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 宙 造 化 的 大 戏

以英文讲于柬埔寨Raising Center1996.7.22


事实上,我们每一个都是佛、是上帝,至少是上帝的一部分,是全体的一部分。既然是全体的一部分,那就意味着,不管怎样都有相同的品质。

所以,我们是迷你上帝,我们都是师父,每个人都是师父。

回归王国的计划

但是因为你们已经造出各自的情况和环境,从中成长茁壮,并进而认识自己主人的地位,因此你们才遭受很多痛苦,经历许多不像上帝的情况或品质,带着这种品质去做出许多所谓不像上帝的事情。因为当我们生落到这个世界时,我们忘了,我们放弃当上帝、当佛陀、当明师的权力,好让我们能够经历计划好要去经历的一切。是我们使自己遭遇悲惨、灾难、黑暗,因此才能体验到相反于上帝的品质,才能够再寻回自己所有的权力及荣耀:“我就是上帝,没有什么比上帝更好,因为我已经都尝试过了。” 因此我也告诉你们不能强迫人们回归上帝的国度,如果他们不想要的话,因为他们已经安排好开悟的蓝图,他们有自己回归王国的计划。无论如何,身为上帝,我们当然可以让计划停止,但是我们通常不会这样做。正因为我们是上帝,我们将执行自己的计划,我们甚至还会重新创造。如果我们够聪明,我们也能创造新的情况,不会执着于旧的情况,或是再造出额外的情况,即使我们还留恋旧的,因为有新的计划,我们也会感到舒适多了!从新的计划中也将涌现新的机会及新的情况,所以我们能比别人快一点回归天国。 放弃宝座的国王

?但是通常很困难,一旦放弃我们的权力,来到造化中黑暗的部分,要再度回归光中,是非常困难的!要费很大的苦心努力才行。比方说,有一个国王放弃了他的王国,暂时将王位交给某人代理,十年、二十年之后,他回来说:“嘿!你知道吗?这个王位以前是属于我的,现在请下台吧!”这是很困难的,二十年之后,甚至没有人记得你以前是国王。如果没有护照或是签证,第一关就过不了!你如何入境?如何能接近皇宫,更遑论走到宝座向现在在位的国王说:“你下来。”

在你能够靠近国王之前,你已经被下到监牢去了,或是遭到更悲惨的待遇!或许你在旅途中把所有的钱都丢光了,你根本回不到你的国家,更不用说来到皇宫宝座,并且要要回你的光荣及权力。当然,在上帝的王国里,绝对没有人会坐在你的王位上,你要求的权位不还给你。不过,如果你不尽量去记得你是谁,情况将会越来越糟。甚至连要尝试去记得也会很困难。每天你的太太、小孩要求面包和水生活下去,而你自己也需要维持生命最基本的必需品,你怎么还能够记得上帝?在这种情况下真的很令人绝望。如果你的肚子一直咕噜咕噜叫,你也无法记得上帝。肚子说:“噢!我饿了!我要吃东西!”肚子的声音会比上帝的声音大,甚至大过观音的声音。

痛苦的灵魂需要最特别的明师

?所以,一旦我们离开了天国,就很难再记得祂。尽管如此,上帝还是会送明师下来,明师已经走过这段旅程,明暸途中所有的陷阱及应对的方式,所以才能帮助我们,带我们回家。有明师是比较好的情况,虽然任何灵魂终于都会及时回返他自己荣耀的国度,有些需花较长的时间,有些则很快,看灵魂渴望的程度而定。有的灵魂会渴望快一点回来,有的决定要留久一些不管多痛苦和艰难,因为这样他可以创造出更多,学习更多上帝另一面的品质,那么当他回到天国时,他将更有安全感,对自己更有信心。

这些明师是非常伟大的明师,他们拥有更多的经验、更大的力量、更多的才华及更多生活上的技巧,来应对这个世界上的每一种情况。而且有时候,这类的明师已经能掌握自己的定命,取回他们自己的王国和权力,但他们仍然决定一次又一次地回来这个物质的世界,为了要帮助那些比普通的灵魂还需要更多帮助的灵魂。有些灵魂比较聪明,或者他们设计的计划比较简单完成,这样他们可以走得比较快些,也不会受那么多苦。然而有些灵魂为自己设计很难走的路。并不是每个灵魂都会选相同的道路!灵魂不会模仿他人的旅程。

有时候灵魂会选择一条非常微妙难行、阴谋诡怖的路来走,因此他们会遭遇很多麻烦、痛苦、艰难及难以超越的课程。所以他们需要一位非常特别的明师,如果能有那么一位存在的话,若是有这样的明师,情愿牺牲自己的法喜及快乐,下来与这些灵魂共行旅程,分担他们的痛苦。因为有时灵魂的负荷太重了!灵魂就会喊出来:“救命!救命!救…命…”(师父及大众笑)

