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中的关系

亲爱的朋友们,带着无比的喜悦和欢愉我来到这里。我的能量在你们中间流转,如你们此刻能够感觉到的那样。这不是一次传统意义上的演讲。除开信息之外,我正传导着一种能量,而你们和我还有我的通灵者都加入了这能量传导的一部分。当我们大家聚在一起,我们在这房间中创造了一个能量的场或者漩涡,这能量借着这个开口而进入地球。所以这个地方是神圣的。在任何地方,如果人们――也就是穿着肉体外衣的天使们――聚在一起,并一同意愿把光植入这地球,他们所在的地方都会变得神圣。

我想简短地谈一谈在最近正变得如此流行的通灵现象(译注:这小一段中说的通灵是指从宇宙摄取能量)。你们都知道“气”(prana)的概念,这个概念在瑜珈和东方哲学中使用很多。“气”就是你每次呼吸所吸入的灵性能量。这个概念揭示说我们每次呼吸时不但吸入了氧气,而且还吸入了生命力的能量,一种能支持我们活着的超出物理层面的宇宙能量。现在我想指出的是:就像每个人都在吸入氧气的同时吸入“气”,每个人也在以他/她自己的方式持续地通灵。通灵并非是一种极少数人才有的特殊天赋。通灵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情之一。你知道,你缺乏宇宙能量就无法生存,如果没有摄入宇宙能量(Cosmic Energy)你就无法存在,生活和成长。如果没有能够和来自你的家园的宇宙能量有所连接,即使是最基本的功能你都无法完成。

在上一次的通灵传导中我称你们为大门守护者(Gatekeepers),你们是能够打开门让更多的光到地球上来的人。不过你们也是桥梁建筑者,你们在高层宇宙与地球两者之间建立了连接,你们成为通道(Channel)将宇宙能量带入地球层面。这事实上是你们已经真正在做的事情,这也是你们觉得需要做的事情,因为它为你们带来喜乐、使命感和健康。每次当你们使用你的直觉,每次当你们深入自己的内在去感觉一件事情对你们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你们如何才能改变它们时,你们就是在通灵。在这样的时刻,你们在自己和高我之
间建立了一个通道,你们连接到那些地球层面之上的智慧,那些宇宙广域中的智慧可以支持你实现你在此的目的。你们中的每一个都以某种方式在通灵以重新和自己的时空之外的更大的部分对齐。

今天我们彼此共享我们的能量,并且连接在一起成为宇宙能量通过的通道,这宇宙能量正在这个新的纪元中寻找进入地球的门。这新的纪元不再只是一个未来的愿景。它已经正在无数人的日常的生活中显化。如果你只是看报纸或者看新闻,可能会觉得时机还没有成熟。但是这场由新纪元而带来的觉醒是始于个人的层面,而不是开始于政府、学院和机构中
的。只有通过你们自己每日的日常存在中,这股新的能量才能显示它自己。只有在你们心中的某种直觉的流动中,你才被指引到一种轻松和智慧的生活和行事方式中。这就是这个新纪元会如何诞生的方式:它通过这些普通人们更加警醒地倾听自己的心的细微声音而来。从灵性的角度来看,所有改变和转化的基础总是建于个体的层面的。这股你们心中觉醒的能量将慢慢地渗入到各种学院和机构中,这些机构依旧攀附在那旧的以小我为基础的意识之上(Ego based consciousness)。旧的权力的屏障堡垒终会分崩瓦解,不过不是被暴
力推翻,而是凭借这发自于心的柔软能量。当心成了我们的指引和领袖,旧的就会瓦解,不是因着权力和暴力的压力,而是在爱的压力之下达成。

在这个新的纪元中,关系也正在经历一个巨大的转化。关系是我们最深的情感的来源:从最大的喜悦到最深刻的痛苦。在关系中你可能会开始意识到内在深处的一个痛苦,这内在的痛苦比关系本身还要古老,它甚至比你们人类的存在都更古老。

