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union With God

an uncommon dialogue

 

与神合一

   

Neale Donald Walsch著   王季庆 

 

 

 

前 言

 

第一部 人类的十大幻觉

 

1.需要的幻觉

2.失败的幻觉

3.分离的幻觉

4.不足的幻觉

5.必备资格的幻觉

6.审判的幻觉

7.定罪的幻觉

8.有条件的幻觉

9.优越的幻觉

10.无知的幻觉

 

第二部 掌握幻觉

 

11.请把这些教给你们的孩子

12.见幻觉是幻觉

13.了解幻觉的目的

14.冥想幻觉

15利用幻觉

16.重新创造你的实相

 

第三部 与内在的造物主相遇

 

17.倾听你的身体

18.选择你的情绪

19.培养你的意愿

20.造物主的讯息

21.抓住恩宠的片刻

 

后记

 

 

前言

 

欢迎你们来读这本书!

我希望你思考一件特别的事。

我希望你思考一个可能性:这本书是只为你而创作的。

如果你能接受这个架构,那么我相信你将会有你此生最具影响力的一个体验。

现在我想要你再思考一件更特别的事。

我想要你思考一个可能性:这本书是由你为你自己创作的。

如果你能想像有这么一个世界,在其中,没有一件事是发生到你身上,每件事都是经由你而发生的话,你就会得到这七包话中你所想要送给自己的讯息。

你无法要求一本书能比这还要更快的传递讯息了。

 

* * *

 

欢迎你来到此刻!

你“理当抵达”这里,因为这一刻是你自己设计来带你到你即将经历的有福经验。

你将追寻到人生中最有意义的问题之答案,并且你会一再的、真诚的、由衷的追寻它们,不然你不会在这里。

不论你曾否将它当作你外在生活的一个主要部分,这追寻却是一直都在你内进行的。

这就是为什么你会拿起这本书的理由。

明白了这点后,你就解开了人生的最大神秘之一: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发生的。

而所有的这些,都在这十四句话中讲完了。

 

欢迎你来此与造物主相遇!

这是你无法避免的相遇。所有的人都会与造物主相逢。这不是个是或否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的问题。

真诚的人追寻真理,会比较快经验到此相遇。真诚是个磁石。它吸引了生命,而生命正是形容神的另一字眼。

真诚追寻的人,就会很真诚地找到。生命不会欺骗自己。

那就是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在这些字句前的原因。是你将自己放到这里的,这并不是意外。好好地想想你是如何到了这里的,你就会看清这整件事了。

你相信所谓的“圣灵启示”吗?我相信。我为了你而相信它,也为我自己相信它。

有些人不喜欢听到别人说他们受到了神的启示。就我看来,这有几个理由:

第一,大多数的人都不认为自己曾经受到过神的启示,至少不是以最切身的方式——也就是说经由直接的沟通——所以,任何一个做此宣称的人,便立即被怀疑。

第二,宣称神是你的灵感显得很傲慢,因为这表示说,就其来源而言,那灵感是不容争辩、也不容有任何缺失的。

还有,许多宣称受到神圣启示的人都不是容易相处的人——证诸莫札特、林布兰、米开朗基罗,或几位教宗中的任一位,以及无数其他曾以神之名做出些相当疯狂的事的人。

最后,我们曾将那些我们确实相信他受到过神的直接启示的人推崇为很神圣的人,以至于我们自己都不太知道该如何与他们相处,或如何以一种正常的方式与他们互动。简而言知,就是虽然他们非常好,却总是让我们感到不舒服。

所以,我们对“神是我的来源”这回事相当的惊恐。这或许是对的,我们本来就应当如此。我们不想那么轻易地相信别人告诉我们的所有事,只因为他们宣称所带来的是一个来自上帝的讯息。

但是,我们如何能得知何者是神圣的启示,何者又不是呢?我们怎么能确定是谁在说永恒的真理呢?