即使是灵魂发出微弱的几乎不可闻的声音,明师都可以听得到,而且如果这喊声是发自内心,那么明师就会来帮忙,甚至不用印心。即使那个灵魂的时间未到,还不能看到肉身师父,明师也会在无形中出现,或是在梦中、异象中化现来帮助那个灵魂。因为一旦进入这个可怕的黑暗王国,行经这段旅程的灵魂都会需要帮助,倒不是因为黑暗统辖我们这个世界或是我们进到阎罗殿,而是我们使自己遭遇黑暗,使黑暗盖住我们的灵魂和我们整个的或部分的旅程,即使光就在我们面前,我们也看不到。 因此,灵魂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喊叫出来求救,而师父或是上帝总是在附近!绝不会有任何一个灵魂是独自走在这条孤独的路上的,总是会有所谓的守护天使、高境界的明师护持,全视灵魂本身遭遇困难的情况,而派遣高一点或差一点的救援。正常的情况下,也许只有天使或守护神来驰救,在最困难、最急迫的情况下,明师就必须示现,最高等的明师在最紧急的情形下一定会来,所以没有一个灵魂会在黑暗中孤独地行走。 没有无间地狱

假如灵魂制造太多的困难给自己,也就是说,在他来这个世界以前,他将自己陷入黑暗、苦难之中,和天国分离太久,同时他也制造了过多的麻烦和不幸给其它的灵魂;当他拒绝承认自己上帝的品质时,他也创造了太多的痛苦、太多所谓的“罪行”;然后他会觉得他不值得获取帮助,甚至因此而不能求助,所以才有地狱,虽然不是永久的。没有「无间地狱」这回事。但对于一个悲惨、孤单的灵魂来说,那个时候地狱是永久的,对于任何一个受苦的灵魂而言,每一秒钟都是永恒;快乐时光不管多长,也仅像几秒钟,它永远不曾久留,就好像闪电,稍纵即逝。才坐下来,开示已经结束了!(师父及大众笑)巴比Q烤完了?!拜托,我才刚坐下来(大众笑),才吃了二十个迦帕蒂和二十片素火腿(大众笑)还想要素香肠和素鸡而已不多啊!(师父及大众笑)每当我们相聚在一起几小时或几天,快乐时光好像过得特别快,但痛苦的时刻 哇!就好像永远不会停止,所以我们才会说:“无间地狱”。不过,并没有无间地狱这种事,没有永无止尽的苦难和责罚,你们相信有吗?它只是一种感觉,因为痛苦的感觉特别长,所以才可怕。当你受伤时,或当医生必须为你开刀,哦!我的天啊!你随时都想逃开,如果你能跑开的话。当你全身上下捆着绷带,双手被系在床上,手上吊满营养剂和血浆瓶,抽血瓶挂满全身上下,因为要从伤口中抽出污血,血液外流时才不会塞住你的组织,那时你会觉得就要窒息了!

两星期前,它就发生在我身上,所以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至今依然记忆犹新。我当时说:“我再也不去看医生,再—也—不—了!我宁可死掉!”

虽然如此,不管灵魂处在多坏的情况,或者它制造出多糟的情况给自己,任何灵魂都是师父、是上帝、是佛,绝对不会错,只不过要花更多一点时间来了解成佛的状况。如果我们发现自己处在一个不当的情况,又拒绝祈祷获救的权力,那个时刻,我们承受的苦难会很惨、很惨,如此孤寂的痛苦,它就和你们想象中最深的地狱一样糟,我们会觉得我们是最糟糕的众生而一直受苦。

不论我们对别人做了什么事我们都会经历相同的感觉,所以才称为地狱。身为修行人,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上帝之道,我们就不应该再制造新的情况,使我们重蹈覆辙再痛苦,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持戒、保持身、口、意的干净,不是因为我说要持戒,也不是因为上帝会处罚我们,而是因为我们会受苦。远离上帝的品质,将使我们感到非常痛苦,而且一点也不值得。 那就是我们必须随时默念五佛号的原因,因为你是在默记上帝的品质,上帝不是这些名字,但祂也是。五位佛的圣名是意识上的五个等级,那是一种代表,代表不同等级中上帝的品质。就像我说:我的脚、我的膝盖、我的肚子、我的心、我的胸部、我的脖子、我的嘴、我的眼睛、我的额头;即使它们在不同的位置,有不一样的功用,但它们全都是我的,对吗?没有人会愿意一直盯着我的脚看,但是不论如何它仍然是我的脚,一旦你们触碰到我的脚,它也是我的身体。 创造情况,然后克服它