在这个时代,你被邀请,有时候是被挑战,要去达到在关系中的一种深入疗愈。因为新的能量正开始显化自己,所以现在关系中的破坏性因素能够被转化为正面因素,以达成你和
你的伴侣之间的能量均衡了。但是,疗愈和个人的转化也可能意味着放弃那些你在其中无法正常表达自己的关系。它常常可能意味着,即使你觉得深爱对方,你也要说再见,因为你内在的旅程将你带往别的地方。不管是更新现有的关系还是离开一段关系,你们现在都在被挑战要去面对个人亲密关系中最深层的需要处理的方面。心的召唤――新纪元的标志就是以心为基础――已经进入到你们的日常生活中了,你们再也无法忽略它。

要解释为什么关系会让你们如此受伤,并让你们的生活天翻地覆,我想讲讲一个你们灵魂所携带的古老的伤痛。这个伤痛非常之古老,它比你此生还古老,它甚至比你所有在地球
上的转世都要更古老。我要带你回到你那作为一个灵魂的原初诞生之痛(original birthing pain as a soul)。

“很久很久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完整的,未分割的。你能想象出来吗?现在把你的想象力放开来,让它自由驰骋一会,想象一下:你不是一个身体,你是纯粹的意识,你是一个广大的很舒服地包裹着你的能量场的一部分。你感觉到你是这完整合一的一部分,你是被无条件地珍爱着的。感觉一下这能量场象一张无比舒适的软毯包围着你,象一个能让你自由去探索和发展的丰富的爱的能量,在它之中你永远无需去怀疑你自己,无需去怀疑你自己生而拥有的成为你自己的权利。没有焦虑,没有恐惧。这种舒适感和安全感就是你的个
体灵魂诞生之前的状态。那是一个宇宙的子宫。即使它是如此远离你此刻的状态,你的心依旧深深渴望着这完全和完整的感觉,你在那慈与爱之毯中所感受的完全的安全感。你所记得的这完全的合一感,就是上帝。与这爱之毯一起,你曾是上帝的一部分。

在这神圣的意识或者说爱之毯中,在某个时间点上,一个新的状况被决定要制造出来。用人类语言是非常难描述这个的,不过也许你可以想象一下,在上帝中,在合一意识中,有一种想要变得不同的渴望,想要不同于这合一的渴望。我们可以说,那就是,对体验的渴望。当你在完全的融入整体的纯粹存在的当时,你是无法体验的――你就只是在(you simply are)。尽管在这存在的状态中有至乐和完全的安全感,但是上帝的一部分、宇宙意识的一部分还是想要探索和进化。这一部分就“从自己里面分离出来了”。

你就是这一部分的上帝。在某个点上,你的意识同意加入这个离开整体的试验,成为“我”,也就是一个自己,一个确定的个体化意识(a defined individual awareness)。那是非常巨大的一步。在你的存在的最深处,你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你感觉到创造和更新的渴望是正面和有价值的。不过,当你真正从整体的场中分开的那一刻,痛苦产生了。亘古以来的第一回,你记忆中的第一次,出现了深刻的伤痛。你被抛离了一个对你来说完全为爱与安全的所在。这就是我开始提到的诞生之痛(birthing pain)。即使在这非常强烈的分离经历中,在你内在深处,你还是知道这其实没什么,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过这伤痛是如此之深刻以至于在你存在的外层处,你变得困惑和失去方向。于是,与你内在深处的智慧――那个知道你是上帝,知道一切都没有问题的内在层面――保持联系开始变得很难了。

那个在那时经受分裂痛苦而产生的部分我叫它做内在的小孩。你的灵魂,你的独特个体性,在它的内在携带了非常极端的两极:一方面它携带了纯净的神圣智慧,另一方面它又携带了一个受到精神创伤的宇宙的小孩。这个上帝与小孩、智慧与经历的结合体于是开始了它漫长的旅程。你于是开始了作为一个独立灵魂的路,你开始去探索和经历成为一个自己,成为一个确定的个体是怎样的。

上帝把自己神圣的一部分转化为灵魂。灵魂需要通过经历来找回它的神圣本源。灵魂需要活力,经历,发现,自我毁灭和重新创造来感觉到自己到底是什么,也就是感觉到上帝。本来很明显的自己就是一和完整的这个事实被打破了,需要在经历中被再次获得。这件事本身就是创造的一次伟大的壮举。我的意识的诞生就是一个奇迹!这是从未发生过的。