啊,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秘密:就是我们并不需要知道。我们所需要知道的只是我们的真理,而非任何其他人的。当我们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明白了一切。我们会了解,别人所说的并不必然是唯一的真理:它只需引领我们到我们自己的真理。而它会那样做。它终究不能不那样做。因为所有的事都在引领我们到我们最深的真理,那就是它们的目的。

没错,那即是生命本身的目的。

生命即真理,它将自己显露给它自己。

神是生命,他将自己显露给他自己。

如果你想终止这过程,你也做不到。但你却能加快它的速度。

那就是你在这里所要做的。

那就是你带你自己到这本书来的理由。

这本书并没有宣称它是“唯一的真理”它是希望引导你到自己最深的智慧。你并不需要同意它的所有内容,才能让它做到那一点。事实上,同意或不同意并没什么关系。如果你同意,那是因为你在这本书里看见了你自己的智慧。如果你不同意,那是因为你没有看见你自己的智慧。但不管怎么样,你都会被引回你自己的智慧的。

所以,要为这本书感谢你自己,因为它已带你回到了一个清晰的重点,就是:最高的权威在你之内。

之所以如此,是由于我们每个人都与神有直接的联系。

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通达永恒的智慧。是真的,我相信神无时无刻都在启发我们所有的人。虽然我们所有的人都有过这个经验,可是某些人却选择称它为别的东西,例如:

意外发现珍奇事物的才能。

巧合。

幸运。

意外。

怪诞经验。

偶遇。

甚至可能是神圣的干预。

我们似乎愿意承认神在我们生活中的干预,却无法接受神也许是直接启发我们去思考、去说出或做出某件特定的事。我们认为那似乎太过分了。

但我就是要过分。

我要说,我相信是神启发了我写这本书,而启发了你去拿起它。现在,且让我们将这想法与你也许觉得不太能接受它的一些理由相对照来看看。

首先,如我刚才所说过的,我很清楚我们所有的人无时无刻不是受到神的启示。我并不认为你和我是独特的,或神赐予了我们独一的力量,或给与我们特殊的天命,让我们得以与神圣交流。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在这样持续的合一状态,而不论何时,只要我们选择如此,便可以有意识的体验它。的确,如我所了解的,这是世上许多宗教所允诺的。

其次,我并不相信由于一个人体验到与神圣的片刻公开的接触,他的所说、所行或所为就一定不会错。对于宣称其造物主或其目前的领导者是不会错的任何宗教或运动,我心怀敬意,但我相信为神圣所启发的人是可能犯错的。而事实上,我相信他们经常在犯错。所以,我并不逐字逐句的相信《圣经》、《薄伽梵歌》或《可兰经》是真实的,也不相信当教宗权威地发言时,他的每一句话都是正确且完美的,或德蕾莎修女所采取的每个行动在那个时刻都正确且完美的。我真的相信德蕾莎修女是受神圣所启发,但受神圣启发与不可能犯错仍然是两码子事。

其三,我可能是个很难相处的人(没有人比那些会与我共同生活过的人更明白这一点了),虽然我并不宣称自己完美,却也不认为我自己的不完美就让我不够格受到神的帮助及直接指导。事实上,我相信其实正相反。

最后,我不相信我有变得“神圣”到让任何人不舒服的危险。实际上,我要再次的说,其实正相反。如果真的有人跟我相处而觉得不舒服,那可能是我不够神圣。要时间我所说的是个挑战。我能写非常激励人的东西,我能说非常激励人的话,但有时候我也会发现自己在做不太激励人的事。

我是正在路上的,但我绝还没有到达我的目的地。也看不出自己更接近了一点。现在的我与昨天的我,真正的不同只不过是,现在的我至少找到了路。但对我而言,那已是很大的进步了。我这辈子大半时间根本都不知道我要到哪能儿去,然后又奇怪我为什么到不了那儿。

现在我知道我要到哪里去了。我要回家,回到对我与神合一的充分觉察和体验中。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止我到那儿去。神已允诺了。而我终于相信了这允诺。