为什么灵魂不去选择上帝的层次,而要为自己创造困难呢?我昨天已经告诉过你们了,你们必须要创造情况出来,才能认识你们有克服情况的力量,认识你们能赢过所有那些不属于你们的力量,能赢过你们负面的力量。为了要赢过你们负面的力量,你必须要去创造情况,然后展现你的雄力,否则要上帝做什么呢?你能想象上帝一直坐在那边,然后说:“我是上帝!我是上帝!我是上帝!每样东西都美好。”并且吃着东西,祂甚至不应该吃,祂是上帝,祂不需要食物;然后祂说祂要穿衣服,如果祂巳经是一位上帝,为什么要穿衣服呢?没人看见祂,祂是一位上帝,唯一的一位。然后祂应该要做什么呢?祂只说祂是全能的上帝,无所不在,然后就没事了!那时就如雾般朦胧,或是像明亮的光笼罩大地,就是这样而已,没有我、没有你、没有花、没有树,什么都没有。

为了要更好玩,要证明祂是一位上帝,祂必需创造出一些东西。如果祂造出另一个上帝,有什么用处?两位上帝坐着,面对面(大众笑),然后说:“现在做什么好?我的爱人!”所以祂必须造出一些东西来玩,证明万有的力量;或者只是为了当个上帝,因为上帝是有创造力的,于是就去创造,也许那是祂的工作,祂必须要创造。为了创造出许多的事物,祂必须将自己分出来,每部分都分派不同的作用。就像演一场戏,祂不能自己一个人演遍所有的角色,即使祂是导演,祂也必须叫史蒂芬演一个角色(大众笑),由另外一个当坏人。在电影里,如果每一个人都是好人,要怎么演呢?现在你们了解吗?身为一个演员,你会被安排去演不同的角色,你不会介意演好人或演坏人,反正都有好酬劳(大众笑),而且一样出名。

因此,同样地,我们是上帝或是上帝的一部分,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们并不畏惧答应任何事和任何安排给我们的角色,我们只说:“好的!”身为上帝,你怎么会害怕行使任何方式为了要使生活更丰富?每位上帝必须自己创造情况,而且不能抄袭。

上帝造化层出不穷

上帝怎么能够互相抄袭呢?(师父及大众笑)所以祂必须造出更戏剧性的更有创意的情况。无论祂创造什么都是好的。祂能创造好的、邪恶的、坏的情况,祂也能创造顺境,无论如何,祂都是上帝。我的意思是,上帝祂不会在意,上帝怎么可能会在意呢?“喔!好可怕,我不想去那里!”(师父及大众笑)“喔!不、不!那个角色不好,我不想演,那对我的名誉不好!”身为上帝,你绝不会那么想,事实上,你不会去想,只是自然而然地创造,而那正是危险所在。

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我们已经忘了我们的力量和我们的光荣,我们一直在造新的东西,所以世界才一天比一天复杂,而我们将承受很大的痛苦,那时我们会喊:“救命啊!”因为有时候我们也忘了我们是上帝,但仍然有心要试着去创造某些东西,结果这个创造物和那个创造物结合变成第三种创造,而第三种创造又繁衍出第四种,然后前两个创造和第四种混在一起,又造成七种其它的创造物,全部都有不同的特质,或许还带有一点点从第一种创造淡化出来的特质,但是已经不一样了。那就是为什么所有的人看起来都不同,你的小孩无论长得多像你,看起来还是不太一样。小孩的长像会介于你们夫妻俩之间,也许一点都不像。 身为一位上帝,即使分成不同的部分,这个上帝也不能告诉那个上帝:“不要造这个、不要造那个!”上帝一直是自由的,在上帝的词汇里面没有“罪恶”,但那并不表示罪恶不存在,拜托!在上帝的计划里没有邪恶,只是不同的创造让事情变得较为复杂,更多彩多姿,更为刺激,就像恐怖电影或是间谍片,如果阿诺?史瓦辛格扮演好人的角色,而没有其它的配角扮演坏人,他怎么能歼灭敌人呢?他怎么能投炸弹到他们的营区呢?如果没有别的角色陪他演的话,他又怎么能在他的国家成为电影英雄?其它的男演员、女演员,不管再坏的角色都要演,因为导演已经分配给阿诺好人的角色,不能两人同时扮演相同的角色,绝不可能。甚至在家里也一样,家里只能有一个老板,通常都是你太太(师父及大众笑),所以用不着你去扮演那个角色,只要站在旁边做副手就好了!总要有人做别的事因此,安心扮演好人,做个配角吧!

