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积经(四十三)【普明菩萨会】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八千人俱。菩萨摩诃萨万六千人
,皆是阿惟越致,从诸佛土而来集会,悉皆一生当成无上真正大道。尔时世尊告大迦叶:

菩萨有四法,退失智慧。何谓为四﹖
不尊重法,不敬法师。
所受深法,秘不说尽。
有乐法者,为作留难,说诸因缘沮坏其心。
憍慢自高,卑下他人。
迦叶!是为菩萨四法,退失智慧。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法,得大智慧。何谓为四﹖
常尊重法,恭敬法师。
随所闻法,以清净心广为人说,不求一切名闻利养。
知从多闻生于智慧,勤求不懈,如救头燃。
闻经诵持,乐如说行,不随言说。
迦叶!是为菩萨四法,得大智慧。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法,失菩提心。何谓为四﹖
欺诳师长,已受经法而不恭敬。
无疑悔处,令他疑悔。
求大乘者,诃骂诽谤,广其恶名。
以谄曲心,与人从事。
迦叶!是为菩萨四法,失菩提心。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法,世世不失菩提之心,乃至道场,自然现前。何谓为四﹖
失命因缘,不以妄语,何况戏笑﹖
常以直心,与人从事,离诸谄曲。
于诸菩萨生世尊想,能于四方称扬其名。
自不爱乐诸小乘法,所化众生,皆悉令住无上菩提。    
迦叶!是为菩萨四法,世世不失菩提之心,乃至道场,自然现前。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法,所生善法灭不增长。何谓为四﹖
以憍慢心,读诵修学路伽耶经。
贪利养心,诣诸檀越。
憎毁菩萨。
所未闻经,违逆不信。
迦叶!是为菩萨四法,所生善法灭不增长。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法,所生善法增长不失。何谓为四﹖
舍离邪法,求正经典-六波罗密菩萨法藏;心无憍慢,于诸众生谦卑下下。
如法得施,知量知足,离诸邪命,安住圣种。
不出他人罪过虚实,不求人短。
若于诸法心不通达,作如是念:佛法无量,随众所乐而为演说,唯佛所知,非我所解。
以佛为证,不生违逆。
迦叶!是为菩萨四法,所生善法增长不失。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曲心,所应远离。何谓为四﹖
于佛法中心生疑悔。
于诸众生憍慢瞋恨。
于他利养起嫉妒心。
诃骂菩萨,广恶其名。
迦叶!是为菩萨四曲心,所应远离。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直心之相。何谓为四﹖
所犯众罪,终不覆藏,向他发露,心无盖缠。
若失国界、身命、财利,如是急事,终不妄语,亦不余言。
一切恶事:骂詈、毁谤、挝打、系缚,种种伤害,受是苦时,但自咎责,自依业报,不
瞋恨他。
安住信力,若闻甚深难信佛法,自心清净,能悉受持。
迦叶!是为菩萨有四直心之相。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败坏之相。何谓为四﹖
读诵经典而生戏论,不随法行。
不能奉顺恭敬师长,令心欢悦。
损他供养,自违本誓而受信施。
见善菩萨,轻慢不敬。
迦叶!是为菩萨有四败坏之相。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善顺之相。何谓为四﹖
所未闻经,闻便信受,如所说行,依止于法,不依言说。
随顺师教,能知意旨,易与言语,所作皆善,不失师意。
不退戒定,以调顺心而受供养。
见善菩萨,恭敬爱乐,随顺善人,禀受德行。
迦叶!是为菩萨有四善顺之相。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错谬。何谓为四﹖
不可信人与之同意,是菩萨谬。
非器众生说甚深法,是菩萨谬。
乐大乘者为赞小乘,是菩萨谬。
若行施时,但与持戒,供养善者,不与恶人,是菩萨谬。
迦叶!是为菩萨四谬。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正道。何谓为四﹖
于诸众生,其心平等。
普化众生,等与佛慧。
于诸众生,平等说法。
普令众生等住正行。
迦叶!是为菩萨有四正道。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非善知识,非善等侣。何谓为四﹖
求声闻者,但欲自利。
求缘觉者,喜乐少事。
读外经典路伽耶毘,文辞严饰。
所亲近者,但增世利,不益法利。
迦叶!是为菩萨有四非善知识,非善等侣。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善知识、四善等侣。何谓为四﹖
诸来求者是善知识,佛道因缘故。
能说法者是善知识,生智能故。
能教他人令出家者是善知识,增长善法故。
诸佛世尊是善知识,增长一切诸佛法故。
迦叶!是为菩萨四善知识、四善等侣。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非菩萨而似菩萨。何谓为四﹖
贪求利养,而不求法。
贪求名称,不求福德。
贪求自乐,不救众生以灭苦法。
乐聚徒众,不乐远离。
迦叶!是为四非菩萨而似菩萨。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真实菩萨。何谓为四﹖
能信解空,亦信业报。
知一切法无有吾我,而于众生起大悲心。
深乐涅盘,而游生死。
所作行施,皆为众生,不求果报。
迦叶!是为四种真实菩萨福德。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大藏。何谓为四﹖
若有菩萨值遇诸佛。
能闻六波罗密及其义解。
以无碍心视说法者。
乐远离行,心无懈怠。
迦叶!是为菩萨有四大藏。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法,能过魔事。何谓为四﹖
常不舍离菩提之心。
于诸众生心无恚碍。
觉诸知见。
心不轻贱一切众生。
迦叶!是为菩萨四法,能过魔事。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法,摄诸善根。何谓为四﹖
在空闲处,离谄曲心。
诸众生中,行四摄法而不求报。
为求法故,不惜身命。
修诸善根,心无厌足。
迦叶!是为菩萨四法,摄诸善根。