你经常努力去超越自我的边界以获得深入的合一的体验。你也许可以说那就是你灵魂之旅的目标所在。不过你要想想:从上帝的角度来看,却是那个我的意识,那种分离,才是奇迹之所在!那合一的状态却是常态了,“那从前一直都如此”。在作为一个个体灵魂而存在的奇迹背后隐藏着无尽的美丽,喜悦和创造之能力。而你无法体验到这一点是因为你还在
跟你的灵魂出生之痛纠缠不清。

在你内在深入的某处你那原初的愤怒和被弃感仍然在大声尖叫:那是那被抛离你的父亲/母亲,被从万能广大的爱与安全之毯中痛苦地割裂出来的记忆。

在你们走过时间和经历的旅程中你们已经经过了如此多的事情。你们曾经尝试过各种不同的形态。曾经有很多世你们没有使用人体的形态,不过这些现在都不再重要了。对我来说,在这情境下重要的是,在那漫长的历史中,你被两种不同的目的所驱动。一方面你有着去探索、创造和更新的热情,另一方面你有着那浓烈的思乡之愁,那被抛离了天堂的感觉与一种无法承受的孤独。

凭借你的那冒险的、发展的――那一种把你推出宇宙子宫的部分,你已经经历和创造了很多。不过因为那出生之痛与思乡之愁,你需要去处理很多伤痛和幻灭。因此你的创造并非总是有益的。在你穿越时空的旅途中,你曾经做过一些你后来后悔的事――一些你可能称为“坏”的事。这些行为在我们的角度看来,其实不过是决心要深入体验和在未知中探险所造成的结果。你看,当你决定成为一个个体,决定脱离那自明的一,你无法只是单体验光而已。你必须重新开始发现所有的一切。所以你也会体验黑暗。你会体验所有的一切,所有一切的两极。

在你进化的此阶段,你开始意识到所有事到底是升起或跌落都在于你是否能拥抱接受你的我(“I-ness”),关乎于你是否能真正拥抱你自己的神圣性,并从那自我意识中,体验喜乐和丰盛。在你从宇宙中出生的那一刻,在那分离与痛苦包围着你时,你就开始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不重要。从那时起,你就开始寻找什么来拯救自己――一种外在于你的权能和力量、一个上帝、一个领袖、一个伴侣、一个小孩等等。在你此阶段所经历的觉醒中,你意识到那你所渴求的最根源的安全感无法从在你之外的任何事物中找到,不管是一个父母,一个情人或是一个上帝。无论这渴求与乡愁之情在一个关系中被如何强烈地触发,你都无法在那里面找到你所需要的安全感,即使是在一个与上帝的关系中。

因为你所相信的上帝,那由传统而流传下来的至今仍影响你的觉察的上帝,是一个在你之外的上帝。那是一个会给你规划的上帝,他把路都给你安排好了。但是那个上帝是不存在的。你就是上帝,你就是上帝中那充满创造性的决定要走自己的路的那一部分,你要按照自己的完全不同的方式来体验事物。你有信心你能够治愈自己那原初所产生的出生之痛。你可以说那扩展性的去探索和更新的能量是一种阳性能量,而那去合一,联合,来自家园的能量,是阴性能量。这两种能量都是你内在本质的一部分。作为一个灵魂,你既不是阳性,也不是阴性,本质上你既是阳性也是阴性。你从旅程的最开始就带着这两种品质。现在,是让它们两者和谐共同运作的时候了,是去真正经历你的整体的时候了。在拒绝了你自己的伟大如此之久之后,你终于开始意识到除了成为那个你一直在追求的上帝之外,你别无选择。

这就是开悟之路上的终极突破:你自己就是那你所一直渴求找到的上帝。在外在没有任何人或物能够带你走进你心中的力量,你自己的完整。你就是它,你就是那终极的救赎者(the one)并且你一直都是!你一直在等待着你自己。

