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意思就是神,合一

基督之能是你们的灵性终点与目的(spiritual destiny),你们正在逐渐地把这种能量带入你们的每日生活存在中。你内在的基督自有其教导和治愈之能。然而,你们还是更经常的把自己当作学徒和弟子,把自己当作一个坐在教师的脚下去听,问和寻求的学生。不过我现在告诉你的是,当弟子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你们收回你们的大师之能的时候了。现在是去信任你们内在的基督并将这能量在你们每日的生活中展现之时了。要与内在的基督合一,从那里开始你的教导与治疗,你首先要放掉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成为一个治疗师/教师路上的陷阱。我会在这里指出这些陷阱出现的三个领域。


头脑的陷阱(The Pitfall of the Head)


第一个陷阱在头脑或者心智之中。你们都非常擅长于根据一些惯常的参考座标来分析和归类。这在有些场合也许是方便有效的,但是总的来说,你的思维和思考的那一部分是属于二元世界的。我说的二元世界是指那种把事情分为好或者坏,光明或者黑暗,健康的或者有病的,阳性或者阴性,朋友或者敌人,诸如此类的意识。这种意识喜欢分别和贴标签,而不是看到所有现象底下所蕴含的统一性(Unity)。它喜欢用一种普遍性和理智性的方法来对待个别化的事件。头脑从没有考虑过还有另一种可能的方法,一种更加直接进入真相的方法:直觉的知晓,或者说"通过感觉来知道"。


基督之能是在二元性之外的。基督之能构成了所有两极之下的存在之流。但是头脑是无法理解这种神秘层面的一元性的。头脑喜欢把存在之海分成可以辨别的各个部分,把各个部分分门别类这样它才能够通过理性来抓到它。头脑喜欢设计出结构,一些可以用来套在某个现实之上的理论。当然,这在有时候是有效和有助益的,尤其是在一些实际的事情上,但是当我们面对真正的治疗和教导时,它却不再如此有效。真正的治疗和教导是从心而发的。


当你通过一个理论的构架去面对你的访客时,你试图把他们个体化的病症放入一个普遍性的类别里,并且你通过这种理论而去寻找这类问题以及解决方法。这是你在接受心理咨询师,或者社会工作者,或其他类型的职业咨询师的培训时所学习到的。我并不是说所有这些都是错误的。不过我想请你们如此去做:当你们在职业中或者生活中面对别人时,尝试把你们所有的思想和逻辑都放掉,所有你关于他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先入之见都放掉,而只是单纯地用心来听。从内在寂静的深处,调频感受那个人的能量。尝试只是通过你的心和直觉去感觉对方到底处于怎样一种处境,去感觉他们内在世界到底是如何的。


一般来说,在对方应该如何去做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这一点上你们总是想了太多的。你们分析他们的问题并且绞尽脑汁想出一些答案来。事实上你们甚至想的大部分都是准确的。不过真正的关键在于:你们的各种想法与那个人此刻的能量并不一定协调一致。你们可能与他们此刻的内在的感受完全脱节了。只有在你的帮助与那被帮助者的能量协调的时候,它才是非常有成效的。这可能意味著,他或者她需要一种你用理性的头脑所无法了解的完全不同的方式(approach)。


我邀请你从内在那个寂静,直觉之处去看和感觉其他人。允许你自己超越二元而让自己充满内在基督的慈悲之感。我邀请你在给他人提供教导和治疗时,是真正地被那个人的当下给你的感觉所触动激发(inspired by the presence of the other)。


这种时候,解决办法往往是非常简单的。你所真正需要的,就是智慧,而不是知识。你被要求给予的,也不是判断,而是慈悲与深刻的理解。你并不是在那儿给人提供解决办法,或者提供一个很权威的脸孔。你在那儿是提供一张充满爱的脸。


现在让我们举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件事。我们就拿那些想要给他们的孩子碰到的问题一些帮助的父母来说吧。因为他们自己的经历,父母对一些行为的后果的估量是比他们的孩子要更好一些。因为这样的知识,父母常常想警醒(warn)他们的孩子,他们希望把自己孩子们从伤害中解救出来,他们会建议孩子们去做那些他们认为是正确的事。从头脑的角度来说,这可能是一种非常好的帮助的方法。在一些情况下,这是很有道理的一种方法。


但是,如果父母真正从内在的安静与直觉处出发,感觉自己的孩子,他们将会发现孩子所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孩子所需要的是信任和安慰。"相信我,让我去做我自己。让我去犯我该犯的错,让我在跌撞中前行但是却保有我内在的信念。"当你从信任之处与你的孩子连接,你事实上在鼓励他们去信赖他们自己的直觉。这可能会帮助他们做一个让他们自己感觉很好并且也让你觉得可以接受和理解的决定。但是,如果你非要以一种"我知道得更多"的方式来让他们做那些事,你的孩子将感觉到你的不信任,并且将会因此更加地抗拒你。