复次,迦叶!菩萨有四无量福德庄严。何谓为四﹖
以清净心而行法施。
于破戒人生大悲心。
于诸众生中称扬赞叹菩提之心。
于诸下劣,修习忍辱。
迦叶!是为菩萨有四无量福德庄严。     


复次,迦叶!名菩萨者,不但名字为菩萨也。能行善法,行平等心,名为菩萨。略说成就三
十二法,名为菩萨。何谓三十二法﹖


常为众生深求安乐。
皆令得住一切智中。
心不憎恶他人智慧。
破坏憍慢。
深乐佛道。
爱敬无虚。
亲厚究竟,于怨亲中其心同等,至于涅盘。
言常含笑,先意问讯。
所为事业,终不中息。
普为众生等行大悲。
心无疲倦,多闻无厌。
自求己过,不说他短。
以菩提心行诸威仪。
所行惠施,不求其报。
不依生处而行持戒。
诸众生中行无碍忍。
为修一切诸善根故,勤行精进。
离生无色而起禅定。
行方便慧。
应四摄法。
善恶众生,慈心无异。
一心听法。
心住远离。
心不乐着世间众事。
不贪小乘,于大乘中常见大利。
离恶知识,亲近善友。
成四梵行,游戏五通。
常依真智。
于诸众生邪行正行,俱不舍弃。
言常决定。
贵真实法。
一切所作,菩提为首。

如是迦叶!若人有此三十二法,名为菩萨。


复次,迦叶!菩萨福德无量无边,当以譬喻因缘故知。

迦叶!譬如一切大地,众生所用,无分别心,不求其报。
菩萨亦尔,从初发心,至坐道场,一切众生皆蒙利益,心无分别,不求其报。

迦叶!譬如一切水种,百谷药木皆得增长。
菩萨亦尔,自心净故,慈悲普覆一切众生,皆令增长一切善法。

迦叶!譬如一切火种,皆能成熟百谷果实。
 菩萨智慧亦复如是,皆能成熟一切善法。

迦叶!譬如一切风种,皆能成立一切世界。
 菩萨方便亦复如是,皆能成立一切佛法。

迦叶!譬如月初生时,光明形色日日增长。
 菩萨净心亦复如是,一切善法日日增长。

迦叶!譬如日之初出,一时放光,普为一切众生照明。
 菩萨亦尔,放智慧光,一时普照一切众生。

迦叶!譬如师子兽王,随所至处,不惊不畏。
 菩萨亦尔,清净持戒,真实智慧,随所住处,不惊不畏。

迦叶!譬如善调象王,能办大事,身不疲极。
 菩萨亦尔,善调心故,能为众生作大利益,心无疲倦。

迦叶!譬如有诸莲花,生于水中,水不能着。
 菩萨亦尔,生于世间,而世间法所不能污。

迦叶!譬如有人伐树,根在还生。
 菩萨亦尔,方便力故,虽断结使,有善根爱,还生三界。

迦叶!譬如诸方流水,入大海已,皆为一味。
 菩萨亦尔,以种种门集诸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为一味。