神也让我看到了那条路。事实上,这并非唯一的路,但却是一条路。因为神最伟大的真理是,回家并不止一条路。而是有许多路。达到神的路有上千条,而每一条都会带你到达那儿。

的确,所有的道路都导向神。这是因为,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

这书所谈的就是这一点。它谈到如何回家。它讨论与神圣一体或与神合一的经验,它描写到达那经验的一条路:一条穿透我们的幻觉、到达终极实相的路途。

这本书是以一个声音在说话。我相信它是透过我,并且透过你的神的声音、神的启示、神的现身。如果我不相信神的声音、神的启示及神的现身能透过我们所有的人,那么我就不得不放弃神能启发所有世上宗教的信心了。

我并不愿意那样做。我相信就这一点而言,宗教说对了:神真的进入我们的生命,以真实而当前的方式,而我们并不需成为圣贤它会发生。

我并需要你赞成我的这个信念,或相信这书页上的任何字句。的确,如果你不相信,我会最快乐。所以别相信你在此发现的任何东西。

只要知道。

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你的真理。如果它是,它听起就是真的——因为你将已与你最深的智慧重聚。如果不是,你也会知道——再次的从已与你最深的智慧重聚中知道。而无论是哪一种,你都会受益匪浅,因为在那重聚的一瞬,你将已经验到你自己的与神合一。

这就是你来到这里,

来到这些书页中,

以及来到这星球的目的。

祝福你!

 

 

 

 

多年来,神会以许多方式和你说过许多次话,但很少这样直接。

这次,我以你的身分和你说话,在你们的整个历史中,这只有屈指可数的场合会发生。

很少人有勇气以“身为他们自己”这样的方式听见我说话。更少人会与别人分享这些他们听到的。但就是那些会聆听并与人分享了的少数人,改变了世界。

伊索、孔子、老子、佛陀穆罕默德、摩西和耶稣,就是这其中的一些。

同样的,庄子、亚里斯多德、黄药禅师、萨哈拉、筏驮摩那、克里希那穆提他们也是。还有,帕拉玛翰萨·尤嘉南达、拉玛那、玛哈希、卡比尔、爱默生、一行禅师、达赖喇嘛、伊莉莎白·柯林顿。

以及,西瑞·奥罗宝多、德蕾莎修女、夕可·巴巴、甘地、纪伯仑、巴哈·阿拉、鄂尼斯·霍姆兹、巴伯大师。

包括圣女有贞德、阿西西的圣芳济、斯密约瑟------以及更多其他没在这儿提到的人都是。这名单可以继续地列举下去。然而,与曾在你们星球上居住过的整个人类的数目相比,这数字却是微乎其微的。

这少数几位都是我的信使——因为他们全都有是由他们心内提出“真理”,尽他们对它的了解,尽他们所知的纯粹。虽然他们每个人都是经由不完美的滤网这样的,他们还是让你们觉知到非凡的智慧,由之整个人类种族都受益了。

令人惊异的是,他们洞见竟都是如此的相似!在不同的时、地所提供的,被传说和世纪所分隔,但它们看来就像是全在同一时间讲的,它们之间的差异是如此微小,而共同性却是如此巨大。

现在是扩展这名单——把活在今日的其他包含进来,以成为“我”最近的信使们——的时候了。

我们将以一个声音说话。

除非我们不愿。

你将要做个抉择,正如一向以来你所做的。因为,在“当下的每个瞬间”你都在做你的决定,并以你的行为来宣告它。

在最初,你的思维是“我的”,而“我的”思维是你的。因为,在最初,没有别的方法。一切万有只有一个“源头”,而“那一个源头”,即“一切万有”。

所有的东西都是从那“源头”发散出来,然后无所不在的弥漫,并以“整体的个别化”方式来显露它们自己。

唯一讯息的个别诠释以许多形式产生了“一体”的奇迹。

而这许多形式的“一体”,就是你们所谓的生命。

生命即是被诠释出来的神。也就是说,被转译成许多形式的神。

第一个层次的转译,是由统一的非物质到个别化非物质。

第二个层次的转译,则是由个别化的非物质到个别化的物质。

第三个层次的转译,是由个别化的物质到统一的物质。

第四个层次的转译,是由统一的物质到统一的非物质。

然后生命的循环便完成了。

对神持续不断的转译过程,产生了在神的统一之内无穷尽的变化。这统一之多样性变化,就是我说的所谓“个别化”。这是对於未分离却可被个别表达的那个东西之个别表达。

个别表达的目的,是为了让我能经由体验我之部分来体验我之整体。虽然整体比其部分之总和来得大,但我却只能藉由知道总和来体验这一点。

而那,即你们之为谁。

你们即是神的总和。

我以前会很多次的告诉过你这一点,而你们也有许多人已听过了神的孩子的这个说法,那也是正确的。你们是神的儿子和女儿们。你用什么标签或名字并没关系,它们的意义反正在都是同一回事:你们是“神的总和”。