当你们向孩子们提供帮助时,他们会不停地"阅读"你们。孩子们天生就能非常敏锐地觉察到你话语后面的情绪。他们能够感觉到你们隐藏的恐惧或者评判。他们会对这情绪而不是你的话语做出反应,而当他们反应得很叛逆时,常常显得完全不可理喻。而父母则表现的过于理性,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感觉到自己隐藏的情绪,而没有与孩子以一种开放与坦诚的态度连接。而要如此做,父母必须放掉他们的那些先前的各种观点,而向孩子的情感世界真正敞开。通过真心去倾听孩子所在意和关心的,一座沟通之桥能够被建造而成。


心的陷阱(The Pitfall of the Heart)


在走往导师和治疗者的路上,你们会遇到的第二个陷阱在心的区域。心是各种能量的汇集处。心轮在天与地之间,在较高和较低的脉轮之间建了一座桥梁。心"收集"来自不同来源的能量并且能够知道它们内在的统一性(unity)。心让你们能够超越二元而以爱与慈悲向别人敞开双臂。


心是你们去感觉别人的能量,去感觉作为他们到底是如何的那个中心。它是移情心(empathy)的中心。所以非常明显的,在任何形式的灵性教导和治疗中,心都扮演了重要的部分。你们中间的许多人都是天生的移情者――你们拥有天生去感受别人情绪和能量的倾向。这种能力在你们与他人一起时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不过与此能力相连的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陷阱。你们对他人能量是如此之敏感以致于你们发现要分清哪些是你自己的情感(emotions),哪些是其他人的会很难。有时候你们如此之强烈地吸收了对方的能量以致于你们丧失了自我感(sense of self)。因为你们知道他们的感受,你们可能会如此强烈地想帮助某个人,但是在此过程中,你们的能量混合在一起了,你们会不知觉地开始承担不属于自己的负担(burdens)。


当这样的情况发生时,一种不均衡就发生了。你们给得太多了。当你们因著别人的受苦而转移了中心(carried away)并且开始使用过多力气(go out of your way)想帮助他们时,你们就逾越了自己的边界。那些你们给出的过多的能量会给你们造成麻烦(turn against you)。这些多余的能量被投向别人,然而却没有对他们的问题起到任何的作用。来访者也许无法整合或者接收到这能量,或者他们会被这能量吓著了,又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能量。最后你会感觉到疲惫,恼怒和挫败。


你们可以通过自己身体和情绪的信号来判别自己是否给得太多了。当你们在跟一个来访者见面之后,或者在尝试帮助某人之后,感到有点空(empty),沮丧或者沉重,那就表明你们给的太多了。


当你们从一个均衡的中心出发,给人提供教导和治疗时,你们是感觉到自由,有活力和充满灵感的。而当会面结束时,你们也很容易就能把自己的能量收回,重新回到自己里面(touch base with yourself)。你们能够把那个人放开,没有任何的牵系或者连带存留在你们与他人的能量场之间。


如果因为你如此真切地想要帮助别人,让他们变好或者变快乐,一个能量的连接就在你们之间存留下来,而这连接对你们的能量是有破坏(destructive)作用的。当你们把自己的全部注意都放在来访者身上时,你们将强烈地吸收了他们的能量。你们那想要给予自己而减轻他们负担的意愿将在你们之间造成双向的情绪依赖。你的来访者将开始依靠你,而你的感觉则会因为他或者她的高兴与否而起伏。这样的能量纠缠对你们的来访者是没有帮助的,而它也会耗空你们自己。


为什么当你们开始帮助别人的时候,这样的情绪会如此容易发生呢?为什么这个陷阱如此难避开呢,尤其是对光之工作者?这种强烈到极点的想要去治愈和帮助,想要让这世界变得更好的需要到底来自于哪里呢?在另一篇给光之工作者系列的通灵传导中,关于这已经有所解释。你们都有著一种想要把教导和治愈带给这世界的内在的使命感。不过那想要给得太多的倾向则来自于你们内在你们没有意识到的一个伤口。这个伤口或者说痛苦使得你们在给予时有些过度(overeager)。


在你们的心中,都有一种痛苦和伤感的感觉,它使得你们想要努力创造出一种新的存在(reach out for a new way of being),一个更符合所有生命的自然神性的意识。你们都在想家,想在这地球上创造出一个更加充满爱与和平的现实。此生,你们不是来此探索小我的各种方面的。你们对那已经感到厌倦和疲惫。你们这次来此是为了回应你们灵魂里那古老的吟唱,你们来此是为了帮助地球恢复到和平,喜悦,尊重和连接的爱。