迦叶!譬如须弥山王,忉利诸天及四天王,皆依止住。
 菩萨菩提心亦复如是,为萨婆若所依止住。

迦叶!譬如有大国王,以臣力故能办国事。
 菩萨智慧亦复如是,方便力故,皆能成办一切佛事。

迦叶!譬如天晴明时,净无云翳,必无雨相。
 寡闻菩萨无法雨相,亦复如是。

迦叶!譬如天阴云时,必能降雨充足众生。
 菩萨亦尔,从大悲云起大法雨,利益众生。

迦叶!譬如随转轮王所出之处,则有七宝。
 如是迦叶!菩萨出时,三十七品现于世间。

迦叶!譬如随摩尼珠所在之处,则有无量金银珍宝。
 菩萨亦尔,随所出处,则有无量百千声闻辟支佛宝。

迦叶!譬如忉利诸天,入同等园,所用之物皆悉同等。
 菩萨亦尔,真净心故,于众生中平等教化。

迦叶!譬如咒术药力.毒不害人。
 菩萨结毒亦复如是,智慧力故,不堕恶道。

迦叶!譬如诸大城中所弃粪秽,若置甘蔗蒲桃田中,则有利益。
 菩萨结使亦复如是,所有遗余,皆是利益,萨婆若因缘故。


如是迦叶!菩萨欲学是宝积经者,常应修习正观诸法。云何为正观﹖所谓真实思惟诸法。

真实正观者,不观我、人、众生、寿命,是名中道真实正观。

复次,迦叶!真实观者,观色非常亦非无常,观受想行识非常亦非无常,是名中道真实正观。

复次,迦叶!真实观者,观地种非常亦非无常;观水、火、风种非常亦非无常,是名中道真实正观。

所以者何﹖以常是一边,无常是一边;常无常是中无色无形无明无知,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我是一边,无我是一边;我无我是中无色无形无明无知,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复次,迦叶!若心有实是为一边,若心非实是为一边;若无心识,亦无心数法,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如是善法、不善法,世法、出世法,有罪法、无罪法,有漏法、无漏法,有为法、无为法
 ,乃至有垢法、无垢法,亦复如是离于二边,而不可受,亦不可说,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复次,迦叶!有是一边,无是一边;有无中间,无色无形无明无知,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复次,迦叶!我所说法,十二因缘: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如是因缘,但为集成是大苦聚。若无明灭则行灭,行灭故识灭,识灭故名色灭,名色灭故六入灭,六入灭故触灭,触灭故受灭,受灭故爱灭,爱灭故取灭,取灭故有灭,有灭故生灭,生灭故如是老死忧悲众恼大苦皆灭。明与无明,无二无别,如是知者,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如是行及非行,识及所识,名色可见及不可见,诸六入处及六神通,触及所触,受与受灭,爱与爱灭,取与取灭,有与有灭,生与生灭,老死与老死灭,是皆无二无别;如是知者,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复次,迦叶!真实观者,不以空故令诸法空,但法性自空。不以无相故令法无相,但法自无相。不以无愿故令法无愿,但法自无愿。不以无起、无生、无取、无性故,令法无起、无取、无性,但法自无起、无取、无性。如是观者,是名实观。


复次,迦叶!非无人故名曰为空,但空自空。前际空,后际空,中际亦空。当依于空,莫
依于人。若以得空便依于空,是于佛法则为退堕。如是迦叶!宁起我见积若须弥,非以空见
起增上慢。所以者何﹖一切诸见,以空得脱,若起空见,则不可除。

「迦叶!譬如医师,授药令病扰动,是药在内而不出者,于意云何﹖如是病人宁得差不﹖
「不也,世尊!是药不出,其病转增。」                     
「如是迦叶!一切诸见,唯空能灭。若起空见,则不可不除。」

「譬如有人怖畏虚空,悲号椎胸,作如是言:我舍虚空。于意云何﹖是虚空者可舍离不﹖
「不也,世尊!」                               
「如是迦叶!若畏空法,我说是人狂乱失心。所以者何﹖常行空中而畏于空。」

譬如画师,自手画作夜叉鬼像,见已怖畏,迷闷躄地。一切凡夫亦复如是,自造色、声、香、味、触故,往来生死,受诸苦恼,而不自觉。

譬如幻师,作幻人已,还自残食。行道比丘亦复如是,有所观法,皆空皆寂无有坚固,是观亦空。

迦叶!譬如两木相磨,便有火生,还烧是木。如是迦叶!真实观故生圣智慧,圣智生已,还烧实观。

譬如燃灯,一切黑闇皆自无有,无所从来,去无所至。非东方来,去亦不至东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不从彼来,去亦不至。而此灯明无有是念:我能灭闇。但因灯明法自无闇,明闇俱空,无作无取。如是迦叶!实智慧生,无智便灭。智与无智,二相俱空,无作无取。

「迦叶!譬如千岁冥室,未曾见明,若燃灯时,于意云何﹖闇宁有念,我久住此不欲去耶﹖
「不也,世尊!若燃灯时,是闇无力而不欲去,必当磨灭。」            
「如是迦叶!百千万劫久习结业,以一实观,即皆消灭。其灯明者,圣智慧是。其黑闇者,诸结业是。」

迦叶!譬如种在空中而能生长,从本以来无有是处。菩萨取证,亦复如是,增长佛法,终无是处。迦叶!譬如种在良田,则能生长。如是迦叶!菩萨亦尔,有诸结使,杂世间法,能长佛法。

迦叶!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花。菩萨亦复如是,于无为中不生佛法。迦叶!譬如卑湿淤泥中,乃生莲花。菩萨亦尔,生死淤泥邪定众生,能生佛法。

迦叶!譬如有四大海,满中生酥。菩萨有为善根甚多无量,亦复如是。迦叶!譬如若破一毛以为百分,以一分毛取海一渧。一切声闻有为善,亦复如是。

迦叶!譬如小芥子孔所有虚空;一切声闻有为智慧亦复如是。迦叶!譬如十方虚空无量无边;菩萨有为智慧甚多,为力无量,亦复如是。

「迦叶!譬如剎利大王,有大夫人,与贫贱通,怀妊生子,于意云何﹖是王子不﹖
「不也,世尊!」
「如是迦叶!我声闻众亦复如是,虽为同证,以法性生,不名如来真实佛子,迦叶!譬如剎利大王与使人通,怀妊生子,虽出下性,得名王子。初发心菩萨亦复如是,虽未具足福德智慧,往来生死,随其力势利益众生,是名如来真实佛子。」

迦叶!譬如转轮圣王而有千子,未有一人有圣王相,圣王于中不生子想。如来亦尔,虽有百千万亿声闻眷属围绕,而无菩萨,如来于中不生子想。迦叶!譬如转轮圣王有大夫人,怀妊七日,是子具有转轮王相,诸天尊重,过余诸子具身力者。所以者何﹖是胎王子,必绍尊位,继圣王种。如是迦叶!初发心菩萨亦复如是,虽未具足诸菩萨根,如胎王子,诸天神王深心尊重,过于八解大阿罗汉。所以者何﹖如是菩萨名绍尊位,不断佛种。