那么,围绕着你的每样东西也是一样的。你看见或看不见的每样东西都是这样。“当下所有”“过去所有”“将来所有”全都是“我”。而我所是一切,我现在就是。

“我是我所是”——如我已告诉过你许多次的。

我所会是的一切,我从未停止是它。我将是的一切,没有我现在不是的。我无法变为我现在不是的东西,我也无法不是我会是的东西。

最初,当下与未来都是如此,永无止境,阿门。

现在此日此时,当你们开始另一个千禧年时,我来到了你们面前,是要让你能以一个新方式开始一个新的一千年:让你在每个方面都能认识我,最先选择我,而永远是我。

这时机是对的。在上个十年里,我很早就开始了这些新启示,然后在世纪的最后几年,我一直与你们对话,而在上个千禧年的最后片刻,我则提醒你们,你们可以如何与我为友。

现在,在这新千禧年的第一年,我以“一个声音”在和你说话,便我们能体验浑然一体。

如果你选择了与神合一这个经验,你就会了解和平、无限喜悦、完全表达的爱及完全的自由。

如果你选择了这个真理,你将改变你的世界。

如果你选择了这实相,你将创造它,最后并能完全体验你真的是谁。

这将是你曾做过的最难的事,也是你这辈子所做过的 简单的事。

这是因为你必须先否认你以为你是谁,并停止否认我。这会是你这辈子所做过的最简单的事,则是因为你并不必做任何事。

你所需做的只是“是”而你所需是的,只是“我”。

这并不是一个意志力的行为,而只是单纯的认可。它不要求任何行动,只要一个承认。

我一直都在寻求这个承认。而当你给了我这个承认,你就是让“我”进入了你的生活。你承认你和我为一。这就是你到天堂的门票是:只限一人进入“ADNUR ONE译注:这是双关语。与承认一体这句话的英文是一样的

当我得以进入你的心,你也就得以进入天堂。你的天堂是在地球上的。当分离的时间结束,统一的时间就来临,每件事就都可以真的是“在地上如在天上”了。

与我合一,并与所有的其他人及每个有情的生命合一。

这是我经由今日的信使再一次来告诉你的。你会知道他们是我的信使,因为他们全都带来了同样的讯息:

“我们全是一体的“。

这是唯一重要的讯息。是独一无二的讯息。在生命中的每样事物都是这讯息的反映。每样事物都在发出这样的讯息。

你至今仍未能接到它(你常常听说过它,但你却未能接受它)的这个事实,即是引发你经验中的每件惨事,每个悲伤,每个冲突,每次心痛的原因。每个谋杀,每次战争,每次强暴与强盗,每次精神或语言及身体上所受的攻击,都有是这样引起的。每个疾病和不适,以及与你们所谓的‘死亡’的邂逅,也是一样。

我们并非一体的想法是个幻觉。

其实大多数的人都是信神的:他们只是不相信有一个相信他们的神而已。

然而神确实是相信他们的。而且神爱他们 ,超过他们大多数人之所知。

以为在很久以前,神便缄默如石,不再对人类说话的这个想法是错的。

以为神对人类发怒,并且将人赶紧出了乐园的这个想法是错的。

以为神将他自己设定为法官及陪审团,并决定哪个人到底该上天堂或下地狱的这个想法是错的。

神爱每一个曾经活过,现在活著或将活的每个人类。

神的意愿是要每个灵魂都回到他那里,而神的这个愿望不可能不实现。

神并没有和任何东西分离,也没有东西是和神分离的。

神不需要任何东西,因为神即是所有的每样东西。

这就是你要知道的好消息。而其他的一切,都是幻觉。

人类已有很长的时间活在幻觉中。这并不是因为人类是愚笨的,反而是因为人类太聪明了。人类很直觉地知道,幻觉是有其目的的,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目的地。只不过大多数的人忘了,他们的遗忘本身就是他们所遗忘的一部分——所以这是幻觉的一部分。