点亮这自我意识的内在之火会给你带来如此大的喜悦,如此深的回家的感觉,以致于它给你的各种关系都带来了新的角度。比如说,你不再那么在意别人对你说的话。如果一个人指责你或者不信任你,你不会自动就把它变成一件个人恩怨。你会感觉到更少地受到影响或者更少急于反击。你能够更轻易地让它过去,并且那种去防备和保护自己或者别人的需要也自然而然消失了。当你很容易就被他人如何想你而影响情绪时,那表明在你的内在有着对自己的责备以致于你给予别人的负面意见以一定分量。你不会通过和别人冲突来解决这个自我责备,而是深入自己的内在去与自己里面的情感伤痛建立联系来解决它。那些伤痛比你在这个时刻所感觉到的受挫感可古老得多。

事实上,所有的被抛弃的痛苦感,所有关系中的伤痛,都能回溯到那最初的,未被治愈的出生之痛。这听起来好象我在下一个很武断的结论,因为关系中的状况总是如此之复杂,并且一般都好象伤痛根源是很近的事件。看起来好象你的伤痛总是因为你的伴侣做了或者没做什么。看起来好象似乎你的伤痛总是外在的某事所导致,所以你会认为你的问题的解决途径也在乎别人的行为。不过让我告诉你:从最根本来说,你在学习如何去治愈自己内在的一个古老的伤痛。如果你无法意识到这一点,那么你将很容易陷入一些非常痛苦的关系中的事情。

尤其是在男女关系中(恋爱关系中),你们通常会试图在你们之间建立起一种联合感和安全感,有点象那种你们记忆深处灵魂原初的联合合一和安全感。在潜意识中,你们在试图重新创造出那种被宇宙的无条件的爱和接受之毯所包裹在内的舒适状态。在你的内在有一个小孩在哭泣着寻求那无条件的接受。但是如果你将这个孩子送入你的伴侣的内在的孩子怀中时,通常这只会造就一个令人窒息的紧抓不放,在这关系中双方都无法完成真正真实地表达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的是,你们变得非常情感依赖(Emotionally Dependent),然后你会需要对方的爱和赞同来得到幸福感。依赖性总是带来与权力和控制相关的事件,因为需要某人等同于想要去控制他或者她的行为。这是一段有破坏性的关系的开端。在关系中放弃你的个体性,而被潜意识中的那种对绝对合一融合感的渴求所带着走,不管对你自己还是你的伴侣,都是有破坏性的。

两人之间真正的爱展现出来的是两个可以各自完全独立运作的能量场。各自的能量场本身就是自我完整的,但是又能够和另一个的场联合而产生一种美丽的合一。而在那些相互依赖的关系中,你会发现他们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想要达到身体合一和身体常伴的欲望,不想或者是无法在另一方不在时独立运作。这就会产生一种能量的纠缠,在气场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条能量带连接着他们,他们彼此通过这条能量带而相互补给能量。他们相互供给那种令人上瘾的依赖和控制性能量。这种能量纠缠就标示着你们无法为自己负责,你无法面对灵魂中那只有你自己才能治愈的旧的伤痛。如果能够真正处理这最深处的伤痛并为之负起责来,你将会看到你无需其他人来变得完整,你将能够让自己从这种破坏性的关系中解脱出来。

业力关系 (Karmic Relationships)

在我们所谈的这种背景之下,我想谈一谈业力关系。我说的业力关系是指那些关系双方在累世中已经彼此认识,并且已经经历过深刻的情感。这样的业力关系的标志是关系双方携带着一些未解决的情绪,例如:内疚、恐惧、依赖、嫉妒、愤怒或者其它。因为这种没有解开的情绪能量,他们会在另一世中被相互吸引。这样再次的相遇是为了提供一个解决这件事的机会,一般,相同的事件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再次制造出来。当他们初次相遇时,业力的“游戏者”双方会感觉到被一种很强烈的冲动所推向彼此,不过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就开始重复他们旧的情感角色模式。旧的场景被需要再次面对,也许这次能够被一种更加觉察明智的方式(Enlightened Way)来处理。这种再次遭遇的灵性目的就在于让双方有机会去做出与前一世不同的选择。