迦叶!譬如一琉璃珠,胜于水精如须弥山。菩萨亦尔,从初发心,便胜声闻辟支佛众。

迦叶!譬如大王夫人生子之日,小王群臣皆来拜谒。菩萨亦尔,初发心时,诸天世人皆当礼敬。

迦叶!譬如雪山王中生诸药草,无有所属,无所分别,随病所服,皆能疗治。菩萨亦尔,所集智药,无所分别,普为众生平等救护。

迦叶!譬如月初生时,众人爱敬踰于满月。如是迦叶!信我语者,爱敬菩萨过于如来。所以者何﹖由诸菩萨生如来故。

迦叶!譬如愚人舍月,礼事星宿。智者不尔,终不舍离菩萨行者,礼敬声闻。

迦叶!譬如诸天及人,一切世间,善治伪珠,不能令成琉璃宝珠。求声闻人亦复如是,一切持戒,成就禅定,终不能得坐于道场,成无上道。迦叶!譬如治琉璃珠。能出百千无量珍宝,如是教化成就菩萨,能出百千无量声闻辟支佛宝。


尔时,世尊复告大迦叶:「菩萨常应求利众生。又正修习一切所有福德善根,等心施与一切
众生。所得智药,遍到十方疗治众生,皆令毕竟。云何名为毕竟智药﹖

谓不净观治于贪淫,

以慈心观治于瞋恚,

以因缘观治于愚痴,

以行空观治诸妄见,

以无相观治诸忆想分别缘念,

以无愿观治于一切出三界愿,

以四非倒治一切倒:
以诸有为皆悉无常治无常中计常颠倒。
以有为苦治诸苦中计乐颠倒。
以无我治我中计我颠倒。
以涅盘寂静治不净中计净颠倒。

以四念处,治诸依倚身、受、心、法:
行者观身,顺身相观,不堕我见。
顺受相观,不堕我见。
顺心相观,不堕我见。
顺法相观,不堕我见。
是四念处,能厌一切身、受、心、法,开涅盘门。

以四正勤,
能断已生诸不善法,
及不起未生诸不善法,
未生善法悉能令生,
已生善法能令增长。
取要言之,能断一切诸不善法,成就一切诸善之法。

以四如意足,治身心重。坏身一相,令得如意自在神通。

以五根,治无信、懈怠、失念、乱心、无慧众生。

以五力,治诸烦恼力。
 
以七觉分,治诸法中疑悔错谬。

以八正道,治堕邪道一切众生。

迦叶!是为菩萨毕竟智药,菩萨常应勤修习行。


又大迦叶!阎浮提内诸医师中,耆域医王最为第一。假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皆如耆域
,若有人问心中结使烦恼邪见疑悔病药,尚不能答,何况能治!菩萨于中应作是念:我终不
以世药为足,我当求习出世智药.亦修一切善根福德。如是菩萨得智药已,遍到十方,毕竟
疗治一切众生。何谓菩萨出世智药﹖

谓知诸法从缘合生;信一切法无我无人亦无众生寿命知见无作无受;信解通达无我我所。
于是空法无所得中,不惊不畏,勤加精进而求心相。

菩萨如是求心:何等是心﹖若贪欲耶﹖若瞋恚耶﹖若愚痴耶﹖若过去、未来、现在耶﹖
若心过去,即是尽灭;
若心未来,未生未至;
若心现在,则无有住。
是心非内、非外、亦非中间。
是心无色、无形与无对、无识、无知、无住、无处。
如是心者,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不已见、不今见、不当见。
若一切佛过去来今而所不见,云何当有﹖但以颠倒想故,心生诸法种种差别。
是心如幻,以忆想分别故,起种种业,受种种身。
 
又大迦叶!
心去如风,不可捉故。
心如流水,生灭不住故。
心如灯焰,众缘有故。
是心如电,念念灭故。
心如虚空,客尘污故。
心如猕猴,贪六欲故。
心如画师,能起种种业因缘故。
心不一定,随逐种种诸烦恼故。
心如大王,一切诸法增上主故。
心常独行,无二无伴,无有二心能一时故。
心如怨家,能与一切诸苦恼故。
心如狂象,蹈诸土舍,能坏一切诸善根故。
心如吞钩,苦中生乐想故。
是心如梦,于无我中生我想故。
心如苍蝇,于不净中起净想故。
心如恶贼,能与种种考掠苦故。
心如恶鬼,求人便故。
心常高下,贪恚所坏故。
心如盗贼,劫一切善根故。
心常贪色,如蛾投火。
心常贪声,如军久行,乐胜鼓音。
心常贪香,如猪喜乐不净中卧。
心常贪味,如小女人乐着美食。
心常贪触,如蝇着油。

