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星比丘

    

在释尊门下,有一位名叫善星的比丘,是位很难度化的人。当佛陀在王舍城时,善星一直侍候在佛的身边。有一次,释尊正为帝释天说法,弟子们必须待师尊就寝后,才能休息,善星不耐烦佛陀说法的时间过久,所以,当佛说完一段后,就显得不耐烦了,甚至表现沮丧。当时,王舍城有一种风气,每当孩子哭闹不休,父母会习惯恐吓孩子说:「薄拘罗鬼要来抓你了」。善星猛然想起此事,为了想催促佛去就寝,也对佛说:

「世尊,请您快歇息吧,因为薄拘罗鬼要来抓你啦!」

「你胡说什么?你不知道佛是无所惧吗?」

善星存心要恐吓佛,结果反被佛斥责一顿,他的计策显然失败了。帝释天在旁听见,不禁吃惊地问:「世尊,像善星这种蠢才,难道他具备宿世以来成佛的善根吗?若是,他也能得救吗?」

「帝释,人人皆有佛性。凡有佛性酌人,皆能得救。所以,像善星这种人,最后也能得救的。不过,我常常想为他说法,至今即始终不曾看到他想听佛法的态度。」

这其中有段因缘。当年佛住在迦尸国首都尸婆富罗城时,也照例由善星伺候在佛的身边。有一天,佛要往城内乞食,许多人信佛虔诚,念念不忘要瞻仰佛陀,即使佛的脚迹也想一睹为快,只见街道两旁,站着无败的群众在礼佛,他们特别注视佛的足迹。不料,善星跟在佛的后面走,故意把佛的足迹踏乱抹去。当然,远样曾使群众反感。一会儿,他们进城去,看见一家酒馆旁边,正有一个异教徒在饮酒,好像喝得津津有味,善星看了非常敬佩,马上禀告佛说:

「世尊,如果世上有阿罗汉,则此人可说是阿罗汉中的阿罗汉。因为他常说:没有善恶因果的存在。」

「傻瓜,你不是常听我说法吗?阿罗汉是不喝酒的。既不会欺骗人,也不会冤枉人;既不偷窃,也不邪淫。你看这个人不是在喝酒吗?他怎能算是阿罗汉呢?」

可惜,善星始终不能开窍,而且也不信佛陀的说法。

有一天,王舍城有一个异教徒,名叫苦得,他常常对人表示:「许多人的烦恼,既无因也无缘。同样地,许多人的觉悟,也没有什么因缘存在。」

这是外道苦得的口头禅,善星听了也非常赞成,立刻禀告佛说:「世尊,世上如有阿罗汉,我想苦得正是阿罗汉中的阿罗汉了。」

「苦得不是阿罗汉。他连什么是阿罗汉都不知道。」

「世尊,为什么阿罗汉也会对其他阿罗汉怀有嫉妒心呢?」

「阿罗汉绝不会对其他阿罗汉心怀嫉妒的,只有你才有这个邪见。我已经说过,苦得根本不是阿罗汉。七天后,他会腹痛死去,死后会投生到食吐鬼群中。而且,他的尸体会被同学们抬到寒林里放着,落到这种下场,就很明显不是阿罗汉了。」

平时,善星总以为苦得是阿罗汉,而且非常敬佩他,现在听到佛的预言,也吃了一惊。不过。他仍然半信半疑。有一天,善星特地走访苦得,详细转告佛对他的预言。然后建议苦得:「长老,佛对你下了不吉利的预言,仔细想想看,你干脆竭尽所能。让佛落个撒谎罪?」

苦得一向对佛不怀好感。现在,竟然听到佛的预言,更是怒不可遏,心想总得设法击破佛的预言,让佛落个撒谎罪才甘心,所以也同意善星的建议。佛既然预言自己会肚子痛,那就干脆绝食,不吃就不会肚子痛吗?他连续六天不饮不食。但是,绝食六天并不快乐,到了第七天,他就吃些黑蜜,然后喝了冷水,即刻起了严重的腹痛,以至一命归阴。同学们把他的尸体抬到寒林里放下。一会儿,一只食吐鬼出来,在尸体旁边打转。善星听到苦得外道一死,就匆匆赶到寒林里来。仔细一瞧,一只食吐饿鬼在苦得的尸体旁,他以为是苦得投胎转世。忍不住提心吊胆地问他:

「大德,您死了吗。」
「死了。」
「怎么死的呢?」
「腹痛死的。」
「谁把尸体送来呢?」
「同学们送来的。」
「送到那儿去?」
「送到寒林里来。」
「那么,投胎转生什么?」
「投生做食吐鬼。」

苦得的尸体继续说:
「善星呵!佛说的是善语、真语、时语、义诘、法语。佛所说的一切都是实话。你为什么不信呢?如果世上有人不信佛的真话,他也会和我落个同样的命运。」

虽然,善星亲眼看见苦得被佛预言得一丝不差,无奈,他依然不信佛。不但如此,他甚至对佛的一语成谶,颇有反感,只见他怏怏不乐地回到精舍去。

「世尊,外道苦得果然被佛不幸言中,死于非命了。不过,他倒不是出生饿鬼,而是投生天界。」

「阿罗汉倒不限于出生在那里,苦得不可能投生天界。」佛充满自信的话,果然挫了善星的毒计,改变了他的坏心眼。

「世尊,诚如您说,外道苦得的确不曾投生天界,他现在出生做食吐鬼了。」又说:「当我听见您对苦得预言不吉祥时,我全然不信。但是,事实是胜于雄辩。所以,我现在完全相信您的话了。」

但他的邪见仍不易消除。因为佛说法给他听,他都充耳不闻,当然就不了解佛法中的一偈、一句成一个字的含意。纵使获得禅定,反而产生邪见,故态复萌,否认佛法,排斥涅盘的存在,竭力扬言佛所以能下各种预言,或触及人心的机微,乃因为佛精通相术之故,毫无奥妙可言。

有一次,佛说:「我所说法前后连贯,言语巧妙,字义正确。」

不料,善星立刻反驳:「不论世尊怎么说法,我还是不相信因果等问题。」总之,他处处主张邪见,不信佛说。

当他在尼连禅河时,佛特地率领大迦叶去访善星。可是,他看见佛来访并不高与。接着又对佛心存不轨,最后下地狱受苦了。

「迦叶呵!善星这种修行者对于珍贵的佛法一无所得,也没有半点受益。那是因为自己三心两意。为损友连累之故。譬如人进入大海里,即使看见宝物,却因反复不定,终于一无所获,好像被恶魔罗剎杀死一样。有时很同情他,或再三责备他,他也充耳不闻。大迦叶呵!穷人本来在贫困中,就不太吸引世人的注意,富人落魄潦倒时,反而会受人同情。善星幸能获得禅定,通晓教法,不幸后来节节退步。因此,我很怜悯他,但是,至今仍然不能使他抛弃邪见。」

佛又继绪说:「迦叶,我从前就一直想从善星身上找寻一点儿善根,我想只要发现他身上有一点儿善根,他终究能够得救的。可惜,找寻很久,一直没有发现。结果,他下地狱,而不能得救了。」

「世尊,善星下了地狱,您为什么能不出此预言呢?」

「迦叶,善星本来拥有一族人,成员众多,他们把善星看成师尊,以为他是阿罗汉。因此,为了打破他的邪心,我就预言他会因为任性而下地狱。佛每次预言,绝无虚言。只要说他下地狱,那就必然会下地狱。声闻或缘觉的预言,有时为实话,有时为虚言,不一定完全料中。迦叶呵!善星常常对人宣称:善恶的行为不会有报应。因此,他的善根就完全消失,一无所有了。迦叶呵!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他缺乏善根,但是,我仍然与他终日相处,一块儿生活,长达二十年。也许你们要说,为何不抛弃毫无前途的善星呢?事实上,如果我抛弃了他,他会喜不自胜,为所欲为,最后不知会迷惑多少人?造多少恶业?因此,我特地把他叫到身边,竭力限制他,免得他伤害别人。」

世上由于有很多人不懂佛陀的苦心,甚至违背佛的本意,而难以救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