我在这里举个例子。假设有一个女人,在前一世有一个丈夫有非常强的占有欲和强势(possesive and bossy)。她忍受了一段时间,不过在某一点上她觉得自己受够了并且结束了这段关系。后来她的丈夫自杀了。这个女人因此而感到后悔。她认为她是有罪的。她是否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她终生都携带着这种负罪感。

在另一世他们再次相遇。他们感到一种奇怪的相互吸引。一开始,这个男人非常有魅力,并且完全被她吸引。他简直视她为女神。他们进入了一段关系。不过从此开始,他变得越来越嫉妒和占有。他开始怀疑她有奸情。于是她发现自己陷入了一场内在冲突。她因为他的错误指责而非常愤怒和伤心,但是另一方面她又感觉到有很强的想要原谅他的义务,感觉需要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是一个受伤的人,她想: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这种被遗弃的恐惧,也许我能帮助他克服这个恐惧。于是她为自己的原谅行为找到了理由,但是事实上,她让自己的界限被侵犯了。这段关系已经影响了她的自我尊严。

对这个女人来说,最自由解脱(liberating)的选择现在就是结束这段关系,从此走自己的路,并且不要有任何的内疚。丈夫的痛苦和恐惧不是她的责任,他的痛苦和她的内疚已经造成了一段破坏性的关系(destructive relationship)。因为前一世的原因,他们的关系已经是一种充满情绪负累(emotionally charged)的关系。再次相遇的机缘是为了让这个女人学习必须没有内疚地放开,而这个男人要学习在情感情绪上自我独立。所以真正的解决办法是结束这段关系。对这个女人的业力来说,真正的解决途径是彻底地放掉自己的内疚情节。她在前一世犯下的真正错误不是说她抛弃了她的丈夫,而是她感觉自己要为丈夫的自杀而负责。如果他的妻子是决定离开他,本就可以给这个丈夫提供一次去真正面对自己的恐惧和痛苦的机会,而不是去逃避它们。

在一次业力的重聚中,你会发现那个人马上感觉到自己跟你有一种非常奇怪的熟悉感。通常来说,有一种相互吸引,空气中有一种强烈的能量把你们吸引和推促到一块,让你们开始彼此去发现对方。如果这个机会到来,这个强烈的吸引可能成为一段恋爱关系或者一种很深的沉醉。你们经历的情感是如此之强烈以致于你会认为你遇到了你的双生灵魂(Twin Soul)。不过事情却并非如它们看上去的那样。在这样的关系中,会有问题要迟早浮现出来。通常伴侣双方会卷入一场心理的冲突,这冲突中将有主权、控制还有依赖作
为主要成分。这样,他们潜意识地在重复一场他们前世的悲剧。在前世,他们可能是情侣,父母和子女,老板和下属,或者其它关系。不过他们总是会触动到双方内在深处的伤痛,通过背叛,滥用权力,或者相反,过重的感情。他们之间将会有非常深刻的交往,带来深刻的伤痕和情感创伤。那就是为什么在这新的一世中相遇时他们之间吸引和排斥的力量会如此之猛烈。

对于所有能量纠缠在这样的关系中的灵魂们,最灵性的邀请是,放开彼此,让双方都成为自我完整的个体(“entities-unto-themselves”),自由和独立。这里所提到的这种业力关系几乎都无法是长期、稳定、感觉完满的关系。它们是破坏性而不是治愈性的关系。通常这些相遇的最根本目的是为了让彼此成功放开对方。这是从前一世或者几世都没有完成的,不过现在又有一次机会让你们在爱中放开彼此。

如果你发现你自己在一段非常强烈的关系中,而这关系中有着强烈的情感,扰起很多的痛苦和悲伤,但是你又无法挣脱,那么你要清楚你并没有要停留在这段关系中的义务。还有要清楚强烈的情感大多数时候是跟深刻的伤痛相关,而不是彼此流通的爱。爱的能量是有一种很平静和宁静,轻松和鼓舞人心的特质的。它不是沉重、令人精疲力竭还有悲剧性的
。如果一段关系开始有这些迹象,那么就是放开它而不是继续为之努力的时候了。