如是迦叶!
 求是心相而不可得。
 若不可得,则非过去未来现在。
 若非过去未来现在,则出三世。
 若出三世,非有非无。
 若非有非无,即是不起。
 若不起者,即是无性。
 若无性者,即是无生。
 若无生者,即是无灭。
若无灭者,则无所离。
若无所离者,则无来无去,无退无生。
若无来无去无退无生,则无行业。
若无行业,则是无为。
若无为者,则是一切诸圣根本。是中无有持戒,亦无破戒。
若无持戒无破戒者,是则无行亦无非行。
若无有行无非行者,是则无心无心数法。
若无有心心数法者,则无有业,亦无业报。
若无有业无业报者,则无苦乐。
若无苦乐,即是圣性。
是中无业无起业者,无有身业,亦无口业,亦无意业。是中无有上中下差别。

是性平等,如虚空故。
是性无别,一切诸法等一味故。
是性远离,离身心相故。
是性离一切法,随顺涅盘故。
是性清净,远离一切烦恼垢故。
是性无我,离我我所故。
是性无高下,从平等生故。
是性真谛,第一义谛故。
是性无尽,毕竟不生故。
是性常住,诸法常如故。
是性安乐,涅盘为第一故。
是性清净,离一切相故。
是性无我,求我不可得故。
是性真净,从本已来毕竟净故。

又大迦叶!汝等当自观内,莫外驰骋!

如是大迦叶!当来比丘如犬逐块。云何比丘如犬逐块﹖譬如有人以块掷犬,犬即舍人而往逐之。如是迦叶!有沙门、婆罗门,怖畏好色、声、香、味、触故,住空闲处,独无等侣,离众愦闹,身离五欲而心不舍。是人有时或念好色、声、香、味、触,贪心乐着而不观内,不知云何当得离色、声、香、味、触。以不知故,有时来入城邑聚落,在人众中,还为好色、声、香、味、触-五欲所缚。以空闲处持俗戒故,死得生天,又为天上五欲所缚。从天上没,亦不得脱于四恶道-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道。是名比丘如犬逐块。

又大迦叶!云何比丘不如犬逐块﹖若有比丘,为人所骂而不报骂,打、害、瞋、毁亦不报
毁,但自内观,求伏其心。作如是念:骂者为谁﹖受者为谁﹖打者、害者、毁者、瞋者,亦复为谁﹖是名比丘不如犬逐块。

迦叶!譬如善调马师,随马儱悷,实时能伏。行者亦尔,随心所向,实时能摄,不令放逸。

迦叶!譬如咽塞病,即能断命。如是迦叶!一切见中唯有我见,实时能断于智慧命。譬如有人随所缚处而求解脱。如是迦叶!随心所著,应当求解。

又大迦叶!
出家之人,有二不净心。何谓为二﹖
一者、读诵路伽耶等外道经书;
二者、多蓄储好衣钵。
又出家人有二坚缚。何谓为二﹖
一者、见缚;
二者、利养缚。
又出家人有二障法。何谓为二﹖
一者、亲近白衣;
二者、憎恶善人。
又出家人有二种垢。何谓为二﹖
一者、忍受烦恼;
二者、贪诸檀越。
又出家人有二雨雹,坏诸善根。何谓为二﹖
一者、败逆正法;
二者、破戒受人信施。
又出家人有二痈疮。何谓为二﹖
一者、求见他过;
二者、自覆其罪。
又出家人有二烧法。何谓为二﹖
一者、垢心受着法衣;
二者、受他持戒善人供养。
又出家人有二种病。何谓为二﹖
一者、坏增上慢而不伏心;
二者、坏他发大乘心。

又大迦叶!谓沙门者,有四种沙门。何谓为四﹖
一者、形服沙门;
二者、威仪欺诳沙门;
三者、贪求名闻沙门;
四者、实行沙门。
何谓形服沙门﹖
有一沙门,形服具足,被僧伽梨,剃除须发,执持应器。而便成就不净身业、不净口业、不净意业;不善护身,悭嫉、懈怠,破戒为恶:是名形服沙门。
何谓威仪欺诳沙门﹖
有一沙门,具足沙门身四威仪,行立坐卧,一心安详;断诸美味,修四圣种;远离众会,出家愦闹之众;言语柔软。行如是法,皆为欺诳,不为善净,而于空法有所见得;于无得法生恐畏心,如临深想;于空论比丘生怨贼想:是名威仪欺诳沙门。
何谓名闻沙门﹖
有一沙门,以现因缘而行持戒,欲令人知;自力读诵,欲令他人知为多闻;自力独处,在于闲静,欲令人知为阿练若,少欲知足,行远离行。但为人知,不以厌离,不为善寂,不为得道,不为沙门婆罗门果,不为涅盘;是为名闻沙门。          
 

复次,迦叶!何谓实行沙门﹖                        
  有一沙门,不贪身命,何况利养!闻诸法空无相无愿,心达随顺,如所说行。不为涅盘而修梵行,何况三界!尚不乐起空无我见,何况我见众生人见!离依止法,而求解脱一切烦恼;见一切诸法本来无垢,毕竟清净,而自依止亦不依他。以正法身,尚不见佛,何况形色!以空远离,尚不见法,何况贪着音声言说!以无为法,尚不见僧,何况当见有和合众!而于诸法无所断除,无所修行,不住生死,不着涅盘。知一切法本来寂灭,不见有缚,不求解脱:是名实行沙门。