而现在,该是人类记起来的时候了。

你就是这过程中的先驱之一。就你人生中所曾发生过的事而言,这一点都不意外。

你来到了这本书,以忆起“人类的幻觉”,以便你可以永远不再陷入其中,并经由在对终极实相的觉察中过你的生活,而再度达成与神合一。

你这样做是完美的。而显然的,它也并非意外。

你到这里来是要让你能透过经验了解神住在你内,而无论何时,只要你愿意,都可以与造物主相会。

在你内及在你的周遭,都可以让你经验到及找到造物主,但你必须要略过“人的幻觉”。你必须无视它们的存在。

以下就是“十个幻觉”

 

1.需要的存在

2.失败的存在

3.分离的存在

4.不足的存在

5.必备资格的存在

6.审判的存在

7.定罪的存在

8.有条件的存在

9.优越的存在

10.无知的存在

 

前五项是“物质的幻觉”,是与你在肉身中的生活有关。后五项则是“形而上的幻觉”,与非物质的实相有关。

在我们这次的沟通中,会对每项幻觉做详细的探讨。你会明白每项是怎么被创造的,你会明白每项又是怎样影响了你的人生。在这沟通结束前,人也会明白你怎么才能解除这些幻觉的任何效果。

现在,在真正开放的沟通过程的第一步是,你必须愿意暂停对於你所听到的事的不相信。请暂时放弃你对神及生命的任何先前的想法。你当然随时都可以回到你先前的想法去。我并不是要人永远的放弃它们,只不过是将它们暂时的搁置一旁,以斟酌一个可能性:也许有某事是你不知道的,而知道了它,可能会改变每件事。

举例来说,现在就检视一下你对神现在正在与你沟通的这个想法之反应。

在你的过去,你可能找到过各种各样不去接受人是可能与神有实际对谈的理由。我要请你把这些想法放到一边,而假设你正直接地由我接收到了这个讯息。

为了让你轻松一些,在这后面大半的沟通中,我会以第三人称称我自己。我知道,要你听我用第一人称说话,你可能会被吓到。所以,虽然我会偶一为之(只为了要提醒你,是谁带给了你这资讯),但大半的时候我会只以“神”来称我自己。

对你而言,虽然一开始就要你接受由神那里收到直接的沟通似乎不大可能,,但你要明白,你来到这个沟通中,为的就是让你终于忆起了你真正是谁,以及你会创造出的幻觉。

很快的,你就会深深的了解,确实是你使得这本书来到了你的面前的。当我告诉你,在你人生中大多数的时刻,你都是活在幻觉中时,你听听就好了。

“人类的十个幻觉”是在你们最早的地球经验期间,你们创造出来的很大、很具影响力的幻觉。而你们每天都还在创造出无数的较小幻觉。由于你们是这样的相信它们,因此你们创造出了一个容许你们将这些幻觉实践的文化故事,而使得这些幻觉得以成真。

当然,它们并非真的是真的。而是你们创造了一个“爱丽思漫游仙境”式的世界,使它们的确看来好像非常的真实。就像那个“疯狂制帽人”(译注:MAD HATTER,爱丽思故事中的人物)一样,你会否认假的、“真的”为真的。

事实上,你们这样做已经很久很久了。

文化故事就是这样代代相传、横跨了世纪和千禧年的故事。它就是你们告诉自己关于你们自己的故事。

由于你们的文化“故事”是建立在幻觉上的,所以它反而制造出来迷思,而不是让你对真实有所了解。

“人类”的这些文化故事是:

神是有议程的。(需要的存在)

2.生命的结局是可疑的。(失败的存在)

3.你和神是分离的。(他离的存在)