你们的情绪体因为累世中你们努力把灵魂之光带下来而遭遇的抵抗和排斥而伤痕累累。所以你们这次来到这里时,带著谨慎的态度,然而与此同时,内在的激情之花却没有凋谢。你们又来到这里了!不过这次,因为内在所携带的痛苦,你们就象是柔弱而敏感的花朵,需要一条强大的泉水才能开花成长。而你们所需要的那泉水,就是一种稳固地扎根于地球(grounded to earth),归于你们自己中心的感觉。


我讲的你所需要的扎根是指拥有在地球上的根,是指意识到地球上的现实是如何运作的,是指去了解生活在一个肉体中有哪些东西你需要去面对。有些时候你们是如此之沉浸于你们的灵性以致于你们忘记了去照顾你们自己和你们的身体。你们有些"不在这里"("spaced out")或者太理想化和不现实。你们常常希望超越地球的现实,但是你们只有通过地球(土),通过轻松的感觉(feeling at home)并且跟土(地面的)元素很轻松的一起(at ease with the element of earth),你们的灵性能量才能在此开花结果。


我说的归于中心是指你们需要真实地面对自己的感受,面对你内在的关于什么对你自己是对的感觉。作为一个人类,你们都拥有一个与其他人不同的小我(ego)或者个人化的个性(individual personality)。这个小我是有它存在的价值和功能的。它能够让你们把你们独特的灵性能量带入物理现实层面。你们不想因为任何"更大的好"而放弃你们的个性。你们不是来到这里消灭自己的自我(ego)的,你们来到这里是让那灵魂之光通过你们的自我而展现。你们需要你们的自我来将你们的能量向外展现。


因为你们灵魂所携带的伤痛,因为那古老过去的种种疲惫,因为你们想要赶紧到达新地球的应许之地(promised land),你们可能会变得不够稳固扎根和失去你们的中心。你们会在事情还没有准备好时急于推动改变的产生,或者你们会试图以一种别人还无法适应的速度去唤醒他们。你们变得"过于热情地想给予"(overeager in giving)。这种过度热情可能会以一种借著很好的发心或者对他人强烈关心的方式而表现出来。不过在这行为背后有著一种缺乏耐心和躁动(impatience and restlessness)。你们可能会一阵一阵地感觉到欢欣鼓舞,充满激情和想要开展什么,但是在某一个点上你们感到失望,感动精疲力尽和愤怒,因为你们把自己的能量储备耗尽了。


心的陷阱,给的太多的陷阱,是来源于你们无法按照现实本是的样子接受它。在你们里面有一种不安与焦躁(impatience and restlessness),因此对你们来说,放手变得困难。这样,对你们来说,与你们试图帮助的人和你们想要达到的美好目的保持一个正确的情感距离就变得很难。


你们都是教师和治疗师,你们来到地球上的确有你们的使命。不过要真正地完成它--非常矛盾的是――你们需要放开那种特别强烈想要改变事情的需要。因为你们的那种急切之中包含有一些伤痛,一种无法在此刻的地球上感觉到舒服,感觉到在家的伤痛。真正的灵性改变总是始于一个接受的基础。要真正地成为那个你们想要成为的教师和治疗师,你们需要去拥抱你们的伤痛和治愈它。你们需要与你们自己最深处的恐惧和愤怒之情绪握手言和(find peace with)。如果你们如此做了,你们将发现那种急切地想要给予他人什么,急切地因著一种"好的目的"想要参与什么的需要,开始被一种非常宁静的和平和接受之感所取代。这时候,你们所发射出的光才真正带有可治愈的品质。


在他人承受痛苦与考验的时候放手,完全地给他们自己时间和空间去经历他们自己的历程,这选择可能会给你们带来内在的痛苦。因为它把你们带回了你们自己在这地球现实中曾经的孤独与迷失无助中。这个世界如此之粗虐与不完美,它与你们所梦想的那纯净与美丽得多的世界之间的差距相差如此之远,这让你们受伤至深。不去逃离这伤痛,让它完全地进入你们的意识,并且张开你们的天使之翼来包裹住它,是你们的挑战。


一旦你们开始意识到你们那强烈地助人意愿,还有那想要为了一个大众的目的去争取什么的战斗意愿背后所隐藏的伤痛,那下面所隐藏的对现实的无法接受的伤痛,你们就能够开始放掉它了。一旦你们意识到你们的强烈意愿和焦急来自于内在的伤痛和忧伤,你们就能够停止给得太多。你们就能够回归自己内在,并且去找到与自己所是和平相处之道。你们能够开始给予自己了。