如是迦叶!汝等当习实行沙门法,莫为名字所坏。迦叶!譬如贪穷贱人,假富贵名,于意云何﹖称此名不﹖不也,世尊!如是迦叶!但名沙门婆罗门,而无沙门婆罗门实功德行,亦如贫人为名所坏。 

譬如有人漂没大水,渴乏而死。如是迦叶!有诸沙门,多读诵经而不能止贪恚痴渴,法水漂没,烦恼渴死,堕诸恶道。

譬如药师,持药囊行,而自身病不能疗治。多闻之人有烦恼病,亦复如是。虽有多闻,不止烦恼,不能自利。

譬如有人服王贵药,不能将适,为药所害。多闻之人,有烦恼病,亦复如是。得好法药,不能修善,自害慧根。

迦叶!譬如摩尼宝珠堕不净中,不可复着。如是多闻贪着利养,便不复能利益天人。

譬如死人着金璎珞。多闻破戒比丘,被服法衣,受他供养,亦复如是。

如长者子剪除爪甲,净自洗浴,涂赤栴檀,着新白衣,头着华鬘,中外相称。如是迦叶!多闻持戒,被服法衣,受他供养,亦复如是。

又大迦叶!四种破戒比丘,似善持戒。何谓为四﹖
有一比丘,具足持戒:大小罪中心常怖畏,所闻戒法皆能履行,身业清净、口业清净、意业清净、正命清净;而是比丘说有我论,是初破戒似善持戒。       
复次,迦叶!有一比丘诵持戒律,随所说行;身见不灭,是名第二破戒比丘似善持戒。                                     
复次,迦叶!有一比丘具足持戒,取众生相而行慈心;闻一切法本来无生,心大惊怖 ,是名第三破戒比丘似善持戒。                        
复次,迦叶!有一比丘具足修行十二头陀,见有所得,是名第四破戒比丘似善持戒。

复次,迦叶!善持戒者,无我无我所,无作无非作,无有所作亦无作者,无行无非行,无色无名,无相无非相,无灭无非灭,无取无舍,无可取无可弃;无众生无众生名,无心无心名,无世间无非世间,无依止无非依止;不以戒自高,不下他戒,亦不忆想分别此戒,是名诸圣所持戒行,无漏不系,不受三界,远离一切诸依止法。 尔时,世尊欲明了此义,而说偈言:
清净持戒者,无垢无所有;持戒无憍慢,亦无所依止;
持戒无愚痴,亦无有诸缚;持戒无尘污,亦无有违失。

持戒必善软,毕竟常寂灭,远离于一切,忆想之分别,解脱诸动念,是净持佛戒。

不贪惜身命,不用诸有生,修习于正行,安住正道中,是名为佛法,真实净持戒。

持戒不染世,亦不依世法,逮得智慧明,无闇无所有,
无我无彼想,已知见诸相,是名为佛法,真实净持戒。

无此无彼岸,亦无有中间,于无此彼中;亦无有所著;
无缚无诸漏,亦无有欺诳,是名为佛法,真实净持戒。 心不著名色,不生我我所,是名为安住,真实净持戒。

虽行持诸戒,其心不自高,亦不以为上,过戒求圣道,是名为真实,清净持戒相。

不以戒为最,亦不贵三昧,过此二事已,修习于智慧,
空寂无所有,诸圣贤之性,是清净持戒,诸佛所称赞。

心解脱身见,除灭我我所,信解于诸佛,所行空寂法,如是持圣戒,则为无有比。

依戒得三昧,三昧能修慧,依因所修慧,逮得于净智,已得净智者,具足清净戒。

说是语时,五百比丘不受诸法,心得解脱。三万二千人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五百比丘闻是深法,心不信解,不能通达,从坐起去。 尔时,大迦叶白佛言:「世尊!是五百比丘,皆得禅定,不能信解入深法故,从坐起去。」

佛语迦叶:「是诸比丘,皆增上慢,闻是清净无漏戒相,不能信解,不能通达。佛所说偈,其义甚深。所以者何﹖诸佛菩提极甚深故。若不厚种善根,恶知识所守,信解力少,难得信受。

又大迦叶!是五百比丘过去迦叶佛时为外道弟子,到迦叶佛所,欲求长短。闻佛说法,得少信心而自念言:是佛希有快善妙语!以是善心,命终之后生忉利天。忉利天终,生阎浮提,于我法中而得出家。是诸比丘,深着诸见,闻说深 法,不能信解随顺通达。是诸比丘,虽不通达,以闻深法因缘力故,得大利益,不生恶道,当于现身得入涅盘。」

尔时,佛语须菩提言:「汝往将是诸比丘来!」
须菩提言:「世尊!是人尚不能信佛语,况须菩提耶﹖」

佛即化作二比丘,随五百比丘所向道中。诸比丘见已,问化比丘:「汝欲那去﹖」

答言:「我等欲去独处修禅定乐。所以者何﹖佛所说法,不能信解。」
诸比丘言:「长老!我等闻佛说法,亦不信解,欲至独处修禅定行。」

时化比丘语诸比丘:「我等当离自高逆诤心,应求信解佛所说义。所以者何﹖无高无诤,是沙门法。所说涅盘名为灭者,为何所灭﹖是身之中有我灭耶﹖有人、有作、有受、有命而可灭耶﹖」