有时候你们说服自己说,你们必须在一起,因为你们有相同的业力,所以必须要把事情一起处理好。你们借用业力的说法来延长关系,虽然双方都在如此深地受罪。事实上你们在这里扭曲了业力的概念。你们不是一起把业力处理,业力是一件个人的事。象我们开始提到的这种业力常常需要你完全彻底地放开,你只有从这种业力关系中彻底解脱才能体验到自己作为一个个体的完整(whole unto yourself)。我重复一遍,业力的解除是你自己的事。另外一个人可能会触及或者引发你内在的东西而在你们之间创造出很多的戏剧,但是去处理你自己内在的伤痛,仍然是你个人独自的任务和挑战,而不是那个人的事。你只需为你自己负责。

这是一个需要意识到的重要之处,因为它是关系中的一大陷阱。你无需为你的伴侣负责,而他/她也无需为你负责。你问题的解决办法并不在其他人如何去做上。有时候你们与你们伴侣的内在的小孩连接如此之深,以致于你们认为你就是要去“拯救”它的那个人,或者你的伴侣会对你做同样的事。但是这是行不通的。你将会加重对方那无力和弱小受害者的情绪,相反最后如果你划清界限做你自己倒是会有帮助。你的人生目标就是要在自己中感到完整和完全。那是在一段完满的关系中最重要的条件。

健康治愈性的关系(Healing Relationships)

有治愈性的关系,也有破坏性的关系。治愈性的关系的一个特征就是关系双方会按照彼此所是的样子尊重他们,而不会有想要去改变对方的意愿。当对方在身边时,他们很愉悦。但是如果对方不在,他们也不会觉得不舒服,绝望和孤独。在这种关系中,你们把理解、支持还有鼓励给彼此,但是又不会想要去解决他们的问题。在关系中有自由和和平。误解
当然也会偶而发生,不过那些因之而来的情绪会非常短暂,关系双方都随时准备原谅。他们的心中有连接,所以他们不会把对方的情绪或者错误看得太重(take it personally)。因为它没有扰起他们内在深层的痛苦,所以他们不会给予这个太多重要性。情感方面,双方都是独立的。他们并不是因对方的赞赏或者在场而获得力量和幸福,他或者是她不是去填补各自生活中的一个空白,而是加入一些新而有活力的东西。

在一段治愈性的关系中,双方也有可能在前一世或者几世中就认识。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并不会有一种如前所述的情感业力负担。两个灵魂在前世就以一种相互鼓励和支持的
方式而交往。作为朋友,伴侣或者是父母子女,他们知道彼此是自己的灵魂伴侣(soul mates)。


双生灵魂(Twin Souls)

在这里我要谈一谈双生灵魂这个概念,这个概念或许对你们所有人都是一个熟悉的概念。双生灵魂这个概念对你们有很强大的吸引力。不过这却有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危险的事,因为人们可能会因为对它的错误的理解而加重你们内在的出生之痛的痛苦体和依赖性情绪体,而不是解除了它。因为这个概念被如此理解了:“有一个人是完美适合你的,他/她让你完整。”你会以为那种你所如此深切感受到的缺失的合一和安全感将会在某个你完美的相配者那里得到。

根据这种不成熟的双生灵魂的概念,灵魂被分成两半,而合在一起才完整了,而通常这两半灵魂是男性和女性。所以这个概念不仅暗示说你个人不是完整的,而且你是男性或者女性的。所以你能够看到为什么这种双生灵魂的想法从灵性的角度来看并非是健康和治愈性的。它让你依赖于某种外在于你的东西。它否定你那内在的神圣源头的涵盖一切性,它否定你是男性和女性,它否定你独自就已经是完整和完全的。它创造出各种幻觉来让你更加远离家园,而我说的“家园”是指你真正的“自己”,你的本我中的那神圣部分。没有一个灵
魂是被创造出来以成为另一个的另一半。