而这,才是你们真正开始成为一个扎根于此并且归于中心的,完全接受自己和他人的光之工作者的时候。作为一个光之工作者,唯一可行之事就是向他人敞开你们的能量。你们通过放射出自己能量场中那"解决问题的能量"("energy of solution")来教导和治愈。通常你们会刚好吸引到那些已经正在经历你们所经历过的问题的人们。在这些问题上,你们已经经历得非常的彻底,并且到达了一个非常清澈的了解,这种清澈已经成为你存在的一部分。这些就是你能量场中的清明开悟的部分(enlightened parts)。它们是神圣而不会丢失的,它们不是建于那些你可能忘记的学来的知识之上。你能提供给别人的,不是一些工具或者理论,而是经过生命、经历和面对内在伤口的勇气所转化后的你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你必须做的"光之工作" 就毫不费力地自动到来。那是一件你感觉到非常自然的事。想要寻找你的人生使命,那你们生来就必定要做的事,你们只需去觉察到什么是你们真正渴望的(long for),做那些你们感觉到非常激动热情的事(inspired to do)。当你们这样做时,你们就把你们的能量带入这个世界,别人就会被它所感染和鼓舞,有些时候是以一种你们自己无法觉察的方式。真的,没有其它什么需要你们做了。这就是你们来此要做的光之工作。


那些了解施与受的均衡之道的光之工作者们将拥有更多的宁静和喜悦,所以也就会从他们的能量场之中更频繁地放射出"解决问题的频率"。他们是敏感并且具有移情心的(empathic),但是他们也有非常清晰的自我边界。他们会让自己象给予那样同样容易地接收,这样,在他们的生活之中,给予与接收之流都会与日俱增。


意志的陷阱(The Pitfall of the Will)


现在,我想谈另一个成为治疗者或者教师路上的陷阱。我已经谈到了一个陷阱是在头脑的位置,还有一个在心的位置,最后我要谈到的是意志的陷阱。


意志能够在太阳神经丛――一个胃附近的能量中心――的部位被找到。这个能量中心或者说脉轮为我们的行动力、为我们去将内在能量显化在物质、地球层面的能力掌舵。当这意志与你们的直觉――你们那超越二元的安静部分――相连时,你们生活中的事情总会流动得很顺利和还不费力。你们就会从一个内在的信任与知晓的感觉中来行动。当你们的太阳神经丛是由心来引导时,你们通常会做那些自己爱做的事,大多数时候你们会感觉到喜悦和鼓舞。这样,意志(或者说自我)就成为了内在基督的延展。


常常的,当你们想要去帮助或者引导别人时,你们与这流动失去了接触。你们的一部分希望做得过多了。它希望通过强力来推动以获得结果,即使在你们的直觉告诉你们要放手或者退后的时候。经常的,那是你们的自我在渴望看到一个明显有效的结果。这可跟帮助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这跟你们有的一种想要得到认同的需要有关,这种不安全感将你带离了那自然的治疗之流动,这流动往往比你们期望的要来得慢与不确定得多。


当你们很努力地去做不过你们的投入没有真正被他人所接受或者欣赏时,就是你们做得过多的时候。而且,当你们与那事物本来的自然之流分离开来时,你们通常会被外界的评判所扰动分心。你们会开始依从他们的意见和期待,你们害怕成为他们眼中的失败者。而重获你们力量的关键就在于不要做任何事情,而在内在变得非常的安静。只有当你们与心重新建立连接,你们才能够从一个安静与中立的空间审视那状态。然后你们的恐惧和不安全感就会消失在背景之中,你们就能真正集中精力于你们的来访者真正从你们那需要的之上。


通常你们不需要为他们做很多。你们最先和最被需要的就是与他们同在,并且将那"解决问题的能量"以中简单直接的方式提供给他们。你们需要去信任你们临在的力量(power of your presence),即使你们不说或者做任何事情。当你们与他人一起时,要勇于去进入那个宁静的空间。当你们信任你们自己时,你们将知道在那个瞬间该说什么,该做什么。请记住,在去给予指导时,给得越少,效果越好(less is more)。


放手即是爱(Letting go is Love)


在以上我所描述的如何超越这些陷阱的方法中,都包含了某种类型的放手。就是关于放掉去想得太多,放掉去太多地与别人的情绪认同,还有放掉过多地使用意志。如果你们能够把这一切都放掉,而臣服于内在那最智慧与慈悲的部分,你们将在以一个教师或者治疗师的身份"工作"时找到深刻的喜悦和满足。作为一个你们本是的光之工作者,你们将体验到一种深刻的自我实现还有自由的感觉。依此而成为一个教师或者治疗师,你们感觉到与整体(the Whole),与一切万有之下的合一有一种连接。感觉到这灵魂的结构,并在其中扮演你们自然的那角色,这将让你们感觉到你们是真正完成了你们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