诸比丘言:「是身之中,无我、无人、无作、无受、无命而可灭者,但以贪欲、瞋、痴灭故名名涅盘。」

化比丘言:「汝等贪欲、瞋、痴,为是定相可灭尽耶﹖」 
诸比丘言:「贪欲、瞋、痴不在于内,亦不在外,不在中间,离诸忆想,是则不生。」

化比丘言:「是故汝等莫作忆想!若使汝等不起忆想分别法者,即于诸法无染无离;无染无
      离者,是名寂灭。所有戒品,亦不往来,亦不灭尽。定品、慧品、解脱品、解
      脱知见品,亦不往来,亦不灭尽。以是法故,说为涅盘。是法皆空、远离,亦
      不可取。汝等舍离是涅盘想,莫随于想,莫随非想,莫以想舍想,莫以想观想
      。若以想舍想者,则为想所缚。汝等不应分别一切,受想灭定,一切诸法无分
      别故。若有比丘灭诸受想得灭定者,则为满足,更无有上。」

化比丘说是语时,五百比丘不受诸法,心得解脱。来诣佛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

尔时,须菩提问诸比丘言:「汝等去至何所﹖今何从来﹖」
诸比丘言:「佛所说法,无所从来,去无所至。」

又问:「谁为汝师﹖」
答言:「我师先来不生,亦无有灭。」

又问:「汝等从何闻法﹖」
答言:「无有五阴、十二入、十八界,从是闻法。」

又问:「云何闻法﹖」
答言:「不为缚故,不为解脱故。」

又问:「汝等习行何法﹖」
答言:「不为得故,不为断故。」

又问:「谁调伏汝﹖」
答言:「身无定相,心无所行,是调伏我。」

又问:「何行心得解脱﹖」
答言:「不断无明,不生明故。」

又问:「汝等为谁弟子﹖」
答言:「无得无知者,是彼弟子。」

又问:「汝等已得,几何当入涅盘﹖」
答言:「犹如如来所化入涅盘者,我等当入。」

又问:「汝等已得己利耶﹖」
答言:「自利不可得故。」

又问:「汝等所作已办耶﹖」
答言:「所作不可得故。」

又问:「汝等修梵行耶﹖」
答言:「于三界不行,亦非不行,是我梵行。」

又问:「汝等烦恼尽耶﹖」
答言:「一切诸法毕竟无尽相故。」

又问:「汝等破魔耶﹖」
答言:「阴魔不可得故。」

又问:「汝等奉如来耶﹖」
答言:「不以身心故。」

又问:「汝等住福田耶﹖」
答言:「无有住故。」

又问:「汝等断于生死往来耶﹖」
答言:「无常无断故。」 又问:「汝等随法行耶﹖」
答言:「无碍解脱故。」

又问:「汝等究竟当至何所﹖」
答言:「随于如来化人所至。」

须菩提问诸比丘时,有五百比丘不受诸法,心得解脱。三万二千人,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尔时,会中有普明菩萨白佛言:「世尊!菩萨欲学是宝积经者,当云何住﹖当云何学﹖」

佛言:「菩萨学是经,所说皆无定相而不可取,亦不可着。随是行者,有大利益。
普明!譬如有乘坏船,欲渡恒河,以何精进乘此船渡﹖」
答言:「世尊!以大精进乃可得渡。所以者何﹖恐中坏故。」

佛告:「普明!菩萨亦尔,欲修佛法,当勤精进,倍复过是。所以者何﹖是身无常,无有决
    定,坏败之相,不得久住,终归磨灭;未得法利,恐中坏故。

我在大流,为渡众生断于四流故,当习法船;乘此法船,往来生死度脱众生。
云何菩萨所习法船﹖
谓平等心,一切众生为船因缘;
习无量福,以为牢厚清净戒板;
行施及果以为庄严;
净心佛道为诸材木; 
一切福德以为具足坚固系缚;
忍辱柔软忆念为钉;
诸菩提分坚强精进,最上妙善法林中出;
不可思议无量禅定,福德业成善寂调心,以为师匠;
毕竟不坏大悲所摄,以四摄法广度致远;
以智慧力防诸怨贼;
善方便力,种种合集四大梵行以为端严;
四正念处为金楼观;
四正勤行、四如意足以为疾风;
五根善察,离诸曲恶; 
五力强浮;
七觉觉悟,能破魔贼;
入八真正道,随意到岸,离外道济;
止为调御;
观为利益;
不着二边,有因缘法以为安隐。

大乘广博无尽辩才,广布名闻,能济十方一切众生,而自唱言:

  来上法船,从安隐道,至于涅盘,度身见岸,至佛道岸,离一切见。 如是普明!菩萨摩诃萨应当修习如是法船,以是法船,无量百千万阿僧祇劫,在生
    死中度脱漂没长流众生。」

又告普明:「复有法行,能令菩萨疾得成佛。
谓诸行真实不虚,厚习善法。
深心清净,不舍精进。
乐欲近明,修习一切诸善根故。
常正忆念,乐善法故。
多闻无厌,具足慧故。
破坏憍慢,增益智故。
除灭戏论,具福德故。
乐住独处,身心离故。
不处愦闹,离恶人故。
深求于法,依第一义故。
求于智慧,通达实相故。
求于真谛,得不坏法故。
求于空法,所行正故。
求于远离,得寂灭故。
如是普明!是菩萨疾成佛道。」