双生灵魂的确是存在的,而他们就是他们名字所包含的意思:他们是双胞胎。他们是两个拥有同样感受频率的人。。。而为什么双生灵魂被创造出来?他们为什么会存在?你可能以为这是为了某种学习功课。。。但是其目的却单单是为了愉悦和创造。双生灵魂在二元分裂的世界中是没有存在的功能和位置的。。。你将会在你超越二元性之后遇到你的双生灵魂,当你已经重新与你内在的那本是完整未分的上帝、与那能够化为任何形式和样子的上帝合一时,你才会遇到你的双生灵魂。双生灵魂将会在回家的路上重逢。。。(译注:
择其精要,此处省略了一些字)

现在让我们重新回到旅程的最初。当你离开那合一的状态而成为一个个体的时候,你进入了二元世界。突然之间出现了黑暗和光明,伟大和渺小,疾病和健康,等等。实相被一分为二。你于是失去了你真正是谁的座标系(frame of reference)。最初的时候(译注:指未分裂前),你把自己当作一部分的整体(“being-part-of-a-whole”),但是现在你是一个从整体中分裂出来的单独部分(single part)。但是,其实当时你没有意识到的是,有一个跟你对等的个体陪伴着你,一个跟你几乎一模一样的个体。你们两在那块合一之毯中
曾经占据着“同一个地方”,你们是如此之近以致于你并不知道你们是两个,一直到你的灵魂出生的时候。你们两之间的联系是超出二元分裂之上的,是比二元世界的历史还久远的联系。这是无法用文字来恰当表述的,因为它跟你们通常的定义不一样,你们会认为要么你就是一,要么你就是二,而不可能同时是两者。

你们两都经历了漫长的旅程,经历了各种经验。你们两个都经历过了最极端的二元的两极,你们逐渐发现你们的本质不是在二元中,而是在那之外,在一种背后的东西里面。一旦你开始能够深刻地意识到这种背后的合一,你的回归之旅就开始了。慢慢地,那些外在的东西,比如说:权力,名声,金钱或者特权就会对你的牵引越来越小。你就开始越来越理解到,关键不是你体验的是什么,而是你如何去体验它。(The key is not what you experience but how your experience it)你发现原来因着你的意识状态你一直创造着自己的快乐或者悲伤。于是你开始发现你自己的意识的力量(Power)。

当你历尽了二元性的各种高与低之后,你遇到你的双生灵魂的时刻会到来。当你在双生灵魂的能量中,在它面前时,你就会重新忆起你内在的一个至为深刻的部分,你那超越二元性的本质,而在忆起中你将更加了解你自己,和更加意识到你真正是谁。你的双生是一个能够带你超越你的关于自己的那些有限信念的座标系,这些有限信念是你累世以来所吸收的。当你在你的双生中看到自己的镜像,你会解脱你自己。这是一种忆起,而跟情感依赖无关。与你的双生相遇会帮助你们彼此变得更强大,变成更加自我意识的独立个体,并帮助你们在地球上表达你们的爱和创造性。它将加速你回家的旅途,因为它让你跨越到更高一阶的合一,而又保持住你独特的个体性。

从终极的角度来说,我们都是一个。我们都被那同一种能量所支持着。不过同时我们各自又都有我们各自的个体性(individuality)。双生灵魂于是在一定程度上起了一个连接个体性和合一性的作用。它就象是一个走向合一的踏脚石。当你与你的双生灵魂在意识和物质(肉体)层面连接时,你们将创造一种新的东西:那第三种由你们两的联合所产生的能量。这种能量将会在一个大的范围内加强你们的合一意识,这比你们两个独自的合一意识要强很多。因为双生灵魂的两个人都已经在回家路上了,所以他们会很愿意把爱与合一的能量带到地球上,他们一般会根据他们各自独特的特长和技艺来创造性地表达而达到这个目的。所以,双生灵魂会建立一个从个人性到整体性(from“being one”to“being One”)的基石。

他们的结合带来爱和喜乐,而且加强了他们的创造性和自我实现。他们彼此支持,但是却不会落入在情感上相互依赖和着迷成瘾的陷阱。双生灵魂之间的爱不是为了让彼此完整,而是创造一个更新的部分:不是两者合而为一,而是两者合而成三。

