通和调谐。这要求同理心以及对对方阴暗面的理解。每个人都有其阴暗面,彼此承认并接受对方的阴暗面很重要。正是因为意识到这一点,你可以避免它成为你们之间的障碍。志同道合者之间的和谐并不存在于终其一生的爱或者能量的完全融合,就象某些灵性幻想对于完美伴侣(被称为另一半灵魂或孪生灵魂)所描述的那样。将关系完美或浪漫化会导致不现实的期望,并最终成为情感疏远以及互相指责的首要原因之一。志同道合者之间的和谐来自于从内心深处感受到的内在融洽,对自身阴暗面的明晰认知,以及放下和原谅的能力。 一起灵性成长

与志同道合的人相聚会是情感的绿洲,你在沙漠上跋涉一程后重新恢复精力的地方。你从未被周围环境认知与理解的那些方面,现在被他人看到和承认,这使人获得满足和自由,已多次出现在以前总感到与众不同的光之工作者灵魂的相遇中。如果你不落入这一相遇同时带来的陷阱,与他人在一起会赋予你深度的完整感和放松感,这真是令人愉悦的体验。这是在物质实相中回家,使你更能享受人生,经由与他人的深度连接来体验充实和满足感。从中产生的喜悦和创造性,几乎总会传播给他人。你们可能会一起做一些事情,在工作上或作为业余爱好,一些从灵性角度看丰富他人的事情,在做的同时你自己也感到充实。至少你们相聚的喜悦和爱将会照亮他人,并创造不同。 不具有权力关系的合作

当志同道合的人相遇并进入成熟的关系时,会形成不同的合作方式。它可以是爱情关系、友谊或者以将某一灵性品质带到世间为目标的具有创造性的合作关系。多个个体之间这种创造性的合作会导致组织的形成。此类组织基于觉知的独立个体的合作,每个人以平等的方式发挥其天赋,这些不同的品质和能力以协同的方式聚合在一起:整体大于各部分的总和。这样的网络不会将协调领导的角色置于一个人身上。当然,可能会有一个人作为某些活动的组织者,但是却完全不存在绝对意义(权力)上的领导。团体能量并非从某一点被引导,而是由聚合的个体灵感推动。每个参与者都感到自己被灵性之流承载,这一灵性之流使不同事物在适当的时刻和适当的地点聚集:同步性。正是这灵性之流使得不存在固定权力关系的合作成为可能。 你们都向往与志同道合者相遇带来的喜悦和满足。在这个时期,这种相遇以适合隐秘灵修的方式发生:自由、开放和灵活。在这一时期,志同道合的光之工作者形成的网络能够在现有社会中运作,贯穿于旧有的结构体制之中。因着现代通讯技术,比如因特网,穿越等级和地位彼此相遇并产生心灵的碰触成为可能。这一时期,基督意识在地球上的诞生首先起于个体,并自下而上地在社会中流动。它将在各个领域激发人们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和感受。这不是政治运动,虽然这一新意识大规模的到来也会影响到政治运行的方式。基督意识的苏醒是向内走的运动,走向你神圣内在核心的运动。一旦你的意识与这一神圣内在核心建立连接,你的外在实相也会发生变化。你所吸引而来的人和机遇正是你内在实相的反射。此时此地你读着这些文字,你吸引我,因为你渴望我的能量,你在其中感到被熟知。我与你志同道合。我是你。你感受到我的吸引,因为你在我的能量中认出自己。我是在你之内诞生的基督,在我们的连接中创造喜悦。我们是一体。 Pamela Kribbe

(译者:光之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