分工合作,宇宙才能运行

所以,同样的道理,在创世开始之前,我们每一个人都想做点什么,上帝及所有上帝的上帝,所有人的上帝,或是一整体的主要部分,告诉我们:“好啦!让我们做点什么吧!我们同一体地坐在这里,全部是一体,也什么都不是,这太无聊了!我们分开吧!每个都去不同的方向,或做不同的事情,好不好呢?”他们都说:“好哇!”(师父及大众笑)然后每一个都去做什么了,为什么不呢?好!如果我对我的脚说:“请走路!”我的脚会这么回答吗:“拜托,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一定要每天走路呢?我已经厌倦做这个了,我要做点别的!”(大众笑)它能做什么呢?脚能吃东西吗?(大众笑)不能,根本不能,脚只能走路,如果脚拒绝走路,那么全身都会有麻烦,不能生存、不能运作。

就像脚,如果手也抱怨:“喔!我总是工作,我每天工作,只是为了喂嘴巴吃”(大众笑)。脚说:“是啊!我也是!而我一定要走路,我要走好多里路,要负荷整个身体,这样它才可以吃,我们不要再工作了!”现在脚和手罢工,然后嘴巴没得吃(大众笑),头一阵子还算好,手和脚感觉还不错,但过一阵子会怎么样?心脏慢下来,肝在抱怨,胃肠系统完全混乱,一直在制造毒气,却没有食物可消化,后而手和脚变成...像开水泡过的泡面——软趴趴(大众笑),全身都不能运作了。它们烦了!于是又决定开始工作。

我们也一样,有时我们痛苦是因为我们忘了那是我们被分派的工作,我们抱怨,我们不想再做了,我们想死,我们想自杀,诸如此类的事情,但我们必须再回来完成任务,因为整个造化依靠我们每一个人才能运作。因此,想一想,你们在宇宙中是多么地重要啊!你不是一文不名。即使你还没有开悟,即使你还不是观音修行人,即使你很低微,任何人都是整体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你们,绝不要虐待别人、不要抱怨别人、不要批评他们,凡是你能改变的就去改变,凡是你对别人感到不舒服的,你当然要告诉他们,但不要有恶意,告诉他们让他们改变,如果他们不能改变,那就避开嘛!

我从未告诉你们去爱你的邻居——那只“老虎”。如果是一只老虎住在你隔壁,那不要去爱牠!(师父及大众笑),不要去找一只老虎抱抱,并对牠说:“我对所有众生平等以证明我的爱。”那是不可能的,每遇不能改变的情况时就避开它,放下就好了!创造新的情况,再去享受。但对我们来讲,最好就是我们一直创造新的情况,因此才能不断地提醒我们是上帝,并也努力去创造情况,好让其他人也得到提醒,让他们自由地、自愿地知道他们是谁,如果我们可以的话。这是我们的责任,但不是用棍子强迫人家,只是合乎逻辑地让他们明白——记得自己是谁!因为灵魂了解逻辑、讲求合理,那也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用来帮助灵魂回到天国的唯一工具,那是灵魂之间的协议,当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讲好了!其他的灵魂可以从旁协助加速旅程,但不能使用神通,如同内在的世界,在那秘密的帘幕之内所行的神通。

秘密的帘幕之后

在黑暗的幕帘内就是光、和平、融洽、惊奇、圆满、知足和爱的内在世界,在幕帘后面是我们自己的家,任何具有观音力量的人都能进入幕帘,和师父私人会晤,向所有明师的灵魂请求帮助,然后再出来和这个世界奋斗下去。所以大多时,你们向师父祷告,只有你看得到师父在里面帮助你,而其他人都不知道。即使有人经过你旁边,也看不到师父。有时候会,但很少,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每一个奇迹、每一个协助都必须秘密进行,因为那是灵魂间的协议。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时候,灵魂被允许回到天国一会儿,进入这五个灵界,而不是停在物质界,所以不论我们想要得到什么帮助,如果我们受不了这个世界,我们忘记我们的智慧、忘记我们的佛性时,我们必须走进那个幕帘,那里是我们的秘室,在那里我们可以再一次获得部分或全部的佛性,我们回去天国、圣人的境界,在那里,我们可以秘密地会晤,并说:“哦!上帝,我的工作真的很困难(大众笑),快点帮个忙吧!”(师父及大众笑)