4.物质是不够的。(不足的存在)

5.有些事是你必须做的。(必备资格的存在)

6.如果你不去做,你是会被罚的。(审判的存在)

7.那处罚是你永不得超生。(定罪的存在)

8.所以,爱是有条件的。(有条件的存在)

9.由于了解并且合乎那些条件,使你优于其他人。(优越的存在)

10.你不知道这些都有是幻觉。(无知的存在)

这样的文化故事是如此的铭刻在你内,以至于你现在完完全全的活在其中。你们告诉彼此,‘事情本就如此’

你们已这样彼此相告了许多世纪。的确,已经一个千禧年又一个千禧年了。而由于彼此相告了如此之久,以至于迷思围绕着这些幻觉和故事增大了。有些最主要的迷思已被简化为观念,好比……

尔(神)旨承行。

适者生存。

战利品归于胜利者。

你们生于原罪中。

罪的代价即死亡。

上主说,复仇在我。

你所不知的不会伤你。

只有天知道。

——及许多其他同样具破坏性和没益处的。

由于这许多观念是建基在这些幻觉、故事和迷思上,即使和‘终极实相’毫无关系,但许多人对人生的结果却变得是这么想了:

‘我们生存在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是由一位要我们做一些事和要我们不做一些事的神所掌管的,如果我们分不清两者的话,他就会施于我们永远的苦刑。

我们在‘人生中’的第一个经验是与我们的母亲——我们的‘生命之源’——分离。这创造了我们整个实相的一个背景,让我们体验到我们是‘与所有生命之源’分离的一个实相。

我们不止与“所有生命”分离,并且还与“生命”中的每样东西分离。每样存在的东西,都与我们分开存在。我们是与每样其他存在的东西分开的。我们并不想要这样,但事实却是如此。我们希望它不是如此,而的确,我们是在努要它不是这个样子。

“所以,我们不断地找寻与所有东西“一体”的感受和体验,尤其是与彼此。我们可能并不真的明白为什么,然而,却仿佛是本能地这样做。感觉上就像是自然该这样去做。只是唯一的问题是,好像没有足够的“他者”可满足我们。不论我们想要的“他者”是什么,我们似乎都无法得到满足。我们无法得到足够的爱,我们无法得到足够的时间,我们无法得到足够的钱。总在我们以为我们足够了的那一瞬,我们又会想要更多。

 “既然我们以为要快乐所需的东西是“不足够的”,所以我们就必须“去做一些事”以得到尽可能的多。每件东西都要求我们以东西去交换,从神的爱到生命的自然富饶。只“活着”是不够的。所以我们,像人生的一切,也是不够的。

“由于只是在并不够”,于是竞争就开始了。如果这外面的东西是不足够的,那我们就必须努力去争取那儿有的东西。

我们必须为任何东西竞争,包括神。

这竞争是很难苦的。它关系到我们本身的存活。在这竞赛中,只有适者才能生存,而战利品全归胜利者。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就是活在“人间”地狱里。而我们死后,如果我们在为神的竞争里是个失败者,我们又会再经验地狱——而这回是永恒的。

死亡真的是由神创造出来的,只因为我们的祖先做了错误的选择。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中原是享有永生的,但是夏娃吃了“分辨善恶之树的果实”,所以她和亚当就被一位愤怒的神逐出了乐园。这神判了他们以及他们所有的子孙死刑,以做为第一次的责罚。所以,在身体中的生命是有限的,不再是永恒不灭,而“生命”的材质也是一样。

然而,如果我们永远不再犯他的规,神就会还给我们永生。神的爱是无条件的,只不过神的奖赏并不是无条件的。神是爱我们的,从使他罚我们永下地狱,那伤害其实是伤他比伤我们还深。因为他真的希望我们回家,但如果我们行为不检,他也毫办法。选择都在我们。

所以,问题就在不要行为不检。我们必须过美好的生活。我们必须努力去这样做。

为了要这样做我们就必须明白神要我们的是什么和不要我们的又是什么这个真相。我们无法不取悦神,如果我们不能分辨对与错,我们就无法避免会触犯他,所以我们必须明白有关那一点的真相。