治愈宇宙诞生之痛(Healing the cosmic birthing pain)

你将会在生命的某个时刻碰到你的双生灵魂,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请不要因此在那些将你拉出此时此地的希望和期待中逗留。在这一刻真正重要的是你完全地意识到那你如此深切渴望的爱与安全就在你之内。而这完全的自我接受之钥匙永远无法通过任何一个外人来得到,甚至于是你的双生灵魂。

那种想在对方身上得到完全的合一和安全感的诱惑不仅只是出现在恋爱关系中,在亲子关系中也是会有的。想想一个暗地里想要他的孩子实现所有他没有实现的梦想的父母,或者一个即使长大后依然粘着自己的父母,把他们当作绝对安全天堂的孩子。

在你的关系中意识到那些潜在的能量流动和目的很重要,这样就能够在你的意识之光中治愈它们。你的那种宇宙性的思乡之情(cosmic homesickness)是不会被一段关系或者在
一段关系中被治愈的,它只能被你单独治愈,当你能够完全意识到你是谁,意识到你的光,美和神圣时。这就是你旅程的目的地。

还有,你也不会回到那最初你来的时候的那种合一状态。那你从中出生的“爱之毯”不过是你的婴儿期。现在你们正成为成熟的上帝。你们将在自己心中创造出一个绝对安全与爱的场,并且无条件地分享它。这就是上帝的本质:放射而出的无条件的爱,没有任何日程和计算地创造和珍爱着(creats and cherishes without any agenda, without any calculation)。

现在我想请你安静一会,去真正感觉你的神圣的我(“I-ness”),那个通过你而展现的独特存在(your unique being unto yourself)。如果你现在正被人群包围着,那么就用一会去强烈地感觉你的我(“I”)。无条件的,你就是上帝的这一部分。那不是一个可以被从你那夺走的东西,它是一个无法否定的是的临在(an undeniable presence that IS)。

现在去感觉一下,你的我之临在(I-presence)可以如何地成为你的喜乐和力量的源泉的事实。对这个你自身存在的奇迹说是,并拥它入怀。是的,我是我,我是分离和独特的,我自己的存在。我可以和别人深入地连接,但是永远还是会保持着一个我。你可能会认为在这个事实背后是一种孤独和凄凉(solitude and desolation),不过请超越这些思维而去感觉你内在的力量和活力。如果你真正地对你的个体性说是,你经历自信和信任。在那基础上你会创造出充满爱的关系,那些孤独和凄凉就会消失。

当孤独和凄凉的感觉要淹没你时,把你内在的小孩抱出来放在你的膝盖上。去关注它的伤痛,它在渴求着它曾经还是胚胎时所拥有的那种完全的安全感。它想要那种安全感在你的伴侣,你的孩子,你的父亲或母亲,或者心理治疗师脸上出现。然后给那孩子看你的脸,对这孩子露出一张天使般的脸,你本就要以一种你能想到的最绝对的方式治愈这个孩子。
我或者任何其他“大师”都无法帮你完成这件事。我们只能给你指路,你们自己是你们自己的救世主。

最后我想邀请你花一点时间来感觉我们是连接在一起的。即使你现在不在这里,你是在阅读这份资料也是,感觉我们的连接。现在你不要再把注意力放在你的“我”之上了,而是放在我们之间自由而轻松的合一之上。去感觉能量,感觉是什么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的。是那种想要到达完整的渴求。现在想着我们被存在着的最强大的能量所包围――你觉醒的自我的能量,你内在天使的能量――让我们吸入这能量并花一点时间去感觉它的力量。

谢谢你们的到来。

Copyright ? Pamela Kribbe - Permission is granted to copy and redistribute this article on the condition that the URL www.jeshua.net is included as the resource and that it is distributed freely. E-mail: aurelia@jeshua.net

本文由耶稣通过Pamela Kribbe通灵传导,原英文链接:http://jeshua.net/
“耶稣的传导”系列译文见:光之家园 http://blog.sina.com.cn/newage2012
本文译者: 城市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