当与明师的灵魂聚在一起,我们被当成大人一样地讨论事情,像明师一般聚谈。不过当你退出帘幕,回到物质的世界,回到黑暗中,你就不能再当明师,你会立刻忘记自己是谁,如同你降临到地球上的那一天一样。那正是协议之一,是宇宙游戏的一部分,所以如果你们了解这一切,苦难就不再是苦难了!但这并不代表如果有人刺伤你的腿、射杀你、诅咒你、侮辱你,或试着做一些伤害你的事你都不会痛,一样会痛,尽管如此,大智慧将帮助我们保有平安。

只有物质的身体受苦、头脑受苦,但我们大多时都能保有最基本的安宁。所以即使受苦一会儿,我们立刻又再笑了!多半非常的快。那是很好的,你记得自己是谁,并重回上帝的品质。

每个灵魂都已经是佛,所以他可以随时尝试创造一些新鲜事,如果他不喜欢原先创造出来的事物。他可以走完全程,或是从旁造点别的,从而产生另一种效果。然后他可以走上那条路,而不需要沿着老路继续走。

一旦你走进明师的圈圈,你就能抛弃铺陈在你眼前的任何计划和这计划所造成的任何影响,还有不在计划之内的,那些因为你以前所造的计划而产生的附带作用,或是因为旧有的生活方式及与原先所造事物有因果关系的一切,都可以抛弃了!

你可以创造新的路走,原先那条路仍然在,只是没人走,被遗忘了!被杂草、泥土等等覆盖住,然后不再存在。好,那就是业障如何被宣告消失、被丢下,它可以被烧掉、可以被清除掉,没有问题。

为何明师不能度尽众生

明师可以做到,只要把你拉到另外一个方向“你来这里!”(师父和大众笑)因为在那个时候,灵魂很渴望。如果灵魂不同意,那也不可能做到。因为灵魂就是佛,你怎么敢啊?没人敢对一位佛做什么,或去影响佛,而明师的灵魂也知道这点。即使在那个时候他不记得他是佛,但佛也还是必须尊敬佛。明师知道但众生不知道,或是徒弟不知道,但是明师知道他的灵魂是佛,如果他说“不!”那就是“不!”那就是为什么你们总是问我:“为什么佛或是明师不拉他上去就好了?显神通,让他在爱力中盲目。”(师父和大众笑)转变他的心和思想,使用神通等等。不!不能做的(师父和大众笑),如果能做,就不需要佛了,不需要老子,甚至不需要耶稣了,在他之前别人已经先做了!如果在耶稣之前没有别人,那至少耶稣一个也够了,上帝唯一的儿子,他做就够了,他可以把全世界的人变成天使,那么我和你们已经坐在天堂喝茶了!(大众笑)没有必要工作那么辛苦,懂我的意思吗?亲爱的! 是的,那就是为什么我从不着急强迫任何人来修观音?,因此你们不用担心,你们已经印太多书了,上千百万本不同语言的样书,但有多少灵魂来这里找我?每个月有多少新的师兄、师姊诞生?你们的妈妈真的很慢(师父和大众笑),那不是我的错!因为有的时候,灵魂决定不要这么快就回去天国,他喜欢创造出更多的情况。通常灵魂会为自己创造出能最快回去天国的情况,但因为天地万物并不一定是固定的,所以,不论你创造出什么,有时会生出其它的东西、其它的情况,不断地衍生下去。

上帝是自由的,上帝是不可预测的,上帝不会预测未来,并说:“我创造出这个,而它会变成那样,我将会得到那个,我会得到这个。”那就不再有趣了!但是,即使上帝知道,我们物质的头脑还有身体功能也不会知道。因此,我们仍会受苦,那才好玩,因为我们已经忘记了我们正在做什么和我们做过什么?即使我们每天故意地创造出新的情况,但是有时我们自己并不知道,我们怪邻居、怪困苦的情况、怪苦难或是怪上帝,事实上,全部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告诉你们,没有什么戏剧般的安排像是上帝创了一切,安排某人演某个角色,而这个角色就一直那样演下去的,没有这样的事情,你们了解我的意思吗?也许他是坏人,但是最后他会变好。都很难说。

每一个灵魂都必须创造他自己的情况及旅程,因此你看到每个人都将制造出他所创造的东西,因此任何时间、任何地方,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尽相同。然而灵魂在玩得太久之后也会感到厌倦,现在他想要休息,然后他会呼喊,而那些已经成就的,并且愿意来帮助这些灵魂的明师的灵魂会来到。也许会降生在他附近,然后遇到他,或是降生在他的世界,并造出某些情况,让他们两个终能相遇。不过这个灵魂必须要真的很渴望,真的想回家,否则的话,每个人都自在,你要走、你要留,谁管你呢?每个灵魂都是他自己的主宰,为他自己造出真实的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