说是经时,普明菩萨、大迦叶等,诸天、阿修罗及世间人,皆大欢喜,顶戴奉行。


尔时,世尊复告大迦叶:「菩萨常应求利众生。又正修习一切所有福德善根,等心施与一
切众生。所得智药,遍到十方疗治众生,皆令毕竟。云何名为毕竟智药﹖」

谓不净观治于贪淫,

以慈心观治于瞋恚,

以因缘观治于愚痴,

以行空观治诸妄见,

无相观治诸忆想分别缘念,

无愿观治于一切出三界愿,

以四非倒治一切倒:
 以诸有为皆悉无常治无常中计常颠倒。
 以有为苦治诸苦中计乐颠倒。
 以无我治我中计我颠倒。
 以涅盘寂静治不净中计净颠倒。

以四念处,治诸依倚身、受、心、法:
 行者观身,顺身相观,不堕我见。
      顺受相观,不堕我见。
      顺心相观,不堕我见。
      顺法相观,不堕我见。
 是四念处,能厌一切身、受、心、法,开涅盘门。

以四正勤,
 能 断已生诸不善法,
 及 不起未生诸不善法,
   未生善法悉能令生,
   已生善法能令增长。
 取要言之,能断一切诸不善法,成就一切诸善之法。

以四如意足,治身心重。坏身一相,令得如意自在神通。

以五根,治无信、懈怠、失念、乱心、无慧众生。

以五力,治诸烦恼力。

以七觉分,治诸法中疑悔错谬。

以八正道,治堕邪道一切众生。

迦叶!是为菩萨毕竟智药,菩萨常应勤修习行。  


又大迦叶!閰浮提内诸医师中,耆域医王最为第一。假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皆如耆
域,若有人问心中结使烦恼邪见疑悔病药,尚不能答,何况能治!菩萨于中应作是念:我
终不以世药为足,我当求习出世智药,亦修一切善根福德。如是菩萨得智药已,遍到十方
,毕竟疗治一切众生。何谓菩萨出世智药﹖


谓知诸法从缘合生;信一切法无我无人亦无众生寿命知见无作无受;信解通达无我我所。
于是空法无所得中,不惊不畏,勤加精进而求心相。


菩萨如是求心:何等是心﹖
            若贪欲耶﹖
            若瞋恚耶﹖
            若愚痴耶﹖
            若过去、现在、未来耶﹖

若心过去,即是尽灭;
若心未来,未生未至;
若心现在,则无有住。
是心非内、非外、亦非中间。
是心无色、无形与无对、无识、无知、无住、无处。
如是心者,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不已见、不今见、不当见。
若一切诸佛过去来今而所不见,云何当有﹖但以颠倒想故,心生诸法种种差别。
是心如幻,以忆想分别故,起种种业,受种种身。


又大迦叶!
心去如风,不可捉故。
心如流水,生灭不住故。
心如灯焰.众缘有故。
是心如电,念念灭故。
心如虚空,客尘污故。
心如狝猴,贪六欲故。
心如画师,能起种种业因缘故。
心不一定,随逐种种诸烦恼故。
心如大王,一切诸法增上主故。
心常独行,无二无伴,无有二心能一时故。
心如怨家,能与一切诸苦恼故。
心如狂象,蹈诸土舍,能坏一切诸善根故。
心如吞钩,苦中生乐想故。
是心如梦,于无我中生我想故。
心如苍蝇,于不净中起净想故。
心如恶贼,能与种种考掠苦故。
心如恶鬼,求人便故。
心常高下,贪恚所坏故。
心如盗贼,劫一切善根故。
心常贪色,如蛾投火。
心常贪声,如军久行,乐胜鼓音。
心常贪香,如猪喜乐不净中卧。
心常贪味,如小女人乐着美食。
心常贪触,如蝇着油。   


如是迦叶!
求是心相而不可得。
若不可得,则非过去未来现在。
若非过去未来现在,则出三世。
若出三世,非有非无。
若非有非无,即是不起。
若不起者,即是无性。
若无性者,即是无生。
若无生者,即是无灭。
若无灭者,则无所离。
若无所离者,则无来无去,无退无生。
若无来无去无退无生,则无行业。
若无行业,则是无为。
若无为者,则是一切诸圣根本。是中无有持戒,亦无破戒。
若无持戒无破戒者,是则无行亦无非行。
若无有行无非行者,是则无心无心数法。
若无有心心数法者,则无有业,亦无业报。
若无有业无业报者,则无苦乐。
若无苦乐,即是圣性。
是中无业无起业者,无有身业,亦无口业,亦无意业。是中无有上中下差别。


是性平等,如虚空故。
是性无别,一切诸法等一味故。
是性远离,离身心相故。
是性离一切法,随顺涅盘故。
是性清净,远离一切烦恼垢故。
是性无我,离我我所故。
是性无高下,从平等生故。
是性真谛,第一义谛故。
是性无尽,毕竟不生故。
是性安乐,涅盘为第一故。
是性清净,离一切相故。
是性无我,求我不可得故。
是性真净,从本已来毕竟净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