真相是简明易懂的。所有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聆听先知、老师、贤哲及我们宗教的源头和创始者。如果有不止一个宗教,因此有不个源头和创始者的话,那么我们一定要挑出正确的一个。挑错了则会造成让我们成为失败者的结果。

当我们挑了正确有那一个时,我们就是优越的,我们比同侪(注释‘同类同辈’的意思)要好,因为真理在我们这一方。是“比较好”这个状态,让我们可以不必实际的参加竞赛,便拥有了竞赛中大多数的奖品。在竞争开始之前,我们就能宣布我们自己为胜利者。而出于这个觉察,我们给了自己所有的利益,而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写出我们的“生命守则“,以致某些其他的人发现,他们几乎是不可能赢得真正的大奖的。

我们并非由于不怀好意而这样做,只不过是要保证胜利非我莫属——如它本该是的样子而已。既然那些了解真相的是属于我们的宗教、我们的各族、我们的性别、我们的政治追求的那些人,因此我们本就应该是赢家。

因为我们该赢,我们就有权威威吓别人,与他们斗,甚至如果必要的话,还能杀死他们以便产生这结果。

当然,也许他可以有其他的生活方式,神也许有其他的想法、其他更大的真理——如果有的话——但我们并不知道。事实上,甚至我们是否该知道也不是很清楚。有可能我们甚至不该试图去知道,更别说真的认识和了解神了。去尝试就是冒昧,而宣称你实际上已如此做更是亵渎。

神是“未知的知者”“不动的动者”“伟大的看不见的事物”。所以,我们无法得知为了要合乎资格,我们所必须知道的真理,那真理是我们为了得到爱所必须具备的条件,那爱是为了避免被定罪我们所必须得到的,那定罪是为了要有我们所寻求的永生所该避免的,而那永生是在这一切开始前我们所曾有的。

我们的无知是不幸的,但这不该是个问题。我们只需靠信心取得我们认为我们真的知道的——从我们的文化故事,然后照之行事。这是我们每个人按照他自己的信仰所曾尝试去做的,因此我们产生了我们现在在过的生活,以及我们在创造的地球上的实相。

这是大部分的人类曾如何建构实相的样子。你们每个人有你们自己的小变化。但基本上,这是你们如何过你们的生活、为你们的选择辩论及合理化其结果的样子。

你们有的人并不全盘的接受这些,然而你们全都接受了它的一部分。而你们接受这些声明做为在运作的实相,并不是由于它们反映了你最深的智慧,却是由于别人告诉过你,它们是真的。

在某个局面,人必须让你自己相信他们。

这就叫作“假装”。

然而,现在是离开“假装”而移向“真实”的时候了。这并不容易,因为“终极实相‘与你们世界里许多人现在同意为真的的情形大不相同。你们必须真正是‘在世不属世’才行。

而如果你的人生很顺逐,那点于你又有什么意义?完全没有。不会有意义。如果你对你的人生及当今的世界很满意,你就没有理由要寻求转换你的实相,并停止所有的这些“假装“。

所以这讯息是给那些不满足于他们当今世界的人。

我们现在要逐一的检查这“十个幻觉”。你将会了解这每个幻觉是如何导致你创造你当今在这样星球上所过的生活。

你会注意到,每个幻觉都是建基在前一个幻觉上。许多听起来都很类似。那就是因为它们是很相像。所有的幻觉都只不过是第一个幻觉的变奏。它们是原始扭曲之更大扭曲。

你也会注意到,每个新的幻觉都是创造来解决它前面幻觉的瑕疵。最后,厌倦了解决瑕疵,你干脆就决定你你对它们完全不了解。故此有最後的幻觉:“无知的存在”。

这样你就可以耸耸肩,然后停止再去尝试解谜。

但是,在演化中的心智是不会长久容许这样的撤退的。只在短短的几个千禧年里——就“宇宙”的历史而言是非常短的时间——你们已来到这么一个地方,而在这里,无知不再是喜乐。

你即将爬出原始的文化。你即将在你的理解里跳一大步。你即将看透 ------“这十个幻觉”